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商女王妃 > 第九百二十五章 别心痛

第九百二十五章 别心痛

    两位姨娘见汝南王妃发飙,吓得赶紧退出屋子。
  
      金瑞站在原地不动,扬声道:“来人。”
  
      汝南王妃听到金瑞冷硬的声音,忘记了自己还在发怒,惶恐的看着金瑞,紧张的问道:“你要做什么?”
  
      流云从门外进来,垂手应道:“世子爷,请问有何吩咐?”
  
      金瑞冷冷的说道:“将景福苑里的下人,全部打发到庄子上去。
  
      不能是京郊的庄子,送到距京城百里外的庄子。
  
      告诉庄头,一辈子不许这些人离开庄子。”
  
      一众丫头婆子听了金瑞的话,顿时吓得脸色苍白,齐齐的跪下身来,声声的央着求饶。
  
      张嬷嬷见求金瑞没用,转身求向汝南王妃,“王妃,救命。”
  
      汝南王妃气得脸色发青,哆嗦着呵斥道:“孽子,你要气死本妃。”
  
      金瑞转头看向流云,“还不赶紧将这些人带走。”
  
      流云忙应下,转身喊门外的来福与身边的红玉帮忙,不一会,便将景福苑的丫头婆子集中到院子里。
  
      金瑞这才伸手握住吴静的手,牵着她往外走。
  
      吴静看眼气得呼吸急促的汝南王妃,轻声问道:“咱们就这么走了?合适吗?不会出事吧?”
  
      金瑞轻声道:“别担心,有王爷在呢。”
  
      吴静转头看眼不知何时坐下身来的梁王,“可是......”
  
      金瑞低声道:“放心吧,不会有事。”
  
      吴静跟着金瑞走出屋去。
  
      汝南王妃只觉脑子轰轰作响,她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梁王伸手提起水壶,给自己倒杯水,端起杯子啜了一口,静等汝南王妃开口。
  
      梁王倒水的声音让汝南王妃回过神来,委屈的朝梁王说道:“谨哥儿,你看到了吧,瑞哥儿这孽子,他眼中只有他媳妇儿,他恨不得气死本妃。这个不孝子!”
  
      梁王睥一眼汝南王妃,慢吞吞的说道:“时到今日,姨母众判亲离,还不知反省?”
  
      汝南王妃见梁王也不同情她,慌张的说道:“谨哥儿,你也认为本妃错了?
  
      本妃处处为瑞哥儿好,为王府好,瑞哥儿他不领情,他还将本妃院子里的下人打发出去。本妃哪里做错了?”
  
      梁王看着一根筋的汝南王妃,微微叹口气,淡淡的说道:“姨母你没有错,你是病得太重,操心得太多。
  
      瑞哥儿已经娶妻生子,你不用再为他操心。往后,你就好生在景福苑里安心静养吧。”
  
      汝南王妃看着面无表情的梁王,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谨哥儿,你说的是什么话?本妃怎么听不懂?本妃好好的,哪里病重了?”
  
      梁王看着桌上的药碗,问道:“姨母好好的,怎么喝起药来?”
  
      汝南王妃张口结舌,她不能让谨哥儿知道她是装病的。
  
      梁王不容汝南王妃多想,接着说道:“姨母不能逞能,人老了,得服老。该休养就得好生休养,不可拿自己的身子不当回事。”
  
      梁王的话音里满满的关切。
  
      汝南王妃激动的站起身来,“不行,本妃若是静养了,那些狐媚子还不生一堆庶子来。”
  
      梁王放下手中的杯子,淡淡的说道:“姨母放心,王爷就算纳妾,也不会有庶子。”
  
      “可是......”汝南王妃还想说话。
  
      梁王站起身来,打断她的话,“没什么可是的。
  
      你是本王的姨母,本王不会让你受这个委屈。
  
      本王给你个承诺,汝南王不管纳多少妾,都不会有庶子。
  
      你在这里安心修养,没事抄抄经文静静心,对姨母的身子有好处。”
  
      汝南王妃见梁王要走,急忙站起身来,哭着说道:“谨哥儿,连你也这么对姨母吗?
  
      姨母这般疼你,你怎么忍心如此待姨母?
  
      本妃是你的姨母,谪亲的姨母呀。娘娘若是在,见你这般待姨母,娘娘定不会原谅你。”
  
      梁王转身看向汝南王妃,一字一句的说道:“姨母你该感谢本王的母妃。
  
      本王若不是答应母妃要关照你,本王不会让姨母这般轻松的静养。”
  
      汝南王妃木讷的问道:“谨哥儿,什么意思?你见过娘娘?”
  
      梁王看眼汝南王妃,没有回她的话,抬步往屋外走。
  
      门口站着两个婆子和两个丫鬟,见梁王出来,纷纷曲膝见礼,“梁王好。”
  
      梁王看眼四人,问道:“世子让你们来伺候王妃的?”
  
      四人垂手应道:“回王爷,是的。”
  
      梁王点点头,叮嘱道:“好生伺候着,王妃若是有个闪失,你等也不用活着了。
  
      还有,记着,内言不出,外言不入。若有人胆敢乱说乱传,直接杖毙。”
  
      四人紧张的曲膝道:“奴婢谨记王爷的叮嘱。”
  
      梁王抬步往处走,到景福苑门口,见金瑞在门口候着。
  
      于是说道:“走吧,去你的书房坐坐。”
  
      金瑞回头看眼景福苑,问道:“王爷,不会有事吧?”
  
      梁王反问道:“能有什么事?”
  
      金瑞回道:“属下担心母妃她想不开。”
  
      梁王抬步往外走,边走边道:“不是有人守着吗?汝南王府养这么多人是干什么用的?摆设吗?”
  
      金瑞抬步跟上梁王。“王爷,真的要将母妃禁在景福苑吗?”
  
      梁王转头问道:“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可是,父王那里。咱们怎么说?”金瑞问道。
  
      梁王停下脚步,问道:“汝南王多久来过姨母的院子?”
  
      金瑞摇摇头,“这个?这个属下不大清楚,这些日子,属下住在候府,不曾回王府住。”
  
      梁王追问道:“你住王府时,汝南王可曾来过姨母的院子?一月来几次?汝南王没有来姨母这里的日子,歇在何处?”
  
      金瑞摇摇头,“我不知道。”
  
      梁王转身往外走,“瑞哥儿,不是月儿怼你,你做事不够细心,你若稍稍用些心,汝南王府就不会像如今这般鸡飞狗跳。”
  
      金瑞低着头跟在梁王身后,静静的听梁王训斥。
  
      上一次被王爷训,好像已经是多年前的事了。
  
      梁王扭头见金瑞低着头跟在身后,将训斥的话忍了下来,轻轻吐口气。
  
      “行了,这事先这样吧。
  
      你平时也用心些,你是王府的世子爷,府里的事,你得心里有数。
  
      你也别心痛姨母,姨母的性子,得好好磨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