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漆图 > 第八章 上路

第八章 上路


  高高跃起的正是沈嶙,沈嶙右手扭曲着放在身侧,左手握着一块尖锐的石头,古突此时只估计到两边的秦玥与周奇方,完全没想到沈嶙还能站得起来,石头尖锐处狠狠凿在古突的太阳穴处,古突惨叫一声整个头都被打的歪到一边,太阳穴一侧的眼睛瞬间充血,直接倒在地上,沈嶙这一下也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加上右臂的疼痛感,整个人都站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秦玥眼睛已经定格在倒下的周奇方上,沈嶙挪动身体靠近周奇方,用完好的一只手臂托起周奇方的头颅,轻微的震动让周奇方咳出一口鲜血,沈嶙强压着胃里的翻腾“周兄,刚刚多亏了你。”
  周奇方嘴巴动了动,但是胸口的重创使得他提不起劲说话,只能眼睛向秦玥瞟了瞟,沈嶙会意“秦玥,周兄让你过来。”
  秦玥被沈嶙的声音惊醒赶忙跑过来,看着眼前的周奇方,泪水一下涌出了眼眶“大哥!我真的下.........不去手......对.......不起........”秦玥握着周奇方的手泣不成声,沈嶙看着眼前的泪人,也不知道如何劝解,只是拍了拍秦玥的肩膀。
  “秦玥,现在天气炎热,我们又行动不便,找个地方让两位大哥入土为安吧。”
  哭了一会,沈嶙看秦玥情绪缓和一点,提议道,秦玥点了点头“我先把解药给李轩服下,在帮你把伤口包扎一下。”说完秦玥从包袱里拿出一块布,叠好垫在周奇方头下,又拿出解药为给一旁躺着的李轩服下,用随身备着的药物给沈嶙手臂简单的处理了一下。
  处理完李轩也醒了过来,之前的蒙汗药让他还一阵头晕目眩,然后看清眼前的一切,李轩更是觉得大脑一阵晕眩。
  秦玥扶住有些摇晃的李轩,把发生的事情一一告诉了他。李轩听完,仍然不敢相信,跪倒在周奇方古突身旁,跟之前秦玥一样号啕大哭起来,秦玥看了只能背过身去,不然怕是又忍不住泪水。
  等到李轩哭完,三人也不再等待,找了周围一片有水有树的地方将两人安葬了。
  沈嶙拍拍手上的土,拎起包袱“两位,发生这样的事情,在下实在是料想不到,但在下又要事在身不能逗留了,我们就此别过。”
  “等一下,我跟你一起走!”
  李轩有些惊讶的看着旁边说话的秦玥“秦玥,他身上背着的东西你不知道吗,那是不祥之物!”
  “沈嶙,你这一行是要去方云派吗?”秦玥不听李轩的话反而问向沈嶙。
  “对,但是.......”
  “好,不用多说了,我跟你一起走。”
  “疯了!就你们两个的功夫被人知道带着漆图,还能有什么活路?!”李轩对着秦玥大喊。
  “我去方云派也有事。”
  “我不管你,我肯定不可能跟你们走,咱们就此别过!”李轩一拱手,背身走开。
  目送着李轩走远“秦姑娘,这次行程我也是受人之托,委托人对我有恩,而且开始的时候我也不清楚我到底拿的什么东西,也不知道有什么危险。”
  “你没打开过包袱?”
  “打开过啊。”
  “那你看见漆图你还不明白吗?”
  “额,其实我都不知道漆图是什么,我不是武林中人,前两日我还在酒馆做店小二呢。”
  秦玥表情有点丰富“看来跟你说的事情有点多,我们边赶路边说。”
  两人牵来之前马匹重新走上了管道。
  “我先跟你说漆图的事,其实我们这种无门无派的散人对这漆图了解也不多,就知道,漆图一共七个,每一个漆图都会给持有者到来不同的力量,所以各个名门大派都会争相抢夺,但这东西还会乱人心智,我也是才知道。”
  回想起发生的一幕幕秦玥性情又有些低迷。
  “秦姑娘练的是什么刀法?”
  “我吗,我这刀法是周大哥教我的,好像是他抢的一个车队上发现的,叫做泼风刀法,你呢?”
  “我可是一点功夫都不会。”
  “不可能,你这般力气,肯定是练了加强力道的心法。”
  “心法?那更是闻所未闻,我连内力都不知道如何运转。”
  “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难不成你是天生力大无穷?。”
  “好像也只有这么解释得通。”
  “你把手给我。”
  沈嶙有些犹豫地伸出手,秦玥一把抓住“婆婆妈妈。”
  秦玥运气内力慢慢输入沈嶙体内试探,这让秦玥不尽目瞪口呆,这沈嶙体内竟然空空如也,就连刚刚注入的内力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这简直就是个无底洞。
  秦玥悻悻的收回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