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一剑丹华 > 第二章 丹华

第二章 丹华


  牧永言手起人头落,丝毫不给任何机会。
  “小子,我要你偿命!”
  伴随着一道怒喝,牧永言明显感觉到左侧有人杀来,安歌城哪里来如此身手之人,想必对方的来历一定不简单,而且可以看出,牧永言刚才杀的那人对这位来说非常重要,不是挚友便是至亲,对此,他的心中倒多了几分幸灾乐祸的滋味。
  “想杀我?你可以试试。”
  牧永言提剑横于身前,对于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的。
  又是一把寒刀斩来,刀势更加凌厉,牧永言携长剑而去,剑走偏锋,不避其刀芒,反而欺身而上。
  “小小鼠辈,也配和我拼命?!”
  牧永言的狠辣倒是令他略微吃惊,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
  只见,那本欲斩下去的刀突然停住,然后那人又以极其诡异的身法忽然出现在牧永言的右侧,一把寒刀唰的一下,从牧永言的腰间一直划到胸膛,一时间,血腥味四起。
  牧永言身遭重创,一口鲜血喷出,接连退后几步,用剑支撑着自己,他现在还不能倒下。
  “小子,你注定活不过今夜。”
  在这一片黑暗之中,只听其声,不见其形,就在那人准备一刀了结了牧永言的时候,忽然,一道亮光出现,只见那已是残破不堪的窗台上,此刻却多了一盏烛火。
  透过亮光,可以看到牧永言正艰难的半跪在那里,眉头紧皱,身上多处流着鲜血。而在他的身前,正是一位粗犷的中年大汉,至于牧永言之前所杀的也正是此人的独子,所以他今日必须要杀了牧永言,但是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他不得不回头看一眼。
  此时,窗台边正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子,有风吹过,青丝飞舞,露出了那眉心的一朵兰花。
  “丹...华?!”
  那人明显认识此女,但是从他的表情和语气中可以看出,对于这位丹华女子的出现,不仅仅是意外,还有几分惧怕。
  “哦?!既然你认得我,那么便说说你是谁吧?”
  名为丹华的女子开口道,声音空灵悦耳。
  “丹华娘子,此人与我有杀子之仇,所以我一定要杀了他!”
  那人在看到丹华的一瞬间便已经猜到,这件事情已经变了,但是对于牧永言,他决计不能放过。
  “不行哦!他的命现在是我的了。”
  听到丹华这略带俏皮的话后,那人的脸色显然不是很好看,但是奈何对方的实力强大,只得黑着个脸,冷声道:“告辞!”
  “哎!等等,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谁呢?!”丹华急忙叫道,但是那人又怎会听,一眨眼便消失在黑暗中了。
  对此,丹华忽然笑了笑,嘀咕道:“算了,这次就放过你了。”
  然而,一旁的牧永言在看到那人走后便再也坚持不住了,直接倒在了地上,鲜血染红了一片。
  之后,丹华提着那盏烛火从其身旁走过,只看了一眼,呢喃道:“真够可怜的啊!”随即推开房门,走到那床边,看着已经离去的颜泽玉,又道:“没想到你还真的死了,不过你放心,答应你的我还是会做到的。”
  唉...当丹华拖着牧永言的时候,不由得叹了口气。
  ......
  等到牧永言再次睁开眼时,已经是三天后了。
  “公子,你终于醒了,你可昏迷了整整三天呢。”
  一道如巧铃般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位可爱的女子。
  三天么?想到这里,牧永言忽然有些饿了,一旁的女子看了出来,急忙问道:“公子怕是饿坏了吧?”
  牧永言听闻后点了点头,女子便道:“公子稍等,白雪这就去给公子拿吃的。”
  没过多久,姑娘便端来了好些饭菜,一番大快朵颐后,牧永言很是满足的看着身旁的姑娘,问道:“姑娘,你家主人呢?”
  那姑娘好似犹疑了一会儿,这才想到牧永言问的应该是丹华,便回道:“公子是说丹华姐姐啊,她这会儿还在外面,等她回来后见到公子醒了应该会很开心的吧。”
  额...牧永言这才有些不好意思,原来她们二人并非主仆关系,而是姐妹,便道:“抱歉了姑娘,我之前并不知道,还未请教姑娘名讳?!”
  姑娘很可爱,倒也落落大方,道:“没事,我叫勺白雪,你以后叫我白雪就好啦。”
  “在下牧永言,这几日有劳白雪娘子悉心照顾了。”牧永言道。
  “哎呀!其实你也不用这么客气的啦!”勺白雪道,“我从未见过姐姐带男人回来,这一次竟然还是受伤的,所以想来你对姐姐来说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
  额...牧永言总觉得她这话里有点别的意思,只好急忙解释道:“没那回事,我跟你姐就见过一面,而且那次她为什么会救我我都不知道。”
  “真的么?!那这样的话可就奇怪了?”勺白雪道。
  牧永言也觉得奇怪,他与那丹华根本就素不相识,对方绝没有救自己的理由,如果不是平白无故,就一定另有隐情。
  “白雪娘子,这里是何处啊?”牧永言问道。
  “这里是安歌西部的一座青山,没有名字,现在归我姐姐管。”勺白雪道。
  嗯?!能够占有一座青山,可见那位丹华娘子确有非凡的实力,在整个安歌,只有两座青山,一座在西,另一座在东,这两处皆是封印和诅咒较为薄弱的地方,相比于其它地方,这里的灵气也浓郁不少,牧永言刚来的一年,也见识过那种互相争夺青山占有权的惨烈场面,他和颜泽玉自知实力不足,便挑了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住下,后来......想到这里,忽然,牧永言似乎猜到了什么,一摸怀里,果然!那本笔记不见了。
  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丹华拿去了,要说牧永言身上能有什么是令她心动的,恐怕也就只有那本笔记了。
  “白雪娘子,你家姐姐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牧永言问道。
  “不会吧?这么着急想见丹华姐啊!刚刚不是说没什么吗?!”勺白雪一脸坏坏的道。
  牧永言看到她这幅表情,心里一阵郁闷,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找你姐是有事跟她说。”
  勺白雪又笑了笑,说道:“什么事啊?跟我说也是一样的啊!”
  “不行!”牧永言坚决道,他可算是认识到这姑娘的厉害了,这才认识多久啊,怎么能这样,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啊,话说,真的有那么熟么?!
  可惜,他永远不会想到,在勺白雪的心里,自己那位冷血无情,杀人无数,完全不把男人当回事的姐姐竟然大半夜里带回来一个受伤的男人这件事在她的心里留下了多么震撼的效果,恐怕她这辈子都不会忘了牧永言。
  听到牧永言如此坚决,勺白雪心里便气不打一处来,恨恨的道:“等着吧,最少两个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