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星空最强大圣 > 第一百八十章 孙七七

第一百八十章 孙七七


  离开天云岭,叶飞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去何处落脚,原本是想循着老爹的气息跟在他身后的,可是那一场天劫之下,一切气息都扑捉不到,已经失去了老爹的下落。
  答应过琴无眠前辈要去琴宗参加少宗主继位大典,此时离开天云境时间上会来不及,叶飞索性重新回到青松城住下来。
  带着铁甲豪猪进入青松城,引来了无数道侧目的眼光,叶飞让铁甲豪猪将四级气息隐藏,只显露三级的妖兽的程度,虽被注目,倒也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
  契约灵兽在修仙界并不算稀有,三级的契约灵兽也不是太少见,被注目的缘由多半是叶飞的境界,至于他肩膀上盘着的小蛇,却是被人无视的。
  一个只有蜕凡一变的修仙者带着三级妖兽中号称防御无双的铁甲豪猪,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有些怪异。
  铁甲豪猪就算是蜕凡九变也未必能降伏,蜕凡一变能契约它只能是其长辈帮忙契约的,可是既然是长辈帮忙,为何要契约一个注定不能突破的灵兽呢。
  叶飞对于其他人异样的眼光毫不在意,带着铁甲豪猪朱问仙一起找了一家客栈住下,他准备在这里修炼巩固一段时间,等到琴宗听雨轩之约后,就前往飞仙岛。
  飞仙岛虽然在修仙界赫赫有名,可是他们的宗门所在地却极其神秘,少有人知道。
  叶飞通过各种渠道也没有打听到去飞仙岛的办法,不然他当初离开北域,第一站就不会是松裕大峡谷,而是飞仙岛了。
  没有对战天和吴聪出手,真正的目的就是想要他们充当指路明灯,带路到飞仙岛。
  他在两人身上下了种下了万里寻踪的印记,这是另一个世界的追踪秘法,一旦种下,修仙界不可能有人察觉。
  种这种印记,需要对方神识境界比他低一个等阶才可以,而且一旦种下印记,除非对方神识境界超过他,印记就不会消失。
  如飞仙岛左使那样的高手,这万里寻踪印记可没办法种在他身上,战天和吴聪正好是合适的人选。
  他现在的肉身强度已经足够支撑他修炼到蜕凡七变不会出问题,等到肉体强度达到九象圆满,足够他一直突破到化神境。
  鲸吞大法能够吞噬修仙者的灵力来强大自身,若是再突破到第三层,鲸吞大法的性质和吞灵术也没有太大的区别了,都是能吞噬生命力和灵魂力来强大自身。
  若是将鲸吞大法提升至第三层,那时候就可以直接吞噬修士的生命力来强化肉身。
  唯一不同的就是鲸吞大法想要提升境界,依然需要心境无碍,而吞灵术根本不用考虑心境的问题。
  这一点来说鲸吞大法没办法和吞灵术比较,但是突破大境界的时候,也不会如吞灵术那般引来十倍强度的天劫。
  他想要快速提升实力,吞噬其他修仙者的灵力无疑是最简单快捷的办法。
  飞仙岛本就是他想要彻底灭掉的势力,去那里摸一摸情况,一边寻机吞噬飞仙岛弟子的灵力来提升实力,顺便探听母亲的消息。
  他手里灵石看起来很多,在千沙岛就得到了好几袋灵石,若是光用这些灵石来修炼,也能在短时间内让他实力提升好几个层次。
  只是他手中的灵石算是他的底牌之一,在关键时刻,可以作为最强大的杀招来使用。
  能不消耗灵石的情况下,他尽量不去消耗,若是再遇到飞仙岛左使那样的超级高手,用内气功将几袋子灵石全部爆开,至少让他拥有一个搏命的机会,不至于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青松城修仙者不少,但是凡人的数量还是占据大部分,叶飞每天会在城内闲逛,找一些没有任何修为的老人闲聊,这是他稳定心境的方式。
  听这些历经沧桑的老人讲述他们一生中的精彩,体味人生百味,总会让他的心境处于宁静的状态。
  这一天,叶飞蹲在街边和一个修鞋老人闲聊,不经意间抬头,他的脸上瞬间露出了笑容。
  那人也发现了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快步走过来:“叶飞学长,您怎么在这里。”
  “七七姑娘,我发现这世界果然很小。”叶飞起身抱拳见礼。
  他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孙七七,莫不是因为欠她一个大人情,天意安排他来还的么,叶飞在心底臆测着。
  “是呀,的确很小。”孙七七此时倒是没了对叶飞的害怕,离开沧澜学院,离开孙家的庇护,她独自闯荡修仙界,几个月时间,已然显得成熟了许多,再不会动不动就脸红害羞。
  “还没找到他吗?”叶飞明知故问,他能感应战天的气息,知道战天此刻早已经在三千里之外,孙七七身在此处,肯定是没找到的。
  孙七七有些落寞的摇了摇头,当时一头扎入修仙界,才知道想要在偌大的修仙界寻一个人,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简单。
  “那不如回到学院,回家去吧,你的家人都很担心你。”叶飞劝说道。
  孙七七无言的摇头,单纯的女孩子其实最容易一条路走到黑,一旦做出了决定,也很难改变。
  “要不要吃点东西?我请你。”叶飞在心底低叹,他知道孙七七想和战天走到一起会有重重阻碍,可孙七七偏偏就毫不犹豫的离家,满世界的寻找。
  “好!”孙七七点头,几个月来,独自闯荡修仙界,好不容易碰到一个熟人,那是一种难言的亲切。
  “学长,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找了一家酒楼落座,孙七七挤出一丝笑容再次问道。
  “琴宗宗主琴无眠前辈邀请我参加少宗主继位大典,我是来赴约的。”叶飞笑着说道。
  “听说听雨轩琴心公子的迷心曲很厉害,学长应该是想见识琴心公子的迷心曲吧。”孙七七猜测着说道。
  “也有一点吧,七七姑娘,你可记得我还欠你一个人情不。”叶飞从乾坤袋中拿出一壶灵酒,眼神盯向孙七七,询问她是否要喝一点。
  叶飞本以为孙七七会拒绝,谁知道她竟然顺手就抓起桌子上的酒杯举起接酒。
  “一点小事,学长不必一直记在心间。”孙七七举杯一饮而尽,猛然低头,连续咳嗽不止。
  “不能喝就不要勉强,其实酒并不适合女孩子。”叶飞轻声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