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夜王 > 0148:老子的反击

0148:老子的反击

我和小刘没再废话,直接就冲了上去,对方的人数不少,不过没有了之前在拆迁地里对付我们的那个人武力值高。
  
  在一番猛烈的战斗下,我和小刘占尽了上风,逼的对方节节败退。
  
  林管家在感觉事情不妙之后,转身就跑。
  
  “小刘,这边交给你了。”我冷哼一声,想跑可没那么容易。
  
  “老大,你放心大胆的去阉人吧,这边交给我就行。”小刘大喊了一声,随后逼开了围拢过来的人,宁可自己负伤,也要帮着我开出了一条血路。
  
  在毫无阻拦的情况下,我快冲几步就到了是林管家的身后,一手搭在了他的后背上,不用太用力就把他给拉了回来。
  
  我抬腿,膝盖猛撞在他的胸口,一声闷响后,林管家的身子弓如虾米,慢慢的蹲了下去,脸色瞬间就惨白如纸。
  
  我蹲下来,看着眼前进气多出气少的林管家,声音冰冷的说道:“疼吗?”
  
  林管家捂着自己的胸口,张开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这一击对他来说,确实不轻,只能微微点头。
  
  “还有更疼的呢。”我瞄了一眼,看到不远处一条不知道谁手里掉落下来的警棍,直接捡起来,放在手里掂量了几下。
  
  分量还行,前头是铁制后面的塑胶的。用来打人绝对是很不错的选择。
  
  见到我拿着武器,林管家使劲的晃荡着脑袋,眼神里充满了慌乱之色。
  
  “我说到做到。”我紧握着警棍的把手,骤然朝着他的下面抡了下去。
  
  咔嚓,我能听到实实在在的蛋碎的声音,特别的醒目和刺激人,接下来我又抡了几下,直到他的裤子上有血迹渗出后,才扔掉了手里的警棍,拍了拍手。
  
  林管家已经疼的昏死了过去,甚至是连一声惨叫都没发出来。
  
  我起身的时候,小刘已经把人都打趴下了,正在呲牙咧嘴,时不时的踢踢脚下的人,咒骂几句。
  
  “没事吧?”我问道。
  
  “屁事儿没有,老大,你把那十个娘们准备好就行。”小刘咧咧嘴,冲着我憨厚一笑。
  
  我点头。经历了这两次以少敌多的战斗,相信小刘的战斗力会更上一层楼,再加以锻炼,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了。
  
  我看着院子口的那棵树,林若男竟然还是刚才的姿势站在那里,有些失望的耸耸肩。
  
  我径直走过去站在了她的面前,说道:“林管家为了替你出口气,差点要了我的命。我也让他断子绝孙,按理说,这件事应该到此为止。”
  
  林若男的身子总算是离开了那棵树,有点小紧张的看着我,却在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让他看上去没那么担忧。
  
  “不过你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理应受到惩罚。”我朝前,把她的身体紧紧的顶在了树上,让她动弹不得。
  
  后面就是树,前面有我顶着,她要是乱动一下,后背肯定会被树皮蹭破。
  
  “你想怎么惩罚我?”林若男挑了一下眉头,伸出了两只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把她那一份的手足无措表现的很明显。
  
  她甚至是不敢正视我的眼睛。
  
  “我说了,要睡你。”我理所当然的说道。
  
  “这里可是林家,你敢在这里碰我?”林若男似乎是鼓足了勇气,抬起头盯着我,有些迟疑的说道:“你不敢。”
  
  “我敢弄死张艳坤,我敢跟胡有为叫板,我敢来你们林家弄残林管家,你觉的,我还会怕什么?你这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我有什么不敢睡的?”我反问道。
  
  林若男的眼神一阵恍惚,眉头皱的更深了。
  
  “你还觉得我不敢?”
  
  “我知道你敢,可,可你不会欺负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吧。”林若男一看硬的不行,干脆就来软的了,语气也没了之前的生硬。
  
  “我不是啥正人君子,也不是啥好人。但我有个坏习惯,说过的就一定要做到。”我说完就把她给拦腰抱了起来。
  
  我知道她的房间在哪,毕竟之前去过,这次再去,也算是轻车熟路了。
  
  踹开了房门,我直接把她扔在了床上,然后盯着她花容失色的脸颊,开始脱自己的外衣。
  
  在刚才的一番嗜血的战斗后,我此时感觉自己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这大概就是很多男人战斗后都会去找女人的原因吧,也算是一种发泄了。
  
  “卢小龙,你是在犯法。”林若男挣扎着想要从床上下来。
  
  我只是伸出一个手臂,就把她按回了床上,根本不需要太用力。
  
  “犯法的事儿,我干的多了。也不差你这一件两件的。前提也要你这个千金大小姐可以不惜颜面的报警。”
  
  “我敢碰我,我就敢。”林若男紧咬着嘴唇,怒目相向,她知道她的那点力气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哪怕是用了尽全力也摆脱不了我,所以坐在床上很安稳,没想着要逃走。
  
  “你可以准备报警了。”我脱掉了衣服后,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这种感觉很好,宛若帝王俯视着自己的妃子一般。
  
  “我,我刚运动完,一身汗,总得让我先洗洗澡吧。”林若男眼珠子一转,身子往床里挪了几分。
  
  “香汗淋漓做起来才更有意思,过来。”我抓着她的一条腿直接把人拽到了我的身边,抓住了她的脚腕后,一直手脱掉了他脚上的那双白色运动鞋。
  
  里边是一双淡黄色的袜子,矮桩的那种,没有任何多余的色彩,脚底处有微微湿润的痕迹,应该是运动时出了些汗。
  
  林若男下意识抱着自己的肩膀,一脸祈求的看着我:“能别这样吗?你强迫女人算是男人。”
  
  “我说过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就是在社会最底层摸爬滚打的小百姓,为了达到目的,我可以不择手段。”我坏笑着把她整个人拽到了床边,看着她那张花容失色的脸颊,有种说不出来的兴奋感,原来高高在上的林家大小姐也会有这么柔弱的一面。
  
  没了在赵龙面前那么霸气的一面,也没了养尊处优时的淡定从容,就是一个受了惊吓的普通女子。
  
  “我给你留点尊严,自己脱。”看着那一双芊芊玉足,我还挺有兴致的。
  
  也许是因为紧张,她的五根脚趾微微翘起,在淡黄色的袜子包裹下,形态一目了然。
  
  “我,我自己脱,好。”林若男咬着牙,在权衡了一会之后,望向了门口。
  
  “不用看了,不会有人来救你,你家的人小刘都处理掉了。”我看着她把双手放在了自己运动上衣的拉链上,面带惶恐之色。
  
  “你能把头转过去吗?”
  
  “我是强女干,不是跟你处对象谈恋爱,就算是你羞涩也没用。”我盯着她说道:“快点,我没那么大的耐性等你。”
  
  林若男脱掉了自己的外衣,露出里边白色的吊带,把她的身材和白色的肌肤完全展露出来,看着就很有感觉。
  
  “裤子。”我指了指她的裤子说道。
  
  林若男低头,伸手去脱自己裤子的时候,潸然泪下,眼泪如断线的珠子倾泻而下。
  
  我耸耸肩,就这么看着她的手伸到运动裤上,一寸寸的往下拽着自己的裤子,动作缓慢而且很紧张,搞的跟自己从来都没经历过这种事儿一样。
  
  总算是磨蹭着把自己的裤子脱到了腿弯处,林若男抬起了那双梨花带雨的眸子,哀怨愤怒的盯着我:“我要是不从的话,你会杀我吗?”
  
  “不会。我会用强,男人嘛,都喜欢这个过程,你要是乖乖的配合,我还真就没啥兴趣了。”我淡然的说道。
  
  林若男的眼泪再度夺眶而出,倾泻如瀑布一般,把头埋在她的双腿上,裤子也不脱了,就这么失声痛哭。
  
  就在此时,我的电话响了一声,是条柳姐给我发过来的微信,就简单的四个字:速回,等睡。
  
  我去,柳姐啥时候这么主动了,这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有意外惊喜啊。
  
  我身出手摸了摸林若男的脸颊,轻声说道:“今天算你走运。”
  
  林若男不语,我的手划过她的身体,由上而下的在她细嫩的腿上摸了一下,这种大户人家出来的千金公主就是不一样,这皮肤真他娘的滑啊,就跟刚呱呱坠地的女娃娃一样,水嫩的邪乎啊。
  
  我在她的腿内侧掐了一把,笑着说道:“你再哭,老子就真要睡你了。”
  
  刚说完,她的哭声就骤然而止,擦了擦眼泪,依旧是一脸委屈的说道:“说话算数?”
  
  “我说的是今天。”我转过身,淡然道:“以后老子还会睡你。你最好给我守身如玉。”
  
  小刘在外面等着我,见我这么快出来,张大了嘴巴,揉着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道:“这么快?老大你这实力不行啊。”
  
  我笑而不语,这种事儿也没必要解释了,老子还着急回去跟柳姐同床共枕呢。
  
  回到了夜总会,我直奔柳姐的房间。
  
  屋子里,她一袭大黑色的睡裙,半遮半掩的那种,而且还他娘的是蕾~丝花边的,这太刺激人了。
  
  我迫不及待的抱住了她。
  
  “不洗洗澡吗?”柳姐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完事儿了再洗,老子憋了一肚子的火气,现在就要释放。”我抱着柳姐直接上了她的床,把她压在了身下,咽了咽口水说道:“今天晚上我要把你吃干抹净,骨头渣子都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