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冤家路窄:高冷男神高冷妻 > 第395章 相对的纯洁

第395章 相对的纯洁

    萧远离开林心怜的家,但是他没有马上回家,也没有去萧氏,而是直接去了当年林心怜跟他老婆生孩子的那家医院,因为他要确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萧董,您好!”接待他的是这家大型的私立医院的院长,恭恭敬敬的态度,仿佛萧远是他的衣食父母一样,当然他不是他的衣食父母,其实也差不多的身份,因为他想在市把医院办下去,萧远即使不给他出钱,他也要仰仗他在黑白两道势力才能好好地发展下去的。
  
      “王院长,我想找当年的那个给我爱人接生的大夫!”萧远没空跟他闲磕牙,看着他近乎四十五度躬身礼的讨好架式,直接说明他的来意,当然他没法说林心怜是他的太太,但是也不想说她是他女人的话来,便用了“他的爱人”来称呼林心怜。
  
      “萧董,你说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王院长带着副大眼镜的眼睛一愣,顿时眉头一下皱紧了,他的医院来来往往的病患太多了,别说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就是近几天的事情,他想来都是会发懵的,萧远这样一问,让他差点没忍住跳起来。
  
      “二十六年前,在你这家医院,当时我的爱人程瑶在这里生过一个女婴,可是孩子一出生便死了,同一天,我的太太也在这里生产,我爱人的孩子死了,我太太的孩子活了下来,我是晚上十点多的飞机飞回来的,而且因为孩子去世而曾经跟医生有过言语上的冲突,那一天对于你们医院来说,应该也不是什么不会一点印象也没有的事情,我想找一找当时给她接生的那个大夫,问一问当时的情景,不过时间太久了,我记不清那个大夫的长相了,只记得那是个男大夫,大约不到四十岁的样子”萧远努力地回想着当时那个男大夫的长相和年龄,其实他是知道那个大夫经过了二十六年,很有可能已经退休老糊涂了,或许根本早就死去了,可是不管他还在不在,他也一定要找到他,这个是非不可的,因为林心怜说过他们的宝贝曾经哭过,不是胎死腹中的,可件事情对于他们两个来说,都非常重要,他一定要知道,哪怕是翻出当年的病例本也要看一看,所以他提示他的回忆,起码这个私立医院也有这点好处,这个院长还是当年那个医院的所有人,他一准会对他这种在市响当当的人物,一天内他的两个女人都相继生孩子,而后他又曾经情绪极度失控过,他相信他们不可能不记得些什么的。
  
      “啊你一说我想起来了虽然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可是萧董一直是我们医院非常重要的赞助商,没有您的照顾,我们也不会把医院办得越来越大的,那个”
  
      “我想知道的是那天给我爱人接生的大夫是哪个,我要找他!”萧远非常不悦地瞪了他一眼,这一眼也马上让年纪大了喜欢唠叨又想讨好他的王院长住了嘴。
  
      “哦萧董,我知道了知道了可是你说的那个大夫早就离开了医院,在你哦爱人生完孩子后大约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吧,他便辞职了,离开了这里,听说去美国了,至于后来怎么样了,我就没有再联系过他了”王院长拉拉杂杂的废话被叫停,他倒是将他知道的信息道了出来。
  
      “什么?他早就离开了医院?”萧远顿时眉头一下皱得紧紧的,因为他被这个消息意外得不得了,虽然当医生可能不算一个很轻松的职业,但是却是个很赚钱的职业,起码在这种非常有名气的私立甲等医院,那样四十来岁,便非常有名气的主任级的医生是薪资极高的,这些还不包括他可以接产的都是些有钱有势的有钱人,他会接受到很多非常有份量的红包的,他竟然会突然放弃这里的工作而到国外去?他去那里能干什么?别说美国了,就是经济较一般的国家发达一点的西方国家,也不会信任国的本土大夫的,他去美国?
  
      “对呀,早离开了,那年我还记得很清楚呢,我爸爸和我都非常想要留住他,毕竟他是我们医院最年轻就具有主任医生资格的大夫,而且前途非常好的,谁知道他会突然要求离职的”王大夫显然对这件事情印象也很深刻了,起码自己的医院,那样一个大夫突然走了,对他们家的影响也是挺大的。
  
      “那你现在联系不上他,那他的家人呢?”萧远马上道。
  
      “联系不上呀,当年他离开,是举家一起去的美国,估计现在市已经没有什么亲戚了!”王院长无奈地摊摊手,他当然非常想要要满足萧远的所有要求,但是二十六年呀,当年四十来岁的大夫,就是在,也早退休了,更说他已经那时便举家搬到了美国,这么多年更不可能跟他有联系了。
  
      “什么?那当年我爱人生孩子,也不会只有他一个人在吧?”萧远眉头一皱,心里有些一凉,那个大夫不在这里了,并且去了美国,就是他这样在国呼风唤雨的人物,想要很快找到一个二十六年前去了美国,并且一去无音信的人,也是很困难,可是他当时太伤心难过了,都没有想多了一点点这样的事情还会出什么意外的可能,这么多年再去查这桩旧事,而当时的主治大夫找不到了,就可能问不出所以然的,可是谁要为他和林瑶的可怜女儿负责任呢?当年她是不是出生就死亡了,还是被人为地害死的,又有谁会知道了呢?
  
      “那个药剂师不是已经在监狱里了吗?至于当时的护士都是些无关痛痒,雇佣来的小中专护校毕业的没什么资历的孩子,干两年就换地方了,我可记不清了!”王院长皱起了眉头,看萧远那表情,他也没法,总不能真逼他找不到人,还非得给他一个交待吧?
  
      “要找到她们,无论如何!”萧远立起了坏男眼,当然不可能这样地放过了他,那个大夫去了美国,他会想办法翻天倒地要找到他,当然可能时间会长,可是那个在医院的药剂师,他也会再去找他的,他只承认了听他老婆的令,收了她的好处就给林心怜注射了催生药,并没有承认过别的,可是现在林心怜又讲到了他们的孩子并非出生就死去的,他就一定要将他再审问个彻底,不要以为他在牢里就再不会有麻烦了!?至于那些个护士他也不会放过,任何经过那件事情的当事人,都有可能是让他的孩子真正地变成死婴的人,他要一一清查到底,将杀人凶手绳之以法,这个是他唯一能够为林心怜和他们可怜的女儿做的事情,他一定要做到。
  
      “我我会尽快查的不过这个需要时间”王院长一头的汗水,对于萧远这样得罪不起的,他就算是没办法很为难,也得硬着头皮去查,不然吃不了兜着走的,就是他了。
  
      “人暂时查不到,那当年的病例还在吗?”二十六年前的事情,要查起来,的确是有困难,需要时间,萧远当然也不可能就真的拿刀拿枪地逼着他立马就有结果,但是他想到,即使是这其中有鬼,那当年的病例看一看,也未必就没有用。
  
      “是是你太太的,还是你爱人的?”王院长见他有些缓和了语气,马上便擦了擦额角的汗,小心地问道。
  
      “你这话怎么讲?我太太跟我爱人的病例,都是那个大夫写的?”萧远一怔,为他问的这个问题有些怔愣,他当然只是想看林心怜的,可是他这样一问,倒是让他有些奇怪了,因为他说要找那个大夫,可是王院长却忽然提到他要看哪个女人的病例,萧远那么高的智商,立马发现了问题。
  
      “当然了他是您指定要为您夫人们接生的大夫,他当然得尽心尽力了,而且当时她们两个生小孩有一个半个小时的时间差呢,他是完全有时间先后替她们接生了,她们都是他接生的,当然病例也是他一个人写的了”王院长还真是对这件事情印象深刻,马上屁颠屁颠地道。
  
      “那就都拿来让我看看!”萧远眉头一皱,还真不知道当年他的两个孩子出生都是经过那一个医生之手,只是当时他太难过跟林心怜的女儿会死,根本也没有心情想别的事情。
  
      林心怜驾车到了她的店,却看到李斯特已经跟根棍子一样倚在他的法拉利的车门边,站在了店前,让她甚是意外,当然也觉得有些闹心,明明跟他说好了在对面的咖啡店等她的,怎么他却不守信用,非要在这里出现呢?
  
      虽然她的小店很只有个处理单据,打印订单标签,并且包装,然后就是两个进货装货送货的司机,可是他这样开着名车还那副让谁见了都会觉得乍眼得过分的艺术家的打扮,这不是要让她为难吗?万一别人问起她,他是谁,她要怎么回答呢?名钢琴家,跟她是老朋友?这不是要让她被别人注目并且卦吗?
  
      “林瑶,你来了!”她在那里皱着眉头,犹豫着怎么跟他说明她的想法,较委婉地批评一下他的做法,李斯特已经看见了她的车子过来,马上便迈开长腿,甚是激动地向她走过来,此时此刻看到她的激动情绪已经没法平静了,就是林心怜约他在咖啡店里等,他也等不了了,他想急于确认是不是他们两个曾经有过那样一夜,甚至还有林之音那样一个音乐天才女儿,这个比什么都重要!
  
      “你你来这里干嘛?我还要处理店的生意,不是叫你在咖啡店等吗?”林心怜见他明显情绪不一般,便尽量地保护心平气和地想要跟他讲讲道理!
  
      “林瑶,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不能等!”李斯特上前一把将她拉住,接着用力地将她拥在了怀中,这动作又急又快,一点也没有给林心怜反应的机会,她已经被他重重地抱在了怀中。
  
      “喂,你干什么?店里有人的,被人看到”林心怜不意外他会抱她,就是二十四年前,他也从来不会掩饰对她的喜欢之情,常常会激动地拥她在怀,那个时候他不会做什么是一定的,可是也让李家所有的人看明白了他的心思,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不再是十六岁的青春少年,她也不是二十岁的可爱少女了,上次见面他也有抱过她,不过那是他们再相见之后的一种老朋友式的拥抱,这回他这样地在人前就抱她,让她觉得又窘迫又惊讶。
  
      “我不怕被人看到,我就想让人看到,看到我们俩曾经现恋,现在也未必就不恋,更何况我想要知道我们俩之间,是不是还不只是这样一相拥相恋过而已?”李斯特激动而任性地大声地道,不理她拒绝他的淡漠和疏远,他现在这样地可以把她拥在怀中,他便更加地确认了自己的感情,他跟她怎么就不可能呢?为什么他要第一次见着她,都没有认出她,上次见到她,虽然跟她相识,并且提起了当年往事,因为他竟然在追求她的女儿而觉得尴尬又难堪,可是他却没有跟她说:我追求你女儿,是因为我第一次见到她,便在她的身上发现了你的影子,因此而让他兴起了对初恋的她的美好回忆,进而才非要追求林之音的,既然是这样,那么我们俩为什么没有再在一起的可能呢?他在犹豫什么呀?他不知道他这样地犹豫的后果,就是在当年他做了那件他根本就不记得却足以让她伤心失望至极而非要离开他,离开李家的事情后,更加在伤害她的心吗?
  
      “你你在说什么呢?呜”林心怜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可是在她还没有心惊肉跳地想着他会知道了什么,或是想起了什么的可能时
  
      他激动,他不顾一切,甚至也不在乎别人会怎么看待他们这样做,会如何猜测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是这却让林心怜实在是难堪,她竟然跟一个这样长得出格,打扮新潮入时,又看来不过三十多岁的男人在这里跟年轻人一样当待拥吻?她她还要不要在她的店店员的面前有脸混下去了?
  
      当然,不管林心怜如何挣扎,如何拒绝,她那娇柔的力气,也肯定不是李斯特的对手,在他的怀中,她就跟个可怜的小女生一样,被追求她的霸道太子给强行吻了,直到他吻够了,他才肯放开她,她已经快窒息了。
  
      “你疯了,是不是?你还当自己是十六岁的少年吗?”林心怜一得到释放,马上用尽力气推开他,脸红难堪又不知所措,起码跟萧远在一起,她都不会觉得这样地难堪,因为她跟萧远从十几岁开始,便早就有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床第关系,即使是恨与怨,他们也是彼此最熟悉的人,可是跟李斯特不一样,他们俩是互相曾经初恋纯纯地爱过对方,但是他们的关系却保持着一种相对的纯洁,这种拥吻在一起的事情,从前都未曾发生过。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