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遮天记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汪伟

第二百四十四章 汪伟

    两人抬头,看着站在一旁的几人。
  
      为首之人个子不高,身体偏瘦,尖嘴猴腮,眼窝深深陷下去,给人一种小人的感觉。身后的几人则是人高马大,甚至比普通的游牧民族个头还要大一些。而且陆安隐隐感觉到,这些人很可能是天师。
  
      这尖嘴猴腮之人倒不是天师,但他能带着这么多天师当手下,此人的地位恐怕不简单。只不过此人无论是眼神还是语调都明显对韩雅不敬,陆安的眉头瞬间皱起。
  
      韩雅抬头看向此人,冷漠的眼神中蕴含着惊涛暗涌的杀意,冷冷说道,“滚。”
  
      此人一愣,顿时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这韩雅,竟然比以前更对他不善了。
  
      要知道他不是普通的贵族子弟,而是城主的儿子,中境城的少主,叫汪伟。他还有一个亲妹妹,叫做汪雪,两个人在中境城可以说是横着走。
  
      汪家成为城主已经足有六年,上一次的城主资格战汪家再次获胜,而对于一个月后的城主资格战,汪家似乎也志在必得。
  
      只见汪伟面色一沉,竟然拿起一个椅子坐了下来,面带冷笑看着韩雅,讥讽说道,“韩雅,大爷我现在给你脸你不要,真以为我怕你呢?别以为去了大成天山就可以目中无人,总有你跪着求我的一天!”
  
      韩雅闻言眼神更加冰冷,看着汪伟说道,“如果不是怕连累我家,你早就死了。你放心,你的命我会亲自来拿。”
  
      汪伟闻言一愣,因为他感觉得到,韩雅并不是在威胁他,而是真的要这么做!
  
      一时间气氛沉默下来,就连其他桌子的客人也注意到这边,毕竟站着那人高马大的几人太过鲜艳。只不过没人敢小声嘀咕什么,因为他们看到了汪伟。
  
      这个人可不好惹,心狠手辣至极,每个栽在他手里的人都生不如死,就连这酒家的人也不敢上去说什么。
  
      汪伟不知道说什么,而韩雅根本不理他,完全无视吃肉喝酒起来。过了一会,汪伟咬牙,转头看向另一边的少年。
  
      他刚刚就注意到这少年,而且他很确定,自己一定没见过此人。韩雅的性子是很高冷骄傲的,起码他从未见过与男人单独吃饭,这少年还是第一次。
  
      他汪伟无数次邀请韩雅用餐都没有结果,如今却看到韩雅与别人用餐,岂能不让他在意?
  
      “这位有点面生啊!”汪伟看向陆安,眼神很是骄傲,明显高人一等的样子,说道,“以前没见过你,你”
  
      “滚。”
  
      陆安简明扼要的一个字,让汪伟所有的话都戛然而止。
  
      跟着,瞬间汪伟的脸色就沉了下来,不仅是他,他身后的几名手下也是一样,看着陆安剑拔弩张,仿佛随时都能动手一样!
  
      然而,陆安却根本不为所动,眼神平静且漠然。他刚刚已经确定这几人都是一级天师,即便韩雅不出手,他一人也能全部解决。
  
      韩雅听到陆安的话,却是微微一笑。
  
      “你找死!”汪伟勃然大怒,怒吼的声音将所有客人吓了一跳,跟着只见他一把拿出炉灶内被烧红的炽热铁钩,跟着狠狠向陆安的脑袋挥去!
  
      见到这一幕的人顿时吓得心都要跳出来,无论是铁钩末端的尖锐,还是那怖的温度,打到少年的头上都是必死无疑啊!
  
      没错,汪伟就是要杀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韩雅他暂时还没办法,但杀一个小子又有何妨?
  
      然而……
  
      啪!
  
      铁钩在空中瞬间停下,只见这少年竟然抬起手,一把抓住那炽热的铁钩!
  
      这一幕,瞬间让周围的空气都停止下来,所有人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眼神中尽是难以置信!
  
      所有人亲眼见到,这烧红的铁钩竟然对少年的手掌没有产生一丝一毫的伤害,那娇嫩的皮肤连破皮都没有!
  
      包括汪伟和身后的天师们也是一样,震惊错愕看着少年。汪伟大惊,连忙就要把铁钩拉回来!
  
      可惜,无论他再怎么用力,这铁钩就仿佛一座山岳一样纹丝不动。就算他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是一样。
  
      此时,陆安转头看向韩雅,眼神中包含一丝询问。韩雅见到后轻轻开口,说道,“别闹出人命。”
  
      陆安闻言,转头看向汪伟,那冷漠的眼神将汪伟吓了一跳!
  
      “你想干什么?”汪伟心中一下子慌了起来,对陆安大声吼道,“我可是中境城的少主,你敢对我……”
  
      砰!
  
      一阵闷响之后,汪伟的身体倒飞而出,撞倒了两个桌子才停下来!
  
      所有人瞪大眼睛,他们清楚看到这少年一把夺过铁钩,同时将其翻转,然后用烧红的一端狠狠抽在了汪伟的脸上!
  
      “少主!!”那几名天师见状吓得肝胆欲裂,连忙跑到汪伟面前。此时汪伟正倒在一片狼藉之中,甚至他的后背还被炉灶烫伤。当然,更让人触目惊心的还是他的脸。
  
      只见被铁钩抽中的一侧,脸被打得血肉模糊,并且能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汪伟彻底晕死过去,模样极惨!
  
      “快抬少主回去!”
  
      “快找医师来!”
  
      “……”
  
      几名一级天师乱成一团,七手八脚将汪伟抬起,却连看都不敢看韩雅和陆安一眼,连忙朝店外跑去。
  
      很快,整个酒家恢复安静。所有人都沉默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幕,甚至久久不能回神。
  
      三息之后,掌声与叫好声瞬间响起!
  
      “打得好!”
  
      “够狠!解气!”
  
      “小子,有脾气,我喜欢你!”
  
      “……”
  
      陆安一怔,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为他欢呼。此时,坐在他对面的韩雅也微微一笑,说道,“你下手果然狠。”
  
      陆安闻言尴尬一笑,把铁钩放回炉灶内,说道,“他想杀我来着。”
  
      “我记得,在大成天山你与郭胜、李航两人交手的时候也下手非常恨,果然不是偶然。”韩雅微笑说道,“看来这是你的性格,如果没人拦着,你一定会下杀手。”
  
      陆安又尴尬笑了笑,挠挠头,拿起一片肉吃了起来。
  
      经过刚刚的事,两人也都没了什么食欲,又吃了片刻把独自填饱后便从酒家离开。此时,外面的风依然很大,吹得两人的外套呼呼作响。
  
      两人站在门口,等待小二把马牵来,只不过路上行人纷纷看向这两人,这两人实在是有些与众不同。韩雅本来就生得美丽,再加上现在沉默的性格,在寒风中犹如冰冷女神一样让人难以靠近。
  
      而陆安,则是安静得不像一个正常人。寒风没让他颤抖,再加上他的身材和皮肤都不像游牧民族,也很惹人瞩目。
  
      很快,两人便听到马蹄声,小二正从酒家一侧的马棚内将马牵出来,朝两人走去。
  
      陆安主动迎了上去,将两根缰绳握在手中,那小二看着陆安,笑着说道,“客官,我们掌柜的说了,欢迎二位以后常来,而且只收二位一半价钱!”
  
      陆安一笑,说道,“好。”
  
      小二回屋,陆安牵马来到韩雅面前,韩雅接过缰绳后上马,两人来到道路中央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个时候,街道上突然出现一阵震耳的轰鸣声。
  
      这声音犹如地震一般,从远处远远传来。声音让人感觉到沉闷与压抑,也让陆安和韩雅两人没有驱马前行。
  
      两人对视一眼后,都不约而同看向身后笔直的街道,跟着两人的脸色都微微沉下来。
  
      只见街道尽头,有无数人正驾马而来。
  
      那阵势,气吞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