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网游三国之真实世界 > 第两百三十四章 盐渎

第两百三十四章 盐渎

    数日后,一支庞大的舰队从铁帆城出发,沿着海岸线往北,目的地是徐州的盐渎县。ranw?enw?w?w?.?r?a?n?w?e?n?a`com
  
      能够在数日之内,将一支庞大舰队所需的物资和人员都组织起来,其效率在所有玩家势力中算是数一数二的,这得益于领地内发达的物流和战略布局司周密的布筹。领地内各地生产的物资和人力得以以最快的速度调往铁帆城港口,而在沿海海域的海岛上,舰队能够及时补充淡水、粮食等重要物资,确保舰队远航。如果说陆霜与军团长的战略部署是右脑在布谋全局,那么战略布局司则是这次行动的左脑,在短短数日之内便规划计算好了所有的行军人数、行军线路以及船只数量等,加上帝级文官带来的工作效率的加成,这次策划的行动正有条不紊地快速进行中。
  
      盐渎县正处于广陵郡东海岸的中间位置,和海西县一样,是一座靠海的县城,也是一座建有港口的县城。地理位置决定了盐渎县的海运十分便利,尤其是近期沿岸的海盗被铁帆城海军清剿完毕后,他们的帆船得以畅通无阻,虽然走远一点要交“保护费”给铁帆城海军,但总得来说,盐渎县的商会们还能接受物流成本增加,要是遇到海盗,人、货、船都要没。因为是近邻以及航道的缘故,所以盐渎县的商会们对飞天城的感情是比较好,对陆霜的好感度较高,很多时候舰队缺乏的物资可以就地向他们购置。
  
      盐渎县的造船业非常发达,有两座特级船坞,却没有王级船坞,但在广陵郡中算是位列前茅的了,一些内陆的县恐怕连特级船坞也没。不过黄巾之乱爆发后,为了应对黄巾军海军的骚扰,盐渎县的两座特级船坞正在全力制造战船,只是特级船坞里主持的虽然各有一位王级造船师,特级造船师也有,不过最多的还是初级造船师,导致生产高级战船的效率并不快。
  
      和海陵县不同,海陵县虽然版图也是靠海的,但它的中心海陵县却是在海的另一边,大部分的玩家势力都会选择在县城附近,也只有陆霜一个势力有像样的海军。而盐渎县却不同,它的县城是靠海的,也就是说中心是靠近海洋的,盐渎县发达的海运和造船业也影响到了县内的玩家势力,这里的很多玩家势力都是有海军的,尽管良莠不齐、整体实力低下,但聚起来也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黄巾军势大,占领了不少朝廷阵营的领地,利用他们的船坞为自己生产艨艟等微小型的艇,对盐渎县的海军发动进攻。虽然玩家势力的船坞大多只是初级或中级船坞,只能制造出艨艟等微小型的艇,和帆船差距极大,但奈不过黄巾军的人数和船只众多,盐渎县海军哪怕派出二桅帆船参战,在上百艘艨艟的围攻下岌岌可危。
  
      双方的海军经过数天的恶战后,各自都是损失十分惨重,县府与玩家势力考虑过后,决定保留海军力量,暂时让出制海权,积蓄力量往后再图打算。而黄巾军的海军也好不到哪去,他们要面对的是县府和玩家势力的海军,能够逼得他们让步就已经是极好的结果了,代价则是几乎付出了全部的战船。
  
      毕竟黄巾军的船坞多,而且制造艨艟这些微小型的艇所需的时间比帆船短,很快海面上就陆续出现了打着黄巾阵营旗号的渔船或艨艟,在海面上横行霸道,一些系统刷新出来的海盗远远看见就溜了,根本不敢惹他们。
  
      不过,过惯了横着走的日子后,海上的黄巾军只把注意力放在县城的船坞那里,至于后方的海域,没有多少人会在意,毕竟海盗不敢来骚扰,比较可能有海军的海陵县和海西县又相隔较远,不大可能会派海军过来。
  
      这一天清晨,海上弥漫着些许的白雾,一里内的能见度还算好,对于渔船或艨艟来说这个距离足够让船上的人做出反应了。习惯了游戏里早睡早起作息的玩家们,一般都是早上六七点就起来干活,有些勤奋点的玩家一大早就驾驶着渔船出海,多捕一个小时就能收获多一些粮食。黄巾之乱爆发后粮食紧缺,为了缓解粮食紧缺的问题,黄巾阵营的玩家势力们开始向散人玩家收购粮食,不少散人玩家见战事一时打不起来,便“下海”捕鱼,既能不阵亡又能打多一份工。
  
      距离盐渎县不到三十里的南部海域上,两位玩家兄贵正各自驾驶着一艘中级渔船在海面上捕鱼。四下无人,有清风徐徐吹过,渐渐吹散清晨的雾气。两船相隔不到十米,两位玩家也是老熟人,一边聊天一边慢悠悠地撒网捕鱼,要不是他们全是头绑黄巾,恐怕有人会以为这是哪个时候的太平盛世、田园生活。
  
      四周的海浪声越来越大,却未引起他们的注意,两人依旧在大声聊天,丝毫没注意到身后有船只靠近。
  
      “老哥,你说这场战斗什么时候才结束啊?这都围攻了县城十多天了,天天骚扰或强攻,都没见一点进展的。”一名年轻的玩家问道。
  
      “我也不清楚,听公会的一些朋友说,县城里面的士兵也不少,如果强攻的话不一定能攻得下来。而且他们正在日夜加班地造船,相信过不了多久,海上又要爆发一场恶战了。其实像这样每天早起出海捕鱼也不错,以后我还是不玩游戏了,就去当一名渔民。”这名玩家经历过上次海战,当时恶战的种种经过他都历历在目,即便是幸存者,也不想再打一场这样的海战。
  
      “哎,老哥你别这样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啊。”青年玩家没经历过那场海战,他只知道黄巾军最后用艨艟拼赢了帆船,“就算他们再造出许多帆船,到那时我们这边的艨艟数量也成型了,上次他们打不过我们,这次也肯定打不过。”
  
      “唉,你把县府的海军想得太简单了。”
  
      “他们不就是仗着有二桅帆船吗?要不是我们输在战船上,上次海战肯定是我们完胜的。而且朝廷海军的二桅帆船好像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就算来的是四桅帆船或楼船,被我们几艘艨艟围住还不是要...”
  
      “咻。”
  
      青年玩家话音未落,一股破空之声从他的左耳边划过,感觉耳膜都要被刺破,同时掀起一阵风和一阵浪。青年玩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回事,只下意识地望向了和他聊天的那名玩家的位置上,海面上只剩下几块刚掉落的中级渔船部位,以及一滩渐渐染红了的海面。
  
      蓦然回首,青年玩家的瞳孔在恐惧中极度放大,见到了他此生都没见到过的场景:一艘巨大的楼船正缓缓从淡淡的白雾中现身,又好像是速度极快,第一眼还只露出半个船身,下一眼就已至身前,在高大的楼船面前,一叶渔船显得如此渺小,以至于头部90度上仰都没能看到甲板上的建筑。
  
      又是一枚弩箭,从另一艘楼船上射出,青年玩家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看到了数不清的四桅帆船从白雾中驶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