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我家狼狗需要哄 > 第七十章:恶狼

第七十章:恶狼


  徐晚狂跳的心在一瞬间冷静了下来。
  她慢慢走向他,蹲在他的面前,可以让自己与他平视。
  耿亦安从头到尾没有一丝动作,只有目光随着徐晚的脚步移动。
  徐晚深吸一口气将他的脑袋抱进怀里,一遍遍安抚,许久才感觉到他浑身僵硬的肌肉慢慢放松。
  那晚,徐晚说了很多话,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只知道自己的嘴说干了都没能停下,见他闭上眼,平缓了气息,她才累的跟着闭上眼。
  徐晚和他在地板上和衣不安稳的睡了一整夜。
  直至天空泛白,她迷迷糊糊感觉自己被抱进一个绵软的被窝,才彻底又睡了过去。
  清晨起来,耿亦安已经将早饭买好放在桌子上了,见她从卧室里出来,唤她过来坐下吃早餐。
  徐晚想问发生了什么,却无从下口。
  耿亦安见她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有些好笑,轻描淡写的把昨天发生的事告诉了她。
  “呃,也就是说……伯父昨天去世了?”
  耿亦安低眉应道:“嗯。”
  平时善于言辞的徐晚突然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能干巴巴说了句:“节哀顺变。”
  耿亦安垂眸笑了笑:“没什么节哀的,是好事,他应该期待这天很久了。”
  他,是说他父亲吗?
  见她迷茫不解的样子,耿亦安跳过这个话题不再谈,徐晚也懂事的不多问。
  虽然她很想和他分担伤痛,但看他并不愿意和她多说的样子,她能给与的也只有理解了。
  “阿嚏!”清粥配的辣酱有些呛鼻子,徐晚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耿亦安皱着眉头问:“感冒了?”
  徐晚解释:“没有,就是被呛了下。”
  他不信,这里夜里凉,肯定是最晚着了凉,让她赶紧吃,等会带她去看个医生。
  徐晚无奈,只能借口上课要迟到为由拒绝了。
  “上课重要还是重要?”
  看他一本严肃,徐晚也不好遵循内心回上课重要。只能施展拖延术。
  “我们先去上课,如果我真不舒服了,我立刻请假好不好。”
  耿亦安见她死活不愿去,又看她脸色什么都很正常,犹豫了半响才同意。
  怕他回过神来再反悔,徐晚赶紧拉着他上了公交。
  他们来得早,谁想程乐嘉来的比他们还早,坐在徐晚的位置上,一脸不悦,兴师问罪的模样。
  徐晚怕她嗓门大,在教室里乱说什么,趁她开口前把她拖了出去。
  “你别拽我,我要好好和那个王八蛋好好说道说道,说,是不是他昨晚拖着你不给你回家,还不给我电话。害我半夜接到阿姨电话,差点吓到尿裤子,还好我机智,圆了过去,不然你就等死吧你。”
  程乐嘉越说越气愤,掐住徐晚的脖子来回晃悠。然后想起什么,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打量她。
  搞得徐晚一头雾水:“你干嘛呢?”
  程乐嘉一脸担忧又八卦的凑了过来,在她耳边贼兮兮的问:“活好吗?”
  “??什么活。”
  程乐嘉翻了白眼,一副你这样子就没意思了,贱兮兮的道:“别装。”
  徐晚这才反应过来她说的什么,一脸无语又羞愤的推开她:“你脑子里想什么呢,我们都未成年呢!能不能个正形。”
  这回轮到程乐嘉惊讶了:“没成?不能吧,都过了两夜了,是不是耿亦安有什么……难言之隐?”
  徐晚真是不要和她说话了:“难个鬼,我们很纯洁好不好,你哪来的这些念头。”
  “书里啊,书里都这样的。一度春宵,女孩蜕变成女人。多浪漫啊!”程乐嘉环臂一副星星眼在幻想,然后回归现实,鄙夷的看了徐晚一眼,好像她给她小说里的女主角拖后腿了一样。
  “你能不能别被你那四眼天鸡同桌带坏,天天不务正业,看些‘总裁贴心小秘书’,‘霸道校草爱上我’毒害身心的小说。”徐晚觉得她有些无可救药了。
  程乐嘉的同桌是个四眼天鸡哥,和平常的男生不同,不爱看武侠小说,偏偏爱小女生喜欢的言情,带的程乐嘉都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整日抱个小说看得昏天黑地。
  “你不懂我们的这些艺术熏陶,别岔开话题,继续说你和耿亦安,昨晚怎么了?”
  徐晚对天发誓:“我们就是单纯的睡了一晚,什么也没发生。”
  程乐嘉还是怀疑:“真的?”
  “真的!”
  盯了她几秒,见她真不像撒谎的样子,程乐嘉才放过她。
  “那耿亦安昨天怎么了,又请假又不接电话的。”
  徐晚眼神暗了暗,这是他的家事,她不好多说。
  她一带而过,只说是耿亦安家里出了事,心情比较失落,电话都没注意。
  程乐嘉吧嗒吧嗒嘴:“这得多大事啊,能让他这副样子。”
  徐晚侧头看向那个正趴在桌上歇息的男生。
  有股不能言说的感觉从心底一滑而过。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