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绝世兵王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杀戮

第三百九十九章 杀戮


  
      梵天的阿修罗,地位就相当于天门的天王这样的存在,他们的实力,其实比天王要高一些。
  
      但是,一个流传了千年的组织,怎么可能把所有的实力都摆在明面?
  
      就好比天门,看起来只有两个天使,四个天王,下面再有十二个天将家族。
  
      但是这些家族,这些天王,他们能继承这个位置,依靠的,不仅仅是实力,还有就是他们家族背后的根基。
  
      的确,天王很多时候也是要依靠实力的,但是真正的不到最后的生死存亡的关头,谁都不会暴露出来全部的实力。
  
      就好比是烈龙卫士,不真正的到龙门根基要被摧毁,外族大举进攻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这种底蕴,是属于传说之中的存在。
  
      梵摩带着五十位阿修罗,显然是有备而来,但是,他们却遇到了烈龙卫士。
  
      十个烈龙卫士,化身为十把锋利无比的利剑,对着梵摩就冲了上去。
  
      他们不会心慈手软,管对方是什么人,哪怕就是梵天的第一继承人在这里,也绝对是照杀不误。
  
      梵摩给这十个高手的气势吓得脸色苍白的寒声说道:“给我杀了他们!”
  
      说完他闪电一般往后一退,随即一声古怪的声音陡然响起,五十个阿修罗同时发出一声梵语,他们的手上同时飞快的挥舞了起来,空气之中陡然传来犹如雷声一般的响动,一个直径超过了三十米,把梵摩包裹在其中的巨大保护圈,凭空出现在了空气之中,那包围圈之中蕴含着的强大气势,简直就是如山崩地裂,龙昊在车内都感觉到一种极大的压抑感觉。
  
      梵摩冷笑一声,他甚至都有些艰难的抬起头,脸上突然露出无比骄傲的神色。
  
      印度梵天,精通的一起手段就称之为梵术,梵术和武功,异能完全不同,这是一个**的体系,武功依靠物理攻击,而异能依靠强大的精神攻击,但是梵术介于两者之间,更有精妙的地方,就好比是日本的忍术,虽然脱胎发源于华夏武功,但是完全已经形成了一个**的体系,那是属于日本人的发明了。
  
      梵摩修炼的梵术叫做大威天龙印结,这是专属于梵天之中,居于统治地位的种姓制度最高层的家族才能修炼的。
  
      印度种姓制度是这个世界上最典型、最森严的等级制度。四个等级在地位、权利、职业、义务等方面有严格的规定。
  
      比如说梵摩这样的家族,被称之为婆罗门,主要是僧侣贵族,拥有解释宗教经典和祭神的特权,而第二等级叫做刹帝利,第三等级叫做吠舍,是自由的平民阶层。第四等级叫做首陀罗。
  
      种姓制度十分的森严,各等级依靠世袭,父子世代相传。并且等级不同不能结婚,各个等级之间的关系,那是一种绝对的臣服!
  
      比如说梵摩就属于最高等级的婆罗门。而梵天这个组织,就是由各个婆罗门组成,梵摩的爷爷,正是这一代的婆罗门主,他的母亲,则是类似于神道教的圣女那种角色,被称之为司祭者,地位在婆罗门这个等级之中,都是十分尊崇的。
  
      而这些阿修罗,他们的等级制度,基本上是种姓制度的第二层,他们对一般第三第四阶层的人永无无可争议至高无上的地位,但是,他们却只能是第一等级面前一条狗。
  
      阿修罗修炼的梵术,用梵语说出来,翻译成华夏语的话,就叫做金刚伏魔印结。
  
      这种金刚伏魔印结的威力十分的强大,人数越多,威力也越大,基本上威力是随着人数的增加而成倍增长的。
  
      五十个人组成的金刚伏魔印结,威力之大,正是可想而知了,烈龙卫士悍然扑上去,直接就被他们挡了下来。
  
      但是这十个烈龙卫士的实力,实在太强大了,他们的暴戾出手,恰好和对方斗了一个旗鼓相当。
  
      孙家老宅,司川泽天带着神道教的神官轻而易举的突破了所有的防线,眼看就要来到后院孙家最核心的院落的时候,一道瘦小的身形,出现在了司川泽天的面前。
  
      司川泽天和他身边的大批神官,陡然就是一震。
  
      张老神情淡然的看着他,整个人看上去根本就是毫不出众,但是那种淡然自若的神态,却宛如魔神一般的挡住了所有人的去路。
  
      “五十年前,我曾与你司川家族的家主,司川龙五的父亲交过手,那个时候我就对他说过,只要我活着的一天,神道教,不得踏入我华夏半步,否则,神道教将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五十年过去了,我容忍了你们的所作所为,甚至容忍了你们分裂天门龙门,但是,你们依然毫不自省。”
  
      长老说话的时候,手上缓缓地在腰间一抽,一柄软塌塌的软剑被他抽了出来,然后他轻轻一抖,软剑陡然嗡的一声,剑锋爆发出一道耀眼的白光,剑身居然光芒环绕,闪耀无比。
  
      “五十年了,今天,就让它再饱饮一番吧!”
  
      不知道是出于对章天尊还存在这畏惧,还是一直以来,从章天尊的嘴里知道张老的强大,司川泽天这个时候,心头突然多了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他的手心都全是冷汗。
  
      但是他的眼中,又有一股桀骜不驯。
  
      “老……东西,真以为你还是当年那个天下第一高手吗?我俩章天尊都敢杀,更何况你?上,干掉他!”
  
      长老不由得轻轻摇头叹息了一声,看着司川泽天说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司川泽天,你可还算一个人?今天我不会杀你,因为我会把你留给我的孙子,至于说你带来的人,一个也休想离开!”
  
      司川泽天双目喷火的盯着张老,张老的话,让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一名神官陡然长啸一声,这是发动进攻的信号,同时,十个神官的身形突然一闪,他们凭空出现在了张老的周围,他们手上的长刀,更是带着一股寒彻骨髓的杀气,对着张老就劈了过去。
  
      日本的刀法极为简单,但是威力奇大,和华夏的刀术比较起来,很有点化繁为简的变化,日本人只追求最后的效果,对于华夏武术之中那种追求美感的繁复,直接就剔除去不用,尤其是在刀术这一方面,体现得淋漓精致。
  
      张老却根本就没有动,他的嘴角还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只是手上的长剑之中,陡然多了一股滔天的杀气。
  
      仅仅是张老气息的变化,这十个神官陡然就觉得心头一窒,他们警觉无比的同时往后一退,但是就是这一刹那而已,所有人都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道瘦弱的身形以一种极其没有美感的方式一晃,十个神官的脑袋,同时冲天而起。
  
      事股血箭之中,张老依然是淡然而立。
  
      所有人都惊骇无比的看着他,宛如看着一尊杀神。
  
      同时,一种恐惧开始笼罩了这些日本的的全身,似乎渗入了骨髓。
  
      张老带着些许感叹的口吻淡淡说道:“杀人的感觉,果然容易还是很好的!你们,一起上吧!”
  
      司川泽天亡魂皆冒,他在章天尊手下的时候,都从来没有见过章天尊有这么厉害,甚至他被司川龙五以一种诡异的手段大幅度的提升了实力,他甚至觉得他强大得能超越章天尊了,但是,他突然发下,他的自信,他的一切,在张老的面前,都变得那么的可笑。
  
      想到这里,地直接大喊一声:“走!”
  
      张老呵呵一笑:“想走?死!!”
  
      他陡然化为了一团游龙,居然一个人包围了剩下的九十多个神官,伴随着一身身的惨叫,一颗颗大好头颅冲天而起,一道道的血箭,就像是不要钱一般的在半空之中跳动,这些神官临死之前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了最令人恐怖的一幕画面一般。
  
      张老动手的时候,龙昊这边,十个烈龙卫士也马上就要攻破阿修罗联手的金刚伏魔印了。
  
      梵摩脸色变得奇差无比,他怎么都想不到,五十个阿修罗,居然挡不住对方十个人联手,虽然现在看起来是旗鼓相当,但是,对方那一脸的从容,甚至还带着一点轻蔑的笑,却显示出来人家根本就是游刃有余。
  
      而自己这边呢?
  
      现在却是只能勉强抵挡。
  
      梵摩陡然哼了一声,双手在胸前摆出一种奇异的手势,然后嘴里用梵语发出了一阵急促的音节,金刚伏魔印陡然就似乎强横了几分。
  
      其中一个烈龙卫士陡然狂笑一声,他双手猛然间一张,大吼一声,面色无比狰狞的看着梵摩吼道:“区区雕虫小技,看你爷爷的开山拳!”
  
      吼完之后,他猛然间挥动着拳头对着金刚伏魔印就砸了过去,他的拳头迎风就涨,砸在金刚伏魔印上的时候,其中一个阿修罗直接就被打得口吐鲜血,脸色瞬间就变得毫无血色。
  
      大汉畅快的吼道:“兄弟们,玩够了,动手!”
  
      一声声的虎吼响起,十个烈龙卫士就像是一头洪荒巨兽,抡起拳头就砸了出去,伴随着一阵的地动山摇,金刚伏魔印,应声而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