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我家狼狗需要哄 > 第七十九章:虚惊一场

第七十九章:虚惊一场


  耿亦安赶到公交站的时候,天色已经黑成墨,这个时间公交班车少,连路过的行车都不多,他眉头紧拧,急的一身汗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他咬紧牙关想了想,决定拨通那个尘封已久的号码。
  只要现在能帮到他,怎样都好。
  电话还没拨通,一个电话就拨了进来,看清名字,耿亦安来不及多想,接通电话就威胁道:“你是谁?你想怎么样?你要是敢动我女朋友一根手指头,你就别想活了!”
  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声音与电话那边只有电流声响起的安静截然不同。
  耿亦安的眉头都要拧成一股麻绳了,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冻结成霜的声音像地狱使者透过电线爬到那头,给人威慑。
  他声音冰冷的道:“说话!”
  “那个……我手机没话费了,我刚去买了张卡。”徐晚小心翼翼的开口,显然也被他刚刚口中的语气吓得有些没缓过神来。
  “……”
  “喂?你还在吗?亦安,你还好吗?”
  耿亦安全身僵硬的肌肉慢慢瘫软下来,他靠着站台,声音干涩沙哑,平淡的道:“没事,你没事就好。”
  被警察叔叔批评教育了一番,耿亦安也没有丝毫怨言。
  只要她安好,这又算得上什么呢。
  挂断电话,又重新拨通电话。
  回到家时,刘敏和徐延之已经提前回来了,晚上的聚会临时取消了。
  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振动,徐晚神色不变的和两人继续说了几句话,然后找个借口就躲进卧室,接起电话。
  “到家没?”
  “没。”
  她压低声音,和他说话:“你快别和我打电话了,走快点回去,趁身上热气还没散,先洗把澡,别慢悠悠的走,小心冷风一吹,明天又得去医院。”
  耿亦安唇角一抿,道:“就是想再听听你的声音。”想确认这才不是梦。
  徐晚轻笑,也有些愧疚让他担惊受怕了这一路。她锁住房门,尽量远离门边,好让门外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你现在那是不是特别黑,我上次一个人走,都吓死了。”
  耿亦安抬头望着明亮的路灯,沉声应道:“嗯,很黑。”
  然后接着问道:“你很怕黑?因为夜盲症?”
  徐晚就和他解释:“也不全是,是小时候有次被坏人虏了去,蒙着眼罩在一个屋子里待了很久,没有食物,没有水。连什么时候太阳升起,什么时候太阳落下都不知道。过了很久,我才被救了出来,我妈说我失踪了三天,自从那以后就得了这个毛病。”
  “医生说是夜盲症,多补充维生素,可我从小到大不知道吃了多少维生素A也没起效果,索性就不管它了,反正也很少去特别黑的地方。”
  “主要也是怕鬼,人多还行,人少,又黑,就容易瞎想。”
  耿亦安回想电影院那次,也就明白了当时她异常的原因,那家电影院放映的一瞬间是没有任何光线的,因为毕竟老旧,连个暗处出口的指示灯都没有。
  她就那么喜欢自己吗?那么怕黑,刚开始的时候还天天闹着要送他回家。
  想起自己当时还很恶劣的用鬼怪吓唬她,耿亦安就想扇死自己。
  “以后不会了,往后余生,所有的黑暗,都有我陪你。”他神色平淡,语气却异常坚定。
  徐晚很开心,他说的每一句甜言蜜语都被她记录在心底的小本本上,不开心的时候翻出来看一看,一天都是甜腻腻的。
  “你怕不怕黑,我唱歌给你壮胆好不好。我跟你说,我的歌可是有避邪的功效。”
  “……怕。”
  说得也不知道是怕黑呢,还是怕她唱歌。
  这一路乘着星光,伴着夜风,听着不着调的歌声,与来时已是全然不同的心情。
  流了一身汗的耿亦安非但没有病情加重,反而好了个干净。轻轻松松的上学,一点没有昨日病狗的样子。
  意识到他体质虚弱的徐晚,终于重视起来,拜托韩旭有空就叫他一起出去多打打篮球,好在耿亦安也没有拒绝。
  只是这件事的后遗症就是,球场上和班级外都多了不少小迷妹。
  徐晚也重新投入紧张的学习中,对于高崇,她能避则避,而沈炎,除了必要的集训,也再没任何交集。
  三人的学习小组也就此解散。
  每天集训结束,耿亦安就会在学校附近的书店等她,一起写完功课后,会在天黑前送她回家。
  徐晚也再没有拒绝他送她回家的要求。
  一切平静而又不平凡,直到……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