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晚风残 > 034 对策

  “玙璠,你最近这两周的周测考得怎么样?”郭莹莹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只手端起了茶几上的果盘。
  “妈,您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玙璠正坐在桌前吃饭,对郭莹莹突如其来的提问有些不知所措,“还凑合吧。”
  “什么叫还凑合?”母亲对玙璠的回答很不满意,“我告诉你,你最好在学习给我多上点心,不要总想着摄影的事。”
  “我知道了妈,你真啰嗦。”玙璠非常讨厌母亲的数落。
  “我啰嗦?”玙璠的态度让郭莹莹更加生气了,“我只是不愿第一次开家长会就丢人。”
  母亲的话却提醒了玙璠星期六的事,女孩的眸光随即黯淡了下去。
  “怎么了?怎么又训璠儿?才上高一,为什么要给孩子这么大压力?”谭健听见母女俩的争吵,从电脑桌前走了出来。
  “老谭,要不是你天天护着,她会和我顶嘴。”玙璠的表现倒没有什么,最令她生气的是谭健。
  “行了,莹莹,你也不能把孩子逼得太紧了。”谭健又冲玙璠笑了笑,“璠儿,你月考考好了,爸给你买相机。”
  “您说真的?”玙璠一脸的不相信。
  “当然,一言为定。”谭健脸上是宠溺的笑容,“只要你考到班里的前二十名,爸就给你买相机。”
  “谭健。”郭莹莹感觉他在为虎作猖。
  “好了,我已经决定了,你别打算改变我的主意。”谭健却拿出了男主人的风范。
  玙璠却开始犯愁了,她这个成绩想要考到班里的前二十名,简直比登天还难。
  “谭健,你现在是越来越过分了,你倒底会不会教育孩子?”郭莹莹一生气将果盘扔在了桌子上。
  “我不会教育,难道你会?”谭健也不甘示弱,“孩子还小,在学校的压力已经够大了,你还要她怎么样?莹莹,玙璠有个兴趣爱好挺好的,我们做家长的应该支持。”
  “谭健,你什么意思呀?你怎么就喜欢和我对着干呢?”郭莹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不是,郭莹莹,我就不明白了。玙璠今天回家原本挺开心的,你看现在弄的,孩子饭都吃不下去了。”谭健看见女儿的样子就觉得心疼。
  “行,你就惯着她,你继续惯。等到她哪一天考不上大学了,你哭都没地哭去。”郭莹莹不愿再和她们父女理论,索性回房间睡午觉,玙璠却趁机给老谭竖了个大姆指。
  “玙璠,你也别生你妈的气,她就是这样固执惯了。”老谭最疼的莫过于自己的女儿。
  “没事的,爸,我没生妈的气。”玙璠越想,反倒埋怨起自己的不是。
  “玙璠,快点吃。吃完饭还能再睡一会儿。”老谭忙着给自己女儿的碗里夹菜。
  玙璠却一直想着谢澜那恶狠狠的眼神,无论如何都挫伤了她的食欲,她加快速度扒着碗中的米却把菜摞在了一边。
  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好了,爸,我走了。”
  “这么早就走了?你不睡会儿午觉?”老谭惊讶地望了一下墙壁上的钟表。
  “不了,爸,我还有事呢,我就不睡了。”玙璠赶忙摆了摆手。
  “那你路上慢一点,小心安全。”男人不放心地叮嘱道。
  “好的,您就放心吧。”玙璠一只脚已经踏出了家门。
  秋日的中午,学生们都回家休息了,满大街也看不见几个人影。
  “怎么办?谢澜那边该怎么应付?”玙璠从未像现在这般愁苦,相机的事情还没有着落。她苦恼着,随手揪了一片路边的秋叶,现在时间还很早,学校应该还没有开始午休。
  不如就回班吧,问问北宸,看他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玙璠也是个利索的人,她脚步轻快地走进了校园。自行车篷里,北宸的单车还孤伶伶地在角落里放着,他果然还没有回家。玙璠想着,不觉加快了脚步。
  他如她所料,还是那般沉稳地坐在课桌前,手里握着笔,眼眸紧紧地凝视着书本。
  “北宸……”话到嘴边,她又不忍去打扰他。
  “怎么了?”北宸抬起了头,即使很忙碌,他的眼眸中却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我想问你一件事,你现在时间很紧吗?”尽管不是很情愿,但玙璠显然已经被逼到了风口浪尖上,此时的她很需要北宸的帮助。
  “怎么了?你说。”北宸愿意因为玙璠的事耗费自己几分钟的时间,他索性放下笔,洗耳恭听。
  “谢澜要找我父母谈话。”玙璠的表情很痛苦,“这你也知道。可我该怎么办呢?我妈要是来学校,回家她肯定要骂我。”
  “玙璠。”北宸的唇微启,“她找你父母谈话,你让你母亲来就好了。你在那犹豫什么?是不好意思开口?”
  “宸,你说,你有没有办法让她别来开家长会呀?”玙璠挤破头也想不出个好主意。
  “这怎么能行?”北宸一反平日里对她的依顺,“你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你不让你妈来学校,结果只会更糟糕,你还真的不如告诉她。”
  “可是……”玙璠的洒脱此时被消磨得一干二净。
  “没什么可是的。”北宸还是超出同龄人的冷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璠,遇到事情不要想着躲避。因为你逃不了,那就去解决。”
  “那,你说,我去找别人假冒我父母来开家长会,行不行。”即使在北宸的劝阻下,玙璠没少动她的弯脑筋。
  “不行。”北宸想都没想,就否定了她的这个想法,“你认为这样做就可以吗?那月考之后的家长会又该怎么办?谢老师总会认识你家长的,这仅仅是早晚的问题。”
  “可是,北宸,我真的不想再听她数落我了。如果我妈知道我在学校的表面,她肯定更不愿意给我买相机了。”玙璠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那你就决定不告诉她?”北宸感到玙璠的想法很傻。
  “告不告诉她又能怎么样?告诉她,我又不会多一分。”玙璠抿了抿唇,“反正都已经这样了,不告诉她,还能给我少找些麻烦。”
  “玙璠,你这样下去真的不行。后面还有一场接一场的考试等着你去应对呢,你必须要振作起来。现在的成绩根本不算什么,只要你肯努力,是完全可以的。”北宸不忍心再看玙璠这般颓废下去。
  “北宸,我知道。我也想努力,但我真的不爱学,自然也没有那么强的自制力。不是谁都可以像你一样,有那么好的耐力。”即使贺北宸的话让玙璠很不舒服,但她也没有显示出过多的反感。
  “事到如今,我真的是大难临头了。”玙璠的脸上是少有的愁容,“星期六,马上就快到了。我必须快点拿出一个对策来。”
  “那你打算怎么办?”北宸中规中矩,也想不出什么妙招。
  “你说,我让书店的阿姨替我妈来,怎么样?”玙璠的脑子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可以是可以,但就怕露馅了。”北宸顿了顿嗓了,“万一书店的阿姨,脑袋一昏,说错了话,你可就死得更惨了。”
  “那总比坐以待毙要强吧,我总不能傻等着被收拾。”玙璠反驳道。
  “也是,你说的也在理。那只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不然你也没辙。”北宸打心眼里佩服起玙璠来,这丫头鬼点子总是这么多。
  “不试试,怎么能知道行不行呢。”玙璠释怀地笑了,“我现在就去问问她。”
  “哎,玙璠。”不知为何,北宸总觉得这样做有失妥当。
  玙璠却像一阵风似的走出了校门,她径直来到了书店的门口,推开门走了进去。
  “玙璠,你也要买什么书?”陆锦桐一如既往的热情。面前的女人规矩地扎着马尾辫,看得出是一张年轻的脸。上初中时,玙璠就时常在这里买书,也算这里的老顾客了。
  “锦桐姐,我今天不是来买书的,我想求你帮我办件事。”玙璠的脸红了。
  “怎么了,玙璠?你说。要是能帮的,姐,一定帮。”女人倒显得很爽快。
  “姐,你能不能……”玙璠的声音更小了,“你星期六能不能去学校见见我班主任?”
  “去见你班主任?”陆锦桐被玙璠的请求给弄懵了。
  “对。”玙璠咬了咬下唇,“我的班主任要叫我家长到学校来,我……”玙璠语塞,说不下去了。
  “玙璠,这样的事姐不能帮你。”陆锦桐的声音很坚定,“你父母应该了解你在学校的情况,这对你有好处。”
  “姐,求求你了。我妈要是知道我在学校这么不用心,她回家还不得把我骂死呀?”玙璠晃了晃陆锦桐的胳膊。
  “那你是不是在学校闯祸了。”女人颇为无奈地望着她。
  “也没有吧。就是和班主任顶了几句嘴而已。”一想起谢澜,玙璠就满肚子的不服气。见陆锦桐默不作声地站在自己面前,谭玙璠又开始着急了。
  “姐,你一定要帮我,不然我就死定了。”玙璠的眼眸中满是哀求。
  “玙璠,真的不行。这样的事情,我不能去做。到时候,你父母知道了,又找来怪我,那我该怎么办?”陆锦桐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
  “哎呀,不会的,姐。”玙璠焦燥了起来,“这样行不行,你来学校见我班主任,我给你二十?”
  “玙璠,这不是钱的事。周六,我也是有生意要做的。我去学校,那谁帮我看店呀?”陆锦桐向玙璠诉说自己的苦衷。
  “我耽误你做生意了,那五十行不行?我给你五十块钱,你周六来学校帮我开家长会?”玙璠又提高了价码。一旁的陆锦桐沉默了,去见一下老师,就能白白拿到五十块钱,这样的美差也不是谁都能碰到的。
  但良心上又过不去,陆锦桐正做着强烈的思想斗争,玙璠却猛地拍了一下柜台,撂下了一张五十元的钞票,“一言为定。周六下午上学,我来店里找你。”
  话音刚落,玙璠却匆匆离去了,即使有些心疼这一星期的零用钱,她却感到无语伦比的心安,像是了却了一桩心事。留下陆锦桐望着柜台发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