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羽陌 > 第四章 百善,劫富济贫

第四章 百善,劫富济贫


  嘭!
  “怎么了?一下没看住怎么跑道这里来了。”
  百里羽陌看着倒下的汐润,连忙过去扶起,此时,一名男子推了一下百里羽陌,使他倒退了数步。
  “哟!小妞,我们又见面了,来,小爷我扶你一把。”
  男子伸出手去,被汐润一把推开,这种做法,直接恼怒了男子。
  百里羽陌扶起汐润,道:“你认识?”
  “怎么可能,上次与爹来街上走走,碰到的就是他,也是一如既往的嚣张,那个时候你不知道,他可是被追着街上跑了好几条街,那狼狈样,现在想想都很好笑。”
  “有这事啊,怪我离开太久,没好保护你,这样,今天我来收拾这小混混……”
  “没事,我来,要是这都要羽陌哥哥帮忙,那你就更不肯带我出去闯荡江湖了。”
  两人的交谈,时男子更加恼怒:“上次只是有你爹在,现在你的身边就一弱小文人,可有机会救你?实在可笑!”
  “又不是羽陌哥哥和你打,反正结果都一样,那就来吧!”
  握住笛子,口唇吹动,内力化笛音飞散而出,在触碰到男子的时候,突然间消散开来。
  “这是,内力化壁?以他的样子,不像是有内力之人,应该有人从旁相助。”
  扫视了四周依旧没有看到帮助的人,这么只是,这屏障居然可以阻断声音?
  世间之物,无一无缺,屏障可以阻断声音,那便不可能阻断攻击,如果可以,那屏障本身就应该有缺点。
  眼前的屏障,就好比一块金刚石,无坚不摧,但却,内部薄弱,要内部攻出去也是不可能的。
  换一种想法,比如眼前外表坚固,其实如水一般,入即化,又如水一般,迅猛流动,在接触时由水带走。
  假设是一位高人,做两者必定是二者,这种方法极为缜密,像看出来也比较难。
  但为了万无一失,也会有一者想法,看来,他也是极其谨慎之人。
  嗯?
  “这是……”
  屏障底部,似乎是个空壳,因为知道男子的所为,故意放出?还是,根本就不是高手!
  不是高手,那屏障又为何会完美无缺?只要找到那个人,应该可以破除这个屏障。
  扫视一眼,周围依旧毫无动静,只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默默看着,这种情况,怎么会如此熟悉?
  昨日梦中,情节也是如此,那么说来,人应该就在这人群之中。
  “人有点多啊,试试这招……”
  取出玄甲,口中喊道:“出来吧,筛子一号!”
  玄甲中喷出一个细小盒子,之后缓慢变大,最后成为人形机甲站在人群之巅,那种体型,倒是吓走了一些人。
  “筛子一号,喷口火给他们看看!”
  逢!
  火焰从机甲内部喷出,喷向人群,把大多数人都直接赶走了,直接留下那位输送内力的高手!
  “玩笑,出鞘!”
  一把铁剑握住手中,踏着剑步迅速来到他的身边,直接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哟喝,终于找到你了,藏了这么久,总应该将军了……”
  “几天不见,心思确实厉害,在下佩服,墨羽兄,可否有时间一谈?”
  “嗯?你是……”
  “确实是在下!”
  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居然会是韩信,要说是巧合还是另有原因?
  “你来这做什么?”
  百里羽陌问道,随后收起手上的剑,连同机甲也收回玄甲中去。
  “今日紧缺银两,听招手武术高手便来了,谁知雇主却是如此之人,可已经收了银两,总不能不做吧!”
  “所以就故意放出破绽,让我看出?”
  “确是如此。只是未曾想到,在这了居然可以遇到墨羽兄,不知那位是……”
  “哦,她啊,青梅竹马,在下的令妹!”
  “可告知芳名?”
  “嗯……汐润,我大叔的女儿。”
  “这样啊,看她内力深厚,只是发挥不出,要是多加磨练,恐怕连我也不是她的对手。”
  “看出来了?我也是这样觉得,所以我想看看有没有机会带她出去历练一番,恰好可以去去韩国!”
  “韩国?离这里可有一段路程,至少银两也需五百,这可不是在下这种人交得起的。”
  “听意思,似乎韩兄也要去韩国,莫非……”
  “没错,在下是韩王第四子,自小游离天下,不从流过皇室,今日便想着回去见见在下的父皇。”
  “嗯,也好,都顺路,这样,我们凑一凑,不够的话还可以借。”
  “借?怎么借?”
  “那之后你就知道了,停下输送内力,你我从旁观看……”
  屏障消散,笛音直接进入男子耳朵,没了他人帮助,那男子也嚣张不了多久。
  “墨羽兄,在下身上还有这一百两银子,去韩国的路钱也不够,中途还有盘缠,这……”
  “我也是,刚刚的全花了起来,剩下这五两银子,这样,银子先给你,我去拿钱……”
  交出五两银子,跑去了汐润身边。
  “希望他还没有晕倒,不然,那可就难办了。”
  “等一下!”口中喊着,脚步迅速逼近,握住那个男子直接到了死胡同中。
  “我听说你是城中太蔚的儿子,这样,你给我一千两银子,我保护你不让她伤害你,怎么样?”
  “这……”
  “嫌少?那就再多一点?”
  “等等……”
  比起被人欺负,男子更愿意给钱,他认为的是,只要有钱,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
  “一千两是不是太多了?”
  “多?这么个多法?你堂堂太蔚之子,连一千两也拿不出来?要不要这么丢脸。”
  “你……好,我给你一千五百两,你只要保护我,把我送走就行,这是银票,你拿着……”
  接过银票,小盈盈的走了出去,白白大赚一笔,还真是豪爽,特别是古代,钱赚起来跟加特林一样。
  “你,你去哪?不是说好要保护我吗?怎么就这么走了?”
  “是啊,我是去保护你啊,你看,我出去把她带走,她就伤不了你了。”
  男子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俩的关系,只知道他是个路人,扶汐润的时候他就这么觉得。
  “好啦,傻站着干什么,走,带你去见一个人。”
  “不,我不去,羽陌哥哥,你为什么要把他带走,明明我可以……”
  “女孩子家家,怎么可以这样做,跟我来你就知道了,回去后与大叔商量,看看能不能……”
  “是要带我走了吗?”
  “傻丫头,走了。”
  ……
  “羽陌哥哥,这位是?”
  本身坐着的韩信立马站立,恭敬道:“在下韩信,久仰姑娘大名。”
  “韩兄,你过来下。”
  拉着韩信,低声细语道:“久仰?你不是刚刚才知道名字吗?”
  “是啊,有了一段时间不就是是久仰吗?哦对了,墨羽兄,她为什么把你的名字倒过来念?”
  “呃……她就是喜欢这样叫我嘛,你想,羽陌,墨羽,都一样是不是?”
  “好像是如此……”
  “羽陌哥哥,在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走先去山里看看大叔,韩兄也一起?”
  “多谢好意,我就不叨扰了,这样,定个时间,你我一起上路。”
  “嗯…明天下午,在城门北道口见!”
  约定了时间,接着从袖中拿出五百两银票,道:“这些钱先借于你,若是回来城中,可要双倍还我,可否?”
  百里羽陌知道韩信的性子,要是不求回报,那他肯定不会收下,只有这样,才可以帮助到他,再说,皇城的银子,在他们眼里,一千两就好像是蚂蚁一样,说出就出。
  “多谢墨羽兄,来日必定会交还。不过这钱,可是那男子身上所取?”
  “嗯,劫富济贫,这等说法,可知?”
  “劫别人富济自己贫,倒也不错,墨羽兄告辞!”
  “告辞!”
  夜晚,山里是寂静的,房中的桌上摆满了佳肴,正等着两人归来。
  “爹我回来了!”汐润喊叫道,推开家门,顿时看到桌子上丰盛的饭菜,嘴巴里口水流露出来。
  “去,清理一下,等会吃饭,羽陌,你过来一下,我有事问你。”
  坐在椅子上,大叔开口道:“按照燕国的历日,今天可是你的生辰,我虽没有礼物送你,这样,你说一件事情,我保证答应。”
  “大叔,生辰从我出生的时候就没有了,现在还谈这个干什么?”
  “这不行,今年你可十六了,也到了结婚的年龄,这样,我把我女儿嫁给你,算上礼物。”
  “礼物怎么可以这样,那好,就一件事,只要你答应,那就算上礼物,如何?”
  “什么事,只要大叔可以办到,我一定帮你。”
  “我想……带小润出去闯荡!”
  “什么!”
  “爹,你怎么了?”
  “没什么,你继续洗漱,我这里还在交谈。”
  刚才确实有些失礼,但带自己的女儿出去闯荡,被人听到成何体通,不说邻近的乡青。
  羽陌可是燕国世子,那脸面哪里可能丢得起啊,这要上被燕王知道,那是要诸九族啊!
  今天是百里羽陌的生辰,说出去话,哪里还可以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