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家有萌宝:早安,首席爹地! > 第398章 面对他的方式

第398章 面对他的方式

第二天,米优诺醒了,她看到的是自己躺在医院,儿子和儿媳在照看自己,她的心在感谢老天爷,在摔下来的那一过程,她以为自己是必死无疑了,没想到她还能活下来。还能让自己的儿子照雷自己。雷萧不舒服的转转头,他被惊醒了,好像做了一个什么噩梦。挣扎了两下,她想坐起来,雷萧扶住她,“妈,小心!”米优诺僵了下,若不是她还带着氧气罩,她一定会激动出声,他刚才叫她什么?她的儿子愿意喊她妈了?他叫你,妈雷萧调整了一个位置,让她躺得更舒服点,“我去叫医生。”米优诺拉住他,不让他走,着手扯下脸上的氧气罩,气息微弱的说,“你、你叫我什么?”雷萧别开眼睛,有些心虚,“我、我。”“妈,他叫你妈啊!”白摇玉也醒了,她下地走到米优诺面前,笑着说,“妈,你没有听错!”米优诺看着他,不敢相信的笑了,“萧,你叫我妈妈了?我、我好高兴!真的!妈真的好高兴!”要不是白摇玉告诉她这是真的,她会以为这是幻觉,只是她刚醒过来的幻觉。雷萧放开米优诺,“我去叫医生!”米优诺很开心,“摇玉,你有没有听到?他叫我妈了!”“妈,你小心点,你才刚动完手术!”白摇玉按住她,怕她太激动会扯到伤口。米优诺镇静下来,她还在傻笑,这是她才感觉到身体内部很痛,五脏六腑俱裂的那种痛。她疼得倒吸一口气,白摇玉发现她的不适,“妈,你怎么了?”“我没事,只是很痛!”米优诺捂着腰,雷萧带着医生进来。医生给她看了下,“这是正常的,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没有瘫痪已经很好了,多多休息,好好照雷就没事了!”“谢谢医生!”医生走后,白摇玉问她,“妈,你饿吗?”米优诺说,“我不饿。”雷萧独自走出病房,打电话交代罗叔带早餐过来,放下电话,他也不敢相信自己认了米优诺,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的那个梦吧!昨天晚上他梦到了他赶来医院的场景,很多人都和他说米优诺快不行了,白摇玉哭着说米优诺想见他最后一面,但他的脚如同绑上了两个大铁球般,怎么也移不了步伐,白摇玉指责他的狠心。连见自己母亲的最后一面都不肯,后来米优诺被推了出来,白摇玉哭得撕心裂肺,米优诺缓缓的闭上眼睛,他眼睁睁的看着米优诺在自己面前死掉,临死的时候直勾勾的盯着他,他想喊她一声妈,可无论他怎么叫喊,都是没有声音的,白摇玉说恨他,恨他没有良心,想要带着孩子离开他,他什么都没有了,母亲没有了,心爱的女人也不要他了,往前面一扑,他就醒了,醒来发现这只是梦,他庆幸,庆幸这一切只是梦!在毫不知觉的情况下,他竟然叫了米优诺妈!白摇玉说的对,如果不是为了就救她和他的孩子,米优诺也不会躺在这里。他拍了拍额头,还好这只是一场梦!米优诺没有死,白摇玉也没有要离开他!米优诺没有死,他妈还活着!现在回想起这个梦,他的腿在发软,他长呼一口气,走进病房,白摇玉正在削苹果给米优诺解渴,她们有说有笑的,他的心里好安慰,觉得好温暖。工作到了正午,罗兰过来看看他们,莫朝东跟在她后面,像一块牛皮糖,罗兰怎么甩也甩不掉。白摇玉惊奇,他们怎么会一起来?“你们……”“摇玉,别理他,我来看看方夫人的,她怎么样了?”罗兰问她。“兰兰,幸亏有你,妈她才能回来,否则……”罗兰拍拍她的肩膀,“小事一桩,这个医院里,都是一堆庸医!”她还想和白摇玉多聊两句,莫朝东哀怨的说,“兰兰,好了没啊!你还要做产检呢!”此话一出,每个人都看向他们,罗兰握拳,她好想揍莫朝东,她只是顺便做个产检而已,说那么大声干嘛?莫朝东摸摸鼻子,这是事实吗嘛!干嘛瞪他?白摇玉惊奇的问,“兰兰,你?”她的肚子才三个月大,不怎么看得出来怀孕。罗兰不好意思,“呵呵!是啊!”她的眼珠转了转,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拍手,“摇玉。我们来订娃娃亲好吗?”白摇玉摸了摸肚皮,“这样不好吧?”她肚子的是儿子,可罗兰肚子里的不一定是女孩啊!莫朝东看了看雷萧,不会把?和自己的好兄弟做亲家?白摇玉问她,“如果你的是……儿子呢?”罗兰爽朗的说,“那就让他们做基友!”莫朝东恨不得把罗兰的嘴封上,昨天他给罗兰做男仆,给她洗衣做饭打扫房间,结果他从罗兰的柜子里找出了一塔的碟片,仔细一看,竟然都是同志片。白摇玉瞪大了眼睛,什么叫基友?她还没问呢?莫朝东就把罗兰拉出去做产检了。妇科外,罗兰在里面做产检,莫朝东在外面等着,突然一抹身影靠近了他,他抬头,“花欣,你怎么在这啊?”花欣的身子明显僵了一下。他刚才叫她什么?以前他都是很宠溺的叫她欣欣的,现在怎么?忍下疑惑,她问,“莫先生,你怎么会在这?”她只是来医院拿点感冒药,路过这里,正好遇上了他。“兰兰在里面在产检呢,我不能进去!”是吗?那个叫罗兰的怀孕了吗?她的呼吸顿了一下,“莫先生,恭喜你,很快就要当爸爸了!”莫朝东憨笑,很朴实的憨笑,和以往不正经的痞子笑差很多,“是啊,不过还有三个月,花欣,你最近还好吧?”花欣苦笑了下,“还行吧!刚毕业,工作难找。”莫朝东恍然,“你毕业了?时间过得真快啊!”花欣心里闷痛了下,你多久没关心过我了,竟然连我毕业了你都不知道。“要不,你来轩缘氏实习吧?如果表现出色我就会让你留下!”莫朝东提议,既然花欣正在找工作,他就当做个顺水人情好了。花欣欣喜,“莫先生,我真的可以到轩缘氏上班吗?”“当然可以!”他是个总裁,随便说句话就可以让她进轩缘氏。殊不知,这是在给他和罗兰的幸福埋下隐患。“谢谢莫先生!”这时罗兰出来。她看到一个女孩站在莫朝东身边,以为莫朝东又在伺机泡妞了,刚想破口大骂他,前面的两个人听到动静转身。她看清楚这人是花欣,怎么这么巧,在这里遇上她?花欣看到她,主动过来和她打招呼,“罗兰姐,恭喜你,你要当妈妈了!”罗兰仔细观察,的确如莫朝东所说,花欣笑起来的眼眸,像极了她。“谢谢。”礼貌性的回了一句,听起来没有半点感情,在外人看来,好像是花欣很想很罗兰做朋友,而罗兰却不爱搭理她似的。不是罗兰不爱搭理她,只是她总有种感觉,花欣没表面看起来那么单纯,所以她用冷淡伪装自己,和花欣保持一定的距离。莫朝东看看腕表,开口说道,“时间不早了,兰兰,我们回去吧!花欣,你也回去吧!”花欣对他们开朗一笑,“嗯,莫先生,谢谢你愿意给我这份工作!”他们转身,背驰而去,罗兰瞪他,“你让她到轩缘氏上班?”莫朝东讨好的笑,“只是给她一个实习的位置,能不能留下来都要看她自己。喂!你吃醋啊?”罗兰瞪得更用力了,“我没事吃你醋做什么?”不过是她想到花欣在轩缘氏做事,比她离莫朝东更近,她的心头就忍不住泛酸,像有什么重物压在胸口,让她透不过气来。几天后,花欣到轩缘氏报到,开始其他的员工都以为她是靠身子赚来的这份工作,但慢慢的,她以出色的成绩向大家证明,她是有能力的,而且她做事圆滑,很少弄得别人下不了台,和同事之间相处得很好,很快就在公司里获得一致好评,男士们也对她有所独钟。短短的四个月,她就一路高升,离莫朝东是越来越近了。米优诺出院了,她已经在医院住了两个月了,天天闻着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闻得快反胃了,不仅她难受,就连她的儿媳妇也要天天往医院里奔波,护士见了都连连赞叹她的孝顺,米优诺很高兴,能和儿媳妇和和美美的,她也很满足了,不像一般家庭里婆媳关系的僵硬。白摇玉把她接到云华阁,悉心照雷她,照雷的很周到,米优诺的伤也恢复得很好,幸运的是并没有留下什么并根子,否则她的年纪也算大了,也经不起后遗症的折腾了。自从上次雷萧喊了米优诺一声妈之后,他们母子俩的关系有所缓解,雷萧对她的话也多了,米优诺整天眉开眼笑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门没有关好,他从缝隙中可以看到卧在床上的米优诺,她正在艰难的够着水杯,手里捧着一把药,因为后背有伤,动作幅度不能太大,所以拿到水杯对她来说有点困难。雷萧犹豫着要不要帮帮她,米优诺已经够着水杯了,好像是一个寒颤,手拿不稳,杯子里的水就洒在了地上。他终于踱步进去,杯子被他拿走,从保温瓶又倒了一杯递给米优诺。米优诺接过,手上传来温热的感觉,她有点不敢相信,她问,“你……”这个时候不是该在公司吗?自从她回国后,她便知道了雷萧一天的忙绿,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公司,只有晚上才会回来吃晚饭。“我回来拿点东西。”米优诺哦了一声,空气里就只剩下沉默了,雷萧眼尖的看到,刚才那杯谁不仅洒在地上,就连盖在她身上的毯子也有,他站起来,无声的走到柜子那边,抱出一条更厚一点的毛毯,换走她被弄湿的那条。不去看她吃惊的表情,米优诺很感动,也不知到要说什么好。雷萧面无表情的说,“我还要去公司,你……就好好休息。”就在上次在医院叫了一声妈之后就再也没叫过,上次是他无意识的脱口而出,现在他是真真切切的在面对米优诺,虽然没有刚见面时那种别扭,但现在比那时候好多了。“嗯,你路上小心!”她知道雷萧的个性,他就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即使内心想要表达什么,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只会是一股冷冰冰的味道。米优诺拉紧了毛毯,好像这是由什么金丝做成的般,让她爱不释手。雷萧到书房里,他的确是来取一份文件的,罗叔有午睡的习惯,他不想吵醒罗叔,所以就自己回家一趟,书房和卧室是相连的,只有一墙之隔,卧室的门虚掩着,尽管时间很紧迫,但他还是忍不住,推门进去看看。只因为里面的人,白摇玉在睡觉,怀孕后她就经常看书看到犯困睡着,所以罗叔劝她要多午休,这样才会保持睡眠质量,她也就照做了。睡熟了的人没有察觉到有人进来,雷萧蹑手蹑脚的,很怕吵醒她。大床旁边的一块地方凹下去,雷萧坐在床边,仔细的看看床上的人。大手抚上她的肚子,她的肚子已有八个月了,肚子圆溜溜的,好像和怀了十月胎的人没有什么两样。她现在已经褪去了少女的青春气息,浑身散发出一股准妈妈的馨香,拱着身子侧卧,手抱着肚子,就连睡梦中,她也对自己的孩子有所保护。雷萧仔细瞧瞧她,她的脸红润了不少,都是因为怀孕的关系。他的心里既有高兴又有愧疚,高兴的是他的孩子在不久后就会出生,愧疚的是,这个孩子……是他强加给她的,她还会怨他吗?最后一次在雷华的时候,她问过他可否会愧疚,他答得很无所谓,其实在他的心里,早是已打翻了五味瓶般不是滋味。因为愧疚,所以他愿意凡事都迁就着她,因为愧疚,所以他拿出手头近一半的股份给她做聘礼,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要补偿她。一段悦耳的英文铃声划破这寂静的空间,他赶紧拿出来,先关掉铃声,再快步走出房间。走廊上,他捂着电话,小声的说,“什么事?”“总裁,会议快开始了,其他董事都在等候您了!”“好,我马上过去!”雷萧折回卧室,拿走落在床头柜上的文件,最后不舍的看看床上的人,疾步走出房间。他不知道,一双水眸在离开没多久睁开,她其实在在他折回来的时候就醒了,准确的说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她也看见了,雷萧有回来过,她在装睡,除了这个,她不知道还有什么面对他的方式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家有萌宝:早安,首席爹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