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迷雾纪元 > 第398章 声音的角色

第398章 声音的角色

    “嗯。”石铁心面不改色的吃掉了那颗卤汤打滚的草莓:“那么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提升表现力?”
  
      “这个东西说复杂也很复杂,但要是只具体到单纯的语言范畴内,倒是也能说简单一点。那就是——上色。给自己的声音上色。给自己的语言化妆。就像是演出电影时的服化道,声音所演出的‘角色’能越让目标接受,就能越容易的达成目的。”
  
      “给声音化妆?”
  
      “对。这其实是配音演员的基本功,要揣摩所配角色的特征,调整声音的快慢、节奏、音色、情绪,以匹配角色本身。当然了,这里我们不需要给别的角色配音,但我们可以给自己配音,给自己扮演的某种‘人设’配音。”
  
      凌星见忽然正襟危坐起来,拉着嗓子作出冷冽的声调,压低一点音高营造出稍微年长一些的效果,瞪着眼睛呵斥道:“石铁心,你是怎么回事,家庭作业又不交,你还想不想考大学?”
  
      “老师别生气,我就是觉得社会和国家对我太好了,有点惶恐。”石铁心赶紧向“班主任老师”低头认错:“哪能让国家破费送我作业呢,只给我大学录取通知书就好。”
  
      凌星见噗嗤一下破了功,笑的浑身乱颤,但是刚刚的声音表现确实像一个三十多岁的女班主任,简直是惟妙惟肖。
  
      石铁心若有所思:“也就是说,牢记自己的角色,然后使用相应的声线,对吗?”
  
      “是啊。你想想,我播音的时候也不是用的平时说话的嗓门啊。大多数播音员、主持人,在平时的生活里都不可能那样拿腔拿调的,显得太矫情。”
  
      石铁心追问道:“但如果我想在日常生活中改善言辞水平,就相当于要时常端着拿着,不会太矫情吗?”
  
      “日常都装着,对普通人来说当然是很累。而且一旦被识破了是在做‘人设’,那种尴尬要超过一般人的想象。对了,就好比那个谁……”凌星见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名字:“不说名字了,总之那家伙一天到晚都在熬人设。吃这一套的人很多,但却逃不过我的火眼金睛。”
  
      熬人设?说谁呢?
  
      当然了,这和我也没什么关系,想来都是些普通高中生的八卦奇谈吧。
  
      石铁心立刻抛诸脑后。
  
      凌星见继续讲:“而想要在日常生活中,正常的、不矫情的、不费劲巴拉的端着拿着的优化语言影响力,那就需要多做一些基本功的训练了。”
  
      “比如说?”
  
      “比如说……就先说养护嗓子、改善音质的最基础——气泡音吧。每天都做一下气泡音,改善音质、养护嗓门、训练气息控制,一举多得哦。”
  
      “怎么做?”
  
      “说简单也简单,就是先发‘啊——’或者‘哦——’之类的音。”
  
      “啊——”
  
      “声音太大了!收小,再小,小……不仅是收小声音,而是把气息也一并收小,最后觉得好像有一个一个珍珠一样的小气泡从喉咙里面冒出来一样的感觉。找到没有?不好找?我想想……哦,对了,张嘴。”
  
      凌星见拿出一瓶水。
  
      石铁心乖乖张开嘴。
  
      凌星见拿瓶子一倒,瞬间倒了大半口,然后期待的看着石铁心:“抬着头,试试像漱口一样唔噜。”
  
      石铁心找做,求证的瞪大眼睛看着对面:“唔噜唔噜唔噜?”
  
      “不对不对,你看我的。”凌星见一抬头,也灌了小半口,然后伸长了白皙的脖子,瞪着眼睛含着水发起音来:“吥噜吥噜吥噜。”
  
      石铁心连忙模仿:“咕噜咕噜咕噜?嗯?”
  
      “嗯(二声)嗯(四声),吥噜吥噜吥噜。”
  
      “噗噜噗噜噗噜?”
  
      “嗯……嗯嗯嗯,吥噜吥噜吥噜。”
  
      两个人双双抬着头,嘴里发着意义不明的声音,互相对着对方眉飞色舞。
  
      像两个快乐的傻子一样。
  
      接下来的几天,石铁心顿觉自己的各科进展都很快。数学物理学第一时间冲上良好,化学生物学这类重在记忆的科目也一路畅通。
  
      尤其是言辞学,经过凌星见这么一点拨,竟然像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进展飞快,很快就冲上了精深80。
  
      80之后,举步维艰,耗时过久。为了节省点时间,石铁心多花了三点金光,将言辞学第二层氪金收官,进入了言辞学第三层的修行。
  
      言辞学第三层的修行内容是“异种语素”,也就是通过研究不同语种对同一个事物衍生的不同表达,来提升对语言本身更深刻的认识。
  
      这其中似乎牵扯到一个叫“原初语”的高深理论,但石铁心也只是在土木一学的课堂上听老师随便讲了一嘴,并没有深入了解。
  
      但单说修行言辞学第三层本身来讲,刚好可以在凤鸣一中学学英语。学外语并不直接与言辞学第三层相关,并不是英语学的好第三层就练得好。
  
      但会的语种越多、越精通,语素对比越鲜明,第三层修行速度越快。反过来,第三层修行水平越高,则学习异种语言的能力就越强。
  
      凌星见的家教使命按理说结束了。
  
      但两人依旧保持了时常碰头的习惯。
  
      虽然往往时间很短,不过是一个午饭、或者一个课间、甚至是集体活动中匆匆的一面、是同时上体育课时跨越距离看上一眼的心照不宣。
  
      但这个鲜活灵动、宜喜宜嗔的姑娘,确实在更加频繁的经过着石铁心的校园生活。
  
      凌星见的采访当然也开始了,问些小问题,说些小笑话,与求教和上课混杂在一起,难以区分。凌星见没说什么时候采访结束,石铁心也没问,专访似乎无限期的继续了下去。
  
      春风得意,美人相伴,状元石被美丽的生活熏的醉醺醺的。
  
      但不知是不是思辨属性的增加,石铁心却一直保持着清醒。
  
      然后,石铁心发现,这姑娘表面上是一朵解语花,聪慧伶俐,八面玲珑,擅长与几乎所有人营造良好的关系。但那不过是表象,实际上,她是一个天生的演戏高手。
  
      她非常擅长创造各不相同的人设,并且把各种人设都演绎的活灵活现。她能够深入揣摩角色内心,并且毫不费力的驾驭它们。
  
      这是一种让绝大多数职业演员都羡慕嫉妒的、与生俱来的超级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