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至尊剑皇 > 第六章 紫色真气

第六章 紫色真气

听完事情的经过,秦义德脸色缓和,摆手道:“荣执事,这并不怪你。赵永贪图秦墨那小子身上的宝物,暗中刺杀将之抛落悬崖,这样的事情败露就败露了,与我们没有任何干系。”
  
      语气一顿,他阴沉笑道:“恰恰相反,你做的很好,当场击毙赵永,事后怎么也怪不到我们身上来。”
  
      “原本,我命令荣执事你,暗中派人将秦墨那小畜生除掉,也只是想让秦正兴那老狗方寸大乱,最好是悲伤过度而死,那就省却我很多手脚了。”
  
      “哼,哼!我是没有想到,秦墨那小畜生竟走了****运,从万仞山悬崖坠落,不但安然无恙,还突破了停滞已久的武徒九段之境。”
  
      说到此处,秦义德脸部抽搐,露出狰狞之色,咬牙切齿道,“二十年前,秦家族长之位本来该是我的。可恨秦正兴老狗私心太重,想要将族长之位隔代相传,传给秦墨那个小畜生。这样的所作所为,根本是我们秦家的一颗毒瘤,我一定要将秦正兴一系彻底铲除。”
  
      这时,首座的黑袍老者放下茶杯,低沉说道:“义德,你好歹是秦家副族长,不久之后,即将坐上族长之位。注意收敛一下脾气,这样的性子,可难当好一族之长。”
  
      “父亲,不是有您在,可以一直提点我么。”秦义德恭敬笑道。
  
      旁边,荣执事垂手而立,态度更是恭敬。这黑袍老者正是秦家的大长老,副族长秦义德的父亲,亦是长老一系的首领。
  
      大长老微微摇头,道:“既然秦墨这小子命大,活着回来,经过这件事,势必引起秦正兴的警觉。接下来,义德你不要轻举妄动,这么多年,我暗中布局,已经布置好一切。等到家族祭奠过后,你就等着安安稳稳坐上族长的位置吧。”
  
      “如今的族长一系,真正有威胁的,只有秦正兴一人。至于秦墨那小子,若是他从六岁时,顺利成长到今天,或许还有些威胁。至于现在……”
  
      “一个刚突破武士境界的小子,乳臭未干,在秦家三代子弟中,勉强能排进前百位。即使再给他十年时间,也难成气候。”
  
      说到此处,大长老浮现阴冷笑意:“当年,我没有成为秦家族长,我的儿子,也一定要坐上族长之位。”
  
      “哼!爷爷,父亲,都过去八年了,你们还如此重视秦墨那小子。”旁边,那面冠如玉的少年忽然开口,不屑道:“即使秦墨从六岁时,顺利成长到今天,我也有信心,战而胜之。”
  
      闻言,大长老、秦义德露出惊诧,继而失笑摇头,虽然并不赞同少年所说,但也并不责怪,对这少年相当宠溺。
  
      这面冠如玉的少年,正是大长老的孙子,秦义德的儿子,秦家第三代子弟的第一位,秦憾。
  
      “你这小子,现在武士三段的修为虽然不错,但比火家、冬家的那几个小辈,还要稍逊一筹。就敢在这里口出狂言?”秦义德板着脸,眼中却有笑意,显然对秦憾的实力相当满意。
  
      大长老也是笑道:“十年一度的家族祭奠即将开始,在‘引气贯体’的仪式上,憾儿你若能得到先辈遗骸中强大的力量精华,足以与火家、冬家的那几人抗衡,甚至能够超越。至于秦墨那小子,已是昨日黄花,不用在意。”
  
      见在场三人都不相信,秦憾皱眉,傲然道:“爷爷,父亲,我说得是真的。火家、冬家那几个家伙,虽然真气修为胜我一筹,但真正战起来,我有七成把握能击败他们。”
  
      “哦,你这小子。依仗的是什么?”秦义德忍着笑意,问道。
  
      “就凭这个!”
  
      秦憾竖起食指,猛地运转真气,只见指尖一缕气劲跳动,渐渐的,竟是渗出一缕发丝粗细的紫气。
  
      这一丝紫气,虽是肉眼难辨,但落在其他三人眼中,则是无比惊愕,大长老更是从座位上站起。
  
      “紫气,真的是紫色真气!”
  
      “难以置信,真是传说中的气中蕴紫!”
  
      紧盯着秦憾手指上的那缕紫气,三人似乎想将那缕真气中蕴含的一丝紫气,深深印刻在脑海中。
  
      秦家的古老典籍中,有着这样一个传说,气中蕴紫,在武士境界,可同阶无敌。
  
      也即是说,以秦憾现在的实力,足以横扫同阶武士三段的任何对手,即使挑战武士四段的对手,亦有极大的胜算。
  
      不过,对于焚镇上的三大家族来说,这样的传说只存在于典籍中,从未在焚镇的历史上出现过。
  
      “我体内的真气有百分之一,转化为紫色真气。真气的总量没有变化,可是,真气的质量比之前提升了两成,并且真气恢复速度,也提升了两成。并且,这种紫色真气有着神秘的力量,能使施展的武技威力大增。”秦憾脸上尽是傲然之色,“秦墨就算顺利成长到今天,我也能胜过他,这小子又算什么东西?”
  
      “恭喜大长老,义德族长,憾少爷再接受‘引气贯体’仪式,必能在焚镇少年高手中独占鳌头。”荣执事连声说道。
  
      “好,好,好!不愧是我孙子。”
  
      大长老笑容满面,吩咐道:“你现在要迅速提升自身实力,距离家族祭奠只有三天,这三天来,你也不能懈怠。明天,就到藏书阁,将家族独门绝学【破军拳】的秘籍取出修炼。凭你现在的实力,能够修炼灵级的武学了。”
  
      闻言,秦憾不由大喜,他心中盘算,等家族祭奠过后,要在族中所有人的面前,以【破军拳】狠狠击败秦墨,向所有人宣告,他秦憾才是秦家,乃至整个焚镇年轻一辈的第一人。
  
      ……
  
      清晨,朝阳初升,碧空如洗。
  
      练功房内,秦墨盘膝坐在一块蒲团上,双臂在胸前缓缓挥动,双掌结出一个个奇异的手势,修炼着秦家的独门心法。
  
      他双臂每一次挥动,皆散发出淡淡的气息,全身肌肉腠理之间,不断有肉眼可见的气息流动,如同轻风般流窜。
  
      从武徒到武士境界,其中最显著的变化,便是体内运转的真气,能够透发到体表,形成一股风般的气息。
  
      气荡如风,正是武士境界的标志。
  
      昨晚,从爷爷那里回来后,秦墨并没有休息,而是在住所的练功房中,一直修炼到现在,期望尽快稳固武士一段的境界。
  
      此刻,秦墨周身的真气运转不停,并且出现一种奇异的现象。经脉、丹田中近乎透明的真气,竟有接近十分之一是紫色。
  
      随着真气的不断循行,他肌肉腠理之间的气息,也隐隐出现了紫色,突然他身躯一震,吐出一口气。
  
      嗡!
  
      秦墨张口吐出一条细细的气息,却是凝而不散,如透明的箭矢射出,击中前方两米之外的墙壁。
  
      啵!
  
      墙壁上传来一声轻响,出现一个浅浅的痕迹。
  
      “这是……,真气透达体外,怎会有如此的穿透力!?”
  
      睁开眼,秦墨看到墙壁上的情形,不禁有些发呆,武士一段的境界,真气虽然能透达体外,但只有流转于体表,才能发挥十成的威力。
  
      凭一段武士的修为,若是真气外放,超出身体半米,威力便只剩百分之一。
  
      前方的墙壁距离他的位置,超过两米,一口真气喷吐,击中墙壁的力量,本应如挠痒痒一样。怎会对墙壁造成损伤的?
  
      展开内视,秦墨看到体内真气中,蕴含的接近一成的紫气,忽然想起了武士境界的一个传说。
  
      “据古籍中记载,在武士境界,若能修出紫色真气,气中蕴紫,则在武士之境,能同阶无敌。这种紫色真气,拥有如此惊人的穿透力,看来传说是真的。”秦墨回忆曾经看过的古籍内容。
  
      不过,秦墨随即摇头,前世他为了恢复身体,博览群书,见闻比焚镇老一辈高手要丰富的多,自是清楚这个传说的全部。
  
      传说中,在武士境界,修出紫气的最强状态,是全身经脉紫气滚滚,如朝霞横空,谓之——紫气东来。
  
      唯有达到这样的程度,才能真正做到同阶无敌,相比之下,秦墨体内的紫色真气,占全身真气不足一成,还差得远。
  
      秦墨又想到昨夜那一战,能够与赵永进行缠斗,不仅是依靠斗战圣体的强悍身躯,也因为以紫色真气来施展武技,能使武技威力大增。
  
      略一思索,秦墨站起身,从练功房推门而出。
  
      门的另一边,则是他的房间,床上小丫头还在熟睡,而桌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盒子。
  
      这是为了庆祝他平安归来,家族长辈们送来的礼物。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