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妖娆灵尊 > 第二百零二章:散修

第二百零二章:散修


  “只要你将其余邪修所做所为及所在供出,我可以向宗主请求饶你不死。”
  “何苦执迷不悟。”
  王杰的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似乎用错了人。
  他说了这么多,台下观看者已经等的不献烦了。
  纷纷提议他行刑。
  可笼内的广仁驰依旧没有动。
  听到台下之人皆说行刑,王杰眉头皱的更深,转身面对他们解释了一句:
  “广仁驰已在逃亡过程中受了重伤,这几日若非我们福缘宗对其仔细疗伤照顾,他已经没命了。”
  “现在要问出其余邪修下落,他还不能死。”
  “也不能行刑。”
  一听到不能行刑,场上许多人脸色都变了。
  “不能行刑你问个屁!”
  “照你这么审,审到猴年马月只怕他也不会吱声!”
  “你不行就换个能主事的来!”
  “啰啰嗦嗦一大堆屁话,换个能真刀实枪的来!”
  场上粗人多,仗着人多,便是不是修灵者,骂起王杰这个修灵者来,他们的声音也中气十足。
  而听到他们话的王杰,脸都青了。
  但好在他理智尚存,没有出口骂回去。
  “诸位静静……”
  王杰忍着心头怒火,脸上强挤出温和劝道。
  事实上,若不是广仁寿下了死令要他把表面功夫做足。
  岂止是对广仁驰行刑,便是折磨死广仁驰,他也会毫不犹豫同意。
  可现在还不是时候。
  广仁驰这几天受的刑已经到顶了,再弄下去,以他现在这体质,真会一命呜呼。
  想到广仁驰的嘴硬,王杰心中道了声“晦气”,面上却只是皱了皱眉。
  广仁驰死活不开口,又不能真杀了他,这审判还将如何进行下去。
  王杰犹豫的这一刻,台下议论声愈演愈烈。
  最后不知何人高喝道:
  “广家人本就是得罪了福缘宗的某个人才被陷害至此。”
  “昨日风声已出,今日你福缘宗的人装什么良善!”
  “私下只怕已将人折磨的奄奄一息,现如今对我们说是因逃亡重伤行不得刑!”
  “呆会儿人死了你们再告诉我们一声“你们已经尽力救治,仍没有把人救回”,把锅一甩死无对证!”
  “外界都道你们福缘宗不干净,弯弯肠子一大堆,如今看来却是实情啊!”
  “我且问你们福缘宗人,遮天国广家人尽是邪修,证据何在?”
  “凭你们信口雌黄造谣定罪便想要了一家修灵者的性命!真当世间修灵者活该被你们这些宗门子弟陷害坑杀吗?”
  “今日就广家人一事!我代表所有非宗门弟子,要你们福缘宗给个解释!”
  少年气质斯文,身形清瘦,脸形清秀。
  脸上嵌着的一双幽黑深邃的凤眼,不卑不亢的盯着高阶上的王杰与一众福缘宗弟子高声质问,气场沉稳,对福缘宗弟子看来却显咄咄逼人。
  “何人大言不惭,妄图生事?”
  在场所有福缘宗弟子听到少年的话,脸色皆变的难看盯着少年。
  王杰更是直接喝道。
  “散修莫言瑾,还请福缘宗给个解释!”
  面对无数修灵者审视的目光,少年凤眸一片清冽,丝毫不慌。
  “什么散修!你只怕是这邪修的同伙吧!”
  王杰听到莫言瑾是个散修,心中便没有解释的意思,直接反口质疑道。
  “哈哈哈哈!”
  岂料王杰的质疑一出,莫言瑾便仰天大笑起来。
  他的笑来的实在突然。
  在这个场上有无数修灵者的地方这般笑也显得极其狂妄。
  正当王杰想下令抓他时,莫言瑾的笑却戛然而止。
  “将广家人定为邪修这件事破绽百出,根本无一实证。”
  “但凡质疑者便全部被认定为邪修,你们福缘宗还真会“守护”苍生。”
  “只怕守护苍生是假,塑假德为己谋利才是真!”
  “你且问问场上心有疑惑的人有多少,再来一一定罪吧!”
  莫言瑾面对质疑丝毫不惧。
  加上他的声音温和中还带着一种正义之感,场上已有不少人被他的话动摇,皆对广家一事议论纷纷起来。
  “一派胡言!”
  “尔等是何人,敢在我福缘宗内抹黑我福缘宗!”
  “来人,把他给我带上来!”
  虽然已经料到会有人因为昨晚的事质疑福缘宗,可王杰虽然做了准备,却敌不过对方嘴皮子比他厉害。
  这个时候,为避免事情闹大,他只能请对方上来当面辩论。
  今日进来的人都被扣了束灵网,在场的不管是不是修灵者,也和普通人无异。
  只要对方上来,他这个修灵者还怕没有办法令其认输?
  王杰怒极反笑,盯着场下被人让路,正在福缘宗弟子的招候下,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的少年。
  王杰身后的四名绿裙女子,只看了莫言瑾一眼,便将目光继续放在人群。
  而在此时,在福缘宗某座高楼上,某个本该主持此次审判的男子,正静静的观察着审判场上的动态。
  见少年从场下走出,向阶上走去。
  他的目光凝了一凝,没一会儿便恢复平静。
  此次审判不太平是肯定的。
  但他要知道,究竟是世人不平,还是广家人不平……
  一走上高台,站在王杰面前,莫言瑾便感觉到一阵威压向自己袭来。
  肩上一疼,膝盖更有了弯曲之像。
  看着王杰那不屑的眼神。
  莫言瑾突然捂着肩膀,身体一晃。
  “噗!”
  对他喷出一口鲜血。
  众人瞬间哗然。
  “怎么回事!”
  “怎么了?”
  王杰还是一脸懵,他身后的福缘宗弟子就要上前查看。
  莫言瑾的声音却又再次响起。
  “原来你们福缘宗为我们扣上束灵环,就是为了在我们有异议时要我们的命啊!”
  “好一个名门正宗,好一个福缘宗!我莫言瑾算是见识过了!”
  莫言瑾一边说,一边弯着腰转向台下大众。
  “台下可有与我一样的散修?”
  台下无数未入宗门的散修听言错愕回应:“有!”
  莫言瑾却对他们温和一笑。
  “诸位入宗莫入福缘宗,我莫言瑾以身相试过了。”
  “他们心黑手黑,不似正道!”
  莫言瑾的话清清楚楚传入场上所有人耳中。
  被吐一脸腥血的王杰嘴巴比脑子转的快,见状立马对其喝斤:
  “莫言瑾你搞什么花招?我分明未动你分毫,你这又是吐血又是抹黑福缘宗!到底意欲何为?”
  “在审判邪修这天花样百出阻挠,你定是邪修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