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魔风龙帝 > 880 决生死

  “刘梦儿难道真的通关了吗?”
  “三十三门人阶六品的武技,其中有两种可是秘密啊,这刘梦儿怎么会懂?”
  “哦~我懂了,只有这个家伙才懂得那最后几门武技啊!”
  “呵呵,这家伙被人利用了。”
  想到这里,不少人都是看向那武斗台上那已经攥紧拳头的身影。
  张尘风死死咬着嘴唇,他不相信,不相信是这刘梦儿会横插一手,会将属于他的东西给霸占了!
  可惜,现实是残酷的。
  不一会,一道白色倩影飘然到来。
  不是别人,正是那刘梦儿!
  刘梦儿是这战侯府中首席长老刘洪之女,在战侯府中乃是天之骄女。
  在以往那天赋仅仅次于张尘风。
  当然在张尘风背负废物之名时,这刘梦儿就已经成为了这烈岩城的第一天才了。
  “梦儿…”
  张尘风神色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少女皮肤雪白,凤眉丹目,嘴唇微微抿起。
  “你这废物怎么来了?”
  刘梦儿眉头微微一皱,冷漠的说道。
  这道话语,将张尘风心中那仅存的一丝期望也是随之粉碎。
  他不傻,当然能够感受到这刘梦儿语气之中的那种嫌弃以及厌恶。
  往日那满脸笑容,要他教她武技的那个刘梦儿,逐渐在他心底消失。
  他看向那看台上的刘洪。
  这以往那个摆出爱莫能助,想帮却不能帮的刘伯伯,此时此刻正嘴角噙着冷笑看着他。
  神色冰冷无比。
  张尘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中对这两年的遭遇已经逐渐明了。
  原来这两父女一直都在利用着他!
  这两年的遭遇,恐怕就是这两人在背后操控吧!
  先是将他从烈岩城中赶出去,随后又假惺惺的接近他,好得到那最后几门武技!
  以此成为那战侯候选人!
  这两人好深的心机!
  “你一直在骗我?”
  张尘风嘴角露出一道苦涩的笑容。
  “骗你?不,这不过是个交易,在这两年间我陪伴着最落魄时候的你,倾听你心中抑郁,以此换取那几门武技,我觉得一点都不过分。”
  刘梦儿冷冷的看着张尘风,毫不在意的说到。
  “不过分吗?可你明明知道,我一生心愿就是想要继承我父亲爵位,好得到父亲为何会消失的线索!你这么做可是把我最后一点希望都给断绝了…”
  张尘风惨笑一声。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女子给冷冷打断了。
  “够了!张尘风你这个废物还想要继承这战侯爵位?你也不看看自己现在什么情况,一个废物,你这么做恐怕只会让你父母蒙羞而已!我是你的话,早就一头撞死了,还在这里丢人现眼!”
  刘梦儿及其厌恶的看着张尘风。
  “让我父母蒙羞?”
  张尘风嘴中咀嚼着这六个字,无比的苦涩。
  就在近日他得到了九脉化龙诀,本想要与刘梦儿分享一下心中喜悦,可没想到自己在后者心中一直都是一个无法凝聚图腾,可堪利用一番的废物而已。
  “我实力比你强,就算欺你压你又如何?你能将我怎么办?我跟你之间有云泥之别,你应该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张尘风你若是识相的话现在给我滚出这里,我可以给一条活路你走。”
  刘梦儿最后一句话落下,显示着自己的仁慈。
  两个战侯候选者之间,本应该会有一场决斗,不过这刘梦儿显然没把这张尘风当成对手。
  一言一喝,将这张尘风当成了一条狗般驱赶。
  其余众多战侯府子弟,都是满脸揶揄的看着这张尘风。
  即便你实力有点古怪又如何?
  到底还是无法跟刘梦儿这等天骄对抗。
  张尘风身躯一颤,这两年他居然被人当成猴耍了,想起这点,再看眼前丽人,只觉得无比恶心,那颗心也是逐渐冷了下来。
  “哈!哈哈!”
  就在这时候,张尘风却突然笑了,随着这笑声,那眼角出现了一滴晶莹的泪珠。
  笑声越发大声,而其中的愤怒以及森然,也是越发的浓厚。
  既然这刘梦儿露出了真面目,他也无需再念及旧情!
  三年前他被这些人当成丧家之犬驱逐出烈岩城,三年后的他,绝对不允许!
  心中仅存的一丝天真,在此刻彻底消失得一干二净。
  “张尘风,你笑什么?即便你朝着我下跪,我也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刘梦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张尘风给粗暴的打断了。
  “够了!”
  这倒是让四周看好戏的弟子给惊得微微一愣。
  这张尘风还不滚走?他想干嘛?
  “刘梦儿!”
  张尘风爆喝一声,眼神冰冷的盯着那刘梦儿。
  这眼中翻滚着无边的暴戾,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随时会从少年体内跃出!
  这刘梦儿看到这眼神,也是不由得身躯一颤,这眼中的冰冷杀意,让她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
  “刘梦儿,你说的没错,你实力比我强,就算欺我压我,我也无话可说……”
  少年声音逐渐高昂起来,音调骤然提高!
  愤声咆哮道:
  “只不过事实并非如此!你这贱人,算什么东西?你跟我的确是有云泥之别,只不过我是云,而你只不过是被我踩在脚下的一摊烂泥而已!”
  “三年前我能将你踩在脚下!三年后我一样可以!”
  此时此刻,整个院落都传荡着少年那杀气腾腾的咆哮声。
  一个个都是用着惊愕的眼神看着那道单薄身影。
  这张尘风是傻了吧?
  还想要将刘梦儿踩在脚下?
  要知道,这刘梦儿三年前就已经凝聚了五等图腾――金炽鸟!
  三年过去了,一身武道修为已经深不可测,比之一些长老还要强大,这张尘风居然还说她是一摊烂泥?
  可笑!
  众人都是觉得可笑至极!
  “不愧是战侯的子嗣。”
  邢军并没有发生,而是在心中默默的想着事情。
  刘梦儿也是微微一愣,随后那脸上布满了寒霜。
  “张尘风,我好心放你一条生路,可没想到你却如此不知好歹!”
  这刘梦儿自以为是,怎么会知道这句话给那倔强少年带来了多少的耻辱?
  “刘梦儿!收起你这假仁假义的嘴脸吧!你这样说,我只会觉得心里恶心!”
  张尘风袖袍一挥,冷冷的打断了前者话语。
  刘梦儿的柳眉皱在了一起,眼中也是难以遏制的流露出了杀意。
  “你不是想要坐稳这战侯之位吗?好!一个月后的今日,我在这里等你!到时候…我们既分胜负!也绝生死!”
  张尘风凌空狠狠的指着脚下武斗台,森然说到。
  “我会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战侯府是我父亲的战侯府!是我张尘风的战侯府!战侯这个爵位,只有我有资格继承!”
  “谁要想把那手伸过来,我便剁了谁!”
  略带咆哮的话语,响彻在院落之中,让在场众人皆是一颤。
  这家伙如此心性…还好是个废物,不然的话他们怎么可能会有出头的日子?
  “张尘风!就凭你也配向我姐发起挑战?就你这种废物东西,根本就不需要我姐出手,一个月后我来斩你!”
  就在此时,一道不屑的嘲讽话语,从那刘梦儿身后响起。
  一个年纪与他相差无几的少年出现在他眼前。
  刘原!
  刘梦儿的胞弟。
  往日还跟在他身后,就好像一个跟屁虫一样,还一口一个姐夫,现在想想还真是让人作呕。
  如今那刘原的脸上布满了不屑的神情。
  张尘风冷冷的看着这家伙。
  “张尘风,你不过凝聚了一个一等的图腾而已,虽然踏上了武途,但依旧是一个废物而已,七天后的对决,你敢不敢接下?”
  刘原抬起头,傲然看着张尘风。
  张尘风看了他一眼,收起视线,跃下武斗台朝着院落大门离去。
  众人微微一愣,莫不成这张尘风还真是怂了?
  就在这时,少年那冰冷的话语响彻在众人耳边。
  “七日太长,三日后在此地,我前来败你!”
  哗!
  全场皆是哗然!
  众人看着那逐渐远去的背影,眼中闪烁着不可思议的神情。
  这刘原是一个搬山五重天的武者!
  而且还在一年前凝聚了一个三等图腾,对那搬山境的战斗手段熟悉于心,比起这刚刚才凝聚图腾的张河要强上几倍。
  莫不成这张尘风是自觉的这张河跟刘原是同一个档次的武者?
  要是那么想的话,这张尘风也太天真了吧!
  刘原嘴角勾起一道冷笑,对这那刘梦儿轻声说道:“姐姐,三日后我会将这家伙给废了!让他好好的做一个本分的废物!”
  这话语,无比的阴冷,就好像一条藏在草丛中的毒蛇。
  刘梦儿漠然的点了点头,不去看那已经消失了的身影。
  她根本就没有把张尘风的威胁放在心上,后者的话,在她听来不过是在痴人说梦而已。
  “三日后我再来看看。”
  邢军从座位上站起,对着身边的刘洪说道。
  刘洪身躯一颤,当即收起了那点小心思。
  他本来是想要叫这张尘风在这三天后无法出现的,可现在这邢军已经开口了,他也是不敢再对张尘风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最起码在这战侯府他需要保这家伙平安无事!
  刘洪眼中闪烁着阴毒的神色。
  这张尘风是何德何能,居然能够引起巡查使大人的兴趣!
  巡查使!
  负责审查这明岚王朝中各位王侯爵位的人物!
  三年一期!
  无论你是几品王侯,在这巡查使面前都需要恭恭敬敬的。
  因为他代表的是那当今的圣上!
  ……
  张尘风回到以往的住所,看着这辉煌大气的宅门,他的思绪不由得回到了三年前。
  宅院依旧是那宅院,可惜早已物是人非。
  良久,张尘风轻叹一声,大步走了进去。
  他那住所一直空在那里,毕竟他好歹也挂着一个战侯的子嗣,那些家伙尽管把他驱逐出城,但依旧不敢对他父亲留下来的东西有所不敬。
  战侯威名,岂会那么容易消散?
  看着这干净如初的摆设,张尘风神色极为复杂。
  父亲啊父亲,你到底是因何事离开!
  两年前的夜晚,张志天浑身是血的冲入他屋中,只留下那残破玉佩以及一句话后就转身离去了。
  “炎儿!必定要达到凝血十重天方可将这玉佩滴血认主!不然会有大祸!切记切记!”
  这一幕,张尘风每每合上双眼都会出现。
  “父亲!你放心,此生我必将成为强者,始终有一天我会寻到你的踪迹!即便前路有至尊挡路,我亦无惧!”
  张尘风咬咬牙,低声吼到。
  好像发誓又好像在说给自己听一样。
  深深吸了一口气,张尘风将这些思绪压下,来到那后院之中。
  现在迫在眉睫的是三日后的那场对决!
  要夺回战侯爵位,便从明日开始!
  看了一眼四周,确认无人之后,张尘风拿出一把铲子,将那院边角落上的泥土给挖掉,好像在翻找着什么东西。
  不一会,一个大坑出现在眼前。
  张尘风眼睛一亮,从这坑中抱起一个木盒。
  小心翼翼的将那土壤埋回去后,张尘风便急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将那木盒上的泥尘吹走,张尘风面露怀念之色。
  他敢说三日后将刘原击败,肯定是有他的依仗。
  而他的依仗,便在这木盒之中!
  “三日时间已经足够,有巡查使在,那刘洪不敢动我。”
  张尘风又不是瞎子,当然看到了那刘洪身边男子所穿服饰!
  巡查使!
  三年一次,他对明岚王朝的法典可是熟记于心!
  敢来闯次龙潭虎穴,张尘风自然是有自己的一套计划。
  只不过,这刘梦儿所显露的丑恶嘴脸倒是在他的计划之外。
  不过也无妨,只不过麻烦一点罢了!
  不做他想,张尘风将这木盒打开,很是小心的从中取出了一个玉瓶。
  这玉瓶整体通透。
  而最主要的是这玉瓶之中滚动着三枚褐色的圆形物体!
  张尘风将玉瓶打开,一阵异香传出,让他体内的气血好像也是随之波动起来。
  “一品丹药,气力丹!”
  张尘风眼前一亮,神情有些兴奋。
  丹药,乃是集合灵药中的精髓炼化而成!
  而炼制丹药的人,则被称为炼丹师!
  炼丹师无比高贵,即便是这偌大的烈岩城中,也是难以寻得一个一星炼丹师!
  这丹药,是以前张尘风还是天才之时皇城那些大家族送过来,以示交好的。
  张尘风当初无法显露圣脉之时,便早早将这丹药藏起。
  因为他知道族中肯定会有很多人对这丹药眼红。
  果然在他成为废物之后就有很多人都找门上,索要这气力丹。
  还说什么废物不值得浪费此等丹药。
  “还好保住了。”
  张尘风嘴角扬起一道笑意。
  将丹药倒在手上,张尘风心情有些激动。
  他即便是那战侯之子,但也是很少能够服用丹药,这可以说是他第一次服用,心情当然是激动无比。
  可正当他准备服用那丹药的时候。
  那脖子上挂着的残破玉佩骤然发出一阵光芒,将张尘风手中丹药直接给吸了过去!
  没等张尘风反应过来,这丹药已经消失在了玉佩之上!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直接让那心性坚毅的少年傻了眼。
  这,这什么回事?
  他的丹药居然被那玉佩给吸掉了?
  张尘风的呼吸都是变得粗重了一丝。
  一把将那脖子上的玉佩摘下。
  “快给我吐出来!这可是一等丹药啊!你这败家的玩意!”
  屋中出现了奇异的景象,少年面红耳赤的捏着一枚玉佩,气急败坏的不断开口谩骂着。
  良久。
  少年有气无力的瘫坐在床上,满头大汗。
  那玉佩则是静静的摆放在一边。
  “不对,这玉佩上的纹路好像有点变化…”
  张尘风微微一怔,因为他刚好看到了这残破玉佩上纹路变得完整了一点?
  眉头紧皱,露出了沉思之色。
  咬咬牙,张尘风决定将剩余的两枚丹药统统放在这玉佩上!
  因为现在只有两枚气力丹,根本就无法让他突破到搬山三重天!
  倒不如搏上一搏!
  这玉佩之中既然能够存放那睚眦圣兽的精血,以及传给了他如此奇妙的功法,想怕也不会是普通货色吧!
  想到这里,张尘风将那第二枚气力丹放在了这玉佩之上!
  那奇异的景象又是再度展现在张尘风眼前,那气力丹化为精纯的能量,渗入了玉佩之中。
  那纹路不断扭动,又是长了一点出来。
  微微一闪之后,这玉佩又是重归平静。
  居然还没行!
  这一幕让张尘风不由得有些眼红。
  这将张尘风心中的赌徒心理给激发了出来。
  “该死的!”
  张尘风很是肉痛,但没办法,因为这玉佩上的纹路看起来就差一点就能够修补完整了!
  事到如今,赌了!
  咬咬牙,张尘风颤抖着手将那最后一枚气力丹放在了这玉佩上。
  场景重复,张尘风死死的盯着那玉佩上的纹路。
  “长!长!长!”
  张尘风心在滴血,要是这玉佩不能给他带来一点惊喜的话,那他可就真是亏大了。
  在张尘风期待的眼神中,那纹路逐渐长满了。
  这使得张尘风微微松了一口气。
  不过…
  这玉佩怎么那么的平静?
  张尘风面色微微一变,伸手抓向那玉佩。
  就在触碰到那玉佩的一瞬间!
  这玉佩骤然绽放出刺眼光芒,直接朝着张尘风眉心射去!
  糟糕!
  张尘风心中一惊,没时间给他反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玉佩钻入了他的眉心!
  痛!无比剧痛!
  张尘风只觉得那脑子好像被十数把锯子来回割锯。
  他能够感觉这玉佩好像在他体内扎根了,在与他的血肉逐渐融合在了一起。
  这种痛楚,可想而知。
  一阵天旋地转后,张尘风脑袋中的疼痛感终于是稍稍退去了。
  “这,这里是哪里?”
  张尘风强忍着那剩下的痛意,朝着四周围看了过去。
  这一看倒是愣在了那里。
  因为他明显已经不在房间中了!
  现在的他置身于一个白茫茫的空间之中,约莫是三四十丈的范围,四周围都是白色的雾气。
  而他身前则是悬浮着一个上下沉浮的光点。
  “这难不成是传说中的小世界?”
  张尘风被眼前的情景给惊到了,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传闻武者若是修炼到高深之处,拥有操控空间的力量,举手投足间拥有移山填海之威。
  现在看来,果然不假!
  张尘风心情有些激动,那三枚气力丹到底没白费,就是不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机缘在等着他呢?
  看着身前漂浮的光点,张尘风试探性的伸出了手,触碰到了那枚光点。
  一道信息出现在了张尘风脑海之中。
  “时间流动?我的天啊!”
  张尘风消化了刚刚的信息,眼中露出极度惊愕的神情。
  在这空间之中修炼两天,外面才仅仅度过一天而已!
  而现在张尘风最缺的便是时间!
  张尘风眼中的惊骇之色没有减少半分,反而更加浓郁了,这玉佩到底是什么来头?
  居然能够操控时间!
  不简单!
  张尘风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口水,他父亲是从哪里得到这玉佩的?
  这事关重大,绝对不能有第二个人知道!
  若是传出去,别说明岚王朝了,那些更高等级的势力,都会插上一手!
  深吸一口气,张尘风暂且压住心中的骇然。
  这空间之中有着稀薄的的药力,正是刚刚那气力丹所化!
  虽然这量非常的稀少,但却极为精纯!
  张尘风从那信息中得知,只要不断投放丹药,那么这空间之中的时间流速以及能量密度则越高。
  简单来说,丹药就是使用这一方小世界的钥匙!
  而且玉佩吞噬之后还会反哺最为精纯的那部分给宿主!
  但若是没有丹药的话,这空间可就不能使用了。
  找丹药!
  张尘风目光火热,心中已经决定了,日后一定要疯狂的去搜集丹药!
  有了这么一个逆天空间,不好好使用一下可就是暴殄天物。
  “日后就叫你卧龙空间吧!”
  张尘风意气风发的给了这空间起了一个名字。
  现如今这卧龙空间刚好能够使用三天,张尘风当即开始运转身后图腾。
  九霄太虚蟒从身后浮现。
  这是赵凡第一次运功修行,当即感受到了那九脉化龙诀的不凡之处。
  只可惜这图腾只是一等的,不然就更加完美了。
  张尘风收起这些想法,开始了吸纳那空间中的精纯药力!
  在这里修炼六日,不过等于外界三日而已。
  时间刚刚好!
  ……
  三日时间,转眼过去。
  这一日,战侯府的气氛开始紧张了起来。
  因为今日是那刘原跟张尘风两人的决斗!
  这其中代表了什么,众人都是心知肚明。
  若是张尘风将刘原击败,那么一个月后的爵位之争可就好看了。
  若是张尘风止步于此…那么这新一任的战侯也就呼之欲出了。
  一间暗室中。
  “父亲姐姐你们放心,今日我要当着众人的面将他给废掉,为我们立下威风。”
  刘原阴森森的开口说道。
  “嗯,万万不能让这小子夺回战侯之位,这族中有不少长老都是起了异心,想要投靠那小子,这一仗,你只能赢不能输,以防万一,你带上这个。”
  刘洪眼中闪过一道冷芒,随后递给了那刘原一个玉瓶。
  “爹爹!对付那小子用不着这个吧!”
  刘原看着玉瓶中的丹药,不由得惊愕的开口问道。
  这瓶中装的可是爆灵丹,能够将修为短暂的提高一重天,但是副作用也是极强的,用完一个月内都会像普通人一样,无法修行!
  “这乃是万全之策,你就先带着身上,找机会,干掉他!”
  刘洪做出一个虚斩的手势,阴冷的说道。
  丝毫不掩饰话语中的杀意。
  这家伙还真是无耻,刘原图腾,境界都要比张尘风高上很多。
  可即便如此这刘洪还是毫不犹豫的将这爆灵丹交由他儿子,为的就是要做到百分百将那张尘风给置于死地!!
  实在黑心!
  至于那坐在一边的刘梦儿则是一脸淡漠的喝着茶,区区一个废物而已,并不值得她放那么多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