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第八百五十五章 城外的战争

第八百五十五章 城外的战争

黑暗城堡,一众王者在那里看着城墙之外,无数的骷髅正在堆积着石块弩弓,立起一座座陷阱。
  
  黑暗城堡就是建设完毕的新营地,这是女巫和骷髅王联合起的名字,他们认为如果要融入对面的以巨人为首的城池,那么就不能以亡灵什么之类的命名自己的领地,毕竟一群骷髅架子去人家集市那里,你能需要购买什么?
  
  正犹如每次的成功都会附带一些考验一样,黑暗城堡在建成不久之后,他们也迎来了自己的考验。
  
  野蛮人来了。
  
  这些穷的连鞋子都没有的野蛮人们握着他们唯一的家当,带有锈迹的宝剑出现在黑暗城堡的视线之内,女巫和女亚马逊王看到的时候就忍不住吸了口冷气,这些野蛮人与之前的那种呐喊声震天的队伍不一样,他们都是那样沉默的向这边走过来的。
  
  会咬人的狗不会叫,能够让这些粗鄙的野蛮人沉默的进攻,唯一可以验证的就是一点,那就是这些野蛮人是带着决心过来的,那样的结果无非是将黑暗生物们赶回亡灵山,或者全部死在这里。
  
  “我们一直以来就生存在这里,这片野外是属于我们的,你们这是侵略你知道吗?”女巫扯着她的嗓子大声喊道,“我们不想开战,野蛮人!退回去!”
  
  “按照先祖的记载,野外在第三遗迹之外,你们的城要比这靠近一点。”醉酒野蛮人止住了步伐,仰头看向亡灵山的人说道。
  
  “该死!”女巫回头望去,确实比曾经居住的地方靠前那么一点点,但就因为这样,难道就想让自己放弃新城退地二十里吗?她答应骷髅王都不会答应,这黑暗城堡完工这么快,全是靠骷髅王出力建成的!
  
  “抱歉,我们起码要收复这处营地。”醉酒野蛮人说道,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桶就来开喝。
  
  “这一场的战斗是避免不了的,这些人在被山神教会打败之后,继续一场胜利来满足自己的尊严。”黑翼人看到下方开始喝酒的野蛮人,挥动着翅膀说道,“我们准备准备吧。”
  
  “在别人那吃了瘪就跑过来找我们撒气么?”女亚马逊怒喝道,“那就好好做过一场,让他们知道我们亡灵山的势力也不是好惹的!”
  
  “没有天使,连王者都没有,只有二十万人,我们差不多能够把他们全留在这里。”骷髅王眼眶中的两只眼球左右看了一下,随后嘎嘣嘎嘣地笑道,“这么多强壮的骨骼,完事之后我们也可以像巨人城堡那样修建一处城墙。”
  
  战争在双方的好不退让下开始了,二十万野蛮人铺天盖地的向黑暗城堡冲去,城堡这一边也在骷髅王的命令下城门大开,一些身上还能看到潮湿的骷髅拎着一件件武器从里面冲了出来,一时间野蛮人与骷髅人战斗在了一起。
  
  那些骷髅兵都是之前战败的中心城一脉的战士,转化而来的,它们的骨骼见状,虽然缺少了肌肉之后少了许多的防御,但是这让它们的身体更加的轻盈灵活,许多骷髅人在战斗中直接凌空跃起,瞬间就将剑斩到了那些野蛮人的脑袋上。
  
  战争在胶合着,两边的队伍挤在一起,密集的战场让人有时候连剑都无法挥动,野蛮人这边倾巢而出,不断的向前前进,而黑暗城堡这边虽然是在不断后退,但是迄今为止出手的也不过是骷髅王手下的骷髅,它的本尊并没有动手,那些黑暗的族群也都没有出手,城堡上还有各种防城利器。
  
  “女巫阁下,您在做什么?”黑翼人看着下面无聊的战场,回首不经意间看到了女巫在那里发牌占卜着,于是好奇的问道。
  
  “在大战之中做占卜,这是我的一个习惯。”女巫没有抬头,而是认真的看着城墙上的纸牌,外面的风很大,但是那些纸牌却如同粘在城墙上一样,非常的稳。
  
  “不愧是智慧的女巫。”黑翼人开口说道。
  
  城墙下野蛮人的队伍已经推到城堡下面,城门已经被从内部关闭,但只要野蛮人能够狂化,无论是攀岩这几十米高的城墙还是砍破那巨木制造的城门,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城上的众人是不会轻易放他们进来的。
  
  随着骷髅王的指挥,一段段大木头连同石块向城堡下滚落下来,非但封死了城堡大门还将那逼近聚堆的野蛮人悉数砸扁,城墙上的床弩也在这个时候开始搅动,射杀野蛮人队伍后方的人群。
  
  狂暴开启,野蛮人们怒吼着向城墙上攀爬跳跃,一旁早已准备多时的女亚马逊战士们立即挥舞起自己的战斧长矛,无论对方的斗气火焰多高,都会被她们同样带有斗气的长矛刺中,从而砸向地面。
  
  “不好!”就在一众黑暗王者以为能够轻而易举的将这些野蛮人挡死在城堡之外时,那一直占卜的女巫猛地站了起来,她的声音惊动了其他王者,纷纷向她目视而去,然而女巫却并不理会,而是双眼开启红光,向那野蛮人的队伍中疯狂扫荡,在几次观察之后,最终她的目光看向了在野蛮人队伍最后方的醉酒野蛮人,只见他已经将那一大桶酒全部喝光,此时浑身上下正冒着蒸腾的白气。
  
  “如果你们相信我的话,让骷髅人堵城作战,我们所有人立即撤退!”女巫看向所有的人大声喊道,随后口中便开始念动咒语,只见一只只巨大的眼睛出现在城堡上空,刹那间恐怖的威慑力从中扩散开来,让那城下本来堆挤着的野蛮人们动作一顿。
  
  “大恐怖术!”黑翼人看着那漫天的眼睛惊讶的说道,然后就见女巫已经骑着自己的扫把一路向城堡内飞去,一众人互相看了一眼,又转头看向骷髅王,那位王者正在胜利的喜悦当中,当听到要撤退的时候整个下巴都不嘎巴嘎巴的了。
  
  “听女巫的,她什么时候错过?”女亚马逊第一个从城墙上翻身下来,落到城内立即逃跑,其他族人见状也都集体跳墙,黑翼人见状说了句城外见立马飞走,紧接着就是黑矮人和山岭巨人。
  
  骷髅王看着眨眼睛在就在自己身边消失的干干净净的王者们,两只眼珠直接爆成了亡灵之火,它无声的呐喊着,瞬间就有无数骷髅将它们周围的空地补全。
  
  “我倒要看看来的到底是什么危机。”
  
  女巫的大恐惧术在野蛮人的坚毅之下虽然没有逼退他们,但是依然将他们威慑的无法向前迈出一步,即使有野蛮人颤抖着用剑斩断了自己的手指,咬破自己的舌头,但是那种恐惧依然无法驱散。
  
  “嘭!”如同闷雷般的响声出现在野蛮人队伍的后方,一直监视着下方动作的骷髅王只见那冒着白气的地方早已没有了人影,周围甚至被炸开了一道不小的深坑,它略有感悟,猛地扬起头来,只见空中一个红色身影不断的穿梭在各个恐怖之眼间,将那一个个从未知险地召唤过来的黑暗生物全部打爆,空中如同炸开了墨色的礼花。
  
  “砰!”城堡墙壁发生了爆炸,醉酒野蛮人的身影出现在那爆炸中心,随着下方野蛮人恢复了自身控制开始冲锋后,醉酒野蛮人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那城墙上的骷髅人连同骷髅王都被清扫一空。
  
  它那飞向天空的骷髅头双眼中的亡灵之火开始暗淡,在落到地上的时候,正看到野蛮人们冲破了城墙,爬上了城堡。
  
  城堡之内,留下来没来得及走的黑暗生物们遭到了攻击,原本在这种巷战之中占据优势的他们被野蛮人一一打败,没有办法,人数实在是太多了。
  
  “野蛮人进城了。”黑翼人趴在地上小声说道,“时间才过去多久,骷髅王就败了。”
  
  “那是一种激发自身潜能的武技,虽然我可以保证他用一次寿命就缩短一次,但是在此前看来,我们是没有机会将黑暗城堡夺回来了。”女巫同样趴在草丛里小声的说道,“他的力量应该是有限的,但是这种有限是建立在可以瞬间将我们击杀的前提下。”
  
  在那黑暗城堡野外不远处,黑暗王者们领着族群蛰伏在那里,看着象征着黑暗城堡的旗帜被换上了野蛮人的王旗,那醉酒野蛮人一身红气的站在城堡上向这边观望,一众黑暗王者咬了咬牙说道,“这里还不到原始野外的界线处,如果那用酒斗气的野蛮人上脑的话没准会杀过来也说不定,我们撤退!”
  
  黑暗中一道道身影在那里消失了,醉酒野蛮人见到此景之后颓废地坐在了城墙上,下方那些击杀黑暗生物的野蛮人们同样没有因为占据城堡而显得多么兴奋,仿佛这一切都是预料当中理所当然的事情。
  
  也或许是因为他们并没有到那该庆祝的时候,黑暗生物这边之后的报复战且不提,他们要面对的终极挑战,是那些据说复苏的先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