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血染长空 > 第七百八十六章 希望能有一些改变

第七百八十六章 希望能有一些改变

    “杜队长,久仰大名。??火然?文  w?w?w?.?ra?n?wenA`com”
  
      赵传训用得是中式的老派拱手作揖,搞得杜剑南有些措手不及,不过连忙拱手回礼。。
  
      心里想着,估计这大叔应该是海二代三代,甚至四代以上。
  
      而且这些年,绝对没有回到过中国。
  
      “杜队长,我可是见到你了,在维也纳你们真厉害!”
  
      那个小青年一脸激动的望着杜剑南说道:“庄叔让我带话的时候,回去我一说战绩,说到是杜队长您提出的邀请。我爸我妈二话不说,连工资都不要了就坐飞机去维也纳等着。”
  
      “赵教授,夫人,真是感激之至。”
  
      杜剑南连连拱手作揖。
  
      在赵夫人下机的时候,杜剑南就吃惊的看到,杨剑居然出现在舱口,后面女人虽然挡着脸,不过看那熟悉的裙子,似乎像是萧青花。
  
      “姐夫,惊喜不惊喜?”
  
      杨剑满脸喜欢的大叫着:“祖国,我回来啦!”
  
      只是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庄凡浦听得不禁眼睛一酸,眼泪就止不住的‘哗啦啦’往下掉。
  
      “祖国,我回来了!”
  
      赵传训声音沙哑:“四十年了,四十年了!”
  
      眼泪也立刻湿润了眼眶,开始往下淌。
  
      随后,杨剑下了梯子,后面站着的的裙装女子果然是萧青花。
  
      后面跟着沈兆华,谭光达,邹青青,以及几名庄家的青壮汉子。
  
      “没想到吧?几年没有见到倩倩,我是专门回来看她的。这才几天的功夫就回国了,真是不可思议。”
  
      萧青花满脸微笑。
  
      “在36年以前,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不过这两年随着容克斯-ju52,道格拉斯dc-3,这些新式客机的投入运营,欧洲中国间,再也不是动则一两个月的路程了。”
  
      杜剑南笑着对下机的一群人说道:“欢迎回国。”
  
      赵传训,庄凡浦,再次泪决。
  
      萧青花,沈兆华,谭光达,邹青青,
  
      眼睛也开始湿润起来。
  
      随后,杜剑南,苏念,陆为民,赵传训,庄凡浦,庄向明,邹青青,7人召开实验室建设会议。
  
      “庄向明负责安全和建造,饮食,住宿,各种后勤杂事。张辉那边我去打招呼,你们可以组建一支实验室安保队,手枪,步枪,弹药,自筹,人数暂时控制在60人以内。等将来有机会我给你们搞一些轻重机枪和迫击炮,速射炮。”
  
      “明白。”
  
      庄向明是庄灭寇(庄向北)的三哥,生来爱武玩枪,讨厌做生意。
  
      此时一脸的激动。
  
      “赵教授和苏念,陆为民,邹青青,负责菌种培养。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至少现在还远远不是大规模实验,能让外人知道的时候。”
  
      “赵教授负责整个实验室人员的各种分配和工作,苏念在研究学习的时候,负责财务。这里的气候和欧洲有很大的区别,陆为民,邹青青负责医护这一块,你们可以在普洱招人,建立一个医院,可以对外进行无偿,或者低价格的诊疗。咱们在维也纳购买的药品,该用就用。”
  
      “庄叔除了在欧洲的采买,何凤山那里也需要继续跟进,只要有愿意来中国的犹族人,又符合咱们的筛选条件,给他们买船票,送到香港,香港那边我走关系。”
  
      会议一直开到天黑开饭,才结束。
  
      之后,庄凡浦,庄向明,两人去吃饭。
  
      杜剑南,苏念,陆为民,赵传训,邹青青,向机场食堂要了五碗面条。
  
      准备边吃边开会。
  
      等到一大锅连锅端上来热气腾腾的肉丝面,会议室关闭门窗,点着蜡烛,继续开会。
  
      “首先,在培养的同时,”
  
      杜剑南喝了一口热汤,抬头说道:“你们需要进行设法提纯。”
  
      对于青霉素的历史,杜剑南多少还是知道一些。
  
      不过现在还远没有到,需要他开口进行更精确的指引的时候。
  
      无论是杜剑南的势力扩张,个人帝国在未来多领域野心的延伸和控制,还是二战的时间,大量士兵伤亡,大规模应用需要的时候。
  
      以及对苏念,陆为民,赵传训,邹青青这些人,相互感情和信任的建立。
  
      现在显然都不是时机。
  
      “还是那句话,你们对外要严格保密,这个菌种是你们在西双版纳发现的,叫做西双菌,用来提高作物产量,防治水稻苗床青枯病。不要问它们有什么价值,等你们提纯出来以后,再谈价值的问题。”
  
      看到赵传训微微皱起来的眉毛,杜剑南补充说道:“西双菌只是暂时的代称,假如未来能够证明这是一个伟大的发现,我自然将会为其正名。”
  
      “既然是研究水稻,建成以后,开辟几块稻田,没事儿你们在田边装装模样。”
  
      “那两个洋鬼子别浪费了,有问题可以询问,而且建立医院,他们也可以参与。”
  
      “我这个人不善于说话,更不善于说大话,空话;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给各位保证,若干年以后你们再回望这次选择,你们绝对不会后悔。”
  
      之后,杜剑南找到了庄凡浦父子。
  
      “现在整个南洋被英国,法国,荷兰,美国,这些西方国家殖民。这些殖民者总有退出的一天,好吧,我说是假如。”
  
      看到庄家父子不信的眼神,杜剑南折中说道:“假如真有那么一天,在南洋的华人,不能再靠讨好,请恕我无理,说得难听,但是讨好,这是事实。讨好欧洲那些殖民者,谋求华裔在南洋的生存和经济权利。那么怎么办,靠讨好重新建立的当地政权么?他们不是欧洲洋鬼子,需要用华人激发矛盾,均衡当地土著。那么这些土著,会怎么对待一群肥猪?一群有着多年洋人故意挑起的深刻矛盾的肥猪。”
  
      杜剑南看到庄家父子低头沉思,笑着说道:“我说一句话,枪杆子里面出权力,手来剁手,脚来剁脚,头来剁头。再不行?杀光,大清洗,建立一个亲善华裔的构架。”
  
      在杜剑南的时空,1945年8月15日,东洋无条件投降。
  
      根据《波茨坦公告》,中国和英国派遣军队进入越南,老挝,接受日军投降,北纬16度以北由中**队占领,北纬16度以南由英**队占领。
  
      随即,卢汉率领中国第一方面军,20万大军,南进越南,老挝,缅甸。
  
      之后,滇军和想来摘桃子的法国佬,大战一场,打得法**队丢盔弃甲,狼狈而逃。
  
      然而,因为**的**和不懂得培养当地亲华力量,结果到了46年初,在美英法三国的压力下,20万滇军在当地百姓的谩骂中,狼狈撤回中国。
  
      随后,法国全面侵略越南,一打30年。
  
      而滇军的统帅龙云,也因为20万滇军入南洋。
  
      被架空了的龙云,随即被昆明防守司令官杜聿明兵困五华山,到了重庆担任军事参议院上将院长。
  
      当了几十年的‘云南王’的龙云,就这样被老蒋的‘小偷式政变’(龙云语)搞下台。
  
      这一世,杜剑南希望南洋能有一些改变。
  
      至少能够更亲华一些,不要总是那么的满怀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