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星空最强大圣 > 第二百七十二章 神子

第二百七十二章 神子

    临安城秋水涯,断崖石缓缓升起,林沁月缓步而出,她如今已是化神一镜,气质早已变得不同,美丽的脸暇泛着点点红光,面貌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只是眼睛变成漂亮的蓝色。
  
      “你终于出来了!”叶凌站在断崖石前对林沁月笑。
  
      “夜,叶凌,你怎么在这里?”林沁月的声音温和清雅,语气中带着点点喜悦。
  
      她没想到出关后第一时间看到的会是叶凌,即便她心里希望第一眼看到的人是他。
  
      “我一直在这里等你。”叶凌还是笑,有她在,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美好。
  
      林沁月跟着叶凌笑,她终于成功的突破到了化神境,林家有了化神境坐镇,按照以前的情形,最少可以保林家两百年延续。
  
      林沁月突然收起笑容,忐忑的盯着叶凌问道:“我表哥他?”
  
      “他很好,几个月前我还见过他。”叶凌给了林沁月一个放心的眼神,接着说道:“他还是打不过我。”
  
      林沁月轻舒了一口气,走到叶凌身边,表哥和叶凌都安好,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谢谢你,叶凌!谢谢你来接我。”林沁月慢慢的走到秋水涯边,抬起头,在这里,可以看到整个林家府邸。
  
      当她看到那破败的林家府邸时,整个人完全呆住,她身影一动,瞬间消失,再出现时,已经来到林家府邸之内。
  
      叶凌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沉默着,他一直等在这里,就是因为林家被二次覆灭,他怕林沁月接受不了林家覆灭的结果。
  
      “是你做的吗?”林沁月慢慢转过头,美丽的脸蛋微微抽搐,蓝色的眼中闪现晶莹,却没有眼泪流出。
  
      叶凌微微摇头,目光和林沁月相对,轻声道:“你相信我吗?”
  
      林沁月闭上眼睛静默片刻,再次睁眼,和叶凌对视了足足半刻,叶凌始终平静的和她对视,没有一丝躲闪。
  
      “我会自己寻找答案。”林沁月和叶凌擦肩而过,离开林家府邸,她走的并不快,只是一直没有回头。
  
      叶凌静静的望着林沁月的背影,他没有去追,她心里有疑惑,必须要她自己解开,这个时候,追上去毫无意义,最重要的是,他感知道了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临近。
  
      直到林沁月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外后,他才轻轻松了一口气,他想追上去给她解释,只是,现在却不是解释的时间,危险来临,他宁愿她远远的离开。
  
      叶凌抬头,望着一个方向,静静的站立,他没有逃,他知道那并没有用,因为对方御使的是飞行灵器。
  
      一艘飞舟由远及近,缓缓降临在林府大院,一位劫仙,八位化神境出现在叶凌面前。
  
      叶凌眯眼,他没有轻动,这些人身着统一的黑色劲装,服饰下摆都绣着飞仙两字。
  
      飞仙岛攻伐北域中州,他是知道的,他还知道林家被覆灭也是飞仙岛所为,他的十二叔叶云霄,那个浑身透着阴森,邪恶,霸道气息的男人就是如今的北域之主。
  
      “接北域之主,北域军团统帅,神都叶大都督令,属下等前来迎接神子殿下归位。”在叶凌诧异的眼神下,那劫仙和八位化神境对着叶凌单膝跪地。
  
      为首劫仙双手捧着一枚漆黑的令牌,低着头恭敬的对叶凌行礼。
  
      叶凌没有动,他整个人处于懵逼状态,从来到北域后,除了遭遇一次劫仙截杀外,他一直留在临安城秋水涯,对于外界的变化一无所知。
  
      “请神子殿下接令归位!”这劫仙见叶凌没有动作,再次提高声音言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叶凌怀疑这人搞错了对象。
  
      这人口中的北域之主,神都大都督他知道是十二叔叶云霄,大都督他不知道说的是谁,北域之主他却是知道的。
  
      他认为他们口中的神子多半是堂哥叶飞,因为叶飞才是叶云霄的儿子。
  
      “殿下的名姓属下自然是知道的。”这劫仙面色恭敬的回答,他依然保持着双手举令的动作道:“殿下姓叶,单名一个凌字,殿下之名,整个修仙界已经是无人不知。”
  
      “你确定是来接我的?没有弄错?”叶凌即便得这人确定,依然有些不信的问道。
  
      “神子殿下,属下怎敢在这事上大意,殿下尽可以一观神子令,令牌背面刻有殿下名字,绝不会有错。”这人信誓旦旦的保证。
  
      叶凌带着狐疑警惕的靠近,接过令牌,翻过查看,果然看到令牌背面写着他的名字,在正面刻着四个小字,左右是飞仙,上下是神子。
  
      “你叫什么名字?”叶凌审视着依然保持半跪姿势的九人,开口询问。
  
      “属下郑兴龙,添为飞仙皇朝下辖北域军团先锋军第一队队长。”郑兴龙抱拳一礼,面色恭敬的对叶凌再次行礼。
  
      “飞仙皇朝?北域军团?”叶凌皱眉道:“先起来吧,说说这几个月外面都发生了什么?”在秋水涯呆了几个月,他有种和外界脱节的感觉。
  
      “谢殿下。”郑兴龙顺势起身,将最近几月发生的大事件简单的和叶凌汇报了一番,最后再次抱拳道:“女皇和大都督请神子殿下接令后,即刻出发,前往神都参加皇朝奠基仪式。”
  
      “若是我不想当这个神子呢?”叶凌试探着问道,他和叶飞有杀父之仇,虽然上一次叶云霄救了他一命,他也依然不会就此放弃杀父之仇。
  
      现在飞仙岛成了飞仙皇朝,叶飞的母亲成了皇朝女皇,父亲成了总领五军的大都督,怎么论,这个神子都应该是叶飞而不是他。
  
      可偏偏神子成了他,这让他如何不起疑心。
  
      “大都督令,让属下接神子回神都归位,属下就算倾了性命不要,也不敢违抗大都督令喻。”郑兴龙低着头抱拳回话。
  
      叶云霄的命令,飞仙皇朝无人敢违抗,若是他带不回叶凌,死亡恐怕是最轻的处罚。
  
      叶凌一听郑兴龙这样说,心里更加怀疑这神子并不是什么好事,只是他现在的实力不足以和劫仙对抗,想要脱身却也不容易,只能以不变应万变,跟随郑兴龙前往神都。
  
      林沁月浮空在临安城之外,她看着刻有飞仙两字的飞舟落在林府,又亲眼看着叶凌被穿着飞仙岛服饰几人恭敬的迎上飞舟。
  
      飞舟驶离临安城时,从浮空的林沁月百米外经过,叶凌虽然看到林沁月,却面无表情,就如没有见到她一般。
  
      林沁月静静的看着飞舟远去,心却犹如刀割一般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