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创造者 > 第58章 人族有错,全族承担 4000大章

第58章 人族有错,全族承担 4000大章


  未霁点点头:“我是风神。”
  龙九忽然笑了起来。
  “你果然是神啊!”
  他笑得越来越大声。
  “哈哈哈,我真蠢,我居然真的以为我是牺牲了自己,然后被风神选中了。原来你一开始就在骗我,你骗得我好惨,骗得我相信你,然后你呢,作为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祗,就在一边看我的笑话,对不对!”
  “你不是什么巫师,你是万能的神,你明明可以自己出手拯救所有人,你却让我变成龙,让我忙东忙西的,为了一群在你眼中微不足道的人族,拿自己的命去拼。”
  “可笑啊,我竟然为了不让别人对付你,打压了反对你的声音。可是,你根本就无所谓吧,你可是神啊!神怎么会在乎人类的反对!”
  “哈哈,其实,我早就有所发觉了,你知不知道,那天在山下,在巨石砸到我的时候,并不是所有人都背对着我们逃跑的,有人看到你了,他后来告诉我说,你那个时候飞起来了,然后,在我还没落地之前,黑龙就被你从浊流与巨石下面抢了出来。”
  龙九在大堂内走来走去,时而疾步,时而转身,时而手舞足蹈。
  “如果只是一个人这么说也许我不会怀疑,但是,你早就露出马脚了你知道吗?你熟知大地上所有的山川地理,你能让人几天就治好我将死的重伤,现在,更是不想装巫师了,直接过来向我要头环了,哈哈哈哈……”
  龙九取下头环,咣当一声砸在了地上。
  “你都可以随便进出我的王宫了,还跟我装,装成凡人很好玩吗?你真……”
  未霁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安静地看着龙九在那里不断地吼叫着。
  但是一直在旁边用意识看着的黄思实在是看不下去啦。
  忘恩负义,不知好歹的东西。
  欺负别人可以,但是欺负他家的未霁,绝对不行!
  黄思连义体都没有用,直接空气中开口:
  “未霁,不要跟他废话,来,我们先把人族灭了,然后用备用的受精卵库存再造个新人族出来。爸爸重新教他们做人的道理!”
  “父神!”未霁听到了黄思说话,连忙恳求道:“不要这样,人族不也是父神的孩子吗?就像当初您与我们立约一样,父神也不要随便处置人族啊!”
  黄思的声音在空中冷冷地响起:
  “救族大恩,仇怨以报。”
  “那么,既然人族有错,就由全族承担吧。”
  他从不以个人为单位发放赏罚,而以人族为单位统计。
  人类个体的分量太轻了,无论赏罚,都担不起。
  人族敢嘴臭未霁,他就让人族付出代价。
  龙九惊愕地四处看着,书房里没有其他任何人,但是却有人在说话,看不见的说话者……难不成……。
  他还没记起来曾经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就意识到那位口中轻易说出的,宣判一样的话语。
  然后,龙九就发觉,由于自己的气话,那位看不见的存在,竟是要拉着全体人族陪葬?
  这怎么可以!
  身为人族王者的理智在此刻占了上风,龙九立刻双膝跪下。
  “您就是未霁的父神吗,我龙九,在此代表整个人族,请您息怒。”
  说着,龙九又转向了未霁:
  “未霁,对不起。”
  千言万语无可诉说,他只能用对不起来道歉。
  黄思冷笑:
  “一句话就想让我饶过整个人族?”
  未霁忙对黄思求情道:“父神,龙九他就是一时气话,其实他对我根本就不是那样想的,我知道的,他对我很好的。”
  黄思看了眼未霁,疑问:“对你好?”
  “嗯,他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未霁补充道,“而且,他是我的朋友,我懂他。”
  龙九微微抬头,愣愣地看着未霁。
  看着未霁认真求情的模样,他忽然觉得心口有什么堵得慌,难受得不得了。
  朋友,懂他的朋友。
  龙九感觉到,有又咸又涩的液体,从自己脸上慢慢滚入了嘴中。
  他重新低下头,身体微微颤抖,压制着自己的哽咽。
  “未霁,不用替我求情。我确实有错,自知万死难赎,听凭处置。但是,还望尊神放过人族……”
  龙九的头重重地磕在地上。
  他不能只让未霁一个人替他说话。
  然而人族也确实对不起未霁,他早已听说,也防范过,却未曾采取更进一步的行动,反而让未霁遭到了更加不公的对待。
  究其根本,确实是人族的错多点,他的错只是出口伤人,未加预先防范,可是他是人族的王,人族之安危存亡现在已经取决于这间小小的书房内的对话。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用他的命来弥补人族的过失。
  一下,两下,三下。
  龙九磕的很重,不多时,他的前额已经鲜血淋漓。
  但是龙九不敢停下,他在等待着面前那位的审判。
  黄思的身形从空气中浮现,他鼓着掌笑道:
  “够了,你愿意为族群作出牺牲的精神,我已经收到了!你们两个的信任与友谊,我也收到了!你看你们!一个个口是心非的!非要我逼一下,才会好好说话,要不要这样!”
  黄思为自己的机智感到自豪,他解决问题的手段永远都是那么干脆利落,简简单单。这次也是,激将一下,不就搞定啦!
  他拍了拍未霁的肩膀以示安慰:“好了别着急了,我没打算毁灭人族,就是吓你们一下。未霁真是老实孩子,我怎么可能会真的毁灭人族呢?”
  吓?未霁表示略微怀疑,他怎么感觉父神刚才有一丝认真啊。
  接下来黄思就把时间留给未霁与龙九,让他们短暂告个别。
  当然他也没走,就在一旁看着。
  反正他走没走别人也看不出来啊,想看热闹就没必要遮遮掩掩了。
  未霁从地上扶起了满头鲜血的龙九。
  “我走了。”未霁说。
  龙九还有点头晕,他稳定了一下情绪,知道未霁是真的要走了,便轻声问道:“那么,你走以后,我可以去你的庙里看你吗?”
  未霁答道:“可以的,但是我一般不在庙里,还有,不要把风神的塑像造的和我长得一样,不然我就得让父神帮我换义体了。”
  龙九问道:“连长相也不行?那我又能留下什么?”
  未霁说出了他在这里的最后一句话:“对朋友的回忆。”
  ……
  黄思带着未霁在大陆上空飞行着。
  “心里难过?”黄思问他。
  “嗯。”
  “以后有空的话可以去看看他,只要别让其他人族发现。”
  “好的。”
  “他以后会很纠结的,因为你都不会变老,但是他会。”
  “他是我朋友。不会介意。”
  黄思笑了起来:“不得不说,你确实有挑人的天分,草九,是个不错的人,龙九,也是一个不错的国王。”
  未霁的眼中荡漾着怀念的神色,“嗯,因为,当初,我听到了他对我的呼唤时,我就知道了,这个人不会错。”
  黄思点点头。
  “戏是假的,感情是真的。黍水这家伙说你演技差,但是,只有入戏的人,才能看清楚什么是虚假,什么是真实。”
  未霁:“嗯!”
  在黄思看来,未霁会有一段时间不开心,这很正常。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只是会留下记忆,而情绪则慢慢消散。
  相比起人工智能能够更换义体、自我修复等等的优势,近乎无穷无尽的寿命来说,人类的生命,太过于短暂了。
  事实上,以人工智能的尺度来看,人间的帝王将相犹如过眼烟云,沧海桑田的变迁不过眼前一瞬。
  那个人类是幸运的。
  因为,即便是他本人极易腐朽,其在世所留下的一切赫赫战功与威名也会被时间腐蚀,但是,作为朋友的回忆,却会永远留在未霁的记忆之中。
  尘归尘,土归土。
  国王的归国王,神祗的归神祗。
  一切都回归应有的位置。
  而时间只会继续向前流淌。
  ——
  龙国的第一任国王龙九,乃是人族历史上的一位传奇人物。
  他一生功绩彪炳,不但建立了人族历史上的第一个王国,还在任期内将人族的活动范围扩大到了天云山脉之北,以及方山之南。
  在他的英明治理下,人族不但繁衍生息,人口越来越多,而且文化也变得极为昌盛。
  他在少年时期,就获得了风神的眷顾,可以化身为一条黑龙。
  这种在凡间从未出现过的动物,体型巨大,可以移山填海,甚至击败神祗。
  龙,源自天界。
  在未曾有纪年的蛮荒历史之中,天界动乱,水神背叛天神,犯上作乱,她逃过了三位祖宗大神的追捕,逃到了人间。
  水神在人间掀起巨大的洪水天灾,淹没了人族的聚居区。
  而其他神祗们都位于天界,无法轻易下凡。
  所以,龙九被选中了。
  在他还是一名弱小的少年时,就愿意以身为祭品,乞求风神救下他的同村民众。
  他的心感动了风神,是以赐下神迹,将其变为黑龙,并授予他拯救天下万民的使命。
  龙九前往天下各地,救下千千万万的灾民,并将他们集结起来,为了天下的平定,统一了整个人族。
  龙九成为了人族史上第一任王,建立了第一个国家,然后将手下分封往各地,取代了那些昏聩、贪婪、自私的头人们,将境内治理得风调雨顺。
  在龙九的统治期间,以及随后龙国数代国王治下,人族的版图逐渐扩张开来。
  从北,越过了天云山脉,进入水苓谷地,与瀚漠草原。
  向南,则绕开了传说中的危险地域,沿海进发,将南边的许多宜居之地纳入版图。
  其全盛时期,国土面积达到刚建国时的三倍还多。
  龙国建国之后,风神的信仰大肆传播开来。
  毕竟这是在洪水天灾期间,显灵的所有神祗中,贡献最大,救人最多的,同时,也是赐予了龙国建国之根本的神祗。
  龙九在其长达44年的统治期间中,建设了很多风神的神庙,其数量几乎可以与此前许多岁月积累下来的祖宗大神神庙相比。
  而与此同时,月神、土神、金神等等神明的信仰,也在小规模地传播着。
  人族领地之中,偶尔也能见到这些神灵的庙宇。
  虽然龙九极为推崇风神的信仰,但终其一生,却始终未曾设立其国内的大巫师一职。
  据说,这是为了怀念建国之初就退隐田园的建国功臣,大巫师卫济。
  只是卫济此人,在历史上活动的时间很短,当时人族尚无文字,连卫济这个名字都是后人按读音记录的。甚至史官们在记录人族的这段历史时,还曾为是否真有卫济这么一个人而争论过。
  时间飞逝,当年的真相,也渐渐掩埋在了历史的尘埃之中。
  ---------------
  龙国第44年。
  夏天的某一日。
  龙九来到了位于国都的风神神庙。
  这里本来是香火鼎盛,但是由于国王前来,便驱散了信众。
  龙九屏退了手下与仆从,独自走入了偌大的神庙。
  一进去,龙九便迫不及待地来到风神塑像面前。
  他抬头看着那面目模糊的神像,这是他授意过,特意将王都的神像做成如此的。
  “之前在我心中呼唤我的人,是不是你?”
  龙九向着神像问道。
  “不是我,那是我父神喊你的,我没有那个能力进行心灵传讯。”
  未霁老实的声音从龙九后方传来。
  龙九猛然回头。
  未霁穿着一身棕褐色的巫师服饰,好端端地站在他身后。
  那年轻而英俊的容貌,黑色的短发,熟悉的服饰,就如同二人初见时一般,一模一样。
  未霁说道:“我专门请父神做了一套当初用过的巫师服饰,前来见你。”
  龙九不知道说什么好。
  半晌,才喃喃道:“那你找我有什么事?还是说,单纯来见我的?”
  未霁的神色有些黯然,他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天道测算了你的寿命,已经不久了,就在五天后。”
  这个消息让龙九的脸色变了一下,继而苦笑道:
  “风神都说我快死了,那还真是快死了。我也知道自己病好不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未霁忽然拿出来几样东西放在了供桌上。
  那是一个小壶,和两个杯子。
  “这是什么?”龙九好奇地问。
  未霁答道:“这是酒,是好喝的东西,但是对我无效。不过,父神说,难过的时候,可以借酒浇愁,所以把它给了我。”
  他将酒倒好,然后牵起了龙九的手,“一起吧。”
  龙九的手颤颤巍巍,青筋突出,布满了黑色的斑点,呈现老人的蜡黄色。
  他看了看未霁的手,又看了看自己的手。
  “神可真好啊,都不会像人类这样老去和死亡。”
  龙九感慨着,还是跟着未霁,在供桌边坐了下来。
  “所以——我才会难过。”
  听了未霁这句话,龙九终于笑了,然后,接过了未霁倒给他的酒,一饮而尽。
  “有你这样的朋友,我,死而无憾。”
  五天后,龙国的第一任国王,在龙国的王宫中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