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夜王 > 0083:解围
他们这么喊着,我没所谓的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这样的阵仗我见的多了,也就见惯不惯了。
  
  但那群人明显都很惊讶,尤其是为首的张林和他身边的彪形大汉,都哆哆嗦嗦,不知道说啥,眼神里第一次没了嚣张,只剩下了紧张和恐惧。
  
  赵清明又看向了我,不敢再煽风点火,可能也看出了事情的大逆转,掂量之后,知道不是对手,于是起身逃之夭夭。
  
  “赵清明,你干嘛去啊?”宋文文撅着嘴角,嘴角上露出了一抹不屑加讽刺的笑容、
  
  赵清明被点了名之后,尴尬的停下了脚步,挠挠头。
  
  “那个啥,我家里还有事儿,我先走了。今天晚上的单我买了,明天我就把钱给你转过去,好不好?”赵清明眼看着事情不妙,立马就压低了姿态,憨态可掬的笑着。
  
  “行啊,四千二。”宋文文伸出了四根手指说道。
  
  “啥?明明是一千二啊。”赵清明眼珠子一瞪,他们买单的时候,消费的确实是一千二。
  
  我真替这家伙难受,又被我小姨子给讹了。这小丫头真是逮着便宜就上,但凡能从别人的身上占到便宜的时候,绝对不会心慈手软,哪怕是和她同行,之前她甚至是还有点心动的赵清明都不例外。
  
  “我说四千二就是四千二。你给不给?”宋文文不依不饶的说道。
  
  说完,她就走到了我的身边,故意拍了拍的我的胳膊,冲他示威。
  
  “给。我给。”
  
  “别等明天了,我知道这四千多块钱对你来说也不算啥吧。”宋文文掏出了手机,拨弄了几下,鼓捣出了一个收款码,直接就递了过去。
  
  我哑然失笑,她这智商真是没谁了,深谙夜长梦多的道理,现场就要收钱。
  
  赵清明用力的咬着牙,不过还是颤抖着手扫了那个二维码,之后愤愤不平的支付了四千多块钱。
  
  然后一跺脚就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小刘马上就伸出了双臂,把人拦下,之后看向了我,在等着命令。
  
  我没说话,不慌不忙的桌子上拿过来酒杯,慢慢的喝了一口。
  
  赵清明看着我,微微弯腰,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哥,你看,我要回家了。”
  
  “我让你走了吗?”我反问。
  
  “可,钱我都花了啊。”赵清明有些怯生生的说道,此时他完全就是一只温顺的小绵羊,没有任何的脾气,恭良的像个小娘们。
  
  “小刘。”我放下酒杯,说了一声:“教训一顿就行,胳膊腿啥的弄折,也不用送医院了。”
  
  小刘听完之后,二话没说上来就抓住了他的胳膊,像是拖死狗一样把人往外拽。
  
  就在这个时候,赵清明双腿一软,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哭爹喊娘的求饶,让我放他一马。
  
  宋文文也看着我,她不想把事情闹大,更不想让我就这么收拾赵清明,毕竟认识,整的太僵,不好。
  
  “这就是社会,没你们大学那么天真。社会是残酷的。”我挥挥手,不想多解释。
  
  换做以前,我也许真的会就此放过赵清明。可现在不会了,我见过了太多的世态炎凉人情冷暖,这个世界没人同情弱者。
  
  陌生人之间,最直截了当的让对方恐惧的办法就是,让其承受皮肤受之苦,产生害怕的情绪。
  
  这便是征服。
  
  随着惨叫声传来,赵清明被拖了出去。
  
  我看向了张林和他的同伴,刚才对赵清明这么坚决,就是为了让他们心生恐惧。
  
  “我,我们先走了。”张林也要走,结果刚走两步就被小刘一脚给踹了回来。
  
  “你走的了吗?”我耸耸肩,说道:“之前就跟你说过,你叔叔不来,你别想走了。”
  
  “你是想非法拘禁啊?”张林不服气的说道。
  
  “这个词用的好,你要是非要这么说的话,我没意见。”然后我起身,伸了伸懒腰。朝着外面走的时候,不紧不慢的说道:“小刘,你应该知道怎么办吧?有人不服。手脚打断。”
  
  “姐夫,姐夫,我是文文的同学。一起喝点呗?”一个女孩子见我要走,马上就走了过来,眼神灼灼的看着我。
  
  她穿的不算是太暴露,不过也不保守,中规中矩的,人的姿色也不错,是中上等。
  
  我默然的笑了笑,在这群涉世不深的孩子眼里,我们这种混社会的才是纯爷们,不然我们保安队里,也不会有那么多人都打着看场子的名义糊弄到手不少大学生。
  
  “姐夫,你刚才真的是太帅了。跟演电影似的,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坐在那儿,所有人都得看你的眼色行事,不管是客户,公子哥,还是你们夜总会里看场子的人。太酷了。”那个女孩子当着我的面,就拼命的冲宋文文使眼色。
  
  “你看,我们几个女孩子在包间里也不安全,是吧,万一再来一个男人咋整啊。”女孩子继续可怜兮兮的说道:“来吧,一起喝点。”
  
  我摇摇头,笑着说道:“这有人敢来欺负你们,叫小刘。”
  
  然后,我就朝门口走了过去,此时小刘已经带着人把张林几人拖了出去,这里毕竟是客户的包房,关着他们几个不好。
  
  屋子里那阵杀猪般的叫声慢慢消失了。
  
  “要是小刘他们不管用呢。提你呢,好使吗?”女孩子扯着脖子喊道。
  
  “试试吧。”我背对着她们扬扬手,走出了包房。
  
  接下来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李婷婷就在不远处的包房呢,这丫头之前在售楼处没少给我脸色看,今天误打误撞的来了我们的夜总会,我总得意思意思吧。
  
  而且刚才我过来的时候,明显是看到了她好像是被人灌酒了。
  
  虽然我们俩没熟到能让我为她路与不平一声吼的地步,但我也不知道眼睁睁的看着她在我们的夜总会里被欺负。
  
  到了包房门口,透过半透明的玻璃,我躺在沙发上。用力的推着一个即将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我哭笑不得,这俩人是搂不住火,打算在沙发上开整了?够狂野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