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星空最强大圣 > 第二十九章 专座

第二十九章 专座


  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走到了厅堂中间的圆形平台之上,主持这一届的琴会。
  那女的雍容华贵,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种高贵典雅的气态。
  男的却是叶飞的舅舅林妙风。
  两个人上台让整个巨大的厅堂瞬间变得寂静无声。
  以前这琴会虽然也有家族长辈参与,可却从没有真正的家族高层主持的先例。
  “舅舅旁边的是谁?”叶飞低声询问。
  “七姑姑。”林沁月小声的答了一句。
  平台的北边摆放着四排共一百张椅子。
  其中九十九张椅子上都有林家子弟落座。
  唯独前排最中间那张椅子空着。
  因为椅子内面刻着叶飞专座四个字。
  既然刻了字,这些林家年轻人自然不会去争抢。
  他们已经提前知道了规则,说是专座也只是先坐而已。
  “叶飞,我的外甥,快上来。”林妙风和颜悦色的对着叶飞招手。
  叶飞丝毫不露怯,落落大方的走上中间平台,站到林妙风的身边。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一位少年名叫叶飞,是我林妙风的外甥,亲外甥,从今天起,他将在我林家做客五年。”下方林家子弟一阵窃窃私语。
  林妙风停顿了一下话头,顿了几息之后一抬手,止住了林家子弟的私语继续说道:“这五年,他在林家的待遇等同林家子弟,因为他再有四个月就年满十八岁,所以我这个舅舅替他做主,破例让他参与这一届琴会,还为他准备了一个专座,算是全了我林家待客之道,但是我这个舅舅能做的也仅此而已,琴会的规矩还是按照以往的惯例,若是他保不住这个位子,那也只能怪他自己修行不精,不过他只有先天五层,我们林家子弟也不能落下欺负外人的名声,因此,挑战他专座的只能限制在先天六层。”
  “叶飞,你有意见吗?”林妙风说完之后转头询问叶飞。
  “甥儿多谢舅舅抬爱,特意为我破例,让我参加林家琴会已然让侄儿受宠若惊,又为我安排了一个专座,更是让我感受到家的温暖。不过甥儿以为,那个挑战限制就不必了吧,否则,甥儿坐在那里也不会安心。”叶飞对着林妙风微微抱拳说道。
  “哈哈哈,气魄倒是好气魄,不过也得等你能在先天六层的挑战下坐稳那个位子才行。”林妙风深吸了一口气,稍稍压下要当场教训叶飞的冲动,淡淡的说道。
  “既如此,就谨遵舅舅之意。”叶飞再次抱拳对着整个厅堂原地转了一圈后,面带微笑的走下平台,坐在了他的专座之上。
  琴会第一项,座次之争,第一排自然是所有参加琴会的弟子中最天才的一批。
  第一个上台的就是一个先天六层的少年,名叫林沁云,是林沁心那一房的子弟,他是受了林沁心的指示,必须抢着第一个挑战叶飞。
  当然,林沁心只是让他第一个上台挑战叶飞,却没有说让他故意输给叶飞。
  “叶飞表哥,沁云恳请指教。”林沁云初入先天六层,原本没机会在这一次琴会露脸。
  没想到还有一个先天五层的表哥,得到林沁心的指示,他毫不犹豫的跳上平台挑战了。
  叶飞笑眯眯的起身重新走上平台,在兵器架上选了一把长剑对着林沁云微微抱拳:“表弟请。”
  林沁云微微抱拳回礼,前冲展开攻击,长剑出鞘,直刺叶飞肩头,仅此一招,叶飞就对其好感丛生,熄了快速解决战斗的心思,认真的和林沁云一招一式的拆解起来。
  他掩饰的极好,始终保持着和林沁云势均力敌的态势。
  即便林沁云出现失误,他也装作没有看到,直到五十招后,才寻了一个特别大的破绽将剑指在林沁云的咽喉。
  “沁云表弟,承让了。”叶飞收回长剑微笑着抱拳一礼。
  “表哥技高一筹,小弟心服口服。”林沁云确确实实使出了浑身解数,虽然落败,却也显得极为坦然。
  按照规矩,要再次挑战叶飞,需要至少间隔一场。
  不过叶飞不知道这个规矩,所以也就没有离场。
  在他想来,反正下去了之后又要接受挑战,还得再上来一次。
  索性就直接站在这里,等着下一位挑战者了。
  “叶飞,你不休息一下?”林妙风对于叶飞能越级击败林沁云还算满意,虽然林沁云只是初入先天六层。
  “不用了,反正下去了又得上来。”叶飞以为林妙风关心他,心中一暖,客气的拒绝道。
  林妙风直翻白眼,却也没有再说什么,在他看来,叶飞击败林沁云已经极为勉强,第二场肯定要输了。
  他原本是计划让叶飞第一场就输的,然后在之后的每一个环节都让叶飞尝试失败的滋味,以此来消磨叶飞的傲气,达到教育的目的。
  按照规矩,若是被挑战者不下场,其余挑战者是可以继续挑战的。
  一人跳上平台,对着叶飞一抱拳:“林中则,请表哥赐教。”
  叶飞的年龄算是所有参加琴会的人中最大的那一批。
  毕竟琴会的最大年龄只有十八岁,因此,现场绝大部分人都得叫他一声表哥。
  “表弟请!”叶飞礼貌的拱手。
  林中则并没有选择武器,从他的块头就能看出来,他对于肉搏极为擅长。
  叶飞见此也是直接将长剑一抛,让其稳稳的落回到之前的原位。
  叶飞无意中露的一手,在他眼里不算什么,无非一个巧劲而已,却几乎亮瞎了下边林家子弟的双眼,就连林妙风也不由得一阵侧目。
  以己之短对敌之长,这让林中则有些温怒,原本他还想对叶飞手下留情。
  毕竟叶飞这是连续作战,可是叶飞的行为却让他有种被轻视的感觉。
  索性也不在考虑手下留情,展开攻击,一拳朝着叶飞脸上呼来。
  常言道,打人不打脸,林中则却是故意朝叶飞脸上招呼,就是为了报被轻视之仇。
  叶飞眉头微皱,原本打算继续和对方过招,对个几十招之后再击败他,没想到对方却故意朝脸上招呼。
  既然你想要羞辱我,那也不必给你面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