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青瓷祭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历险威尼斯 一

第一百六十五章 历险威尼斯 一


  “不可能,不可能。如果上官迟箬想抢你的麒麟青瓷完全没有必要把我们送到意大利才动手,她知道你是天师,没有人能从你手里夺取青瓷。”打死何天坤也不会上官迟箬会设下圈套让他钻。
  
  末无闻心想何天坤说的也不无道理,况且一块瓷片是还原不了天师瓶的。上官迟箬就是想动手也是最后对末无闻他动手,所以应该不是上官迟箬设的圈套。
  
  不一会儿胡国华就匆匆赶回到酒店急急的说“快,安东尼奥说马上就和我们见面。”
  
  “在哪?”
  
  “他的画廊。”
  
  “他的西廊在什么地方?你是怎么和他说的,胡先生。”
  
  “这在这附近的城市,开车半小时。我就这样直说:我就说听说你安东尼奥先生要出让瓷片,正好我有朋友这意愿。”胡国华拿起青瓷照片重复着当时的情景。
  
  “然后呢?”
  
  “然后他就说好的,可以商量。马上就约定好时间,下午三点半在他的画廊里见面。”
  
  “就这么简单?”黎骁迈有点不相信。
  
  “就是,说好卖瓷片又临时改变主意不卖,然后怎么一下子又改变主意说要卖,这个安东尼奥改变的未免太快了。”何天坤也是很怀疑事情的真伪。
  
  “管他是真是假,去就去。我们不是吓大的。”黎骁迈心想就算是鬼老头也不过如此,也没见过他对大家动手。鬼都不可怕,鬼的曾孙没什么好怕的。
  
  “你们整理一下行李,我去办理退房手续。”胡国华立刻返身拉门下楼。
  
  “大家小心点。你们说那个鬼老头家突然出现在电视节目里是为何?是不是为了恐吓我们离开酒店。”末无闻说道。
  
  叮铃铃铃铃,胡国华在楼下大厅打电话催促着,大家便都提着下楼退房出酒店上车直奔安东尼奥的画廊。
  
  画廊坐落在附近小城市广场边人来人往的拱廊里,站在画廊门前广场的风景一览无余。看到画廊处于闹市的位置末无闻松口气,安东尼奥选择在这里见面应该是没有什么鬼主意。
  
  画廊里挂着几副谁也看不懂,颜色鲜艳的抽像画,安东尼奥见到他们便站起来礼貌的握手后便和胡国华叽里呱啦的说着。
  
  胡国华听完之后对着大家说“他说瓷片在威尼斯,价格是三万欧元。如果你们感兴趣的话明天早上就出发到威尼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三万欧元就是二十多万人民币,一片瓷片值不了那么多钱吧。”何天坤觉得安东尼奥是狮子开大口,不过上官迟箬说过钱不是问题,光他们出来的花销就不止三万欧元。于是他便向胡国华微微点头赞同。
  
  安东尼奥准备说什么,刹那间他本来就苍白的脸骤然白的像张白纸,脸部还微微抽搐着,他对着胡国华说句“scusate.”便急匆匆向着卫生间走去。
  
  (scusate)这句话末无闻可是听懂是向他们说对不起的意思。
  
  不到一分钟安东尼奥便出来面色红润有光泽让他们坐在椅子上,他在家庭式咖啡机打了几杯咖啡说是给大家提提神。
  
  黎骁和喝了口咖啡那个苦呀差点被呛到,于是便借故抽烟走出门外找个地方吐出口中的咖啡。刚刚迈出房门,见到个熟悉的脸庞从拱廊的柱子边一晃而过,可是黎骁和却看的清清楚楚就是那个吉普赛人,连穿的衣服都没有换。
  
  黎骁和立刻闯入画廊喊着“我刚刚看到那个吉普赛人!”
  
  末无闻和黎骁迈听到他说马上冲出门,人来人往的街道早己没有吉普赛人的踪迹。
  
  安东尼奥看到他们急急出去便问着胡国华“胡,发生什么事?”
  
  “他们看到个和你很像吉普赛人,前些天还在米兰大教堂广场抢劫他们。”
  
  “和我很像?”
  
  “是的,安东尼奥,他和你就像孪生兄弟。”
  
  “哦,那得问我父亲了,我可不知道。”安东尼奥笑着说,仿佛根本不相信胡国华的话。
  
  吉普赛人出现,为了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他们和安东尼奥道别之后他们便开车离开这个城市。米兰边的小城市都是一个连着一个,没有分界线。他们便在附近的城市找家酒店入住。
  
  刚刚走入房间何天坤第一句话就是“千万别打开电视机!”
  
  “我感觉吉普赛人从来没有断绝对我们的跟踪,他们是怎样做到的?”黎骁和等胡国华走出房门之后便对着大家轻轻的说道。
  
  “那个鬼老头还让我们跟着吉普赛人就能找到青瓷片的线索,哪知道他们倒是天天跟着我们估计想从我们这里得到青熊瓷片的下落。”末无闻伸出窗外看看有没有可疑的车辆。
  
  “我觉的有件事非常奇怪。”何天坤沉默半响忽然说起话来。
  
  “老何你就别卖关子,都什么时候还急人。”
  
  “大家想一下,那个p什么的旅店离东方瓷器公司又不近,离飞机场也不近,离市中心也不近,离胡国华的家也不近。他为什么偏偏选择有鬼老头存在的诡异旅店?”何天坤一针见血指出胡国华的可疑情况。
  
  “可是他做的理由呢?的确他的行为很可疑,但是到目前为止看不出他出卖我们的好处。尽管鬼老头屡次让我们惊悚但他并没有对我们下手,只有那吉普赛人和我们斗过两回,但也不是为了抢走我们的青麒麟瓷片。而青熊瓷片又是在安东尼奥手中,如果抢也是针对他而不是我们。”末无闻理理头绪可还是一团糟。
  
  “也有可能是我们想太多,也许都是巧合。”黎骁和倒是很乐观的说着。
  
  “希望如此,休息休息。希望明天又是个艳阳天。”何天坤伸起懒腰打哈欠澡也不洗就躺在床上睡觉。
  
  没有打开电视机的夜晚真的是一夜平安,末无闻看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入窗内,真的很温暖。
  
  胡国华也是准时到达接他们去威尼斯,在高速入口处他们找到安东尼奥,但是安东尼奥并没有给胡国华去的地址,只是让他们跟着他的车,如果走失保持电话联系。
  
  “我看这安东尼奥也是鬼鬼祟祟的,昨天你们看到没他面色苍白去了趟卫生间出来便面色红润。难道是吸x?”
  
  “看他那么憔悴确实像是吸x的人。”
  
  “不管怎样,大家小心点就是。”末无闻目不转晴看沿途的风景。
  
  汽车在川流不息的高速上行驶,终于,经过跨海大桥到达威尼斯主岛,在安东尼奥的带领下汽车开入幢高楼停车场,汽车一圈一圈的绕到八楼停下来。
  
  等到大家都走出大楼,安东尼奥站在角落里打起电话后跟胡国华说道“瓷片在银行的保险柜里,现在银行马上就要下班,要两点多才开门。怎么办?”
  
  “大家来威尼斯不容易,时间还早不大家去圣马可广场逛逛,怎么样。记得大家跟着我别走散。”胡国华先是用意语与安东尼奥交流之后再用中文和大家说道。
  
  所谓的圣马可广场也就是些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广场周围的酒吧露天摆着许多桌椅,成千上万的鸽子在天上飞在地上走。
  
  虽然末无闻对圣马可广场的景观不感兴趣,但是到此一游的记念还是要做的。他们几个人就搭着肩在鸽子飞舞中拍照留念,忽然有个声音从身边传过来“这么巧,又遇到你们。”
  
  他们扭过头看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来欧洲旅游的赫连榕。赫连榕看到他们惊讶的眼神看着她,笑了笑说道“据说威尼斯最美的岛是彩色岛,我去看看,大家再见。”
  
  “这世界真的是很小。”黎骁迈望着赫连榕渐渐离去的背影说道。
  
  可是末无闻却是疑惑涌上心头,这赫连榕到底是谁?偶遇不可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遇到,就像那个吉普赛人末无闻预感也会出现在威尼斯。
  
  安东尼奥对他们说银行是坐落在个小岛上,他们得坐轮渡或者出租船去。蔚蓝天空湛蓝的海水,他们坐在船上是真正的感受到什么是海天一色。
  
  末无闻走到甲板上拿起手机拍翱翔蓝天的海鸥,可是当他拿出手机却发现是黑着屏幕。明明是来的时候充满电怎么就一下子就消耗殆尽,末无闻只能试试重启手机。
  
  重启手机之后,末无闻望着屏幕差点尖叫起来,但却用微微颤抖的手立刻关闭手机。因为刚刚开启手机的时候,手机的屏幕骤然出现了鬼老头举着酒杯的画面!
  
  无所不在的鬼老头到底是什么意思,末无闻不由自主的重启手机,这次没有出现鬼老头,却是大大的两个字《危险》。末无闻看完之后又是默默的关闭手机,假装没事的走到渡船舱内。
  
  渡船靠岸,下船的时候末无闻四处观望着小岛的环境,没有车水马龙的喧嚣,岛上一片寂静偶尔踱过三三两两的游客。银行怎么选址在如此交通不便的岛屿,末无闻感到非常的奇怪。
  
  银行坐落在幢二层古老建筑里,他们推开陈旧的大门一股阴森森的气息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