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迷雾纪元 > 第124章 锐气大爷、高手大妈

第124章 锐气大爷、高手大妈


  市政厅文化处,坐落在上城区的内圈。
  文化处的建筑并不高大,相反低低矮矮的还有些旧元时代的雅致感。文化处并不是什么油水衙门,所以这里有些清净,门前正对着一个大公园,倒是有些隐者风范。
  中午十二点半,石铁心下了工就一路跑了过来。站在文化处门口搭眼一看,很醒目的位置上便写着这一次的比赛信息。石铁心上下一看,略过大段大段的政策说明,提炼出来的信息很简单:
  迷雾一百年土木堡书法大赛,分毛笔书法、硬笔书法两大门类。参赛者在文化处现场报名、现场书写,携字而来的不能参赛。
  比赛公平公正,并请内太阳系书法名家担任评委。软硬两种书法分别评算名次,一等奖各一名,奖励价值点100000,二等奖各三名,奖励价值点50000,三等奖各十名,奖励价值点10000,等等等等……
  后面的石铁心没再看,他的目光在一等奖后面那么多零那里就已经卡壳了。
  多少?
  多少点?
  我再数一数零蛋的个数,咳咳,一,二,三,四,五……五个零!十万,十万价值点!
  石铁心只觉得有一道惊雷从天而降,直接劈在自己的脑袋顶上。十万价值点?这特么得是多少钱!他当试工保安,一个月就算上满三十天也只有三百点,就这,已经是整个遗孤院打工收入水平的最高记录了。
  十万点,他要干二十八年试工保安才能赚出来!
  况且你不吃饭的吗?不喝水的吗?不租房的吗?二十八年过去,能攒下两万点就已经绝对是勤俭持家的榜样了。但这十万点,可是纯粹的获得。公告上写了,这一次的奖金不需要缴税,说多少实际到手就是多少,一个点的折扣都没有。
  卧槽,总有一种干完这一票就能吃香喝辣的感觉!
  干!
  必须干!
  早知道有这样的比赛,老子早就过来报名了!
  石铁心兴冲冲的走进文化处办公室,从里面绕了一圈,然后很快又走了出来。不行,还不能报名。刚刚他已经看见了,报名之后当场就写,自己现在还没有到达最巅峰,并不能保证可以赢。
  要知道,这个世界的修行者与凤鸣一中的学生可不一样。学生们全靠个人毅力,修行者们在天分毅力之外还有念气,平均水平一定大大高过纯学生。所以石铁心瞅了一眼自己的基础言辞学第一重精深九十八刻度的进展,决定再练一练,用最完美的状态参加比赛!
  快了,不需要多少时间。到达九十八点也有几天了,石铁心这几天也没有放松练习,他感觉突破到九十九已然不远。
  但这附近哪有什么地方可以练字呢?
  石铁心四下一看,快速走向了文化处门口的大公园。公园中人来人往,市民们有不少喜欢到公园里来活动活动。石铁心远远一看,就看到很多老大爷从园中小湖取水而出,然后用特制的软质大笔醮着水在地上写大字。
  落笔之处,字迹宛然。风吹之后,又无形无踪,倒是个很好地练字方法。
  石铁心本没在意,只打算找个地方练练字刷个完美然后去拿钱。但他下意识的在旁边看了两眼,立刻心中凛然。
  这些大爷——好强!
  再仔细看看,卧槽,这些大爷写字也太牛逼了吧!虽然不是说人人都能写出一手好字,但是确实有那么几个相当有水平。一眼望去,赏心悦目。
  再看那大爷的时候,连驼着的背都仿佛别有风骨,连脸上的皱纹里都好像潜藏着才华。
  噗噗噗,身边劲风阵阵,石铁心一回头,就看到身后另有一位公园大爷挥舞着三尺大笔,竟然耍出一套气势惊人的判官笔法。
  仔细瞅瞅,那大笔好像是金属铸成,一根笔就有十几斤重。但这大爷舞动如飞,丝毫没有迟滞勉强的意思。劲风爆发,龙飞凤舞,地上的字迹也同样筋骨超拔,个个好看的不得了。
  这!
  这大爷明显是锐气境界的高手啊!
  石铁心被震撼了,然后再抬头看向旁边那些大爷。那些大爷云淡风轻,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连抬头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石铁心,惊了。
  他一下子觉得,自己站在这些公园大爷之中,就仿佛一只小羊羔站在一群老狮子中间。老狮子虽然年龄大了,但老而弥坚,齿爪更利。
  再看看远处一群在湖边练剑的老奶奶,几个打太极的老爷爷,石铁心顿觉这公园里简直卧虎藏龙,看谁都觉得他身后悬着一头张牙舞爪的猛兽虚像。
  我、我错了、我太天真了!
  像今天这样的工作日,大白天的不去工作还有时间跑到公园里来玩耍的,哪一个不是家底丰厚的?就看看那些大爷们的笔,大妈们的剑,身上穿着的衣服,若说这些人没有一笔高额的养老保险我立刻抽自己大嘴巴子!
  而有了钱,修为还远么?或者说没有修为,可能有钱么?
  石铁心震惊,然后回过神。刚刚想要靠一手好字大杀四方发家致富的心一下子淡了,他重新正视自我,然后找到一个僻静角落。
  掏出一根笔,但没有习字的纸,也没有平整的桌案。
  石铁心从口袋里拿出一厚叠空白的硬纸卡,这些都是陶忠明给他的空白名片,写十张便能给一点。
  浮躁的念头平复下来,石铁心从云端,回到了现实。他伏下身,将硬纸卡放在花坛边的石台上,两米多的大高个席地而坐。
  这硬纸卡,正适合在石台子上书写。
  拿起笔来,神情肃穆,石铁心落笔开写。
  光芒明媚,乡试榜单还高悬天宇,四周人来人往喧哗吵闹,或有人对着榜单指指点点赞叹不绝。还有大妈在公园中放出大音响,动次打次的开始跳舞。但跳过不久,又有人嫌跳舞的人扰民,前来理论。
  有秘境开启,有对决发生,以功夫高低论成败,决定到底能不能跳广场舞。
  而最终,广场舞的音乐一直也没有停,前去理论的人倒似乎被送去了医院。
  这些,全都在发生,熙熙攘攘红尘滚滚。但石铁心并没有理会,他一下子静下心来,就像回到了凤鸣一中的教室,彻彻底底心无旁骛起来。
  写名片,是为了生计,是为了生活,而不是为了艺术。要套格式,要按套路,是无奈的,无法自由。但用何种态度去落笔,去书写每一撇每一捺,却由自己决定。
  ——只要虔诚的对待每一笔,即便是为了生存书写的文字,也能字字放光。
  下午三点,石铁心平静的抬起头来。
  一颗星星撞上进度条,基础言辞学精深九十九,达成。
  下面,就是天赐金光发挥作用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