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碎夜之刃 > 第六十七章 天命之怒!

第六十七章 天命之怒!


  在魔蛇逃走后,尹芙也悄悄后退。她清晰的感知到,有一双阴冷的目光时时刻刻都在盯着她。
  “该死!魔蛇大人真是没用,连小小的龙息镇都无法毁灭!”她没有怪魔蛇逃走时不带上她,在恶魔的字典里,没有同情和怜悯,只有自私自利!
  ……
  高瘦的摩西追上来,距离尹芙不足三十米!
  “这不是逃跑的那个小家伙吗?现在有勇气追来了?咯咯~你父亲的味道不错呢,但你母亲很难吃。”尹芙舔舔嘴唇。
  摩西双目血红,身上爆出青筋。
  “咯咯……看你的眼神好像要把人家吃掉呢,好害怕,不知道你要怎样吃了人家?你这么瘦,人家可不喜欢,还是喜欢你父亲那样强壮有力的……”
  就在摩西快要迷失于悲怒中时,尹芙另一边,走来一位少年,“你的遗言讲完了吧。”
  尹芙猛然回头,她眼中闪过惊恐,恶魔对气息最为敏感,而她又是偏重心灵系的恶魔,可竟然丝毫没发现对方的到来!
  “咯咯~小弟弟你也要陪姐姐玩嘛?”尹芙捂嘴娇笑,但她眼中却全是恶毒。不能再被这两个小家伙耽误时间,要趁早离开此处。
  “欲念沉沦!”
  尹芙果断出手,她双目粉红,勾人心魄,欲望之力瞬间把对方笼罩!
  月小白眼神冰冷,他发丝轻扬,银色蛋壳隔绝欲望的力量。早已准备多时的神之手,一把握住女恶魔。任尹芙如何挣扎,也逃不出银色手掌。
  尹芙惊惧交加,她形态变化,脸上浮出魔纹,身后出现一根火红色的尾巴。她是中阶恶魔,在主位面内最多只能半恶魔化。
  但没用,神之手的威力超过她理解的范围。随着银色手掌的紧握,她全身都仿佛被碾碎。
  月小白双目冷凝,神之手又再次发力。尹芙无法承受重力,七窍流血,她痛苦的求饶。
  “啊——求求你放过我,我愿意签定契约,奉你为主!”
  喀嚓!
  尹芙全身骨头具碎!
  银色手掌把仿若肉泥一样的尹芙,仍在摩西脚边。
  阴冷男子抽出利刃,从尹芙头顶一插到底。
  ……
  “师傅。”
  祝融既是愧疚,又是仰慕。
  十年中,他都不敢主动去看望师傅,怕他痛心,怕他失望。如果世界上还有让他不敢面对的人,唯有眼前的鹰风波了。
  “好孩子。”风老微笑着摸摸他的头,一如对方年幼刚拜师的时候。
  祝融哽咽不能语。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这世上谁是无情人?再坚强的男人,也有他最柔弱的一处。
  微风拂动,四周宁静。众人都不愿打扰师徒二人。
  轮椅上的男子忽然感到磅礴又温暖的生命之力,从头顶上的那只手掌传入体内。
  “师傅?”祝融抬头。
  中年的鹰风波在快速衰老,只有他的目光不曾变化,温暖,慈祥。
  在风波亭中的时候,鹰风波自毁天命之路,释放超凡秘术。而此刻,他用灵魂释放另一种禁术,为徒弟再续天命。
  后一种是只存于传说中的禁术,已经几千年之多未曾在光辉大世界出现。
  它名为,逆天改命!
  违逆天命者,万劫不复!
  灵魂将不归魂渊,不入死寂长河,无归处,无来世!
  灵魂化虚无,消亡于天地!
  而且这种禁术即便是使用了,成功率也极低。
  ……
  午时的天空突然阴沉灰暗,黑云密布,电闪雷鸣。
  天地都在震怒。
  鹰风波身体内破碎的生命之火,全部进入祝融体内,在他身体里凝聚成火种。
  但这火种只是无根之木,唯有通接天命,才能真正的属于祝融。
  这一步也是最难的,几乎不可能做到,就算是神灵,也不敢轻易冒犯天命。
  周围的众人都被风吹开百米远,免得他们被殃及。
  逆天改命必定会激怒天命法则,但也只有激怒它,让它降临,才有机会让生命之火贯通天命,从而逆天改命。
  “师傅,停手吧。”祝融哀求,他不清楚师傅在做什么,但能引起天地变换,肯定非常危险。
  他这位废人,早就认命了,不敢再让师傅劳心。
  “呵呵……等一会就好。”鹰风波面色柔和。
  逆天改命一旦开始,就无法再回去了。他的下场已经注定。
  “出!”鹰风波另一掌拍在祝融背部。
  他自毁天命时,触摸到了圣显之境,对世界,对天命的看法更为透彻。
  这才真正下定决心,为徒儿逆天改命。
  ……
  祝融体内的生命之火,释放出一道道细丝,妄图去通接天命之路。
  就好比是在无尽海洋中漂泊的一位偷渡客,去搭载遥远处的一艘战船一样。
  做得到吗?
  做不到,并且那艘被激怒的轮船朝着偷渡客开火。
  地震山摇,雷电劈空!
  这是天命法则对人的警告!
  鹰风波直起驼背,抬头望天呼喊:“我愿灵魂永世消亡,只求天命能开一线!”
  “轰!”
  一道惊雷降落,砸在老人身前。
  天命法则拒绝。
  ……
  “哈!”
  杀神何时求过谁?
  鹰风波肆意大笑:“人逆我,我便杀人,天逆我,我就来捅一捅这天!”
  老人身体粉碎,化为一捧尘埃。
  他灵魂灭亡,只留下一道透明的晶线,扎入祝融生命之火,“天命不愿开一线,我便灵魂做桥梁。”
  午时的天空本该明亮,但这一息却直接进入黑夜。
  不,黑夜至少还有星辰月光!
  无可描述的威压,万物生灵皆惊。
  “退!”
  心灵之声,清只来得及说一个字。
  她心灵之网崩塌,灵魂受创,人直接昏迷。
  ……
  但在所有人都后退的时候,有一个人反道而行,他来到祝融身前。
  他人至中年,看上去老实憨厚,穿着管家服。
  他抬头,挡在天威前。
  “我父之过,我愿承担,天命之怒,尽来我身。”
  是鹰无惰,一个白银阶位的弱者,一个庄园的管家。
  他挡的是天命!是光辉的法则!
  “砰!”
  鹰无惰身体粉碎,灵魂消亡。
  ……
  远处的月小白悲怒交加,管家是这个世上陪他最久的人,没有之一。每一次在他难过,孤独,一个人躲起来的时候,都会有一个人默默的看着他,为他担心。
  他以为月小白不知道。
  “警告!撤离!”
  “警告!撤离!”
  “警告!撤离!”
  这是进入生者世界后,系统第一次发出提示。
  月小白黑发漂浮,双目银白,悲愤,怒极。
  ……
  十几位生命无多的老者,颤巍巍的走过去。
  “天命之怒,我愿承担。”
  “我愿承担。”
  “我愿承担。”
  “我愿承担。”
  ……
  “砰砰砰……”
  一位位老人身体粉碎,灵魂俱灭!
  “警告!撤离!”
  “警告!撤离!”
  ……
  “撤离你妈!”月小白发丝张狂,如万蛇起伏!
  神之手出。
  巨大的白银手掌狠狠朝天空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