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天龙玖部 > 第二回 无名客栈的遭遇

第二回 无名客栈的遭遇


  春晓慕容复阿碧三人走进无名客栈,只见客栈一座满了人,只有听见客栈里面都在谈无名宝藏和无名绝世武功秘籍,春晓走到掌柜的旁边,就一人和掌柜进了密室说些事情,掌柜秘密的给春晓一封信,并且恭恭敬敬把春晓慕容复阿碧三人领到一个角落座下,掌柜吩咐客栈的小二拿上些酒菜.春晓慕容复阿碧座下来边吃边听别人在讨论宝藏和武功秘籍的事情。
  就在这时,只见一个白色衣服的翩翩公子手持叠扇,走到两个少女面前道:“两位美人不要走啊,陪我去玩玩。”两位少女没有理睬白色衣服的翩翩公子一直向无名镇出口走去,翩翩公子跟着他们道:“美女别走啊!陪我西门雪去玩玩吧!你要多少钱!”其中穿粉红衣服的少女道:“走开。”
  西门雪抓住粉红衣服少女正准备抓到一个客栈里面,被粉红衣服少女挣扎开来,给了西门雪一耳光,便迅速跑开,阿碧走过来道:“春晓你没事吧!”春晓道:“没事,我们走吧”西门雪继续在后面追过来,直向两个女孩抓去,阿碧用手一挡,西门雪用内力一震,掐住春晓的胳膊向阿碧的方向冲去,西门雪准备伸手向阿碧抓去。
  西门雪原来是西门庆之后,他继承西门庆的所有的习性。西门庆是中国16世纪资本主义萌芽新兴商人的典型。他是一个地痞、恶霸、官僚、淫棍,同时又是一个精明的商人。
  西门庆的原有资本并不雄厚,他出生于“清河县中一个殷实的人家”,父亲西门达是个开生药铺子的。但经过西门庆不长时间的经营,资本暴增,经济实力急剧膨胀,不仅在商业界产生很大影响,而且对政界也产生极大反响。他曾经不无炫耀的对吴娘说,即使拐了许飞琼,抢了王母娘娘,也减不了他的泼天富贵。西门庆“作事机深诡谲,又放官吏债……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把揽说事过钱”,这里“放官吏债”,即把国家财产拿出来放债,收取利息;“把揽说事过钱”即替人打官司,替别人说情或办事,从中收取别人的感谢费。不难看出,西门庆的社会活动能力是相当大的,“放官吏债”也是挺有风险的。但由于他“作事机深”,所以一直很顺利。
  西门庆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但使他在同行中遥遥领先的却完全在于他所使用的不正当竞争!
  勾结官府以谋取优惠的经商条件是他惯用的方法。如新中的状元蔡一权在回乡探亲时路过清河县,应邀请到西门家打秋风,不仅有好酒好菜和美色伺候,临走还借去白银一百两。后蔡一权任两淮巡盐史,还将山东巡案宋乔年介绍给西门庆,使西门庆有了更多的途径勾结官府。再后来西门庆贩盐,经营盐运业,蔡状元行使两淮盐运使之权,让西门庆比别的盐商早掣取一个月盐引,使西门庆在短短一个月轻而易举的谋取了两万两银子的暴利!其他盐商却只能干瞪眼,看着钱让别人赚去了。由于西门庆不时的贿赂接济山东巡抚宋乔年,所以得以借宋的势力独自一人包占了朝廷坐派下来的二万两银子的古器买卖,这其中又蕴藏多少利润!与官府勾结谋取经商特权是西门庆获取暴利的主要手段。
  争取垄断、打击同行也是西门庆的经商的成功经验。垄断意味着暴利,西门庆深知其理。原先清河县只有西门庆一家药店,后来医生蒋竹山在李瓶儿的帮助下也开了一家中药店,论理,蒋竹山既是医生又经营药店,更兼厚道和气,无疑会吸引很多顾客,生意兴隆。一个县城出现了两家药店,宛如天上出现两个太阳,在西门庆看来是绝对不容许的。于是他唆使地痞流氓无赖,多次到蒋竹山的药店闹事,还伪造票据,硬赖他欠账不还并诉之官府,把蒋竹山打的半死,迫使他拆了药铺。这样,西门庆的药店生意依旧红火。
  这种不正当的竞争在其他方面也又体现,如他善于打通关节,买通钞关钱主事,大笔逃税漏税;再如,从西门庆的经营方式来说,他的商业活动主要靠家人,奴仆或与别人合伙,或假托他人名义进行的,自己则躲在幕后操纵,因此他的违法经营很难被别人抓住把柄。西门庆的赚钱只是一种手段,最终是要完成其对美色的占有。
  慕容复看见西门雪抓住了阿碧,心里的疯劲有点减清,想到这些时间阿碧照顾自己,刚准备出手,就在这时无名客栈掌柜带一群穿着灰色衣服人来道:“西门雪快点把两位姑娘给放啦!不然我对你不客气。”西门雪笑着道:“好啊!无昶拿无名客栈来跟我交换啊!”春晓道:“无昶,不要管我,千万不要把无名客栈给他。”西门雪用力掐着春晓喉咙道:“你给我毕嘴,你再说话,我让你永远说不了话。”
  见这情形就命手下齐上,西门雪一点不惊不慌的点春晓阿碧的穴,笑着轻声道:“一群来送死的废物。”就把手中的纸扇打开以极快的速度在每个穿着灰色衣服人喉咙划过,只见血封喉,每个穿着灰色衣服人立即到下。
  客栈里的人见此情形,仍然非常镇静的享受美味和就象观赏戏曲一样观赏客栈里的一切。无昶道:“难道这是失传以久的封喉虎,”
  西门雪道:“识相的把无名客栈的房契给我,我让你活命,”
  无昶道:“不要在做白日梦。”
  说完无昶拔出手中的剑向西门雪刺去,西门雪身子一侧笑着道:“去死吧,”纸扇向无昶喉咙划去,无昶一仰,西门雪见状使出封喉虎大力掌,向无昶胸口击去,无昶吐出血躺在地上只剩半条命,西门雪道:“我把你们杀完了,这个客栈照样也是我的……。”
  说完西门雪笑着向春晓阿碧走去,手摸着阿碧的脸,慕容复见西门雪对阿碧的不轨动作就吼道:“放开她们。”西门雪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慕容复,今天看你怎么以我之道,还施我身。”就在这时西门雪纸扇上下左右翻飞,招数凌厉之极,慕容复浑身一闪,在西门雪身后使出大力金刚掌,西门雪“啊”了一声吐出血,向慕容复看了一眼便匆匆的离去。慕容复解了春晓阿碧的穴,春晓向无昶走去,用手给无昶把脉,便把续命丸塞进无昶口中道:“无昶叔,你快醒醒………。”无昶咳簌几声,春晓急忙叫人把无昶抬去治疗,自己把慕容复阿碧送进客房,则去熬些治疗内伤的药。
  转眼间,无昶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就秘密的去找春晓说了事情,第二天清晨春晓慕容复阿碧三人向无昶告辞而别,便向神秘山庄走去。
  在神秘山庄只见一紫衣少年在和一女孩拿药出来晒,紫衣少年道:“木紫,还有年多少药没有拿出来晒啊?”木紫道:“紫意,把你手上的药放好,现在没有啦!”紫意做个鬼脸,就在这时,木紫道:“小姐,你可回来了,老爷很担心你。”春晓道:“我爹在哪里?”木紫道:“在药房。”
  说完春晓领慕容复和阿碧去见隐士,并且,春晓介绍了下慕容复和阿碧去,隐士道:“春儿,你先带他们去休息把,等明天再医治他们吧!”春晓点了点头,把信给了隐士,便带慕容复和阿碧到相应的房间休息。
  春晓就回到房间做在镜子旁看着自己,回忆和慕容复和阿碧在回来的路上的事情,慕容复虽然疯了,但是对自己的关心,便决定不管怎么样都要医治好他的病,想到这里只听到外面吵翻了天.。
  春晓走出去一看,原来是慕容复要紫意跪下称臣,紫意不愿意就吵起来。春晓责备道:“你干什么欺负他,”紫意道:“我没有……,”木紫用手指在他后面轻轻的一点,紫意没有往下说下去了,木紫的眼神朝春晓看去,好象有什么要说,春晓有好象看出木紫要说什么,向她点了点头,就安慰的把慕容复和阿碧送到客房休息,就朝隐着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