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冤家路窄:高冷男神高冷妻 > 第396章 一无所知

第396章 一无所知

    “林瑶,我还是爱着你的!”李斯特看着她那样子,他还是很激动的,为他第一次跟她的吻而激动不已,因为他再花心,再有过无数他记也记不清脸孔的国或是外国的女人,可是在他的心里,可以真正算得上爱过的女人,却只有她一个而已,在她离开,他失去她之后,他便再没有对任何女人有过那种情感。
  
      “你胡说些什么呢?”林心怜瞪着他,但是从他嘴里说出的爱,不管此时多么地真诚,她也拿不出二十多年前那种小女孩的娇羞激动到无法入睡的心态了,特别是在李斯特无数的花边新闻满天飞的这二十多年了,她不特意去关注,也会有媒体毫不客气地告诉她,让她知道,而且他四十岁了还敢追求像林之音那样年纪的青春女孩,她怎么还以为他这句“还爱着你”是真的呢?
  
      “林瑶,我没有胡说,我真的还爱着你呢!”李斯特再次认真地重申他的感情,也想要再次将她拥入怀中,但是这一次林心怜有了准备,马上便动作迅速地躲开了。
  
      “找地方去谈,别在这里,让人看到你觉得不当回事,我却当回事!”林心怜赶忙道,看着这个样子的他,她不至于害怕,可是也觉得实在是不妥跟他在这里纠缠不清,当然她也没脸现在就进店去接受屋里那个小妹还有可能在的司机的询问的目光。
  
      “去哪里?这个咖啡厅吗?”李斯特当然也有无数的话想要问她,在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所以他指了指对面的咖啡厅。
  
      “上车,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林心怜恼死了,他都跟她在这里拥护接了吻,让人看到还不够,然后还在这里的咖啡厅继续被可能的熟人注目呀?
  
      “上我的车”李斯特一指他的法拉利,但是这一回林心怜没有犹豫,马上便拉开车门上了副驾驶的位置,比他更急切地想离开这里。
  
      “怎么了?这么不高兴?”上了车,李斯特便把着方向盘,这几天又焦躁又矛盾的心情也明显地大好,因为在他见到林心怜的那一刻,有没有林之音这个女儿,他还是想要她,想爱她的,他对她的感情还和从前一样,也将他一直想要真正定下心来,娶一个年轻漂亮又可以动心的女孩子的愿望不符的情结给消除掉了,这便什么问题也不存在了。
  
      “你觉得你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是世界知名的艺术家,是风流无敌的钢琴王子,可以打扮得比年轻人还时尚,可以开着跑车追美眉,不管不顾任何人的眼光,可是我不一样,我是有女儿的中年女人,连着外孙子都有了,你觉得你在我的店门口,做出那样的举动合适吗?”林心怜眉头皱得紧紧的,连着说出的话都句句带刺,她是不想这样地失控的,不想跟他真的因为什么事情生气,特别是在二十多年后再相见,他已经以一种老朋友的身份接受了跟她“还是朋友”的关系,他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轻狂举动呢?就是他本来就早已是一个老牌的n了,可是也总要考虑到她的感受吧?
  
      “林瑶,对不起,我我只是太激动了,这么多年在国外呆久了,也想不到这一点”李斯特被她的话弄得一时的尴尬,他也才意识到他的行为有些不妥,他是觉得自己还很年轻,当然也的确是风流惯了,被年轻的少女或是sn宠惯了,甚至也想跟时下的0后,90后年轻男人比拟而不顾及任何,可是林心怜不同,她虽然还年轻漂亮,可是她的女儿和外孙子在身边,提醒她青春的流逝,因此她才要故意穿得老气些也不想人跟她轻浮,可是刚刚他的行为,却让她觉得丢了人。
  
      “你能够想到什么?”林心怜甚是嘲弄地扭头看了他一眼,飞扬跋扈的脸的确英俊不凡,也保养得谊,可是相较于萧远成熟中年男人自然显得年轻的脸,她还是更接受那种的,不管怎么说,李斯特四十岁,说老不老,说年轻也不年轻了,但是仍然当自己是年轻人的生活态度,也并非她喜欢的。
  
      “那你是不是想告诉我,其实我该想起些什么的?”她的话刚一说完,让李斯特忽然地心中一颤,她说出无心,他听了却有意,他半晌地沉默,低沉说出来的话,让林心怜一怔,法拉利跑车也在他突然的刹车中猝然停了下来。
  
      “吱!”刺耳的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让林心怜还没有反过神的心又吓了一跳。
  
      “你你干嘛?吓死我了”她的确是惊魂甫定,连着身体也被惯性差点给晃得撞上仪表板,但是李斯特动作迅速地一把将她给拉住,没有让她的头受伤,可是也的确是吓坏了她。
  
      “林瑶,有些事情,非要我问你,你才肯说吗?”
  
      “什么事情?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林心怜马上便想保持着她惯有的镇定态度,起码在他的面前,她要保持,可是李斯特这样地拉着她,近在咫尺的双眼如刀一样地盯着她看,她也觉得心虚的。
  
      “林瑶你真的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吗?那你怕什么?看着我的眼睛,你的眼神在躲避我的注视!”他眉头皱得紧紧的,在看到眼前的她那双倔强而明显在心虚的眼神时,他也就更加地肯定了他的猜测,这个女人这个从二十四年前,突然离开他,再不相见的女人,在她娇娇瘦瘦的身体里,究竟埋藏了多少他不知道的秘密,甚至是想他永远也不知道的呢?他甚是觉得心中悲凉,林之音是那么地倔强,倔强到让盛则行都气得直跳脚,而她的这种特质,跟她是音乐家的特殊脾气无关,她都是从她妈妈这里遗传来的,现在林心怜这个样子也足得将他气死!
  
      “我怕什么?我有什么可怕的?”她仍然倔强地抵挡着。
  
      “你怕怕我想到你离开李家前的那一夜,其实并没有什么都没有发生是不是?”他仍然不肯放松地盯着她看,一字一顿地说出来的话,也在观察着她的反应。
  
      “你胡说道些什么呀?那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生!哦我是说你怎么会这样想?我”林心怜果然原本想要保护僵硬的冷漠态度,一下子被瞬间的脸红给取代,她太急地否认他的话,反而是明明承认了那一夜发生了什么,可是说完便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笨拙,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将刚刚说出的话收回来,这种不经大脑的话,平时只有林之音那个傻女儿会说出来,可是她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也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真是觉得汗颜到了极点,可是她再后悔再想掩饰,却只能是越描越黑,李斯特明明就是在试探着她的态度,她这样说,便是马上便在他的面前自己招供!
  
      “那一夜就是发生了什么是不是?我醉酒后回到家,不顾你的意愿,不但说了很多会伤害你的感情的话,还还糊涂地强要了你是不是?而那件事情也是造成你离开我,离开李家,甚至是改名换姓,再也与我不相见的原因?”他大声而沉痛地问她,可是心里肯定了这个答案,现在问她不问她已经不具备意义了,因为这是真的,她的眼神已经承认了这是真的,正是这是真的,所以也便解释了所有解释不了的原因。
  
      “没有,真的没有的,我我们俩没有的”她大声地想反驳他的话,因为他不想听到她否认的话,明明已经不能够否认的事情,她却仍然想要否认,她这样地执着而坚定,明明就是对他对她曾经造成的伤害在抗议,在愤怒,在不信任他对她的感情:二十四年前,他是十六岁的孩子,她拿出了二十岁少女的初恋真情对他信任,甚至将萧远对她的伤害一并想要埋在心底最深处,可是她以为他愈合了她心灵上的伤痕,给了她别的男人没有给过的阳光和雨露,然而到头来,却换来的是他酗酒后的伤痛的盘问和强迫的占有,那时候她离开,便是后悔了爱上他却最终被伤害得更深,而二十四年后,她跟他再相见,她冷漠以待,甚至连朋友都不想做,就是对四十岁的他存在着极大的怀疑和否定的态度,这个他怎么会看不懂呢?
  
      因此他想用他的吻唤醒她心底最深处曾经对他深深的爱和信赖!
  
      “没有吗?真的没有吗?如果没有,你怕什么?怕到在我醉酒后都没有醒过来前,非要匆匆地跑掉,甚至连个招呼也不打?而我可悲的是那一夜之后,第二天下午才醒过来,却什么也不记得了,你已经离开了,在你一大早便向我大哥大嫂辞职后,他们一口就答应了你,你走得干净利落,不带一颗尘土,甚至要忘记了有我这样一个人,可是天意捉弄,就是那一夜,却让我在你的肚子里种下了一颗种子,一个属于我们俩真爱开始,却悔恨结束的种子,之音她是我的女儿吧!”李斯特在狠狠得差点断了气之后,才松开了她,在她震惊地看着他的时候,他沉着嗓音,沉痛地道,也将他最后要确认的事情问出了口。
  
      “不是不是的。之音不是你的女儿”林心怜顿时大声反驳起他,那也的确算不了什么,可是林之音林之音是他的女儿?
  
      她怎么能够让他知道呢?
  
      “她就是我的女儿!无论你怎么否认都是的,她有我的音乐天赋,同我一样热爱音乐到痴迷的地步,她长得不像你,眉目之间却有我的影子,你别说这个也是巧合?”
  
      “不是的真的不是的”她还想最后地挣扎。
  
      “那她是谁的女儿?还是你想告诉我,在萧远和我之后,你还有别的男人?可是那种可能是没有的,因为我知道,你是个让天下的男人都会喜欢会爱上,会舍不得离开的女人,你不知道吗?你是多好的女人,可以让萧远那个混蛋连老婆孩子都可以不要,非要等你找你,而我从你之后,都没有再为任何女人动过心,如果谁有那么幸运地遇到你这样的女人,他怎么还会不知道珍惜你而娶了你跟你一起,却让你一个人生下孩子,艰难度日吗?”李斯特看穿她的心思,反而镇定下来,咄咄逼人地问她。
  
      “我我反正她不是你的女儿”面对他的逼问,她真的有些招架不住了。
  
      “不是我的女儿?怎么不是我的女儿,你已经无需否认了,这一点,你用行动已经告诉了我,你让萧远的儿子得到她而要成全他们,甚至于不顾你跟他曾经的恨怨情仇,你真大方呀,你的大方不得不让我怀疑你的动机,如果我们没有过什么,之音不是我的女儿,那你怕什么我追求你的女儿?就算我是风流的n,可是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想要对一个女人用心,我也是会拿出所有的情和意的,就算我年纪大了,也不过大之音个十七岁,可你不想我追求之音,却选择将她推给盛则行,就只是因为你怕我真的追求她,而以她那么崇拜我,又纯真对人无心机的态度,一定会经不住我这样的n的诱惑而选择我的,可是父亲跟女儿恋爱结婚甚至生孩子,这绝不是会让任何人能够接受的,可你却不能够告诉我,因此你无法的情况下,便接受了盛则行霸道而强势地出现在之音的身边,甚至是纵容他半是强迫半是诱哄地得到了她,原本你也只是想他们交往同居也就算了,可是盛则行那么地喜欢她,离不开她,甚至到了非要娶她的地步,你又不得不接受跟萧远要成为亲家的可能,可是即使是如此,你仍然想要瞒着我一辈子,一辈子也不想让我知道我跟你曾经有过的那一夜,甚至连女儿都替我生了,养大成人,如果我想不起来,那你是不是就要瞒我一辈子呢?甚至要把女儿嫁给了萧远的儿子,跟他成为一家人,可你对我呢?有没有想过再相见,跟你们母女团聚的那一天?还是这么多年,你改名换姓避不见人,我在世界各地花名在外,你也一定在偷偷地看着我那样的新闻冲天感叹,失望至极,并且一再地坚定再不与我相见相认,告诉我我还有一个女儿的存在呢?”
  
      他眼中泛着痛楚的光芒,为着她隐瞒了他二十多年,而他竟然也一无所知,甚至连曾经跟她有过的那一夜都不记得而悲哀,她独自离开,却怀了他的孩子,她苦苦地与贫穷困苦挣扎中将女儿生下来,还拼命地打工挣钱养活她长大,甚至以自己菲薄的力量供她学习钢琴,走进人才济济的音乐界而力求发展,可是她从来也没有想过找他,告诉他真相,告诉他他们还有一个那样的音乐天才的女儿,求他帮帮她们母女!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