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星空最强大圣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速度的碰撞

第一百四十三章 速度的碰撞


  两人坐在火堆旁,你一口,我一口,一壶一壶的喝,流云乾坤袋中储存的灵酒喝完后,叶飞笑着从乾坤袋中拿出灵酒。
  酒喝得其实并不太多,叶飞乾坤袋中总共也就十几壶。
  前半夜基本是流云在说,叶飞在听,后半夜就变成了叶飞说,流云听。
  这一夜,没有所谓的仪式,也没有发下任何誓言,只在一口一口酒的间歇,一句一句话的倾诉间,两人的称呼变成了兄弟。
  黎明前夕,本应是最黑暗的时段,漆黑的夜空中却冒出了那颗一整晚都不见踪影的水蓝色大星。
  点点蓝光洒下,阵阵微风轻拂,那跳动的火光,迎合天际第一道朝阳,映射出多样的光彩,仿佛要为火堆旁两个宿醉的年轻人披上一件彩衣。
  接下来的几天,叶飞开始准备突破六象之力,一瓶煅体汤需要分七次服用,每天一次效果最佳。
  开始三天,每一次都会排除大量的黑色斑垢,之后几天排除的斑垢逐渐就少了许多。
  到了第七天,最后一次煅体汤只让他的体表冒出了一些细密的汗珠,也就在这一天,九象炼体法成功突破到了六象之力。
  就在叶飞突破九象炼体法的时候,上官雪终于破关而出,迎来了蜕凡境的天劫。
  她遭遇的雷劫虽然比普通修仙者的雷劫强度要大一些,却也只是三重劫雷而已,和叶飞度夺命境的雷劫一般,上官雪没有费太大力气就成功渡劫。
  “该走了,问心路快要开始了,在这之前,却还要去杏子林会一会雪飞歌。”流云对着上官雪温柔一笑。
  “云,我发现你和之前有些不一样了。”上官雪满目柔情的盯着流云轻声说道。
  “有什么不一样?”流云笑容恬淡而自然,浑身上下散发的都是平和宁静的气息。
  “你笑起来更好看了。”上官雪走过去挽着流云的手臂,将头轻轻的靠在流云的肩膀上,满脸的幸福。
  “大嫂,我还在呢啊,不用如此秀恩爱吧。”叶飞打趣一声,扶额转头。
  “大嫂?”上官雪脸色微红的抬起头,眨着眼睛疑惑的看着流云。
  “叶飞今后是我们的兄弟,你可以喊他二弟。”流云嘴角微微上翘,眉间轻扬,一股发自内心的微笑引来上官雪深深的凝视。
  “若能时时伴在你身边,每一刻都能见你如此开怀,余生足以。”上官雪再次将头轻轻的枕在流云的肩膀上。
  “大哥,大嫂,那啥,我还是先行一步吧。”叶飞无语的望天,御使飞行法器嗖的一声远去。
  “我们也走吧。”流云伸手搂住上官雪的腰,御剑而行。
  “嗯。”上官雪轻轻的答了一声,身体却不动弹,任由流云带着她飞行。
  万先城最近很热闹,平常连夺命境修仙者都很难碰到,这些天却随处可见蜕凡境的身影。
  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年轻,如此年轻就能达到蜕凡境,说明他们的背后势力都不会简单,至少一般的豪门修仙世家还培养不出这样的人才。
  问心路还有五天就要开启,今日已经可以报名参加,报名地点就在登仙楼的对面,原万先城最大的拍卖场大厅。
  可是奇怪的是,至今还没有人知道问心路具体的地点,这一次两域联合办学,其实也是另一种形式的结盟,将劫仙集中在一个学院之内,才有资格抗衡飞仙岛。
  今日万先城显得格外冷清,那些前来参与问心路的蜕凡境年轻高手竟然没有一个人去拍卖场大厅报名的,他们全都早早的就出城而去,所去的地方正是城东杏子林。
  叶飞三人抵达杏子林的时候,这里已经变成了人山人海,数千人各自占据有利位置,来见证两个速度极致修炼者的碰撞。
  杏子林被先来的这些修仙者清理出一大片空旷地带,作为雪飞歌和流云决战之地,这样也方便大家观战。
  雪飞歌一身天青色锦衣,长剑系于腰间,手按剑柄静静而立。
  流云三人走到雪飞歌十丈之外停下来,叶飞眼珠一转,转身离开流云的身边。
  上官雪极其诧异的盯着四处捡拾干柴的叶飞,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叶飞抱着一捆干柴,寻了两块方正的石头,摆在地上,从乾坤袋中拿出一个酒壶,架在上边。
  “二弟,你做什么呢?”上官雪终于忍不住询问。
  “我为大哥温一壶烈酒,不知酒开之时,大哥能否得胜,和我共饮?”叶飞笑看着流云问道。
  “二弟你可要将火烧的旺一些。”流云脸上洋溢着自信的光芒,他回了一句后踏步上前,左手握着剑鞘,一步步靠近雪飞歌。
  两人对话的声音不大,可整个杏子林的人都是蜕凡境高手,足以将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雪飞歌脸皮一扯,眼中射出一丝怒色,这意思是要在一壶酒的时间打败他啊。
  他也缓步上前,握着剑柄的手很稳,他的目光只专注的盯着腰间的剑。
  两人相距三丈,叶飞点起了火苗开始温酒,雪飞歌缓缓的拔出长剑,流云却毫无动作。
  叮,雪飞歌的长剑出鞘,一抹流光闪过,他的身影已经在原地消失,下一刻,人影显现在流云面前,长剑瞬间刺入流云的身体,周围围观的人传来一阵惊呼。
  随着剑光刺入,流云的身体缓缓消散,原来只是刺中了残影。
  一阵清风吹过,雪飞歌长剑后挑,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挡住了流云的一剑。
  一剑被挡,流云瞬间变招,身化重重光影,一息之间对着雪飞歌刺出二十三剑。
  雪飞歌舞动长剑,形成一个巨大的剑网防御屏障,将流云的剑光全部挡住。
  两人看似势均力敌,可是一开始原本是雪飞歌首先出手攻击,流云却只在顷刻间就转换了攻防之势。
  自第一剑之后,流云就一直在进攻,雪飞歌却只能被动的防御,高下之分已然显而易见。
  两人的速度很快,他们极其有默契的都只用普通的剑招,比拼的完全是速度,也或许是在这样的速度下,威力强大的剑招根本就没有机会使出来。
  叶飞没有关注两人的战斗,他只是专心的加着柴火,使火苗窜得极高,酒壶口已经冒着丝丝白气,浓烈的酒香味也已经飘散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