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漫漫仙路奇葩多 > 第652章 永夜宫

第652章 永夜宫

    告死妖精是非常特殊的也一种妖精,特殊的程度有些类似于赛莉。
  
      在妖精之国当中,绝大多数妖精的活动范围都是受限的,仅在某个地区或某个建筑物内活动,比如唐娜,她属于最惨的,能活动的区域只有一个小房间。
  
      相比之下,告死妖精的活动范围囊括了整个位面,她能驾驶者无头双马车出现在该位面中的任何一个角落,将快要变成鬼怪的魂魄带回来投入冥界。
  
      职权范围非常广,也就代表她的活动半径特别大。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经常接触死亡的关系,告死妖精对外界的其他影响反应都很冷淡,颇有些面瘫的感觉,极少会流露出对职权之外的事物感兴趣的一面,与其他妖精的交往也并不多。
  
      赛莉被当地凡人称之为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全知全视的蓝色妖精,但她不可能真的这么屌,赛莉的博学多闻建立在一代代蓝色妖精的求知欲和情报收集上,她也不可能给每个人脑袋里装监控器,所以赛莉对于告死妖精叫林天赐去冥界的入口找她同样很纳闷儿。
  
      根据对告死妖精的了解,在她们看来极蓝辉星体的碎片跟路边的石子儿没啥区别,就算感觉到这东西不太寻常,有些好奇会带在身上,林天赐开口索要对方也不会不给。
  
      结果事实是告死妖精似乎好像有什么要求似的。
  
      赛莉脑子里分析了一圈,也没分析出个所以然,于是她对正在隐形桥上前进的林小哥儿道:
  
      “暂时没想通她想干什么,不过她让你去冥界的入口找她,应该是想让你走一遍‘挽回者之路’。”
  
      “那是什么?”
  
      “是关于告死妖精的故事。”
  
      胸针自行飞起,像活物一般点了点林天赐后面的唐娜,她就跟完全不怕高一样,甚至还敢在几乎完全透明的桥上蹦跶。
  
      “就像唐娜的故事一样,告死妖精的故事中也有挑战者。”
  
      传说,在一座纯白,被称为死白山的山峰上,住着名为告死妖精的奇特生物,她是冥界的使者,每当死亡降临,她就会驾着无头双马所拉的马车将死者的灵魂带走。如果死者的家属还想再见至亲,需要走过挽回者之路,与告死妖精面对面提出要求,才能与自己亲人见面。但生死是不可逆转的,名为挽回者之路却并不能挽回任何凋零的生命,顶多就是见一面罢了。
  
      “她的故事有些语焉不详之处,参考唐娜的故事,其中当然也有一些流传过程中的添油加醋,不过挽回者之路倒是真的,这也是凡人能见到告死妖精唯一的办法。”
  
      林小哥儿犹豫了一下:
  
      “危险么?跟唐娜的妖精公主城堡比起来如何?”
  
      “对一般的普通人来说绝对危险之极,但对你来说应该不算太难,不过妖精公主的城堡能够认输弃权,挽回者之路可没有认输投降的设置,也根本无法回头。”
  
      这么说危险性还是有的。
  
      有危险,但并不是太危险,大概也就这个层面,而且林小哥儿有飞遁离俗符,真不行就直接一发回城卷,告死妖精手里的碎片等他修为更高深以后再来也一样,反正有系统自带的异位面导航,再来妖精之国也不是什么难事。
  
      想到这儿,他正要回头跟唐娜说让她在外面等,赛莉提前道:
  
      “不用担心唐娜,挽回者之路不会对妖精有任何威胁,唐娜现在虽然已经不是金色妖精公主了,但她依旧是妖精。”
  
      似乎是听到赛莉说她,唐娜有点疑惑的看向林小哥儿,顺便露出个萌萌哒,什么事儿都不发愁的笑容。
  
      ——真的很像二哈啊……
  
      –‐‐——–‐‐——
  
      赛莉这段时间似乎真的很有空,林小哥儿从桥上走过的这段时间一直在说告死妖精的情报,偶尔还抽空问问地球上的事情之类的。
  
      这座隐形桥不算太长,走了几百米就到头了。
  
      当林天赐的双脚踩到死白山的土地时,眼前那好似整块洁白美玉一样的山峰出现一阵扭曲,像是海市蜃楼一样,林天赐本人也感觉像是穿过了一个略带粘稠度的‘膜’。
  
      在外面看死白山其实是被幻术所笼罩的,而离近了看,就会露出庐山真面目。
  
      面对着他的一大块山体被挖掉了,一条落满积雪的石子路出现在眼前。
  
      这条路从挖掉山体形成山谷中蔓延出来,视线顺着弯弯曲曲的路向前延伸,能看到两座巨大的骑士雕像。
  
      它们像是直接从山体中掏出来的,几乎有五十甚至是六十米高,细节却刻画的极为丰富,连盔甲上的纹路都一清二楚。
  
      两座骑士雕像用双手拄剑的造型站在眼前,像是守护着什么东西。最显眼的地方除了大之外,就要数这两座骑士雕像都没有头。而在两座雕像的中央,能看到一个细长,且如同直通山峰顶部的洞口,颇有些一线天的感觉。
  
      赛莉说这就是挽回者之路的入口,试图从告死妖精手里要回死者灵魂的勇敢者会朝着纯白的山巅前进,走过无形的桥梁,穿过两座无头骑士像当中的洞口。
  
      林小哥儿招呼一声四处乱砍的唐娜,两人朝无头骑士像走去。
  
      这条路还真是有些门道,站在山谷外还不明显,一旦踏上石子路,就会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拉扯感’。
  
      这种感觉很轻微,但会随着距离而渐渐变大,当站在无头骑士像下面的时候,就好像有人用手在拉自己的衣服想要把你往回拽一样。
  
      这是来自阳世的召唤,类似于东神州那边的黄泉路,阳寿未尽的活人都会有这种感觉。同时也是对想要找告死妖精要回至亲灵魂的挑战者的一个警告。
  
      “这两座雕像其实也不是单纯的雕像,如果战乱横生,大量的活人死于非命,单凭告死妖精一人无法处理海量的魂魄时,这两座雕像就会开始活动,强行介入战场当中让双方停止。”
  
      胸针里传来赛莉很无奈的声音:
  
      “人类真的是一种很喜欢作死的生物,在我的记录里,就有多达11次关于无头骑士像的启动记录,而且告死妖精是比我们蓝色妖精还要更加古老,诞生的年代也更加久远的妖精,从妖精之国这个位面出现时就已经存在了,或许还有我们蓝色妖精未能记录的启动。”
  
      对于人类喜欢作死的评价,林小哥儿不予置否,这确实是事实。
  
      不过当他听到眼前这两座无头骑士像居然还是活的,于是就放弃了摸摸雕像的想法,一脚踩进两座雕像当中的洞窟里。
  
      从外面看,洞窟内漆黑一片,没有任何光源,实际上……
  
      这里面比想象中还要黑。
  
      前进顶着舞光术前进不到十米,就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林天赐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淹没在了无尽的黑暗当中。
  
      法术形成的白光逐渐变得看不清,所有的感知也都全部失效,除了背后有唐娜拽着他的斗篷所传来的拉扯感外,就再也感觉不到其他的东西存在了。
  
      回头一看,他们进来时的洞口已经完全消失,这或许就是赛莉说的无法回头。
  
      “先停一停。”
  
      胸针里传来赛莉的声音,那枚蓝宝石胸针散发出的灵光都无法真正照亮什么,在林天赐眼里只剩下一个暗淡的蓝点儿。
  
      林天赐很听话的停下,这也让抓着他斗篷跟着的唐娜一头撞他背上。
  
      多亏这姑娘没用力,不然林小哥儿会跟炮弹一样被撞飞出去。
  
      “这里是挽回者之路的第一个难关,名为‘永夜宫’,任何照明在这里都会被极大的削弱,你的舞光术也是没用的。”
  
      林天赐正要拿光明符试试,闻言道:
  
      “那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真知术,只有它才能看穿这里的黑暗,或者用你们修士的法术,但要比较高级的探查才行。”
  
      林小哥儿要是会探查法术就不费事了。
  
      “这里的黑暗并不是单纯的光线暗,本质上是一种特殊的负能量,比起外界侵蚀力极强的负能量,永夜宫的负能量并不会对人体有任何影响,但它毕竟是负能量,无法被‘看破黑暗’、‘黑暗视觉’‘邪魔之眼’等法术效果看穿,据我所知只有少数强力探查法术有效,真知术就是其中之一。既然你没有,那就换别的办法吧。”
  
      “这里的负能量能够被驱散吗?”
  
      负能量其实就是鬼气的另一种叫法,或者说鬼气是负能量的另一个称呼,毕竟只有东神州才会称呼这玩意儿为鬼气,其他地方都叫负能量的。
  
      林天赐刚好有专门对付鬼气的往生符,如果可以被驱散倒是可以试试。
  
      “你可以试试,但不要随便乱走,这附近有很多深坑和沟壑,在完全漆黑的情况下很容易一脚踩空掉下去。”
  
      摸出往生符,随便找了个方向丢出去。
  
      符箓刚刚脱手不久便无火自燃,放出的灵光一瞬间照亮了一个球形的范围,也让林天赐看到自己前面不远处一大片‘田’字型的区域,最窄的地方只够两人并行,除此之外都是黑漆漆的深坑。
  
      看痕迹像是人力建造的,但根据妖精的故事,哪怕是唐娜的金色妖精城堡其实也属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是位面自行生成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