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一胎双宝:总裁爹地太会宠 > 第1124章 喜欢安稳的小老头

第1124章 喜欢安稳的小老头


  Queen给她的孩子织了四五件小毛衣?
  可是,Queen从没跟她提过,而她每次看望Queen,连一根毛线也没见过。
  司雪梨回到病房。
  葡萄已经洗好了,在篮子里面,司雪梨见Queen行动不方便,于是走到床边的椅子坐下,掰下一颗葡萄,剥皮,然后递到Queen嘴边。
  “……”Queen没料到司雪梨会有这种举动,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她,这一刻,也生生愣住了。
  “吃吧,我给你剥。”司雪梨道。
  虽然洗干净连皮吃更有营养,但这些有钱人从小就活得精贵,才不会连皮一块吞。
  好比庄臣就是,凡是带皮的水果都不吃,得削得干干净净,不像她,苹果洗干净了直接啃,多方便。
  Queen眼眶一热,忍不住又要失态了,她张开嘴,小心翼翼吃下葡萄。zt0G
  “好甜。”Queen感动地说。
  这葡萄,比她这辈子所吃的加起来,还要香甜。
  司雪梨继续剥第二颗,提起:“看护说你经常织小毛衣,都织四五件了,是给我孩子织的吗?可我怎么没见过。”
  Queen闻言,瞪了一眼看护,责怪她多事。
  看护低下头,擦东擦西,心虚。
  司雪梨淡淡道:“你别瞪别人,既然织了,那就拿出来,藏着干嘛。”
  不能浪费一番好心意啊。
  Queen立刻收起目光,不敢再瞪。
  邹君瑗正在一旁处理消息,庞大的家族要办喜事是很繁琐的,她得替庄强搭把手,确定消息落实到每个家。
  抽空回头,见司雪梨竟敢如此对Queen,而Queen又贴贴服服,谁不知道Queen年轻时风流又彪悍,简直当代武娘娘,没想到也会在一个人面前变得乖巧。
  想想,在司雪梨面前变得乖巧又何止Queen一个,庄臣更是,司雪梨只要一个轻飘飘的眼神,他叫往东就不敢往西。
  邹君瑗笑了笑,收回视线继续处理消息,心想她这儿媳可真不简单。
  司雪梨将第二粒葡萄喂给Queen,催促:“衣服在哪?”
  Queen抵不住女儿的发问,将枕头抬起来。
  底下压着几件五颜六色的小毛衣,还有两根长针,以及一个快用完的毛线球。
  司雪梨见状,又气又笑:“垫那么多东西在枕头下,睡觉不硌吗?”
  “我第一次织,感觉不太好看,想等练好了再给你的。”Queen将几件小衣服拿出来,放在被子上。
  司雪梨用湿纸巾将手擦干净,拿起小衣服,一针一线,虽然不是很工整,但是算不错了。
  重点是,每针每线都汇集Queen对她还有孩子的爱。
  别看这些手工活简单,只是用针绕来饶去,但确实可伤神了。
  何况Queen有万贯家财,想买毛衣一句话就有人送上门,却也愿意花时间亲手去织。
  这份心意,简直让人无以为报。
  小小的衣袖,小小的领子,小小的身体……
  她已经想像到孩子穿上这些衣服会是什么样子。
  司雪梨压了压心里的感动:“我先替孩子谢谢了,这些衣服我等会就拿回去,放进婴儿房里。”
  说起婴儿房,司雪梨觉得她得说服庄臣,起码改造得中性一点。
  现在那间太粉嫩啦,又不担保肚子这个百分百是女儿。
  况且就算是女儿,也不能这样,打小就这么溺爱,以后要是养出个刁蛮公主怎么办。
  司雪梨始终觉得孩子得吃些苦头,才会培养出好的性子。
  Queen见司雪梨全部接收,激动:“我继续织,等织出漂亮的,就不要那几件了!”
  想到小外孙会穿上她亲手织的衣服……
  Queen再一次觉得,上天真的太厚待她了。
  不一会,司雪梨和邹君瑗从病房离开,两人前往双喜楼饭店享用午餐。
  两个人,开包间太浪费,于是在大厅一僻静的角落坐下,沾沾人气,也更有胃口。
  司雪梨想起庄臣也很喜欢带她来双喜楼吃饭,那作派,就跟小老头似的,忍不住笑了笑。
  哪有人每次都带老婆去正统的饭店吃饭的,应该多搜罗各种特色餐厅的嘛。
  这一点庄云骁就做得很好了,上次那个四合院就挺有意思。
  “笑什么?”邹君瑗问。
  她来之前已经吩咐厨房准备饭店,所以现在不必再点单,直接等菜上就行。
  “庄臣也老带我来双喜楼这吃饭。”司雪梨说。
  邹君瑗一愣,急:“是吃腻了?那我以后换个地方。”
  她是图这里干净,食材新鲜,所以就来了。
  司雪梨现在怀孕,可马虎不得,不然她儿子不得恼她啊。
  “不是不是,”司雪梨摇头,这里的东西好吃,她也喜欢:“就是觉得他不像个小年轻,是个喜欢安稳的小老头。”
  邹君瑗闻言,放心:“明年庄臣就三十五岁了,哪里还年轻。中年男人,自然成熟。就比如饭店,这里干净新鲜,就一直在这吃,也不会去寻觅新餐厅,你可不要嫌他闷。”
  “不会,我要是想换口味,我就自已找,然后带他去吃。”司雪梨道。
  两个人在一起不能老是指望对方付出,如果有不满,想改变,就自已主动安排。
  “你真懂事。”邹君瑗感叹一声。
  庄家人多,尤其是庄强,光他一个人就十八个小三,个个都是奇葩,作精她没少见。
  庄臣是她儿子,自然会心疼,每天忙公事已经心力交瘁,要是娶的老婆也不懂事,总是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吵……
  生活又怎么会有幸福而言。
  司雪梨捧起水杯抿了口温开水,懂事二字让她心虚。
  其实她一点也不懂事,害得庄臣总是为她担心。
  “伯母。”
  “邹阿姨。”
  两道声音一前一后响起。
  其中一道,司雪梨一听就认出来了,是郑兰儿,至于另一道,光闻其声,就知道说话的人一定是知书识礼,优雅大体。
  司雪梨抬头。
  果然,郑兰儿身边站着的女人,如她所想。
  身高一米七左右,头发乌黑一丝不苟披着,容貌姣好,这身高这容貌,一条白色的小裙子配上一样长的大衣,就已经十分好看,知性的气质淙淙往外溢。
  邹君瑗看见来者,意外:“瑶瑶,你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