笔趣馆 > 遮天记 > 第四章 天神山

第四章 天神山

扑通!扑通!扑通!
  小六只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狂跳,而且是以一种从未有过的频率在跳。
  这一刻,他已经完全忘记了思考,甚至忘记了自己是谁,在哪。他只知道自己在生气、在悲伤,其他的什么也不知道。
  看到爹娘死在自己面前,他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
  比如,报仇。
  让害死爹娘的人都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蓝袍法师看着红色瞳孔的少年,心里没来由一慌!他和身后这些侍卫不一样,他是一级天师,无论是实力还是眼界都不是这些普通侍卫可比。他知道,越是奇怪的东西就越是可怕,尤其是对于这种诡异的红色瞳孔而言!
  轰隆隆!
  本来清朗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甚至传来滚滚雷声。不仅如此,前方混江本来平静的江水也渐渐翻腾起来,掀起一阵阵巨浪!
  “杀了他!”蓝袍法师看着种种异象心生恐惧,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指着那孩子喊道,“快!快去杀了他!”
  “是!”那些侍卫连忙答道。
  这些侍卫心中也很慌张,虽然他们不懂,但看着天气突然变化也觉得瘆得慌。最前面的两个侍卫马上拔出刀,快步朝着少年走去!
  两人的快步甚至像是小跑,当快来到少年面前的时候,两人的刀都高高举起,冲着少年的脑袋就要劈下去!
  近了。
  更近了。
  就在两人马上要劈在少年头上的时候,少年的双手却缓缓抬起,对着那两名侍卫。
  而伴随着少年抬起的双手,那两名侍卫惊恐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受控制升到空中!
  两人的身体在空中疯狂挣扎,却丝毫动弹不得,只能在空中大喊大叫,然而就在两秒之后,两个人再也叫不出来了!
  那蓝袍天师和其他侍卫用恐惧的眼睛看着天上那诡异的一幕-----少年左手的侍卫被一块寒冰封住,少年右手的侍卫被一团炽火包围!
  两个侍卫几乎是瞬间失去了所有生机,当少年将两手放下的时候,那一团火落在地上只剩下黑色灰烬,那一块冰落在地上摔得支离破碎!
  “咕咚!”
  不知道是谁咽了一口口水,所有人猛地回过神来。他们都惊恐看着少年,甚至那雪狼的眼睛中也充满恐惧,浑身毛发竖立,瑟瑟发抖!
  “跑!”只见那蓝袍法师大喊一声,飞快骑在雪狼之上,而那雪狼也嘶叫一声,转身就要带着自己的主人飞快逃亡!
  然而,那雪狼还没跑出半步,全身就被瞬间禁锢!包括那蓝袍法师也一样,一人一狼,甚至雪狼的身体还在空中保持着奔跑的姿势!
  蓝袍法师咬牙,用尽全力撇头向后看去,却浑身一震,猛地发现身后所有的侍卫都已经消失不见!
  只是,身后的地上多了许多冰块和灰烬,而那红瞳少年又在灰烬和冰块中走来,就像……就像……
  就像是个恶魔!
  等到少年走到这一人一狼面前后,蓝袍法师害怕得浑身发抖,咽了一口口水后,大声喊道,“我可是天幕城城主府的人,你要是敢杀了我的话,城主府一定不会放过你!”
  虽然每个地区的势力众多,但城主府一定是主宰者,也一定是最强的。没有任何势力敢与城主府对抗,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若是旁人听到这句话一定会忌惮几分,甚至放他走,可惜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已经失去理智的少年。少年的确能听到他说的话,但此时此刻的少年已经完全不能理解任何词语,少年的世界是紧闭的。
  短暂的停顿,让蓝袍法师以为自己的威胁生效了,更想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周身一阵发烫!
  他低头,只见一团妖红的火焰从雪狼脚底开始升起,如同蔓藤一样飞速往上蔓延!
  “不!不!不!”蓝袍天师疯狂喊着,然而火焰却不听他的叫唤,反而越来越快。很快,火焰已经没过他的下身,没过他的胸膛,没过他的嘴,没过他的头顶。
  红瞳少年看着面前的巨团火焰,火焰将他的脸映得很红很红。少年就这样站着,看着那越烧越旺的火焰,直到火焰渐渐变小,渐渐化为灰烬落在地上。
  呼-----
  一阵烈风吹过,将地上的灰烬吹得烟消云散,也将少年身上的粗布衣裳吹得猎猎作响。
  少年脖子上的项链随风飘摇,少年看向那枚戒指,顿时一怔。
  跟着,少年瞳孔中的红色开始慢慢消散,变成了和普通人一样的黑色瞳孔。只是随着瞳孔变回正常,小六的意识也越来越弱。
  他意识模糊,什么都不记得,只记得爹爹临死前让自己逃走,所以他迈开脚步,毫无知觉一直一直往前走。
  他越走,越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虚弱,越感觉到自己双腿无力,当他走到坟江边上的时候,已经精疲力竭。
  “爹让我逃走……”小六眼皮耷拉下来,只露出半只眼睛,轻轻说道,“我一定要逃走……”
  说着,小六再次往前迈出一步。
  顿时,一阵失重感传来,而就在这个时候,小六已经彻底失去意识。
  噗通!
  小六落水,溅起一阵水花。
  ——————
  ——————
  浩渺的八古大陆,人类数量近千亿,就连天师也多达数亿。至于万物生灵,更是数不胜数。就在整片八古大陆的中央,则是世界第一险峰-------天神峰。
  然而,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天神峰是第一险峰,却没有人有过征服的欲望。或者说,每个胆敢来这里想攀上天神峰的人都死了,无论是普通人还是多么强大的天师,仿佛触犯了上天的尊严一样,毫不留情。
  久而久之,就没有人再敢攀登天神峰。只是对于天神峰的传说一直没有停止过,有人说那里仙气萦绕,有人说那里寒冷有如冰宫。甚至有人说那里是通往上天的道路,但没有一个人知道天神峰上到底是什么样子。
  事实上,别说是天神峰了,就连天神山脚下都不可能靠近。天神山所在的八古山脉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胆敢在这里引起战火。哪怕两军交战要为此多跑上千里,也不敢从八古山脉中越过。
  而此时此刻,就在天神峰的最顶端,一处类似王宫的别院中,一个身穿白袍的男人正盘坐在一块青白色石头上。他的一头黑发比腰还长,一直落在石头上。他浑身散发着如同白雾一样的气息,这些气息犹如实质一般,看似杂乱无章却以某种规律跳动着。
  就在这个时候,男人的眉头突然紧皱,刹那间周围的白雾升腾而起,直奔空中,跟着呼啸着钻入他的体内。
  嗖!
  男人背后突然出现一道身影,是一个看起来颇有姿色的紫发女人。只见女人单膝跪地,恭敬说道,“天神,发生什么事了吗?”
  被称为‘天神’的男人缓缓睁开眼睛,深吸一口气,轻轻说道,“他回来了。”
  “他?”紫发女人一怔,有些不解问道,“他是谁?”
  天神没有回答,而是在青白石上缓缓站了起来,负手而立,目光看向远处,甚至缓缓转身,像四周看了一圈。
  那样子,就好像他能站在这里,看尽整片大陆一样。
  “天神?”跪在地上的女人抬头,有些疑惑看着石头上的男人,问道,“请问我该怎么做?”
  男人闻言身体一顿,微微低头沉思,过了许久后才开口。
  “什么都没必要做。”天神缓缓说道,“有些事情是命数,做什么都是徒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