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夜王 > 0137:苦中做乐

0137:苦中做乐

刀疤脸等人懵逼了几秒钟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起快速的朝着外面冲了过来。
  
  “这次让你知道知道啥叫瓮中捉鳖。”
  
  “无耻之徒。”刀疤脸再看到了冲过来的警察后,气急败坏的怒吼着。
  
  我笑了笑,自古以来都是成王败寇,但凡是能成大事者们,大都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我也不例外,当我可以用最少的伤害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的时候,为什么还要傻呵呵的逞英雄跟你们硬碰硬呢?!
  
  “你就不怕我们出来之后杀了你吗?”刀疤脸咬了咬牙,最后还是没有当着警察的面动手,或者是他也不保证在警方把他击毙之前能不能杀了我。
  
  “你们要是还能出来的话,我随时欢迎诸位来杀我。”我抱肩轻笑。
  
  像他们这样的人,能为了金钱杀人,足以说明他们的手上都有人命官司,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是在逃犯呢。
  
  敢这么明目张胆杀人的主,手里要是没命案的话,我是不信的。
  
  “都别动,警察。”人群里有人高喊了一声。
  
  然后刀疤脸等人就都慢慢的举起了双手,但同时用那种阴森森的目光盯着我看。
  
  “怎么回事?”警察中,一个人站了出来。
  
  竟然是在警局里被我戏弄的那个女警,卢蟒爱恋的对象,没想到这次她竟然带人出警,能在这里遇到,也算是巧了。
  
  我把事情说了一遍,随后凑到了他女警的身边,轻笑着说道:“大家都是熟人了,你送你一个秘密,他们几个很有可能是在逃犯,我估摸着啊,身上都得有人命官司。”
  
  “我不认识你,别跟我套近乎。”女警脸色一沉,很厌恶的看着我。
  
  我也不在乎,本来我也没想过要跟她再有什么交集,谁能愿意没事儿跟警察打交道啊。
  
  “王依凡,你们认识?”旁边一个男警过来。
  
  我这才知道这个女警叫王依凡,很好听的名字,优雅不俗气。
  
  “不认识。”王依凡摇摇头,然后正色的说道:“你也需要回去协助我们调查。”
  
  “我就不用去了吧,店里还有很多事儿需要我处理,但我可以让我们店里的人配合你们调查。”我说道。
  
  “我们是在办案,你以为是菜市场买菜吗,跟我讨价还价。”王依凡眼珠子一瞪。
  
  她还在为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态度一点都不和善啊。
  
  “小心。”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刀疤脸已经欺身而上,手里的刀子直奔王依凡的心口刺了下去。
  
  我一把抱住了王依凡,避开了刀疤脸的攻击后,我看到其他人上都一拥而上,每个人手里都握着一把尖刀。
  
  “这是要跑了啊。”我冷笑一声。
  
  我猜的没错,这群家伙的身上都有命案,不然的话也不至于在警方麻痹大意的情况下,趁乱想要偷袭逃走。
  
  越是如此,越是说明他们有问题。
  
  在他们几个人的冲击下,还真的就撕裂出了一个口子,随后刀疤脸第一个冲了出去,剩下的几个紧紧跟随。
  
  “小刘,别让人跑了。”我喊了一声。
  
  王依凡不甘心,不想让几个手持武器的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跑了,直接就要往前冲。
  
  我一把拉住她,摇头说道:“这几个人都不是善类,我劝你还是别去了,太危险。”
  
  “我是警察,岂能贪生怕死。”王依凡说完甩开了我的手,指着我说道:“你要是敢再拦着我,我就以妨碍公务罪拘了你。”
  
  我扬了扬嘴角,既然她这么坚持,我也没办法了。
  
  没了阻拦的王依凡身子一晃,朝着那几个人就追了上去,几个箭步后,手掌直接搭在了跑的最慢那个人的肩膀上,想把人给抓回来。
  
  却不料那个人反身就是一刀,带着寒光直奔她的咽喉。
  
  王依凡已经蒙了,傻傻的站在原地,她可能从来都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歹徒速度太快,而且出手刁钻歹徒,招招要人命。
  
  眼看不好,我只能再度冲过去,一把将人给抱了过来,但因为角度和重心不稳,我们俩倒在了地上。
  
  救下了她一命,但姿势却不太好。
  
  她躺在地上,两条腿分开。我则是趴在她的身上,两条腿在他的双腿中间,两只手还他娘的不偏不倚的分别按在了她的胸口上。
  
  “你干什么?”王依凡恼羞成怒。
  
  “大姐,要是没有我的话,你刚才就死了。”我一脸的委屈,胸口我不是故意抓的,某些地方我也不是故意顶着的,这完全就是误会啊。
  
  觉得不太好后,双手用力就要起身,在我的身体慢慢的撑起的时候,耳边传来了王依凡刺耳的声音:“你放手。”
  
  我无奈,只好松开了双手。
  
  砰,我的身体又重重的压在了她的身上,吃重下,她吭哧了一声,脸颊粉红。
  
  “你是故意的。”
  
  “你让我松手的,我就松手了。”我说道。
  
  “下去。”王依凡咬着牙,那双眸子里都是羞怒之色,当着她那么多同事的面,又当着很多看热闹和我们店里员工的面,她被我压了两次,还捏了不该捏的,不愤怒才怪呢。
  
  “哦。”我应声,然后又抬起了自己的两只手。
  
  “直接滚下去,再摸我一下,我就把你的两只爪子给剁下来。”王依凡急忙双手护着自己的胸口。
  
  我只好抬起了自己的双手,以示我不在捏你了,就这么往下挪。
  
  在她的身上蹭了蹭,上下挪了挪再左右晃荡晃荡。
  
  “别蹭。”王依凡喘着粗气说道,同时她的双手推着我的胸膛,要把我推下去。
  
  听到这句话,我想起了所有男孩和女孩在一起时的场景,一般这样的情况下,男人都会说:我就蹭蹭,不进去。
  
  “还不滚下去?”在我哑然失笑的时候,王依凡催促道。
  
  “我真不会滚,试了几次,姿势都不对啊。是不是这样啊。”我的恶趣味上来,难得看到她这么吃瘪,还挺好玩的。
  
  于是我在她的身上往左挪了挪,然后我摇头:“不对,这是挪,不是滚,重来。”
  
  我的身子又往右侧挪了回来,就这么在她的肚皮上来回的蹭,弄的她涨红了脸,瞪大了眼珠子朱唇轻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