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星空最强大圣 > 第十六章 族老逼迫,叶飞摆擂

第十六章 族老逼迫,叶飞摆擂


  “叶千秋,你混蛋,居然对晚辈出手,你还要不要脸。”叶云霄匆忙之间挡了叶千秋一掌,一口鲜血喷出。
  他顾不得擦拭嘴角的鲜血,连忙走到叶飞的身边:“飞儿,你怎么样?”
  “爹,我没事!”叶飞嘴角带血,却倔强的摇了摇头。
  之前那一掌,叶千秋绝对是全力出手,幸好叶飞丹田之中积存了大量灵气。
  在叶千秋暴起出手的时候,叶飞虽然来不及躲避,却也及时将丹田之气逼出,在胸膛前形成三层防御,即便如此,他依然被叶千秋打得吐血,此刻更是提不起半点劲气。
  “如此阴狠毒辣之辈,若不趁早除之,必然会我叶家带来灾祸。”叶千秋凶狠的瞪着叶云霄,同样是恨意冲天,他的儿子手脚筋脉全部被挑断,此时,恨不得将叶飞碎尸万段。
  “各位族老,叶千秋对一个晚辈出手,难道你们就这么看着?”叶云霄猛然转头看向高台。
  高台上五位族老相互对视,事实很明显,叶千秋对叶飞出手,明显违背家族规则。
  可是一来,叶千秋的爹,也就是叶冲的爷爷正是五位族老之一,二来,叶千秋的小儿子叶凌可是家族的第二天才,他此刻正站在擂台边怨毒的瞪着叶飞。
  而叶云霄只是偏房庶子,叶飞的境界也只是先天五层,几位族老天然的就偏向了叶千秋一房。
  “叶千秋作为长辈,对晚辈出手,的确有错。”一位族老出声,他看了一眼同为族老的叶千秋的父亲,继续说道:“不过鉴于叶飞伤害叶冲在前,且手段毒辣,不留余地,我们族老会判定,此事到此为止,双方不得继续追究。”
  “哈哈哈,族老判决公正,云霄佩服。哈哈哈!”叶云霄含怒大笑,就要带着叶飞离开。
  “等一下。”叶千秋的父亲,家族五大族老之一叶孤正这时候开口。
  “不知族老还有何见教。”叶云霄停下脚步,转过头来,强忍着怒意问道。
  “法器穿云杖虽然被交于你们一房使用,原本家族不该问你讨要。”叶孤正盯着叶云霄冷冰冰的说道:“但是你也知道,这一次云华门名额之争,我们叶家只有两个稳定的名额,若是有法器之助,再拿一个名额当不是难事,所以为了家族着想,还请你留下法器。”
  “好,好啊,族老说的有理,晚辈就将穿云杖献给家族。”叶云霄怒意冲天,却依然没有半点失态,对于族老叶孤正的逼迫也没有一丝反驳之意。
  叶云霄正要从叶飞腰间解下穿云杖,叶飞却一把按住。
  叶云霄悄然给叶飞使眼色,叶飞却倔强的摇了摇头。
  他从父亲的怀里挣脱下来,这么一小会,他靠着丹田之气已经能够活动身体了。
  “敢问族老,这法器既然是拿出来用于夺取第三个名额,那么是不是说,只有大比的最终胜利者才有资格使用?”叶飞抱拳行礼,一丝不苟,言语更是恭敬,挑不出一点毛病。
  叶孤正盯了叶飞足足十息,叶飞微微抬头,始终保持着行礼的动作,目光和叶孤正对视,也一片平静。
  “不错,自然是最终胜利者才有资格使用。”叶孤正微微侧目,瞟向叶千秋,心底责怪叶千秋怎么出手如此之轻。
  “既然如此,晚辈胜了堂哥叶冲,算是有资格继续参加家族大比吧。”叶飞不卑不亢的问道。
  “若是你无碍,自然有资格参加。”叶孤正的语气依然冰冷。
  既然如此,也不必那么麻烦了,我就站在这里,接受家族所有兄弟姐妹的挑战,谁能胜我,我便将这法器亲手送于他。
  叶飞再次走到擂台中间,叶云霄本想拉住叶飞,却被叶飞微微一闪躲过,等他再想动作,叶飞已经站到了擂台的中间。
  “你们以为如何?”叶孤正转过头看向其余四位族老,这四位族老对此自然没有意见。
  只是其中一位族老上前说道:“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们也就采纳你的方式,只不过,比武受伤可以,致残致死的情况却不允许再发生。”
  这族老或许是对叶飞生出了爱才之心,说这话的意思其实是想变相保护叶飞,不过他的话却被另一位族老打断:“叶飞刚刚也说刀剑无眼,若是限制太多,怎么能体现出家族子弟的真实水平,我看,还是依照原先的规矩,只要不死就可。”这位族老虽然不是叶千秋一房,更是没有后代,可是叶千秋的三儿子却过继在他的膝下,那孩子只有十二岁,却已经达到煅体巅峰,即将迈入先天,爱屋及乌之下,自然偏向叶千秋。
  叶飞对于他们的话语交锋丝毫不在意,静静的站在场中,等待挑战者上台。
  叶飞刚刚站到擂台中间,一人就飘然上台,这人名叫叶全,先天六层的境界。
  叶家虽然没有先天七层,先天六层子弟却多达十几个,原本他们都没有希望夺得云华门弟子的名额,不过若是有了法器穿云杖,那就另当别论了。
  叶飞一伸手,意思是请对方先出手,叶全也不矫情,直接挥舞长剑攻击。
  叶全在心底并不认为叶飞的实力胜过叶冲,只是觉得叶冲太过大意,毕竟自始至终,叶冲也就出了一剑,说是被叶飞近乎偷袭得胜也不过分。
  他的剑舞得密不透风,不留一丝缝隙,只是这只是他眼中的密不透风,在叶飞眼里,这剑法漏洞百出,破去也只在旦夕之间。
  叶飞手持匕首一晃身,轻易的穿过叶全的剑网,手臂微动,脚步轻划,在叶全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匕首已经架在叶全的咽喉。
  叶全当即呆住,自始至终他都搞不明白自己为何就输了。
  叶飞收了匕首,退后七尺,冷冷的看着叶全。
  “我输了!”叶全脸色通红,狼狈的跳下擂台。
  “叶林讨教!”一人自叶飞的背后突然跳上擂台,手持一把长刀,边喊边一刀劈向叶飞后背。
  这几乎算是偷袭了,不过高台上的族老却没有一个人吭声,底下围观的家族子弟倒是嘘声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