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冤家路窄:高冷男神高冷妻 > 第394章 有理由相信

第394章 有理由相信

    “嗯,有你这句话就好了,大哥是太爱之音,所以会患得患失,怕谁从我这里抢走她,萧尧,大哥的心思你懂的!”盛则行的确是觉得跟萧尧这样计较有些不好,可是……萧尧看来是一点也不知道哆哆的事情,可是……他知道,并且怕他有朝一日会知道呀!而这个就似乎成了他们之间不能够说出却又担心会随时爆发的定时炸弹一样!
  
      “大哥,你真是的,是不是恋爱中的男人,都这么不自信呀?连你这样不可一世的家伙也会栽倒,早知道一个林之音就可以把你给弄得跟个傻瓜似的,我是不是在五年前就该把她送到你的面前,那样我早抓住你的软肋了,一早让你在我的面前神气不起来!”萧尧挑着眉毛坏笑着,故意糗他,可是他说出的话,却让盛则行心跌然一颤,忽然眉头皱得紧紧的。
  
      所谓说者无心,听着有意,萧尧这不经意地说五年前怎么怎么样的话,立马让他警觉了起来,难道……萧尧对于五年前跟林之音糊涂地有过什么,并非一点也记不起来吗?
  
      “你……说什么?你五年前就认识之音?”他忍着心中的狂乱情绪,半晌才看着萧尧问道。
  
      “什么五年前就认识之音?大哥你脑袋也短路了?我怎么可能五年前就认识她呢?要是认识她,我也一准早就自己狂追猛追她了,还真的舍得把她推给你呀?”萧尧被他的问句顿时弄得哭笑不得,盛则行的智商不低呀,心眼也极多,怎么这会儿也会这么没大脑的话也说得出来?是不是跟林之音在一起久了,连他也低能了?
  
      “你……那你说……”盛则行仍然有些不敢相信萧尧的话,是有心还是无意呢?
  
      “我是说……之音有个四岁多的儿子的事情,你不知道吗?”萧尧无奈地叹了口气,可是提及林之音儿子的事情,让盛则行的心又一紧。
  
      “哆哆……哆哆怎么了?”
  
      “哆哆?那孩子叫哆哆?爸爸……知道不知道他的存在?竟然会答应你跟之音结婚的事情?”萧尧一愣,他还真不知道林之音那个叫做林天童的宝贝私生子儿子的小名叫“哆哆”当然他也没见过,现在听盛则行这样开口便自然而然地叫出他的名字,他的心也一动,看来盛则行是真爱林之音,连着她的儿子也早见过,并且接受了,他担心的是……他们的爸爸也会接受这个孩子吗?毕竟他们萧家可是没有过这样的先例,以那天他探问他们爸爸的意思,也很难接受那个孩子的。
  
      “当然!”盛则行看着萧尧那副坦荡而没有任何别扭心虚的样子,他甚是迷惑。
  
      “真的假的呀?你别骗我,以咱们老爸的萧氏坏男的名声,他会肯让你娶之音,还带着一个拖油**?不会是……只因为他想娶之音的妈妈吧?”这一点萧尧是很想不通的,甚至一早担忧得跟程幽然商量着要去她们家的私人医院找那个意大利的大夫翻看五年前的病例记录呢,怎么萧远却……已经接受了那个孩子的存在?
  
      “是的……爸爸接受了他,还认了孙子!”他试探地道,同时在观察萧尧的表情,可是萧尧的表现却只有迷惑而没有尴尬。
  
      “真的,不是吧?怎么还有这样顺利的事情?大哥,你是不是走狗屎运了,借了林阿姨的光了?”萧尧马上夸张地扬起了眉头,对于萧远轻易接受哆哆,他也只有这一种解释了。
  
      “不是因为林阿姨,而是因为……哆哆是我的儿子!”他见萧尧是真的一点也不心虚,便也大着胆子,将他一早想要认定的事情说给萧尧听。
  
      “呜……什么?你开什么玩笑?你……再说一遍?你说什么?”萧尧顿时脑袋一懵,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他在说什么?那个叫林天童,小名叫哆哆的林之音的儿子……是他大哥的孩子?这……怎么可能呢?是他听错了,还是这是个天方夜谭?
  
      “就是那个意思,我跟之音五年前有过一次,不过……是我醉酒而之音也无辜的糊涂的一夜,结果……我们俩谁也没记谁,可是……之音却怀孕了,独自生下了孩子,如果不是五年后上天在安排我们再相遇,我都不敢相信这件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盛则行仿佛真的在讲一件他所糊涂经历过,却不曾记得的往事一样,极力地想要解释哆哆是他的儿子,而林之音跟他当年都不知情,结果现在再相遇,两个人一见便打出了火花,爱上了,然后才发现了她的儿子是她的儿子,而他们已经决定要在结婚,补给对方和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他想要的就是让萧尧接受哆哆是他跟林之音的儿子,因为让他接受这个事实尤其重要,也许林心怜跟萧远单只是看哆哆跟他如出一辙的长相,他承认了,便再无任何的怀疑,可是萧尧不一样,他或许会即使是在酒后或是在嗑了药的迷糊情况下而糊涂地跟她有了一夜而事后什么也记不起来,可是也不排除他某一天故地重游,睹物思人而想起些什么的可能,那……他可是觉得很闹心的。
  
      “大哥,你没在跟我开玩笑吧?”他在那里将一件本来就不曾发生在他跟林之音之间的事情编造给萧尧听,萧尧却觉得甚是不可思议地问道。
  
      “哪有在开玩笑,你觉得我是那种会开玩笑的人吗?”盛则行马上反驳他。
  
      “是不像,可是……拒我所知,你从来不会酗酒,就是喝酒也不会喝多,连着跟女人做那种事情都向来极小心,不是……至少也要戴两层套才做的吗?怎么还有这样地乌龙事件发生呢?”萧尧眉头皱得紧紧的,甚是怀疑他说的这种可能,要说他疯,他花花公子,可是除了被慕容茶茶给陷害那一次,他都没有轻易地做过什么会被人利用或是随意糊涂留种的危险举动,他大哥那么自律又有原则的人,怎么可能会出这样的意外,还是……跟林之音那种单纯到极点的正派女孩子呢?
  
      “事情总会有意外的,你如果看到了哆哆长得有多像我,那你就不会怀疑了!”盛则行笑了笑,一副理所当然的镇定样,让萧尧也不得不相信他。
  
      “嗯,那我有机会还真要见见那个小家伙呢?林之音还真是会给你给咱们萧家惊喜,看来……你们俩还真是天定的缘份,这回倒好,你一下买大赠小,连着第二胎都有了,我跟幽然可不用着急在她没毕业时就先给萧家添丁了!”萧尧挑了挑眉,还真是忽然好奇起来,一定要见一见林之音那个宝贝儿子才能能够信了盛则行的话了,这样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让他……怎么接受呢?
  
      “是呀,还真是缘份天定呢……”盛则行有意地观察萧尧,可是结果真的是从他的表现上看不到任何一点不寻常之处,看来……他不用想多了,他跟林之音有过什么,也只有那个傻丫头记得了,而他……根本就不知道!
  
      “呵呵,幽然还跟我说之音不可能会有私生子呢,差点因为她打我呢,原来……她还死活跟我说,之音临出国前三个月还因为痛经去她家的医院看过妇科,怎么会那么快就怀了孕呢?看来……还真是……有人做的种,怎么会不开花结果呢?”萧尧乱没形象地大声调侃盛则行,却让他眉头猝然皱得紧紧的,林之音竟然在出国前三个月还曾经因为痛经而看过病,而她她跟萧尧发生的意外,也只是在出国前三个月的时候发生的,据她所说,还是被强的,可是萧尧却对此一无所知,合着林之音这未婚单身妈妈是做得既冤枉又让他心疼,他……一定要好好地对待林之音跟哆哆,并且将这一秘密永埋在心中,那才是真正地对得起她跟孩子,也是在替萧尧……这个似乎毫不知情的爸爸,在尽一份真正的父爱之心!
  
      这个……他一定要做到!
  
      林心怜要做网店的生意,萧远死皮赖脸地想跟着她,让她恼死了,最后她只好没办法,答应他晚上去他家里过夜,他才算是得着了保证,心里有了底似的,答应先离开,当然也是想去办那件让他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
  
      “瑶,那你晚上一定要等我,不然我就住在你家里不离开了!”萧远够无赖,从林心怜的钥匙扣上,死皮赖脸地拿下一把她家的房门钥匙,一准怕她不过是缓兵之计地想把他撵走,然后便再不肯答应见他了,临着离开她的家,他还拥着她不放,狠狠地亲了好一会儿。
  
      “讨厌,我会去的,不怕你,我还怕对门的那个八婆呢?”林心怜拿他没办法,没想到他到这么大岁数了,不狠狠地强迫她了,却变成了臭无赖,仍然让她没辙。
  
      “瑶,那你说话算数,我晚上打你电话,来接你,你在哪里等我?在网店还是在家里?”他仍然不放心地要个确切的保证。
  
      “你……烦死了,我自己去你家找你,不行吗?”林心怜真是被他烦死了便没好气地道。
  
      “那……六点钟,我要是不见你到家里来,我就来找你!”萧远死皮赖脸的本事实在是让人不得不佩服到底。
  
      “真是个赖皮狗!”打发走了他,林心怜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便马上下楼,拿起遥控钥匙打开车门,上了车,发动车子,准备去她的网店,这两天生意积下来,也一定有不少订单了,萧远这个混蛋男人,还真是让她麻烦透了。
  
      “叮叮当当……”她的电话却在此时响起来,让她眉头一怔,难道是网店的小妹催她去店里了?赶忙拿起来电话看,却意外的是李斯特?
  
      他找她?找她做什么?
  
      “喂,你好!”她接起了电话,语气是那种保持着一味的平淡态度。
  
      “林瑶,我想见你,在哪里呢?我去接你!”她疏离的语气,让李斯特听来甚是觉得别扭,她的淡然与他焦急和难以掩饰的嗓音沙哑形成了那么鲜明的对比,这个让他的心一阵阵地纠痛,,他现在真的急于想见她,想要勇敢地把他那个梦的真实性与否想要与她确认,他想知道他跟她二十四年前的那一夜或许的存在,连着林之音是不是他的女儿,他也想知道,这个当然对于他来说,非常重要,当然……要见到她的心情也变得急切得不得了。
  
      “哦……我要去处理网店的生意,今天恐怕没空的,改天行吗?”林心怜皱了皱眉头,看了看表,现在都中午了,她去处理完网店的生意,就快天黑了,她答应萧远去他家里过夜,那个混蛋男人肯定不会给她机会错过了点还等她的,一准会杀过来找她的,她可不想他跟李斯特见着面再大打出手,虽然李斯特长大了,还熟到了四十岁,而他也快五十了,李斯特也不再爱她,当她是初恋情人了,就算萧远还爱着她,可那种年少冲动为情所困再为她大打出手的机率都几乎为零了,她还是不想他们两个人见面的,这个……肯定不是她喜欢的!因此她决定打发了李斯特,去处理自己的网店生意,然后便去找萧远。
  
      “瑶,你在哪里,我都去找你,今天……我一定要见着你!”李斯特眉头更皱紧了,她的拒绝让他的心一拧,那种不舒服的疼痛又明显了,她真的一点也不想见他吗?还是在躲避他,连着他想要跟他见一面,她也要推到“过几天”吗?
  
      “哦……那你……在我网店外的咖啡厅等我吧,我处理一下订单,找个时间就可以去跟你见一面的……”林心怜当然想不到他想要见她的原因,只道是他们曾经的相识关系而要见个面,再聊聊在而已,便想了想道。
  
      “好!瑶,我等你!”李斯特挂了电话,心情又一阵紧张,为他要见到她而跟她说的话而心里忐忑不安,他其实怕他的以为是真的,可是却又有种强烈的感觉,他梦中所见和清醒所想的事情,其实都是真的,连着林之音站在他的面前,那个样子,他也仔细地一再地观察到,她的确很有可能是他的女儿,她不但有很高的林心怜无法比的音乐天赋,弹得出他可以听进心中的钢琴曲像他外,虽然她的身高身材都很像林心怜,可是脸蛋长得不是很像她,就是这一点她不像她,却是有些像他,只是一般人不会把一个女孩子的长相跟一个男人联想到一起而已,但是现在他注意到了,并且观察了好久,她那样子分明就是有些像他,起码有五六分的眉目是跟他那般地相像的,就凭这一点,他就该有理由相信:林之音就是他的女儿,他跟林心怜二十四年前那个他醉酒而不记得的夜晚,意外发生后,她为他生下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