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暮穹之下 > 第十一章 永世回忆 下

第十一章 永世回忆 下


  “你们这群混蛋,快放开那孩子!”老格林声嘶力竭的咆哮着,双臂之上青筋暴起,拼尽全力的向前追去。
  他的前方,亚瑟正被一群陌生人挟持着,正欲带上马车离去。
  “救救我,格林爷爷!我不要……我不要离开你啊!”亚瑟在抱住他的陌生人怀里拳打脚踢,可却无法动摇陌生人分毫。
  “放开他,强盗们!你们会后悔的,你们会因此而后悔的!”老格林停下了追逐的脚步,一头银发无风自动,赤红的烈焰在他的身旁汹涌而起,令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个命运之夜的遍野烈火。
  “对不起,也许我们不应该夺人所爱。”为首的陌生人向老格林行了一礼,从胸前取出一块纹有双龙纹路的吊坠,道:“我们是天际北疆迪尔蒙德城的贝奥武夫家族,在家族的龙魂罗盘指引下,我们发现了这个孩子。他是龙裔中最为高贵的初代种,生来就要以屠龙为己任的天命英雄,难道您愿意让他宝珠蒙尘,永世埋没于这个污浊不堪的垃圾场吗?”
  “这不是埋没,这是我的救赎!”老格林身旁的烈焰蒸腾而出,可那赤炎的边缘却猛地出现了一抹死灰色。
  那死灰色缓慢却又平稳的向烈焰的更深处蔓延而去,而老格林的脸上也随之带上了一丝痛苦。
  “失心者?老爷子,快住手,在这样下去的话你会……”贝奥武夫家族首领大吃一惊,连忙喊道,可他的话却被老格林的含怒一击所打断,被迫开始抵挡起了老格林的猛攻。
  “我会怎样与你何干?就算我于此灰飞烟灭,我也不会让你们再将他们带上战场的!那不是他们的宿命,那不是天际人的归宿!”
  赤炎狂涌着,组成一道旋转的炎枪,伴随着漫天的流星火雨直奔贝奥武夫家族成员们而去。
  那漫天的火焰中全部携带着星星点点黯淡的死灰,可是那抹死灰却并没有因此减少分毫,反而更加迅速的向老格林的身躯冲去。
  “停手吧,老爷子!”贝奥武夫家族首领双手连挥,随着一声苍茫的龙吟,一头巨龙的虚影猛然出现在老格林身侧,龙爪紧紧的抓住老格林的身躯,试图停下老格林的攻击:“您曾经肯定是位英雄,有着令我们尊敬的过往,虽然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而心境崩溃成为失心者,可是您却并不应该将您的生命浪费在此啊。”
  贝奥武夫家族首领深呼一口气,继续道:“所谓天际子民,生来便是为了守护天际而战,我们一代代的为之奋斗,才最终能够保护天际不受外辱!这就是我们的宿命,这就是我们一代代天际人的归宿!”
  “别说了!我不是什么英雄,我只是一个罪人,天际永远的罪人!我已经老了,无法再守护天际了,可我的孩子们,将由我来守护!”老格林呐喊道,炽炎组成的圆环刹那间以老格林为圆心冲刺而出,那攫住他的巨龙虚影竟在哀鸣声中寸寸碎裂。
  死灰之色已然蔓上了老格林的身躯,可他却凛然不惧。玄奥的咒语吟唱声中,死灰色烈焰组成的凤凰逐渐形成,那令人心悸的高温竟使得空气都扭曲了起来。
  那竟然是传说中失传已久的奥法——【涅槃之凤】!
  传说中,【涅槃之凤】一旦启动,就连死亡都不可能将其逆转,它将焚尽一切,甚至是它的使用者自己!
  那死灰色的凤凰虚影猛然振开双翼,与老格林一并发出嘹亮的长啸——
  “放开他,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
  “对不住了,老爷子,这孩子是天际未来的希望,我不能因为你的私情而放弃他。”贝奥武夫首领一声令下,所有贝奥武夫家族成员们呈楔形依次散开,高举右手指向老格林的方向。
  既然无法用常规方法打断,那便以世界规则予以镇压!
  “开始!”贝奥武夫家族首领大喊道,每一个贝奥武夫家族成员都轻轻的低下了头,缓缓吟唱起来。
  “源于源流的一切,始于根基的一切,此刻皆汇聚于此,化为吾等之力。”
  “以神之名,证吾等不变之初心,明吾等前行之启迪,启明星动,万恶皆寂。”
  “吾等继承世间一切之恶,吾等秉持世间一切之善,行于破灭之道,侍奉天际光明,借吾等耻痛血脉之力,封世间万邪于天地之间——【秘术丶源流囚笼】!”
  道道散发着巨龙气息的光华从每一个贝奥武夫家族成员的手中涌出,可随之而来的却是他们喷出的一口口赤红的鲜血与一张张瞬间变得苍老至极的面庞。可这已经无人在意了,他们面色狂热的看着那些光华在空中盘曲飞舞着,飞速汇聚成一道囚笼。
  那囚笼完全由这个世界的本源之力构成,只是它所释放出的气息便使得老格林体内的魔力回路陷入了沉寂,而那凤凰虚影也在一声惨烈至极的哀鸣声中彻底消散于天地之间。
  那囚笼不仅完全驱散了那即将完成的【涅槃之凤】,也将老格林封印其中!
  “你们……”老格林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他不敢相信这些人竟然愿意献祭自己最为根本的生命之力,而这只是仅仅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
  “对不起,为了天际,我们也只能如此……”贝奥武夫家族首领的声音哽咽了,他强自擦去眼角的泪水,向老格林行过最为庄重的骑士礼后带着亚瑟落荒而逃。
  “不!”望着离去的贝奥武夫家族扬起的尘土,老格林颓然跌倒在地,口中涌出猩红的鲜血,陷入昏迷之中。
  随着老格林的昏迷,失去了力量来源的【秘术丶源流囚笼】也静静的消散于天地之间。
  “格林爷爷!格林爷爷!”我连忙冲上前去,将贝奥武夫家族成员扔给我的魔药送入老格林口中。可老格林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鲜血混着魔药点点滴滴的落下,渗入泥土之中。
  天空中,乌黑的云层翻滚着,瓢泼大雨刹那间倾盆而下。
  暴雨之中,抱着老格林尚未褪去死灰色的身躯,我不由自主的嚎啕大哭起来……
  ——————————
  “小罗岚,如若我将第七军团移至此处,与第九军团一起对你的第五军团形成合围之势,你又将如何应对呢?”老格林将手中当做棋子用的黑色石块向前略作移动,抬起头来,目光炯炯的盯着我的眼睛。
  这场模拟战争已经持续了数个小时,相持不下的战局渐渐开始了倾斜。
  黄土围成的沙盘上,黑石的长龙正呈合围之势,试图将收缩防守的白石一网打尽。
  “第四军团为后卫,与第五军团一起抵抗你的第三、五、七军团进攻,第一军团与第二军团从侧翼突进,分割包围你的第九军团,绝杀。”深思片刻后,我挪动棋子道。
  “小罗岚,贪图眼前的小利可是会招来败亡的啊!”老格林皱了皱眉头,不满道:“如此,我以第二、四军团奔袭,与第三、五、七军团合围你的第四、五军团,绝杀。”
  老格林移动着自己的黑色石块,将五块黑石包围之中的两块白石丢出沙盘。
  局势渐渐开始倒向黑石一方,可老格林的脸上却并没有胜利的喜悦,反而充满了对爱徒即将失败的惋惜。
  我轻轻的笑笑,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第八、九军团弃城后卫,第三、六军团左侧奔袭,第七、十军团右侧奔袭,第一、二军团绕后突袭,包围你的中军营地,绝杀。”
  沙盘上,收缩防守的白石在我的手下略作移动,可场上攻守之势却瞬间逆变,黑石的长龙刹那间被白石绞杀,而黑石的优势也在刹那间被逆转。
  相持消耗!故作败迹!诱敌深入!巧布迷阵!直击中军!一举克敌!
  “好!很好!你已经可以出师了!”老格林紧皱的眉头松开了,脸上猛然挂起了我许久未曾见过的笑容,仿佛长久的处于困厄之中的人得到解脱一般:“好手段,好心机,好了得!真不愧是我格林的学徒,如此战略战术,如此诡谋,便是放眼整个天际,又有何人能与你并肩?”
  看着老格林满足的笑容,我的心中莫名的充满了温暖。
  自从亚瑟被贝奥武夫家族的人抢走之后,老格林已经整整八年没有露出过笑颜了。他心中的痛苦令我心痛,可我却无能为力。
  也正是那以后,老格林开始向我传授被他称为“诡谋”的战略战术,而我也乐得以此缓解他内心的悲痛。
  实际上,我也曾多次提出希望他能够传授我修炼魔法的道路,可他每一次都坚定的拒绝道:“不,我不希望你会同我一般双手沾满罪孽,我只希望你能平安的度过一生,好吗?”
  当然,我只能应允。
  “小罗岚,你还记得八年前的那个夜晚吗?”突如其来的,老格林抬起头来问道。
  他的目光中仿佛又带上了八年前的那番痛苦与惆怅,可他却强自坚持着,极力克制着不让自己的情绪外露。
  “当然,我永远不会忘记它。”我重重地点点头:“那对我而言是一切的毁灭,更是一切的新生!”
  “好孩子,我将永远为你骄傲。可是你知道吗?那场战争,全部都归咎于我!”看着我惊讶的神情,老格林痛苦的低下了头,双目中泪光闪烁:“我知道,也许当我说完后,你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这罪孽深重的我。是的,我也永远无法原谅自己,可是,我也希望自己能得到救赎!”
  “如果……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宁可背弃家族的荣耀,背弃我的一切,我不愿成为天际永远的罪人,一切战争与伤痛的元凶!!!”
  什么?!
  我的心仿佛被一只突如其来的大手攫住一般紧缩起来,恐惧刹那间吞噬了我的心神,那个烈焰通天的命运之夜再度在我眼前浮现,令我的身躯不仅微微颤抖起来。
  难道……
  “从亚特兰大合围到开罗闪击,从雷瑟瓦尔战役到格兰顿突袭,这一切的一切,就连你曾经所在的那个战场上的所有一切都是我一手策划的!是我重创了守夜人教派,是我湮灭了天际复兴的希望,是我……都是我啊!”
  老格林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淌着,他从未向我展露过如此崩溃的一面,就连亚瑟的离去都只是换来了他长达七年的沉默。我想,他可能从未有任何一刻如此脆弱过。
  可我却并没有出言安慰,甚至不敢于直视他的面庞,这位永远慈祥和善的老人,这一刻在我眼中竟如此陌生。
  老格林痛苦的蹲坐在地,声泪俱下的讲述起了他的过往。
  “我是戈登家族史无前例的天才,年仅六岁便通过了戈登策士学院的考核,十一岁时突破到白银阶位,十四岁那年便成为了学院之中的传说。无数人在与我的模拟战争中败北,就连学院十大导师与学院长都在我的诡谋之下一败涂地,那时的我,是那么意气风发,我的前途也好似一片光明,直到那一纸任命的到来……”
  “初到帝国军部的时候,我的内心是那么的紧张激动,我想,那便是我大展宏图、名扬天际的地方。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军部总长竟然让我参与镇压天际起义的战斗谋划之中。心系天际的我断然拒绝,甚至口出恶言讥讽于他,可出乎我意料的是,总长不但出奇的没有愤怒,反而面带微笑的同意了我的请求,并任命我为对混沌部总参谋长。可这一切,却是噩梦的开始……”
  “当我第一眼看到真正的天际局势图时,难以形容的义愤充斥了我的胸膛。这才是层层封锁后的真正天际局势吗?那地图之上,象征着敌对的灰色已然全部占领天际南疆,象征着帝国的金色却龟缩在天际北疆的一角,做着最后的抵抗。难道,我的祖国竟然已经快要落入那群混沌杂种的手中?那时的我当即立下誓言:我定要让这一切,在我的手中天翻地覆!”
  “时间一年年的过去,一场场足以写入教科书的战役在我的手中化为了现实,我也荣获无数桂冠,甚至是教皇冕下的亲自赞誉。每当我看见金色的波涛渐渐撕碎灰色的大海时,我的心里总是充满了满足与神圣的使命感。可令我感到奇怪的是,每当我到总长那里汇报作战进程时,他总会露出那仿若我们初见时的微笑,我甚至怀疑那微笑天生便刻在了他的脸上。”
  “而就在八年前的那个夜晚,帝国光复天际北疆的最后一场战斗打响了。抱着见证多年心血的结晶的心态,我悄然从重重保护中的帝国军部离开,凭借自己宗师巅峰的修为来到了那处战场之上,却见到了令我永世难忘的一幕:守夜人的部队在帝国的围攻之下分崩离析,而那将守夜人们穿插分割进而歼灭的手段,与我不久前才上交的作战行动何其一致?!”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军部总长那笑容的含义,他并不是胸襟宽阔的原谅的我的顶撞,而是将一切的报复融汇于我的一举一动之中,让我在自豪与荣耀之中一步步的将自己的理想碾碎而不自知!这才是最阴毒的复仇,这才是最残酷的惩罚!那一刻,我的梦醒了。我悲哀地发现,自己一生所做的一切,竟全部与我的理想相悖。而我,一个甘愿为了天际付出一切的人,却最终成为了一切的罪魁祸首!那痛彻心扉的心灵崩溃,使我最终成为了一个失心者,我丧失了一切力量与信念,甚至是……活着的欲望。”
  “可幸运的是,我最终还是遇到了你们,正是你们,点燃了我生命的希望之火,我希望你们最终能够继承我的衣钵,最终踏上那条我所期望的守护天际之道。可是亚瑟却……被他的宿命送上了另一条道路,一条注定充满鲜血与杀伐的道路,但我相信,他也一定会为我们的天际而奋斗终生。”
  “而在拯救你们的同时,我也在试图救赎我自己的罪孽。在这八年的时光里,我给守夜人教派送去了无数装满谋略与计划的锦囊,这甚至让我赢得了“银色智者”的美称,可是天际的局势却早已是大局已定,即使是我,也难以再扭转乾坤。哎——如果上苍能再给我二十年的时光,这一切的一切都将因我而再度改写!只可惜,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咳咳咳……”老格林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猩红色的血液从他的嘴角不断溢出,淡淡的死灰色笼罩着他的面庞,使他显得形容枯槁,憔悴至极,可他却仍在微笑着,向我张开他的怀抱:“说了这么多,也算是除去了这么多年来的一块心病吧,我从未奢求过你能原谅我,但我希望你能听我再说一声——对不起!”
  “格林爷爷……”我哭泣着扑入了老格林怀中,紧紧地抱住他,仿佛一不用力他便会离我而去一般。
  “属于我的时代即将结束了,而你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
  无尽的黑暗中,老格林的笑容仿佛再度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那笑容中蕴含着太多太多,悲哀、不甘、喜悦、愤怒、痛苦、欣慰……
  而这一切,都将成为我的永世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