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迷雾纪元 > 第222章 动手!

第222章 动手!

    年轻人是欧阳宏的儿子,欧阳远。欧阳远这么一叫,立刻引起了欧阳宏的注意。
  
      前些日子劳斯莱斯的事他还没忘呢,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那个假交警,可把他憋坏了。想他欧阳宝宝自从来了东京就没受过那么大委屈,今天可算找到正主了!
  
      上下一看石铁心,嗯,有点像,确实有点像,尤其是这个身高,在东方人里确实罕见。如果给这家伙穿上一身警服,再戴个大墨镜……真是怎么看怎么像。
  
      “还说我们先动手,明明就是你们的人不规矩!当着我的面抢走我的车,这事该怎么说!”
  
      其实大兴与鸿顺的冲突由来已久,根本不是最近的事情。不过今天的扯皮中,冲突的起因是死火枪击事件,让鸿顺还是有些理亏。就算可以不要脸,说出去总归是不好看的。
  
      而现在柳暗花明,完全可以反转风向,在场面上压过对方。别管是不是,总之先把脏水泼过去再说。
  
      果然,大兴的舵主面色一变,然后看向石铁心,一副恼恨的样子:“那个谁,有没有这事?”
  
      “那还有假,就是他!”欧阳远大摇大摆的走到石铁心面前,狞笑道:“小子,敢偷我的车,今天让你……”
  
      “偷车?”石铁心开口了:“谁偷车了,谁看到了,谁有证据?你说偷车就偷车,我还说你自己弄丢了信口开河呢。”
  
      同时,石铁心状若无意的移动了两步,调整了一下众人的相对站位。
  
      欧阳宏表情一下子难看起来,石铁心说的完全与他刚刚的狡辩一模一样。娘的,一个街头小混子也敢拿话头怼我?欧阳宏使了个眼色,四周的黑衣护卫立刻向着石铁心逼近两步。
  
      石铁心暗叫一声来的好。
  
      刚刚还担心一旦动起手来王大发距离太近会遭殃,现在随着黑衣护卫的移动,王大发的风险直线降低。
  
      “特娘的跟老子扯皮?说是你就是你,明明就是你!小子,我记得当初你还对我动手来着,今天可不是给钱就能完事儿!”欧阳远紧紧跟着石铁心,站位真的让人太舒服了。
  
      欧阳远一指身后膀阔腰圆的护卫,一脸狰狞:“你不是能打吗?你从这些人里挑一个,随便挑。你要是能打得过,我就当不是你,你要是打不过……”
  
      “其实你没猜错。”石铁心低头看着欧阳远:“就是我。”
  
      “什么?”欧阳远有些发愣,其他人也都呆了呆,没想到石铁心竟然会承认。
  
      “我承认,偷你车的就是我。”石铁心一指欧阳宏:“你那一辆劳斯莱斯,也是我拖走的。”
  
      大兴那边都是一脸错愕的样子,阿辉更是立刻站起来叫道:“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欧阳宏站起来,欧阳舜看过来,所有人的注意力一下子聚集过来,口诛笔伐的说辞暴雨般泼了过来。
  
      只有王大发默不吭声,悄悄往后退去,距离欧阳宏更远了。
  
      “所以说,我真的不喜欢小偷小摸,口水官司打不完。”欧阳远还在爆粗口,石铁心却忽然闪电般一伸手,啪的一下抓住了欧阳远的肩膀:“直接明抢,不就完事了?”
  
      “你——”欧阳远一惊,然后抓在他肩膀上的五指忽然变作铁钳,捏的他嗷的一声叫了出来。啪的一下腹部中拳,所有嚎叫瞬间掐死。下一刻,欧阳远腾云驾雾一样的飞了起来,炮弹一样的砸向欧阳宏两兄弟。
  
      “你想干……”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欧阳宏的表情还没调转过来,嘴里的话也只说了半句,就听彭彭两声闷响,欧阳远就像一个一百八十斤的大沙袋一样一屁股胡在了他兄弟俩的脸上。
  
      吭都没吭一声,两兄弟就双双倒下。
  
      场面一下子混乱起来,从老头到舵主,从阿辉到三番,所有人脸上都是惊诧的表情,没想到石铁心竟会忽然动手。
  
      正是这种想不到,才能让人得手。
  
      那些人反应慢,黑衣保镖的反应却不慢。木然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却像是切换频道一样统一变成了疯狂的狰狞。这些表情如出一辙,仿佛这十多人戴着的是同样的假面,让人有些后背发冷。
  
      但石铁心后背不冷,反而还立刻热起来,因为他已经向前冲锋了。
  
      吸了一口气,下腹假丹忽然隆起,念气盘旋,大脑之中一片清凉。既然动手,石铁心便已经摒弃了所有一切,专心到眼前的所有敌人之中。
  
      专心的鼓动假丹,灌注精气,一条温热的线条瞬间从假丹延伸到拳头里。拳劲暴涨,先发制人,一拳打出!
  
      嘭,当先一个黑衣人瞬间就倒飞了出去,面孔稀烂双眼暴突,眼球都快从眼眶中飞出来了。
  
      精气再灌,热线再延,石铁心左臂横摆一个肘击。
  
      咔嚓!
  
      侧向的一个黑衣人胸骨乍然凹陷下去,后背脊柱甚至猛然外突了一部分,一声不吭吐血而亡。
  
      紧接着一个截腿,猛踹前侧方敌人的膝盖。
  
      一声渗人的断响中,那人的左腿瞬间变成了反关节的形态,不可遏止的栽倒。石铁心跨步上前再接三连击,那人三处致命点上猛然炸开大片血肉,瞬间死的干干净净。
  
      连杀三人的功夫,场中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阿辉第一个鬼哭狼嚎的翻滚着躲开,其他人也都是一片狼狈。这些人根本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阿辉甚至一边跑一遍破口大骂:“疯子,你简直是疯子!想找死的别带着我!欧阳社长,这事跟我没关系,跟我没……”
  
      嘭!
  
      一个又高又壮的躯体从天而降,直接把阿辉砸在下面。那黑衣人七孔中流出的血直接把阿辉淋的满头满脸,砸的他差点背过气去。
  
      另一边,欧阳宏和欧阳舜推开了欧阳远的躯体,仓惶挣扎着爬起来就想跑路,再也没有一点大佬风度。但立刻又有一具死尸像炮弹一样砸了过来,嘭的一下把两人再度砸翻。这一下力度更大,砸的两人捂着老腰在地上痛苦的挣扎,半晌爬不起来。
  
      咣当咣当,大厅外面有人冲击大门,但大门早就被彻底封死。砰砰啪啪,有枪击声响起,但很快就又响起了更大范围的喊杀声,王大发布置的刀斧手已经围杀过来。
  
      再看石铁心,此刻如同一个战神一般,浑身浴血,但他心中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畅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