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锦帐春慢 > 第236章 胡话

第236章 胡话

    他就是喜欢她这份霸气!
  
      “可有需本王代劳之事?”明烨懒懒的挑了挑眉,推销自己的同时不忘撩了卫卿卿一把,“开膛剖腹、杀人放火,颠鸾倒凤、开穴引水,本王样样精通包你满意。X23US.COM”
  
      卫卿卿:“……”
  
      开穴引水是什么鬼??
  
      哇靠!
  
      明烨这厮最近越来越不要脸了,破案这么正经的事他都能顺道开车!
  
      卫卿卿考虑到在皇宫破案是个危险的活计,她又不像前世那般好歹有配枪防身,自然迫切的需要一名免费保镖以及帮着疏通高层关系的人……她几经权衡,最终同意让明烨这个老司机陪她一起查案。
  
      她打定主意后一脸严肃的看着明烨,认真又不失放荡的回撩了他一把,“若是王爷时长太短,能否退货?”
  
      他目光一沉、身上瞬间杀气四溢,“你说什么?”
  
      “时、长、太、短……”卫卿卿故意将这四个字拉长重复了一遍,说完还嚣张的冲明烨挑了挑眉,“我连死人都敢摸,说几句荤话自然不在话下。”
  
      不就是比谁会撩吗?
  
      来啊!一起开车呗,谁怕谁!
  
      明烨黑着一张脸,一步步的逼近卫卿卿,“你敢再说一遍?”
  
      “时常太短、时常太短!”卫卿卿买一赠一、一口气给明烨说了两遍,谁承想她话音才落、小嘴就被明烨给堵住了,“唔唔……”
  
      又搞偷袭!
  
      卫卿卿气得重重的咬住明烨的唇,咬到他薄唇破皮、隐约有血丝渗出来才恨恨的松开!
  
      谁承想那似有似无的血腥味顿时让明烨更亢奋了!
  
      他用凶器紧紧的抵住卫卿卿,舔着薄唇上的伤口,哑着嗓子问道:“你主动让本王亢奋,是觉得仅仅吻你还不够刺激?嗯?你想怎样?”
  
      卫卿卿闻言顿时一脸懊恼她怎么把明烨那见血亢奋的臭毛病给忘了!
  
      她狠狠的瞪了明烨一眼,“别闹了!我还有正事要做呢!凶手可是只给了我三天的时间,我得抓紧些才行!”
  
      明烨却凑到卫卿卿的颈窝,一边细细的啃了起来、一边喘着粗气说道:“先前你不还大言不惭的说给你一天时间太多了吗?想来三天也太多,可分一半出来做做其它事正好。”
  
      他说着大手又要往卫卿卿衣裳底下钻,可偏偏这时外头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卫卿卿顿时一个激灵,毫不犹豫的一把将明烨推开,迅速的整理起自己的衣衫。
  
      明烨一时不备,被卫卿卿推得差点摔倒,气得当下就想欺身上前为所欲为的报复一番,谁承想卫卿卿却丢给他一个严厉的眼神,“乖,先别吵,查案要紧!你若是非要在我办正经事时吵我,以后就休想再靠近我半步!”
  
      明烨还是头一次被一个女人威胁,且他竟然还被震慑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待他反应过来后,卫卿卿都已经和来人聊上了,让他心里十分不爽恨不得即刻将来人轰出去,好好的惩罚卫卿卿一顿!
  
      不过他见卫卿卿专注的投入到案子里,最终到底还是忍住轰人的冲动,一边听宫女向卫卿卿汇报调查结果,一边百无聊赖的将卫卿卿先前那番令他不爽的话想了又想。
  
      他想着、想着,脸上突然浮现迷之微笑卫卿卿说他若是非要在她办正经事时吵她,以后他就休想再靠近她半步!
  
      也就是说,只要他不坏事,卫卿卿是允许他靠近的!!
  
      明烨原本乌云密布的俊脸瞬间阴转晴,心情立刻好起来了!
  
      卫卿卿却不知短短一会儿的功夫,明烨就已经自我调整好心态了,只顾着正全神贯注的听宫女汇报调查结果……
  
      “奴婢打探到一个叫阿离的宫女今日突然高烧不退,整个人烧得迷迷糊糊的,一会儿睡一会儿醒,还一个劲的说胡话!”
  
      卫卿卿敏锐的嗅到一丝不对劲,“她说什么胡话了?”
  
      宫女答道:“就是反复的说‘杀人了’这三个字,奴婢听了觉得很可能与金铃的死有关,这才急匆匆的赶回来向姑娘您禀告!”
  
      卫卿卿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叫阿离的宫女一定和昨夜发生的命案有关!
  
      她沉思了片刻,问道:“阿离昨夜可曾离开过卧房?”
  
      宫女将打探来的消息一五一十的禀告卫卿卿,“和阿离同睡一间的宫女小翠说她昨夜起夜时将阿离吵醒了,阿离醒来后突然记起白日里将主子的披风落在御花园了,顿时心急如焚、辗转难眠……”
  
      “小翠说阿离怕弄丢披风被主子责骂,最终还是从床上起来,穿戴齐整后急匆匆的赶去御花园寻披风。”
  
      卫卿卿立刻追问道:“时辰呢?可知阿离去御花园的时辰?”
  
      “刚刚到丑时!小翠说那会儿正好刚刚打过更,故而她能记得是什么时辰!”宫女答道。
  
      卫卿卿闻言立刻翻开小册子,手指飞快的在书页上移动,最终停在一条尸检结果上“发现金铃尸首时小太监刚刚敲完更,正好是丑时末寅时初。”
  
      “根据尸体的余温、尸僵程度来推断,死亡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时辰。”
  
      也就是说金铃是在丑时初被勒死的!
  
      而阿离也正好丑时初去了御花园!
  
      阿离去御花园必须要经过小竹林,那棵吊着金铃尸首的桂花树更是在阿里的必经之路上……也就是说从时辰上来推测,阿离很可能正好撞见凶手杀害金铃的过程!
  
      如此一来阿离回来后为何会突然发烧并说胡话便有了解释阿离定是看到凶手如何行凶,一时被惊吓破胆,才会连夜发起高烧。
  
      卫卿卿推断出阿离很可能是目击证人后,又问前来回禀的宫女,“阿离醒来没?”
  
      宫女答道:“还没,直到奴婢离开时依旧昏迷不醒。”
  
      卫卿卿又问宫女可有太医前去替阿离诊治过,宫女倒是将事情探查得十分清楚,当下便口齿伶俐的答道:“太医院派了位小大人去给阿离瞧过了!那位小大人说阿离应是受惊失了魂,能不能醒来只能看她自己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