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万古第一神 > 第550章 我叫君念苍

第550章 我叫君念苍

“义父!”
  
  搞定了赵神鸿后,他和李无敌汇合。
  
  李无敌比他更快,就提着黄崇焕的首级过来了。
  
  两人相视一笑。
  
  “送你了。”李天命把东西,给他扔过去。
  
  “滚,拿走拿走。”李无敌道。
  
  “还继续吗?夜黑风高,可以杀不少人。”李天命道。
  
  “不,先看看对方反应,我能把握帝兽的位置,是一大优势,不能太过放肆,让对方怀疑到这一点。接下来,如果还要狩猎,那就要选大人物了。现在的大人物,都凑在他们营地里。”李无敌道。
  
  “义父心里,还有谁算大人物?”
  
  “东阳陵、东阳煜。外带一个天之圣境第八重的姜闇,其他没了。”李无敌道。
  
  “他们活不了太久。”李天命道。
  
  “嗯,回去吧!”
  
  ……
  
  东皇宗,血劫结界!
  
  结界内,血气翻滚,无数的血雾流转,沾染肉体,便能腐蚀血肉,和镇魔结界有些相似。
  
  “没什么动静?”
  
  乾帝带着疑惑,以最快的速度奔走。
  
  滋滋!
  
  血劫结界的血雾,锁定了他,不断涌来。
  
  “这不过是五星天纹结界,这么麻烦?”
  
  乾帝皱着眉头。
  
  “早知道这李氏圣族,还能出这种人物,就应该顺手灭了。不至于如今成为我心腹大患!”
  
  说实话,他被这血劫结界,弄的有些狼狈。
  
  好不容易,他终于跨进结界之中,来到了东皇群山,
  
  乾帝眼睛一眯,直接朝着主峰而去!
  
  “一个人都没有!”
  
  他的眼睛横扫而去,很快就发现了这个事实,这让乾帝的脸色,瞬间扭曲了。
  
  砰!
  
  他落在了鲲鹏圣殿前,抬头看去,鲲鹏圣殿内立着一根柱子,上面刻着有字。
  
  乾帝一步闪入圣殿中,站在那柱子前,定睛一看。
  
  只见上面写道:
  
  “看什么看?我正和你老母亲‘鸳鸯戏水’呢,滚开吧!”
  
  乾帝楞了一下。
  
  然后,气得当场吐血三升。
  
  “李无敌!!!”
  
  一声怒吼,震荡着整个东皇群山。
  
  ……
  
  神都,十方道宫门外!
  
  这一天,两个还算新鲜的脑袋,挂在门口,呆呆的看着九冥一族阵营的方向。
  
  “是神武元帅和天武元帅!”
  
  “快,快禀报陛下!”
  
  “我的天啊,连他们都死了,我们死的强者,也太多了吧?”
  
  “谁不知不觉杀了他们?陛下都不知道吗?”
  
  “我怎么感觉,我们好像很惨!”
  
  阴影开始笼罩全军,尤其是来自武圣府的强者们,他们以前都以黄崇焕马首是瞻,如今完全乱了分寸。
  
  这两位的死,传遍神都,让许多人心情剧变,陷入了沉思之中。
  
  “道宫变了。”
  
  “不再是羔羊,而是凶狠的狮子。多了个李无敌,十方道宫开始变狠了。”
  
  “这十方镇魔结界都出来了,我们还能吃得下道宫吗?”
  
  这让很多人产生了怀疑。
  
  百万大军中,并非所有人,都是上古皇族的核心,大多数边缘人物,并没有继承多少他们的意志。
  
  “闪开!”
  
  东阳煜急匆匆而来。
  
  当他看到,眼前这两个首级的时候,眼睛再次通红,双拳再度紧握!
  
  这两位,曾经都是随同他征战多年的重要角色,尤其是黄崇焕,几乎和他出生入死,现在却瞪大眼睛,死不瞑目。
  
  东阳煜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怎么觉得,我们好像是个笑话?除了重创了十方宫主,好像什么都没做到啊,还损失了一堆强者,更不用说神都毁了……”有人茫然道。
  
  “谁在说话?!”东阳煜回头阴森如魔。
  
  众人齐刷刷的让开。
  
  东阳煜睁眼一看,说话的竟然是他的儿子。
  
  应该是二十七子吧,有六头天赋,具体叫什么名字,东阳煜都忘记了。
  
  他气势暴戾,直接上前,一巴掌盖在那人的脑门上。
  
  砰!
  
  对方惨死倒地!
  
  “谁在宣扬这种言论,当场诛杀!我们上古皇族,没有软弱之辈!”东阳煜声音颤抖道。
  
  “是!”大军齐声高呼。
  
  只是,声音有些动摇。
  
  东阳煜听得出来,他一双耳朵已经通红。
  
  虎毒不食子,但,他杀了。
  
  反正名字都记不住,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吧?
  
  “十三殿下,陛下已经从东皇境回来了,让你过去。”有人上前来通报。
  
  东阳煜终于眼睛一亮。
  
  “父皇回来得很快,说明他已经拿到了,可以动摇十方道宫的把柄!”
  
  他迅速归来。
  
  远远就看到,乾帝站在一片废墟之中,方圆数千米都没其他人,只有东阳陵,恭敬的站在乾帝身边。
  
  “父皇,是否灭亡十方道宫的时机,已经到了?”东阳煜问。
  
  乾帝目光冷淡,看了他一眼。
  
  东阳煜发现东阳陵只敢低头,他也连忙低下头,不敢再说话。
  
  “黄崇焕和赵神鸿死了?”乾帝的声音极其阴寒。
  
  “嗯!”东阳煜点头。
  
  “这种时候,我不在神都,你让他们单独离开?”乾帝声音更严肃。
  
  “父皇,他们没向我通报,我不知情啊!”东阳煜委屈道。
  
  说实话,他其实知情,但这时候是绝对不能认的,否则,估计要被当做出气筒。
  
  “哈哈!”
  
  乾帝笑了。
  
  “我假死,为了灭亡十方道宫,结果孙子死得差不多了,手下古氏族和武圣府也快完了,连儿子都死得差不多了,就剩下你们两个和十五了。”
  
  乾帝声音惨然。
  
  十五,就是东阳闇。不过,李天命习惯他的名字叫姜闇了。
  
  “父皇,对方确实很狡诈,但终究都得死在你手中。”东阳煜道。
  
  “别扯了,我虽然老了,但目前为止,谁输谁赢,我还是能看清楚的。除了微生云汐,其他方面我都输了。”乾帝叹气道。
  
  他看起来,好像有点落寞。
  
  东阳陵和东阳煜对视了一眼,似乎都有些茫然。
  
  他们不习惯,乾帝竟然也会泄气。
  
  “父皇,也不能这么说吧,实际上你还是成功了,至少,十方镇魔结界目前很不稳定,随时有可能崩塌,一旦崩塌,你一个人就能收拾掉他们所有核心人物了。”东阳陵道。
  
  “嗯。”乾帝低着头,沉思了起来。
  
  “父皇可是想冷静下来,把被挑衅形成的愤怒,全部甩开,以理智来看待目前的困境?”东阳煜问。
  
  “对啊,是应该冷静下来,放下身段,和这鱼儿好好玩一玩,斗智斗勇一把,要不然,可就真要被拖进水里淹死了,这条鱼的劲儿真大,还真能甩,老头儿我一开始小看这畜生了。”乾帝乐呵一笑。
  
  “父皇说得对。不过,鱼儿终究是鱼儿,再聪明,也不如我们人手段多。”东阳陵道。
  
  “现在的难题在于,怎么在现有的条件基础上,想出一个必杀十方道宫的办法?”东阳煜道。
  
  “我有想法了!”乾帝笑了起来。
  
  他一扫此前的郁闷,变得嬉皮笑脸。
  
  这样的他,放下了身段,显得更加可怕。
  
  “我们还有百万人,一个人想不到点子,就百万人一起思考,给我传令下去,谁能想到一个能解决问题的法子,重重有赏。”乾帝道。
  
  “父皇,确定要这样?”东阳煜有点费解,毕竟,全军一起想办法,这听起来就像是个笑话。
  
  “十三,不要小看寻常人的智慧,我们身在局中,思维固化,有些好办法,很可能被我们自己藏起来了,但,别人一点就能通。要不然,我怎么会说,寻常小鱼儿的一生思维,都会是道的一部分呢?”乾帝语重心长道。
  
  他变得心平气和了,也变得可怕了。
  
  “我现在就去下达命令!”东阳煜迫不及待而去。
  
  一时间,连十方道宫,都知道乾帝竟然在让全军想办法!
  
  听起来很可笑,但这样拉低身段的方式,证明他真的冷静了下来。
  
  这个行为,就和他的意志一样,聚集所有人的智慧和灵机一动,为自己所用。
  
  万一,能激发自己呢?
  
  一个时辰后——
  
  “父皇,有一人想出了一个点子,我觉得不错,我让他来跟你说。”东阳煜兴奋道。
  
  “准。”
  
  不久后,东阳煜带来了一个白衣青年。
  
  他跪在乾帝面前磕头,身体微微颤抖。
  
  不只是敬畏和激动,亦或是有其他的心情。
  
  “你叫什么名字,来自何方?”乾帝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吃着小点,喝着小酒问。
  
  “我叫君念苍,来自东皇境。”白衣青年道。
  
  “东皇境的人,竟然能来神都?以前在道宫修炼的吧?”乾帝问。
  
  “是。我本属道宫北方殿弟子,赵殿王离开了道宫后,武圣府扩军,我选择了加入。”白衣青年道。
  
  “很有志向,知道脱离泥潭。”乾帝笑了笑,然后道:“君念苍,你这个名字不错啊,谁给你取的?”
  
  “我父亲君圣霄,他以前是东皇境执掌者,一年前,死于李无敌手中。”君念苍说话的时候,舌头在打颤,不知不觉之中,泪水哗然而出。
  
  大概是为了仇恨,已经在绝望之中,背弃了信仰。
  
  “哦……”乾帝点了点头,“孩子,起来吧。”
  
  “谢陛下!”
  
  君念苍挣扎着站起来。
  
  “说说你的妙计。”乾帝道。
  
  “不算妙计,只是想将我父亲,和李无敌交战时候的些许经验说出来,希望能对陛下,有所激发。”
  
  “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