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晴空开裂 > 第644章 扬汤止沸

第644章 扬汤止沸


  由此她又想到此来还要寻取飞行圈。
  既然照老道说的,他这一趟远赴葱城没能充到力,八眼洞中的圈子想来就是他带去带回的那一批,那么他这里也不会再有劲力充足的圈子。
  那天与绿眼海战,老道还能飞来炸他们的座船,只怕用的已是最后几个能飞的,纯属强弩之末。
  但是老仙儿这边不一样,一定另有可用的圈子在,所以才能在港口布置迷阵,高空抛物,吸引他们的注意,从而用火船奇袭奏功。
  这么说来,要找可用的飞行圈,还只能跟着钱钧,或是找到老仙儿那里去。
  钱钧是军务在身的人,之后又伺候劝慰了一阵,然后叫来几个仆役,命他们好生侍奉,就是老师父不让他们近前,也不许擅自离去,就在这儿守着等人换班。
  吩咐完,他心情沉重地告辞,老道迷迷糊糊,也没听见。
  钱钧回到住处,原来只是一间洁静小室,一桌一榻、几样卧具而已,连吃喝用具都没有。这么简单,倒出乎朱品声的意料。
  她迅速扫视上下左右,竟找不到可以藏匿东西的地方。那么他用以空袭官军舰队的圈子是在哪里?难道也因失力,都扔掉了?
  时间已久,这种情况也不无可能。既然他这里没有,就到老仙儿那里找找去。
  本来,按照她讲求实际的一贯作风,此时对方既然是敌方主将,自己手里又有刀子,趁其不备一击以毙之,那绝对是天经地义,谈不上什么光不光明,磊不磊落!打胜仗才是第一重要的事,对不对?
  但是跟了这一圈下来,看这钱钧在人格人性上,多少还算正派,女性心软,这一刀就有些刺不出去。
  犹豫了一会儿,她收起刀子,转身出门,心想:就是小人精白思孟本人在这儿,也不一定愿意自己这么做。
  他也好面子,也会说些什么趁人不备、胜之不武的废话!咱朱大小姐能乖乖地听他这么教训吗?
  这偌大王府,原是人家的花园大宅,建筑分布随山就水,很不规则,因此道路也迂曲繁复。
  等她在昏暗中东撞一头、西错一脚,好不容易进入内苑,找到老仙儿的所在,时辰已经很晚,天上还飘下凉飕飕的斜风细雨来。
  她心中不由嘀咕,别碰上这家人都睡了,灯一熄,那就什么都不好找了。
  不料,进了那院挨排儿把房间一看,在高大的正房里侧的一张大炕上,小几明烛,两父女正相对而坐,还在灯前谈事情。
  “可真是勤政得很哪!”朱品声庆幸不已,在心中大呼侥幸。
  却又因雨丝入颈,她不由颤抖了一下,蓦然想到一句诗:“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正是细雨微风夜,时间也很晚了,父女俩还秉烛对坐,叽叽喳喳,絮叨不休!他们在说什么呀?
  谛听片刻,最后听明白才知道,人家巴山夜雨,是在想念朋友,这父女灯下夜话,却是要断送一些人。
  不过声音还是太低。
  朱品声进不了房门,听不清楚,正在着急,恰好一只花猫从后面挨来,想是要撒娇粘人,贴上来用皮毛蹭她的脚,表示亲近。
  她一时急智,用脚尖一挑,便勾着它那柔软的肚腹,把它甩了上来。她一伸手捞过,立即旋转身体,用脚跟在门板上磕出一声响:
  “喀啷!”
  这一声惊动了房中人。张冰洁以为有人偷听,厉声喝问:“谁在外面?”说完便过来开门。
  见门打开,朱品声才把猫往地上一放,又弹了一指,才任它跑开。那猫喵地叫了一声。
  张冰洁一开扑空,低头看见是猫,以为它是扑鼠误撞,便不在意,又走出来看看两厢房门,都关得好好的,这才回身进去。
  这时,朱品声欺她看不见,早已闪身跟进,故伎重施,又坐到了桌子底下。
  这是她第二次听这两父女的壁脚,那次是商量暗害皇帝,这次却是要糟践后妃了。
  只听老仙儿还在犹豫,说;
  “那些粗人醉话,也作不得准的。难道寡人不放宫女,他等便不替孤王拼命了?重金厚赏是做甚么用的?”
  张冰洁又复上炕,盘腿坐好,这才回答说:
  “三餐鱼肉,多了也会吃厌。鳏夫光棍也有个猪狗性情。不如他意,便有怨言。
  “自然,不是说大哉王言,煌煌天语,一言出口就必要践诺,不践诺就不行——便是践诺也要看到了火候不曾。
  “如今官军在城外,虽然声势汹汹,却还不十分要紧,此时若是许了也给了,手中一空,到危急之时又拿何物去激赏他?所以也不能太好说话。
  “然而事情不可不早做预备,战事总有个紧急时。此时不先定下个主意在那里,危急时便乱了方寸。那时忽又说给,也就晚了。”
  “我儿是说官军终久要打进来?”
  “这是自然。那柏梁狗儿一日一旨地催迫,四督不动也要动。所谓狗急跳墙,人急便可以踰城!他大炮无数,若是集其全力猛攻一角,一道城墙哪里抵挡得住!不出十日,破城必矣。”
  老仙儿早有思想准备,倒也不怎么吃惊和颓丧,只是郁闷地说:
  “破城若是不免,他那死伤也不会小,我军大炮也非吃素的!只是死拼,我军炮少,终究吃亏,还是要想办法。为父想那金师父自早两月献策之后,少有进言,近些日子,索性不再进谒。人说道他病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张冰洁道:
  “前几日女儿去看他,觉他气色也还好,只是有些忧心忡忡,许是也怕回天无力,有意回避也未可知。”
  老仙儿叹息一声道:
  “争持数月,敌势愈张,为父已是计穷了。想我这金师父还是好本领之人,老仓一战,虽然最终不免失陷,却也杀得四督屁滚尿流,还将那小白恶少擒住。今日既要大战,若想有功,仍须倚靠此老,无奈其推病避匿不出,真是无可奈何!”
  张冰洁道:
  “老道虽然有偌大法力,毕竟虚浮幻象为多,要尽多尽狠杀伤来敌,令官军不敢小觑,还是要靠诸军将士一刀一枪地拼杀。所以还求父亲早日定下章程,应放出的便放出,须割爱的便割爱,莫为了几个下作人的颜面,便寒了壮士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