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长天之巅 > 第八十八章 夜行

第八十八章 夜行

    少年言语直言不讳,可事实的确如此,作为整个炎罗殿乃至春枫城的最强者,炎罗老祖万一出了什么三长两短,后果将不堪设想。
  
      炎罗老祖有些惶恐地瘫坐在王座之上,这么说自己岂不是凶多吉少了。
  
      “老祖,眼下还是等我们接触了那凝冰豹之后再说吧。”
  
      苏长天不由叹了口气,直接驱除功效甚少,还是将目光稍微转向那罪魁祸首凝冰豹吧。
  
      “这位小友,若是你能解决我体内的冰寒气,本王直接让你成为炎罗殿亲传弟子。”
  
      听闻炎罗老祖恳求般的话语,苏长天连忙摆了摆手:“小子受不起,还是等事成再议吧。”
  
      然而炎罗老祖却没有什么怠慢之意,他对于面前这些少年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丹火,这些贵客的行程起居就交给你安排了。”
  
      炎罗老祖一声令下,片刻后一位火红胡须的老者从大殿外恭敬走来,应声接令。
  
      这位丹火老人目光转向苏长天等人,缓步走向他们。
  
      “诸位贵客请跟随于我,在下名为丹火,也可以叫我丹火老人。”
  
      这位丹火老人看上去也是相当的客气,一脚迈出大殿,苏长天朝着炎罗老祖拱了拱手,旋即紧跟了上去。
  
      须臾,大殿转眼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修儿,他们靠得住吗?”
  
      望着樱之暗杀队一行人的离去,炎罗老祖冲着一旁的罗修发问道。
  
      “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父王不必这般畏手畏脚。”
  
      罗修咂了咂舌,一脸无奈地回敬炎罗老祖。
  
      “少殿主,此事万万不可,万一那小子在老祖体内暗中使什么绊子,岂不是引狼入室?”
  
      “凝冰豹的事情尚未处理完毕,则又多一事,还望殿主少殿主三思。”
  
      那位腾大长老转眼间便走至他二人的面前,眸子中相当严肃地禀报道,不知为何他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不安。
  
      “腾长老这倒不必担心,论武力那小子远不及我,论精神海的强度距离我的武力也相差甚远,这种事倒无需过于恐慌。”
  
      望着这不听劝的炎罗老祖,滕长老只好点头示意,默默退下。
  
      此时的苏长天一行人,穿行在炎罗殿之中,足足穿行了一刻钟的时间,才来到他们这几天将居住的院坻。
  
      这间院坻看上去十分大气,虽说并没有多么金碧辉煌的画面,但是还是给人一种浩大之感,想必居住此处,感觉不会太差。
  
      洛经年等人依次走近院坻,不过苏长天并未迈开脚步,而是站在丹火老人的身旁。
  
      “丹火老先生,您可以跟我说说炎罗殿现在的情况吗?”
  
      苏长天的眼眸略带认真,注视向那丹火老人,只见那丹火老人枯瘦的手掌轻抚摸胡须,缓缓出声道:“炎罗殿最近的确是风起云涌。”
  
      “不知为何,那些并未接触凝冰豹之人也染上了冰寒气,致使现在人心惶惶,老夫也略有些担忧。”
  
      “这么玄乎的吗?”
  
      虽然这是他第二次听到,不过他还是觉得有些意外,没有接触到凝冰豹之人也染上了冰寒气,难不成染上冰寒气的办法并不止一种?
  
      “你们还是小心一些吧,不要引火烧身。”
  
      丹火老人望着十分好奇的苏长天,出于友好还是给予了他善意的提醒,于是转身离去。
  
      苏长天闻言也点了点头,一头钻入那院坻之中。
  
      漫步在这偌大院坻中,走廊上发出了阵阵脚步之声,苏长天走到了一间无人的房间便推门进入。
  
      能够感受到,洛经年等人都选择了他周围的这几间房间住下,互相没有隔着多远的距离,相互之间也有个照应。
  
      注视着窗外逐渐漆黑下来的天色,苏长天一咕噜躺在床上,不过并没有多少困意,可能是在那归云雁上小憩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缘故。
  
      眸子远望那天边逐渐显眼的月亮,苏长天身体不自觉的放松了下来,武力波动淡淡流露,与之一起流露出的,还有他那灵级精神海。
  
      精神海如同滔滔潮水一般,自从晋入了这灵级精神海,所能感应到的事物与之前都有些不一样了,精神海肆意扩张,转瞬便将大半个炎罗殿收入囊中。
  
      不得不说,这炎罗殿还是相当磅礴浩大的,其占地是相当之广,即使是目前的苏长天,精神海都难以将其完全笼罩,可能也是因为炎罗殿是春枫城龙头的缘故,遍布甚广。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时间从苏长天指缝间划过,只不过他却还是没有产生睡意,精神完全清醒得很,注视着窗外缓缓移动着的月亮,脑海中淡淡思索。
  
      就在这夜深人静之时,一点小动静吸引了苏长天的注意,这动静距离苏长天并不算遥远,应该就在这炎罗殿中,这种气息的感觉,是魔兽。
  
      “莫非,是凝冰豹?”
  
      面色逐渐凝重了起来,看来他有必要出去看一看了。
  
      轻轻推开房间的大门,苏长天蹑手蹑脚,他并没有吵醒任何人,他知道凝冰豹中有二品的存在,那种阶级足以堪比武师强者,不过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不敌逃跑也绰绰有余。
  
      嗖嗖!
  
      苏长天脚步一蹬,在炎罗殿中飞快穿行,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他的感受越来越清晰,原来是一头一品的凝冰豹。
  
      出于习惯,苏长天还是将那身杀手衣装披挂在身上,还是谨慎些为好。
  
      脚步在空中悬停跳跃,一股刺骨的寒意越来越浓重,这就是凝冰豹吗?
  
      苏长天匍匐在一座大殿的屋檐之上,漆黑的眸子在暗中扫视着前方,一条相当健壮的雪白豹子赫然出现在他的眼里,那凝冰豹脚步极轻,在炎罗殿中来回踱步,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有点奇怪。”
  
      苏长天自言自语,此时的景象有点莫名的奇怪之感,这凝冰豹应该是隐居山林才是,居然直接出现在炎罗殿之内,而且它似乎并不想发出什么声响,是怕惊动到大家吗?
  
      扑通
  
      就在一刹那,凝冰豹没有任何征兆的目光直指苏长天,寒冷的眸子半天迟疑,一时让苏长天有些意外万分。
  
      “既然被发现了,那就不必隐藏了。”
  
      苏长天从屋檐上一跃而下,正面出现在了这凝冰豹的面前,哪怕是眼前这一品阶级的凝冰豹,实力也不容小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