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迷雾纪元 > 第137章 言辞惑心,逆破八百人潮!

第137章 言辞惑心,逆破八百人潮!


  “冲哥、冲哥、赶紧先去测试吧!”王佳旭凑上来对着贺冲急切的低语道:“千金之子不坐垂堂,您先去第一个检测,那石铁心便怎么都只能当个笑话了!”
  “这……”贺冲有些犹豫,他看了看前面近在咫尺的测试仪器,只要把手往下端的那个晶球上一放,便算完成了测试。没动静的没资格,有反应的都通过,简单明了。
  而且根本不需要什么人为记录,这些信息自然与大数据系统关联,学联专员其实最大的作用就是做个见证、外加保护这种贵重的设备不被破坏。
  只要一伸手,就能完成检测。
  贺冲抬起手,然后又看了一眼那个刚刚出声的青年。仔细看去,这青年似乎有些眼熟……
  青年大袖之中微微掐了个印诀。
  嗡,贺冲下意识的摇摇头,不,看错了,并不眼熟,没见过这人。但不管见过没见过,刚刚这青年说过的话依然在他的心头回荡。而且不知为何,那些言语极有分量,贺冲左琢磨右考虑,怎么想怎么不是滋味。
  对啊,如果自己用这种方式,就算赢了石铁心也没什么光彩的,只是一场闹剧的配角而已。
  不行,自己不能这样做,这样岂不是显得我怕了他?
  我生来便是为了征服,绝对不能在任何一个挑战者面前退缩!
  “冲哥,冲哥!”狗腿王佳旭有些急了,他看向后面,重重人墙已经渐渐稀薄,慢慢竟然能够看到一点人影。
  咔嚓一声响,又一个秘境破碎,石铁心高大的身躯带着越来越强盛的压迫感渐渐清晰。那个头铁的,已经突破到第十六个了!
  该死,若不是秘境无法被干扰,一对一的时候与其余所有人都隔绝,早让人一拥而上搞死这个家伙了!没成想,现在却成了这么大的麻烦!
  王佳旭不禁有些焦急,然后像后面的一人使了个眼色。那人正站在第十七位,看到眼色之后心领神会,然后主动迎向了石铁心,一步挡在了石铁心面前。
  石铁心低头看他,声如洪钟:“你也要挡我?”
  这人倒是与石铁心还算熟悉。
  “石哥,我不挡你,我怎么可能挡你呢?你从前多次助我,这情分我可没忘呢!不过石哥啊,我是来劝你的,为什么要这么极端呢?”那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石哥你的事我们都听说了,我也很气不过,但你要为自己的未来考虑啊。以后你进了集团,总是需要立足的吧,今天得罪了这么多人,以后怎么办?”
  石铁心面容纹丝不动,看向前方:“既不挡我,那就让路。”
  “诶诶诶,石哥,你怎么这么不听劝呢?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啊!这样吧石哥,你也别怕,凭我们俩的关系,你进集团之后我求我爸帮你说和说和,以后还能给你安排个好岗位……”
  石铁心又低下头,看向那个挡路的人,认真道:“事不过三,再说一遍,让路。”
  那人脸色一变,有些狰狞叫道:“石铁心,你当真如此不识好歹,不顾念往日援手情分?我告诉你,你今天得罪了这么多人,以后回到集团没有好果子吃!而且就你那条件,你能存多少精气?恐怕已经快耗空了吧!”
  旋即,那人神情又专为苦口婆心:“老话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咔嚓!
  秘境张开,石铁心提气一拳,轰然打出。
  “第一,当初是我援手你,不是你援手我,是你欠我情,不是我欠你情。”
  嘭!
  “第二,对付你这样的老爷兵,我不需要动用精气。”
  啪!
  “第三——想蛊惑我?不安好心。把你的言辞学修为再提升提升吧!”
  爆爆爆!
  噗噗噗噗,那人浑身五处至死点鲜血飙射,血肉模糊,痛苦无比,死的不能再死,滚落出秘境之外。石铁心深吸一口气,再度跨前。
  今日,没有情分,挡我皆杀!
  “废物!”王佳旭有些急了,那个家伙平时办事还行,上一次石铁心的行踪正是那家伙透露的,要不然也没那么容易堵到他。这一次本想让他去拖延拖延时间,没成想这个傻大个竟然六亲不认,连拖延时间都做不到!
  再看其他人,嗷嗷大叫的多,但真动手的竟然一个都没有。
  王佳旭忍不住有些哆嗦。
  一方面是气的,因为这些子弟兵们平素派系林立,关系复杂。让他们给贺冲让路没问题,不过就是锦上添花而已,惠而不费。但让他们不顾自身前途出来挡枪,那可没几个会这么做。
  另一方面,也是有些怕了。即便是他这铁杆狗腿王佳旭,让他出出主意摇旗呐喊他行,但让他在这个时候枉顾小乡试资格测挺身而出为主分忧?呵呵,他也一样做不到。
  石铁心能打的名头可是响彻全校!
  若非他战绩彪炳,以他一个遗孤院出身的贱民杂种,怎么可能成为一班班长,又怎么可能成为贺冲的眼中钉呢?要知道,想当眼中钉,也要先入眼才行。
  第十八个,第十九个,一掠而过。
  其实最大的阻力反而在最前面,那些家伙小乡试无望,想要搏个前途的话只能靠抱大腿,所以会像疯狗一样扑过来。但后面这些,小乡试基本稳稳能过,所以都要考虑考虑。而最后面这几个,其实都是某些派系在这一届的代表、领头人,所以更不会为了贺冲而出手。
  第二十个。
  “你真以为全年级上下八百人没人治得了你?”那人孔武有力,肌肉雄健,冷冷看着石铁心:“小子,你并不是唯一一个能打的。”
  石铁心毫不相让,精气神勃勃愈发,下腹假丹隆起,到此他不得不动用精气了。
  石铁心冷声道:“你也想当贺冲的狗?”
  那人怒道:“我不需要给他当狗!”
  “那你挡我,是为了争第一?”
  那人看了贺冲一眼,又有些犹豫,毕竟他想先观察一下情况,并不准备这么早冒头。
  趁那人心生犹豫,石铁心脑中言辞学念气一阵沸腾,发出一声爆吼:“既不想争,那便让开。不想当狗又偏偏拦着我,你莫非以为石某好惹,要与我石某人决一死战?!”
  那人被石铁心连战连捷的气势一逼,又被言辞学念气一扰动,顿时有了些踟蹰。
  “这……”
  “若不挡我,各走各路。若要挡我,至死方休!”
  石铁心气势勃发向前逼去,那人一个恍惚,下意识的错开半步,仿佛在让路。
  石铁心抖肩一撞,咚的一下顶开那人的胸膛,然后再不看他一眼,大踏步的向前跨去。那人有些羞愤,看着石铁心背影,终究又没有上前,只能失魂落魄站在原地。
  人潮,已尽!
  一路逆流,一路险阻,终将涛涛海潮彻底分开!八百人谩骂羞辱厮打阻挡皆被突破,石铁心坚定向前,身后是一条狼藉惶恐的通路,眼前,则是此行的目标。
  测试仪,以及——贺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