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水浒之王族霸业 > 第1061章 泗水告急

第1061章 泗水告急


  也算小小的弥补。在李亘答应之后,便研磨开始准备给梁公子的书信,借钱粮三个字说起来简单,但想把事情做成,就要把信写的感情至深,能打动梁公子!这不是一般的文字可以做到的,郭永需要认真斟酌,先打好腹稿,李亘接过砚台帮着磨墨,等待他的第一篇文字出来。
  这斟酌,就是一整晚!
  第二天不见客,继续!
  朱胜非听说之后竟有些感动,对左右道,“这郭特使真是一个认真尽责的人,即便最后不成功,大伙儿也别埋怨他!”
  左右都道不会,但有人问,“朱提举,如果连郭特使都借不出钱粮呢?”
  朱胜非道,“以梁家的威望,一点儿不出,那不是自毁名声吗?缓解兖州大军的燃眉之急,说出去也是为朝廷分忧,功劳大于责难的。怕就怕,有人借口攻击梁家。说到底,兖州军都是官军,轮不到他梁家救济!”
  “他们不想着给兖州军发粮饷,难道还阻止别人救济吗?”
  “兖州军都到了这步田地,真要是哗变,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我就不明白了,谁在把兖州军往火坑里推?”
  朱提举打断道,“朝廷不了解真实情况,以为咱们在谎报战功,毕竟,咱们一直在打败仗,没有功勋撑腰,说话就气短,骗赏夸大的名声传到朝堂,想洗白谈何容易!有人说三道四也不奇怪,你们要克制!做出些成绩出来,这才是最有利的回击!”
  嗨~众人唉声叹气,寄希望于郭永能一力扛起兖州军。
  朱胜非道,“你们去吧,尽力安抚军心,万不可出现动荡!全力配合郭帅!不要再来看我了,这点儿小伤我没事儿~”
  “朱提举!恁不然转到医药院去治疗吧?”
  “不必了,我要在这里等消息。”
  “在医药院等梁家的消息不是更快吗?况且,恁现在还有高热的症状,让医士们很慌张啊!”
  朱胜非摆手道,“无碍!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你们下去吧,我困了。”
  朱提举赶客,这些人就陆续退了出来,遇到来往的官吏,听说郭帅的借粮信已经快马送出去了,都兴奋不已。
  ……
  郭永整个人虚脱了,他写的信装了厚厚的一个匣子,有50余页!其中有大量兖州军的机密数据,就是向梁公子展示现在的困境,希望他搭把手,拉一把,郭永的文字,软得不能再软了,已经低到了泥土里!
  就算是这样疲惫,郭永还是强留下李亘,要听王伦的故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熟口的王贼成了王伦,这个人必须重视起来。
  李亘自然满足他的愿望,道出了许多秘辛。
  “什么!你再说一遍!朱提举使用的计策是王伦讲给他的?”
  “不管你信不信,我是信了。”
  “你从何处听来的?”
  “马伸亲口告诉我的!王伦留下计策,让朱提举解决掉晁盖一众山贼,所以,他不会再来兖州,兖州军暂时无外部之忧。”
  郭永重新安回了下巴,“我难以想象,王伦与晁盖里应外合击破官军防线,两股山贼汇合岂不更好?”
  “你认为他们是一路人吗?”
  “我一直这样认为!之前在卷宗中,是朱提举领兵击退了王伦,看来此事隐情颇多啊!难道王伦与晁盖有矛盾?”
  李亘道,“可以这么说吧,王伦的原话是:晁盖此人黑化了,我只有亲手杀了他,和找人杀了他两种选择!”
  吓~郭永道,“看来还是有矛盾啊!他们因为什么结的梁子?”
  “因为理念不同,王伦不祸害百姓,军纪严明,你没有见识过,所以不知道。”
  “我跟王伦交手过,谈不上多好,只是惯会笼络人心罢了。”
  李亘一笑,“那你一定没跟队下过乡,以后有机会隐藏身份试一试。”
  “哈?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们的兵军纪很差吗?”
  “毫不忌讳的说,非常差。所以我们才担心哗变,他们变成凶徒,和晁盖是一样的凶残。”
  郭永沉默,良久道,“贪财好色、色厉内茬、军纪散漫,这就是兖州军屡屡挫败的原因吧?”
  李亘道,“郭帅,你知道吗?王伦很少吸纳降兵的,非有家有口者,不得当他的兵,他还瞧不上咱们这些精锐!”
  “然后只把他们当夫役来用!我都差点儿被捉了去!”
  “哦?你们是怎么交手,能否讲一讲?”
  “不,你的故事先讲完,再是我的故事!”
  “好吧,再说王伦预测晁盖的逃逸方向,是他跟马伸说的,莱芜要加强防守……”
  噗~“那也是王伦说的?一切都是为了弄死晁盖?”
  “是的。”
  “被王伦算计,真是一件可怕的事!”
  李亘呵呵,“比如王伦的诏安条件第一条,诛杀杨少保!”
  ……
  三月二十七日,身在寿张县的梁公子收到了郭永的长书,掏出来这么一大把,还是非常意外的,心里嘀咕得到了什么重要线索,值得装这么多!待展开观瞧,梁公子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最后都能凝结出冰晶了!
  左右官吏看梁公脸色不善,也不敢多问,都离得远一些,免得误伤、“你认为他们是一路人吗?”
  “我一直这样认为!之前在卷宗中,是朱提举领兵击退了王伦,看来此事隐情颇多啊!难道王伦与晁盖有矛盾?”
  李亘道,“可以这么说吧,王伦的原话是:晁盖此人黑化了,我只有亲手杀了他,和找人杀了他两种选择!”
  吓~郭永道,“看来还是有矛盾啊!他们因为什么结的梁子?”
  “因为理念不同,王伦不祸害百姓,军纪严明,你没有见识过,所以不知道。”
  “我跟王伦交手过,谈不上多好,只是惯会笼络人心罢了。”
  李亘一笑,“那你一定没跟队下过乡,以后有机会隐藏身份试一试。”
  “哈?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们的兵军纪很差吗?”
  “毫不忌讳的说,非常差。所以我们才担心哗变,他们变成凶徒,和晁盖是一样的凶残。”
  郭永沉默,良久道,“贪财好色、色厉内茬、军纪散漫,这就是兖州军屡屡挫败的原因吧?”
  李亘道,“郭帅,你知道吗?王伦很少吸纳降兵的,非有家有口者,不得当他的兵,他还瞧不上咱们这些精锐!”
  “然后只把他们当夫役来用!我都差点儿被捉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