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星空最强大圣 > 第一章 凤凰猎 猕猴谷

第一章 凤凰猎 猕猴谷


  一年了!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年了。
  妹妹你还好吗?
  还能再见面吗?
  叶飞使劲的揉了揉头皮,烦闷的起身。
  还是不能突破,若是这样下去,这辈子还有希望回到那方土地吗?
  莫非是因为修炼内气功导致和修仙功法起了冲突?
  要不要放弃内气功的修炼,专注于修仙功法呢?
  不行!叶飞摇头否决了这个想法。
  若是放弃内气功,这辈子能不能突破先天到达夺命境界都是个问题,回归的事的就一点指望都没有了。
  当初想着修炼内气功不也是因为资质太差的缘故吗!
  推开房门,朝着父亲所在的房间望了一眼,叶飞摇摇头走出院子。
  关在家里不能突破,那就再去晋岭转转吧。
  多经历几次生死之战,没准就突破先天三层了呢。
  “堂弟,真巧啊,我正要去找你呢?”一个声音传来,叶飞抬头略带诧异的看过去。
  来人是叶飞的堂哥叶冲,只比他大三个月,境界已经达到先天六层。
  平时叶飞和他并没有什么交集,毕竟境界差距太大,没有共同语言。
  “堂哥找我有事吗?”叶飞露出一丝笑容问道。
  “听说堂弟一直在找一种叫水仙草的药材,我听闻北城十五里外的四九集有人出售水仙草,特意过来告知一声。”叶冲微笑着说道。
  “堂哥所言当真?”叶飞心头一热,眼中绽放出激动的光芒。
  “这事我有必要骗你么。”叶冲说了一句之后就返身离开,走了几步后又回头道:“你最好在天黑之前赶过去,今天可是这个月最后一天四九集了。”
  “多谢堂哥,我这就去!”叶飞对着叶冲抱拳致谢,转身就返回院子。
  叶冲微微眯眼,嘴角上翘,盯着叶飞的背影露出诡异的笑容,眼中露出一丝轻蔑转身离去。
  返回院子,带了那把自制的匕首,牵了马匹就急急的出门而去。
  出城不到十里,叶飞就感觉有些不对劲,怎么这路上如此多的修仙者活动?
  这些修仙者有一些气息强大,叶飞根本看不透他们的境界。
  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一阵蹄声自远处传来,叶飞感受到一股十分恐怖的气息,这股气息比起他之前遇到的那些气息要强大几倍十几倍,他的马也变得焦灼不安。
  打马避开主路,看到不远处一个破败的庙宇,牵马进入其中,准备等那些人过去之后再走。
  “左使大人,要不要歇息一阵?”蹄声在庙外停下,一个声音传入叶飞的耳朵。
  “歇息什么?凤凰产子,必然争夺激烈,谁先找到凤凰,谁就能抢得先机,加快赶路要紧。”蹄声再起,这群人渐渐远去。
  叶飞正要牵马出去,庙宇内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
  “谁?”叶飞一转头,朝着庙内的神像看去,那动静就是从神像之后传来。
  “咳!咳!”两声咳嗽声响起,叶飞警惕的绕过去,看到一个满身血污的中年男子。
  “小友,能否过来一下?”那声音听上去有些虚弱。
  叶飞没有大意,他从这人身上感受到一股危险,而且是那种极度的危险。
  叶飞相信自己的直觉,特别是这一年来,修炼内气功有成之后,他的感官变得特别敏锐,对于危险的感知也是极为准确。
  “前辈有事直接说便罢?”叶飞没有靠近,警惕性十足。
  “你不用害怕,我叫徐千幻,是迦叶城徐家人。”那人又咳嗽了两声后说道。
  “徐家?”叶飞微微眯眼,不但没有靠近,反而又退后了一段距离,这副身体的上一个灵魂就是间接死于徐家子弟之手。
  “小友,帮我一个忙,我送你一件法器如何?”徐千幻的声音愈发虚弱,他的眼神看着地面,却有一丝寒光一闪而没,他受伤极重,只要吞噬了面前这个雏儿的生命力,就能缓解伤势活下去。
  “不知前辈要小子帮什忙?”叶飞语气平静,内心腹诽,开口就送法器,以为我是傻白甜吗?
  徐千幻微微抬头,看向叶飞道:“只需你带一个消息到徐家就好。”
  叶飞此时已经退到了庙宇门口,他没打算为徐千幻带什么消息。
  对于他所说的法器也不存什么心思,对危险的直觉感知,让他保持着清醒的头脑,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人绝对没安好心。
  正准备离开,那股危险的感觉骤然消失。
  叶飞回头,徐千幻已然扑倒在地,手中握着一件法器。
  “浮空梭!”叶飞眼中精光一闪,压下了准备逃走的冲动。
  竟然是徐家的浮空梭,叶飞停住脚步,目光充满审视意味的盯着扑倒在地的徐千幻。
  “前辈,前辈?”叶飞喊了两声,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叶飞靠近了几步,没有动静,又试探着朝前踏出几步。
  距离徐千幻只有三米,一股强烈的危机感骤然降临。
  叶飞心神一震,表面上没有任何变化,面色平静,脸上更是露出一副关心的急切之色,加快朝着徐千幻靠近过去。
  “前辈,你怎么样?前辈,前辈。”叶飞俯下身,眼睛看都没有去看那件法器,将徐千幻扶坐起来。
  “前辈,你还好吗?”扶着徐千幻的肩膀,叶飞不经意间的走位,移动到他的身后,蹲下身,右手一晃,悄然摸出匕首。
  噗,没有丝毫犹豫,匕首瞬间没入徐千幻的后心。
  “啊,你……”徐千幻惨叫一声,猛然睁开眼睛,挥掌击向叶飞,他本想寻机暗算叶飞,却想不到被叶飞先一步下手。
  叶飞脚踏奇异步伐,瞬息之间退后到五米之外。
  “你……为什么?”徐千幻瞪大眼睛,仰身而倒,他的眼中露出强烈的不甘,本以为得到吞灵术,从此会纵横修仙界,却被一个少年雏儿暗算。
  “为什么?,前辈处心积虑想将我诱骗过去莫非不是想杀我?还为此不惜装死,何故还要问为什么?”叶飞脸色冷漠,言语冷酷,不带丝毫情感。
  徐千幻本就重伤,被叶飞匕首刺中要害,眼神逐渐焕然。
  “忘了告诉你,我叫叶飞,一年前被你们徐家子弟徐康,打得躺床三月的叶飞。”确定徐千幻已经死了,叶飞这才上前将浮空梭收起来。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居然劫杀徐家人!”一个两米多的壮汉出现在庙宇门口,冷冷的盯着叶飞,与此同时,大群修仙者将破庙包围。
  “你们是什么人?”叶飞神情疑重,这突然出现的壮汉的境界有先天七层,这个叶飞并不畏惧。
  可是,门外却还有几十个先天三四层将整个庙宇包围,这才是大问题。
  逃?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只要对方没有夺命境界,有另一个世界的精妙步伐傍身,逃走不存在什么难点。
  问题是,他不能逃!
  这些人都看到了他劫杀徐千幻的事情,只要他们回到迦叶城,跑去和徐家报信,别说自己了,就算是老爹也要遭难。
  不逃又能怎么办?难道将他们全杀了?
  如果实力允许,叶飞当然不会留情。
  这么多人,他即便拥有另一个世界的精妙武技,甚至有信心单独对战这先天七层的壮汉,也绝不可能将所有人一网打尽。
  叶飞摸了摸怀里的浮空梭,计上心头。
  他将匕首悄然收回,拿出浮空梭握在手里,面带惊慌的一声大吼:“就凭你们,也想从小爷手中抢夺浮空梭。”
  吼完一声,立刻翻身一跃,纵身上马,匕首狠狠的扎入马匹的屁股。
  马匹受惊,人立而起,一个冲刺自庙宇残破的窗户跃出,径直朝前冲去。
  三人试图上前阻挡,一个被叶飞扬起匕首划过肚子,另外两个被叶飞甩出的下品灵石击中穴位,被马匹撞倒在地。
  “追!”壮汉神色骤然变得激动起来,招呼一声之后,当先朝着叶飞逃跑的方向追去。
  壮汉看到了叶飞手中的法器,眼中的贪婪尽显无遗。
  在叶飞和壮汉等人消失之后,一条人影闪入庙宇,如果叶飞在此,就会认出这人的身份,他是叶冲的亲弟弟,叶家第二天才子弟叶凌。
  他走近徐千幻的身边,在他身上一阵翻找之后,找出一本小册子纳入怀中悄然离去。
  一天之后,叶飞和壮汉等人先后进入晋岭山脉。
  这几个月几次出入晋岭,斩杀妖兽习炼武技,叶飞对这里的地形了然于心。
  他早已经弃马,连续一天一夜的追逃,马匹不堪重负,半天前就被放弃。
  叶飞立身于一个山谷口,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追击者,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待他们越来越近,离他只有三十米左右的时候,这才纵身而起,几个闪烁,遁入山谷之内,消失在追击者的眼前。
  壮汉等人在谷口停下来,没有继续前进。
  “大哥,他进入了猕猴谷,怎么办?要不要继续追?”追击者中一位独眼人询问那位境界达到先天七层的壮汉。
  壮汉神色犹豫,对于猕猴谷有所忌惮,没有马上回答,只是望着叶飞逐渐消失的身影沉吟不语。
  “你们,从这里绕过去,守住那边的出口。”先天七层壮汉点了五个人的名,那五人见壮汉没有让他们入谷的意思,紧绷的面孔微微放松下来。
  “你们几个,左边,你们右边。”壮汉再次分配:“在外围监视即可,别踏入那些猕猴的领地,若是发现那小子出了猕猴领地,发信号,全力缠住,千万别让他逃了。”
  “是。”被点到的人一抱拳,相继离去。
  “其余人散开了埋伏,守住谷口。”壮汉抬头望向谷口的一颗参天大树,轻身提纵,跃到三米高的树杈上瞭望谷内。
  猕猴谷是晋岭外围五十里内最危险的地方。
  虽然这里的猕猴只是一级妖族,可它们却是群居性的,数量众多。
  其中的猕猴王更是无限接近于二级妖族。
  别说先天高手,就算夺命境界,轻易也不敢踏入其中。
  叶飞在猕猴谷悄然潜行,内气功对于气息的修炼,使他具备了纳息潜行的能力。
  靠着这个优势,沿着猕猴谷边缘,不虑会惊动谷中的猕猴。
  只要坚持到天黑,计划就算成功了一半。
  “吱吱。”叶飞听到猕猴的叫声,悄然俯下身子,整个身体完全爬伏在地,收神纳息,呼吸微弱不可闻,连心跳都近乎停止。
  两只猕猴出现在叶飞前方十米左右,它们跳上树干,前爪抓住树干上垂下的藤条,猛然荡漾。
  嗖的一声,一只猕猴落身在叶飞身旁两米处的树上,吱吱大叫。
  某一刻,这只猕猴不经意间朝着叶飞藏身之地望了一眼。
  它疑惑的盯着爬伏在地的叶飞,一阵抓耳挠腮。
  叶飞面孔朝地,虽然能够感觉旁边猕猴的异样叫声,却依然一动不动,屏住呼吸。
  猕猴微微一荡,再次飘到十米左右的那颗树上,吱吱几声之后,两只猕猴渐渐远去。
  叶飞慢慢起身,暗呼倒霉,迅速伏身潜行,潜行不到五百米,大群吱吱声临近,叶飞身形一晃,隐藏于一块岩石之后。
  猕猴虽然是一级妖族,其智慧却也不低,除了不能说话之外,智商已经极为接近人类。
  之前那只猕猴显然是发现了叶飞的存在,却没有第一时间攻击,而是快速离开,接着引来了无数同伴。
  幸好叶飞察觉不对,及时变换位置,才不至于被众多猕猴包了饺子。
  猕猴群围在叶飞第一次藏身之地,吱吱的乱叫了一阵,呼啸而去。
  叶飞微微松了一口气,半弓着身体,伸出半个脑袋张望,顿时,整个人不由得定住。
  一只猕猴蹲在五十米外的一颗大树枝丫上,目光正好和叶飞对视上。
  “吱吱,吱吱。”猕猴发出尖厉的声音,同时纵身一跃,伸出前肢抓住一条藤蔓,一荡五六米,朝着叶飞迅速接近。
  刚刚离去的猕猴群迅速的朝着这边靠近,叶飞自知再无法躲避,拔腿朝外跑去。
  他没有朝着谷口跑,那里有大群追击者,以自己目前的实力,一旦被围,将极度危险。
  左边地势不高,谷外的追击者极有可能派人驻守。
  右边山洼处有一条瀑布,瀑布下有深潭,高度足有百丈,算是一条绝路。
  那边的河流一直到瀑布边都处于猕猴谷领地之内,追击者即便派人驻守,顶多也就是远远的监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