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明末孤臣 > 第239章 京城置业

第239章 京城置业


  第二天一早,毛玉龙还没有从疲惫劳顿里醒来呢,王承恩就欢奔乱跳的跑了过来。
  “打扰人家的酣睡是最让人恼火的,这个你知道不知道?”
  结果王承恩就拉着迷迷糊糊的毛玉龙:“信王给了我五天的假期,专门安顿咱们一家,我们这就去看房子。这可是大事,马虎不得的。”
  对自己家的事比他自己还着紧,毛玉龙也有点小感动。
  娘年纪大了觉轻,在加上她不愿意占这官家的便宜,睡的也不踏实,所以早早就起来了。见两个儿子一面嘀嘀咕咕的拉着手过来,就打招呼:“什么事情让你们兄弟如此的早?”
  还没等毛玉龙上前请安,王承恩倒是抢步上前磕头:“娘,早安。”
  娘对这种过份的恭敬已经厌烦了,于是就真的怪罪了:“如果你总是这样,就等于不再将我们当你一家人,我这个做娘的也不尽责任,以后不见也罢。”
  王承恩跪在地上,立刻哭泣着哀求:“孩儿绝对不是有什么外心,不过是这样,自己倒是心安,既然您不喜欢,以后我不再这样也就是了,无论如何也求娘娘不要抛弃我。”说完之后,就趴在地上呜呜哭泣。
  毛玉龙是真的感受到了一个没家的孩子对家的渴望,拉起他来,安慰着他:“得啦,娘不过是不喜欢这种过分的礼节,大家都是娘的孩子,只要心里有着娘比什么都强。”
  “你哥哥说的对,我也就这个意思,都是一家人,你总是这么做,娘虽然心里知道你的恭敬,但总感觉到别扭,以后就像你哥哥一样,该跟我顶嘴就跟我顶嘴,我反倒是更高兴。”然后也不等王成恩说话,就接着说道:“今天我也不要求你带着我们逛街,我这总是吃着公家的,心里也不落忍,也没必要给你未来找些让人说话的把柄。今天你就带娘去看房子。”然后欣慰的看着大儿子:“你也是知道的,在杭州的时候,你的哥哥也是得了不少赏赐银两的,在这京城的地方,买一个小院子,应该没有问题。院子不要大,能住下就行。哦对了,给你哥哥要有一个书房,一个卧室,再给你留下一间房间,从宫里当完差回来,家里总要有个地方不是。”
  这其实就是一个淳朴的老太太对待儿子的安排,但就这一句话,这一生一世,王承恩再也没走出过这个小院子。
  王承恩是一个细心的人,他早已经在京城里找了房牙子,看了几个地方,经过精挑细选之后,就等着来京的老娘确定。
  一家四口走了一天之后,最终疲惫的老娘相中了一个小院子。
  这是规规矩矩的四合院,雪白的院墙,古色古香的院门,推开院门,是一个试试方方清砖铺就的院子,院子里有一棵大槐树,已经接近深秋,但莫名其妙的这个槐树却枝繁叶茂。在这个槐树的底下,有一张石桌,四个雕花的石凳子,显得那么古朴典雅。左面一排厢房,是杂物间和厨房,右面一排厢房,里面是简单的家具,这当然是给外来亲戚住的。
  “这个安置比较好,将来你大哥要来往走动的,江南的同窗书友们进京赶考的时候,好歹有个住处。”这是娘朴素的亲情关系,一切都是为别人着想,而不是自己。
  正房5间,中间是厅堂三间,宽敞贺亮,左右是两个卧房。
  “东面的可以给你哥哥住,西面的你回家的时候给你住,这个安排不错。”老人家就是这样,总想着儿子们,却忘了自己。
  王承恩当然不能忘记娘和小妹的住处,于是就带着娘往后走。正房的左右,还有两个别房,西面的是依旧杂物间。
  “这个倒可以给你的哥哥开辟成书房。”
  东面推开房门的时候,确是别有洞天,感情可以通过这个房子走到后院。
  后院也是四四方方的,却是一个别有天地的小花园,假山花藤,加一个不大的小园子,虽然已经秋季了,花棚上的罗曼已经枯萎了,等地上的那个小园子,竟然还有一些不凋谢的植物,展露着他们的绿色。
  而就在这个小园子靠后的地方,一排6间的房子,虽然有些破败,没人打扫,但依旧展现着他古色古香的本色。
  “儿认为,将这6间房子打扫出来,用做娘的卧室和小妹的卧室绣房,安静的确是不错,娘您认为好不好?”
  推开房门,里面的火炕还在,虽然堆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杂物,但只要略微的收拾一下,绝对是一个好地方。
  娘就询问:“玉龙,我和你妹妹就住在这里,你认为如何?将来咱们家添丁进口也不拘束。”结果问这话的时候,却没有得到毛玉龙的回答,这时候才发现,陪着自己的只是王承恩,却没有自己儿子毛玉龙。伸头看出去,却看见毛玉龙正在那葡萄藤下摇头晃脑的却不知道在做什么。
  “娘在问你话呢,你怎么不回答?”
  毛跃龙就无所谓的站起来:“一切都有你那个儿子操办了,我这个儿子根本就没有插话的地步。”
  “我是相中这个了,你到底告诉我同不同意?”
  王承恩就看向了毛玉龙。
  结果毛玉龙就指了指他:“你问我兄弟同不同意就行了。”
  王承恩就道:“我看这块地方不错,离国子监也不远,和皇宫的距离更近,我回家的时候也方便。”
  娘就一拍手:“那就这么定了,还是我的老儿子有眼光,给娘选了一个这么中意的地方。”
  毛玉龙就无奈的摇头,直接在自己的屁股底下掏出了一本书,假装疯魔的看,嘴里却是念叨:“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我就知道这样的结果,所以你询问我做什么?我还不如在这藤架之下,读一读圣贤书来的好。”
  “如果在这里搭建一个狗窝让小黄有个家,娘您认为这样安排妥当吗?”
  结果娘就根本不理毛玉龙,直接拍手赞同:“孩子,你这种安排真的太恰当,就这么办了。”然后就是小丫拍手欢叫,小黄上窜下跳的欢喜。
  “您看这里要是搭建一个鸡窝,养上几个小鸡,能解你老的闷儿不是。”
  “老儿子说的对,将来咱们就有新鲜的鸡蛋吃了。”
  “宫中的鸡蛋是一两银子一只,如果咱们能够每天弄出个二三十只鸡蛋来,咱们就发了。”
  “那么贵,这可不行,你得跟皇上说道说道,这不是让人蒙了吗?”
  “你老看这个小小的池塘,是养几只金鱼好还是鲤鱼好?”
  “当然是鲤鱼了,金鱼那种东西根本就中看不中用,而且还金贵,不好侍弄。”。
  “娘您看——”
  看着王承恩搀着自己的娘,在院子里开始进行规划,根本就不再征求自己的意见,毛玉龙就长叹一声,将那本书直接盖在自己的脸上,躺在藤蔓之下,轻轻的酣然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