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在下徐滋润 > 第三十四节 拒妖

第三十四节 拒妖


  回到鬲山府后,徐润没有直接回到自己的厢房中,而是来到事务房内,找到了正在奕棋闲谈的陈立方德二人。
  见得徐润进来,二人连忙起身,还未来得及说话,便感受到他身上那时时散溢而出的灵气。
  “领主您踏入仙关了?”方德和陈立同时开口惊喜道。
  “正是。”徐润笑着点点头,继续道:“明日劳烦陈先生带齐护卫随我一同前往率水边上。”
  “领主可是要准备开辟水域?”方德听闻要前往率水,出声询问,一旁的陈立同样看向徐润。
  “方才本领主自坊市里回来,渡船已然炼制过半。”徐润没有直接回答,“对了,方先生明日也一同去吧,届时拒妖石入水,想必会有不少妖兽出没。”
  “谨遵领主大人令。”二人对视一眼,没有再询问,同时应声。
  待徐润走后,陈立和方德才小声谈论。
  “现下算来,我鬲山领内共有四名仙关境修士了吧?”陈立笑着说道。
  “不止如此,领内坊市还在组建,渡船也有了点气候。”想到这里,方德也不由笑出声。
  据他所知,整个奕棋领内,除却三府之外,没有任何一处领地有坊市,更别说还有整个宗族中都没有的渡船了。
  对于二人这样的属臣而言,自然是领地越好,他们也跟着水涨船高。
  一时间二人沉浸了对未来的幻想之中,久久未曾出声。
  翌日清晨,徐润简单的用过早膳,换了身身轻便的袍服,又清点了一番袖囊中为数不多法器。
  在早早恭候一旁的孙应洲的陪同下,来到了府门前,看着山下的景致,默立着等待方德陈立及护卫队的到来。
  不多时,远处传来一阵“踢踏”声打破了徐润这处的平静。
  回首看去,陈立方德二人带着十六名护卫正牵着驼马兽从由远及近的从鬲山府后走来。
  远远望去,护卫们武装齐全。身上统一穿着着暗黑色的盔甲,腰佩青钢剑,背负燕翅弩,驼马兽上还挂着马朔,好一派精兵强将的模样。
  只是对伍前身着文士袍的陈立方德二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待一行人马来到徐润身前纷纷对着徐润躬身行礼后,静待他的训话。
  “这次唤你们出来,是有事需要你们去做。”
  “你们这群护卫里,有些人本领主之前在宗族内接触过,有些没接触过,这些都无妨。”
  “自从你们跟随本领主来鬲山之后,大多便在府内校场持功训练,也不知你等的本领如何。”
  “今日本领主就有机会见识一下,看看你们是否能配得上平时府里的供养,所以,诸位明白了吗?”
  此时的鬲山府门前,万籁俱寂,只余他的话音在风中回荡。
  虽然徐润的声调不高,但在仙关境法力的加持下,依旧清晰的传入在场每个人的耳中。
  而听闻此言的护卫们也不由得心中一凛,挺直胸膛。
  互相对视一眼,然后整齐划一的对着徐润回话道:“属下必不辜负领主大人所托。”
  十几人的呐喊声在这片寂静的地方竟显得有些清壮雄浑。
  “很好,出发!”
  一声令下,众人纷纷翻身上马,徐润也在孙管家的送别中,跨坐到驼马兽上,向着率水边匆匆赶去。
  约莫两个时辰后,便来到了渔夫湾近处的一处岸边。
  这是徐润在经过毛先儒的建议后,再三考虑之下选定的一处地方,距渔夫湾和坊市都不过只有十余里。
  待众人休憩片刻后,徐润才对着他们吩咐道:“此番我等前来是为我鬲山领乃至整个宗族开辟第一处水域,所以不容有失,你们明白吗?”
  徐润刚说完,身前的众护卫便议论纷纷。
  “开辟水域?水域有什么用处?”
  “不知道会不会有妖兽……”
  “有又如何?现下我等眼前可是有着三位仙关境上修!”
  听得下面的议论声,陈立见领主面色不喜,连忙大声喝道:“肃静!”
  众护卫这才停止议论,等待徐润继续发话。
  “原先本领主对你等还有些期望,但现在却是失望透顶,身为我鬲山府的护卫,连纪律都没有吗?是谁允许你等说话的?”
  见护卫沉默,徐润才继续开口,只是声音有些低沉,听起来不怒而威:“稍后本领主会让方先生将拒妖石置于水内,
  你们要做的便是在拒妖石入水的那一刹那,截杀略出水面的妖兽。
  若是谁出了差错,就给本领主滚回宗族去,同样的,斩获妖兽最多的三人,今后就是我鬲山府护卫队的正副队首,月供双倍!”
  “那便由下吏来担任这裁判?如何?”不远处,珠墩村村正张若明不知何时来到近前,笑着向徐润询问。
  “自无不可。”徐润含笑点头,便他在一旁休憩。
  而另一边,听得徐润的话,众护卫先是一惊,不由得有些慌乱惊惶。
  但听得后半句话,内心不禁又火热起来,要知道寻常府内护卫供养不过是一份小元丹,二十枚玉币每月。
  如今只要斩获妖兽取得头名,便可升任队首副队首,护卫们瞬间感觉浑身颤粟,这不是害怕,是身体内每一处血肉都在向月供呼唤。
  不过头名是不用想的了,定是陈冲囊中之物,他可是已经踏入拂尘后期。
  与其它护卫不同,陈冲听到徐润的话心中不禁有些紧张。
  自从自己进阶后期时,按理说要安排自己担任护卫队首,毕竟自己如今是护卫队中最强的存在,但却久久没有下文。
  他不觉得是领主大人忘了,思来想去,觉得肯定是领主大人对自己借取灵穴演化时的灵潮修炼引起了领主的不满,毕竟是不告而取。
  “待会是应该全力以赴还是示弱呢?”
  就在陈冲纠结之时,徐润将陈立方德二人唤到近前来:“待会,便由方先生去率水上将拒妖石拋入水中,至于陈先生则负责击杀待会较远的水域跃出的妖兽,近处的便由我与护卫们解决。”
  见二人点头明白后,徐润便带着护卫分散围绕在岸上岸边,陈立方德二人则对视一眼,同时向水上飞去。
  片刻后,方德停驻在距离徐润约五十余里的水域上空,向不远处的陈立点点头。
  意念一转,一丈余高的黝黑色拒妖石凭空出现,随即直直的向下方坠去。
  随后站在岸上的徐润腾空而起,抽出腰中法剑,不断的在近处空中巡游起来。
  护卫们见此也神色紧张,赶忙将背后的燕翅弩取出上弦。等待着妖兽的来临。
  时间便在众人的等待中逐渐流逝。原本平静的书面随着拒妖石的坠入,仿佛滚锅热油般沸腾起来。
  水花不断的在水面上迸溅着,不知是何处传出一声兽鸣后,便有无数兽鸣在眼前这方圆百里的水域上此起彼伏,回荡在水面上而后传入众人耳中。
  随着兽鸣越发的频繁,众人注视着的率水川面上,距离徐润的近处,一头妖兽终于按捺浮出水面,向渔夫湾内疯狂游来。
  岸上的陈立见此,大叫一声:“是裂水鲺!快射快射!”
  一时间,十几发符箭同时朝着裂水鲺飞射而去,顷刻之间,裂水鲺便四分五裂,尸块和血水弥散在蔚蓝的水面上。
  伴随着血腥味的散溢,仿佛刺激到了隐藏在水底的妖兽,水面的波动愈发强烈。紧接着,几十头妖兽一同浮出水面,而后以拒妖石为中心,四散逃窜。
  徐润望着眼前的景象依旧站在水域上空安然不动,远处的方德及陈立便在水面上不断的来回穿梭。
  随着一道道剑气及法术的攻击,水面上的妖兽在不断的减少中,而那些受惊后的妖兽,更加疯狂,背对着二人朝着水面窜游而去。只是迎接它们到来的,却是密密麻麻的箭雨。
  “扑、扑”符箭不断的没入水面和射中妖兽,随后便爆裂开来,水面上霎时热闹起来,符箭入水声及爆裂声,还有那妖兽们凄厉的嘶吼,此起彼伏。
  一炷香后,水面上只剩一片片血染的红和那些漂浮在水面上的残肢剩骸。
  正当护卫们准备欢呼时,徐润及方陈二人却感觉到暗流涌动的水面下,有一股不弱于他们的气息正在不断接近中。徐润抽出腰中清霜剑望着水面静静的等待着。
  而护卫们也发现了空中三人是异状,而后交头接耳的停止了欢呼,顺着徐润的目光望向水面。
  虽然拂尘境修为的他们察觉不到水中的气息,但却知道,能让仙关境的领主大人都严阵以待的妖兽,绝然不是易于之物。
  忽然水面上突然射出两道三丈余长的水箭直冲徐润面门而去,徐润当即闪避开来,而后将法力贯注于手中的清霜剑,接连不断的将剑气挥洒到下方的水域中。
  “嗷~吼”可能是剑气劈中了水底的妖兽,其发出一声惨嚎,而后水面一阵波动,一头眼角带伤足有三四丈长的巨蟒浮出水面,想着岸边急速游去。
  与此同时,一道道水箭自巨蟒口中爆射而出,分别对着半空中的徐润以及岸上的护卫们射去。
  徐润见此当即下令,朝着岸上的护卫喊到:“速退!”眼前这条巨蟒疑似是三阶妖兽凶水蟒,与仙关境修士相当,不是这群只有拂尘境的护卫们能够匹敌的。
  说完后徐润便围绕着凶水蟒,不断的发出剑气及火术,干扰着它游向岸边的速度,为护卫们的撤离争取时间。
  而远处的方德陈立二人也在飞来的途中,不多时,便形成了三人围绕巨蟒的局面。
  随着一道道剑气符法的挥洒下,凶水蟒变得遍体鳞伤,但却愈发凶狠起来。
  伴随着一身怒嚎,凶水蟒竞抬起前身,张开巨口,冲着三人喷出一口乌烟,只看一眼便觉得腥臭浑浊,剧毒无比。
  三人谨慎的不断闪避着,而后手中攻势不止。不多时,体内法力便已消耗大半,而那凶水蟒虽望去周身伤痕累累,但眼中凶光不减,依旧挥洒着水箭及毒烟,时不时还挥动尾部,试图甩打三人。
  终于,在凶水蟒的不断攻击下,试图闪避的方德不慎被蟒尾甩中,口中吐血的倒射飞去。而凶水蟒正欲追赶上去。
  徐润见此大喝一声,停下了手中攻势,运气丹田,而后将丹田内那三道灵气运出体外,向凶水蟒直飞而去,将其牢牢的缠绕起来。
  只是随着凶水蟒的不断挣扎,灵气正在不断的消散当中。一旁的陈立见此,一股脑的引出体内十八道灵气,向凶水蟒捆缚而去。
  因功法不同,陈立的灵气比之徐润纤弱不少,几乎三四道才抵得上徐润一道。
  而远处被凶水蟒抽飞的方德也赶了回来,一道道法符不要钱似的倾洒而下,落在凶水蟒的周身。
  而后法符或化作火球、或化作冰剑、或化作雷光,不断的向凶水蟒攻去。
  终于,随着徐润及陈立二人不断法力,凶水蟒挣扎的幅度不断减少。
  方德也瞅准时机在凶水蟒张口欲喷黑烟之时,将剩余法符全部射进蟒口之中,顿时凶水蟒刹那间凶性大发,嘶吼一声,挣脱了徐润二人的束缚,逃窜而去。
  只是还未游出百米,便见得凶水蟒腹内逐渐鼓胀,而后一声声爆裂之声从中传来,凶水蟒昂首悲鸣一声后,向水面重重的倒去,拍起一大片浪花。
  血水也随着水面蔓延,一时间水面上腥气扑鼻。
  空中的徐润三人见此,不由的长舒一口气,而后对视一眼,向岸边飞去。护卫们眼见此景象,不断的高声欢呼,恭维着三人。
  稍作休憩,徐润便让护卫们在张若明的陪同下从不远处的渔夫湾弄来几艘渔船,去水面上打捞那些妖兽的残肢剩骸去了。
  半个时辰后,徐润便和方陈二人立在岸边眺望着护卫们捕捞着水面上的妖兽。
  由于渔户们的渔船大多只有一丈大小,且又只有七艘。是以护卫们足足花了三个时辰才将残肢剩骸全部打捞上岸。
  此时岸边的沙滩上,大大小小的尸块堆积如山一般布满了沙滩。腥气冲天,引得无数江鸥在上空徘徊盘旋,久久的不肯散去。
  徐润看着护卫们兴奋的对着妖兽指指点点小声议论,而张若明也来到徐润跟前小声禀报。
  “启禀领主大人,此次共计剿灭一阶妖兽三十二头,二阶妖兽三头,三阶妖兽一头。另外,猎杀妖兽的前三名分别是陈冲、刘秉武、薛继业这三人。”
  方才张若明没有参与到战斗中来,而是在一旁记录着护卫们的表现以及方才撤离是徐润也看见张若明在其中组织。
  就徐润所接触的刘镇守及张若明这二人而言,他们虽修为上有所不足,但在组织和处理事情上,是寻常修士所无法比拟的。
  想到这里徐润便和颜悦色的对张若明道:“很好,待会去取两头一阶妖兽回去,好好修炼。”
  而后徐润便来到依旧围观者妖兽的护卫们近前,清清嗓子道:“陈冲、刘秉武、薛继业三人何在?”
  随着徐润的话语落下,原本喧闹的人群恢复了平静,在一旁陈立的咳嗽示意下,护卫队们又重新站好了队列,被徐润喊到名字的三人,也出列站在一起躬身向着徐润行礼。
  望着眼前正对着自己行礼的三人,徐润仔细的打量着刘秉武及薛继业,这二人望去俱是拂尘境中期。
  感应着这二人的气息,徐润发现这二人距离后期已然不远。便暗暗点头,对着三人说道:“先前听闻张村正所说,你等三人便是此次围剿妖兽中的头三名,既然如此,你等今后便担任鬲山府护卫队的队首及副队首,月供加倍。希望你等三人能够护卫好鬲山领,做出一番业绩,莫要使我失望。”
  听着徐润的话,三人当即抱拳行礼,大声道:“必不辜负领主大人所托。”
  “很好,今日多亏你等齐心合力才能缴获如此多的妖兽,待会处理完后每人可取一头一阶妖兽,队首双倍。至于陈方二位先生,自己在那三头二阶妖兽中自选一头便是。”徐润对着三人说完后便转过头来对着众人大声说道。
  刚刚平静下去的沙滩霎时间又重新喧闹起来,不断的间杂着众人赞美徐润的声音。徐润笑着望着众人,便来到沙滩上的绿荫下同方德及张若明二人讨论着如何发展及治理这片水域。
  “下吏以为,从即日起,应先让领内渔户们多造几艘大舟以及停泊船只的码头,以便他们可以泊舟到水域较远处打鱼以及采集水中的物资。
  毕竟这片水域也有百里方圆,水底暗流潜生,渔户们的小舟无论如何也泛不到那处。”张若明对着徐润沉声建议道。
  一旁的方德则开口道:“在下以为,舟自然是要造的,只是不如先将渔户们组织起来,然后趁着刚巧府内的护卫及领主大人在此,先行探明水域之下除了游鱼之外,是否还有别的可以采集的物资。”
  徐润听着二人的话,点点头,而后道:“二位先生言之有理,那就按照你们所说的,组织渔户造舟和码头一事,就由张村正负责,方先生便带领护卫们去探寻水下吧。”
  就在二人张口欲说之时,一旁却创来一阵惊呼,徐润循声望去,只见一众护卫围绕着凶水蟒的尸体在讨论着什么。
  走到近前看去,几个时辰前还凶威赫赫的凶水蟒已被开膛破肚。而在其腹中,赫然蜷缩着一名被凶水蟒胃液所包裹着的人,看着那被胃液溶去大半的尸身,显然葬身蟒腹并未多久。
  一名眼尖的护卫看见尸体腰部配着一枚袖囊,连忙取下,清洗干净后交到徐润的手中。
  打量着手中的袖囊,其上的纹路与图案与自己身上的截然不同,这就说明其可能是一名外来修士或者隐匿在领地内的野修。
  要知道,整个奕棋岭内,但凡徐族治下修士,所用的大多是徐族自己出品的袖囊。
  将手中的袖囊翻过来查看,徐润在其袋角发现了细弱蚊蝇的一个杨字。于是便喊来陈立,向他问道:“陈先生过来看看,这可是率水川对面阳湖杨家的制式袖囊?”
  陈立在成为徐氏家臣之前,一直在率水大川附近的各处流浪,接过袖囊后,便断定的到:“这定然是阳湖杨家的袖囊,这上面的纹路与图案与我早年间在阳湖见过的杨族修士身上所佩戴的别无二致。”
  听到陈立的答话后,徐润皱起了眉头,自从上次与那杨族嫡女杨月婵接触过后,便知其等对徐族可谓是水火不容。
  几次三番的妄图联合率水川对岸的几家宗族门派共同来犯。
  幸而徐族背靠齐云大宗,在其庇佑之下,阳湖杨族才不敢明目张胆的侵略徐族,但私下的动作却一直都在。
  想来这名葬身蟒腹的杨家修士便是在来往率水川的途中不慎被凶水蟒袭击。
  徐润将灵识探入袖囊,其中除了一些大小元丹和不多的灵材灵植外,便是几件望去平平无奇的法器,不由的有些失落,应该只是一个杨族的外系修士。
  忽然,他在灵材堆中发现了一个只有巴掌大小的木盒,打开后,发些里面仅有一枚传讯法符。
  将神识探入其中不过片刻,他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惊色。连忙将其重新装好,然后交给陈立,让其连忙将此物送回族内。
  陈立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依照徐润所说,驾起云雾向奕棋岭内飞去。
  而周围的护卫们见此虽然不明所以,但望着徐润的脸色依旧噤若寒蝉。徐润努力的镇定心神。
  待恢复平静后,才对着众人道:“留下半数人手继续处理妖兽,其余的随方先生去探寻水下物资。这是避水符,待会下水的人用口含住便可在水下自由行走,但是只有半个时辰。需要记住了。”
  说完徐润从袖囊中取出一沓符纸,交给方德后,便让他们各行其事去了。
  而自己则是来到凶水蟒近前,吩咐护卫将其腹内的那具尸骸取出,紧接着运转法力,凭空摄来一团江水,而后包裹住尸体,只见蓝光一闪,霎时凝水成冰,徐润才将其妥善的放入一个单独的袖囊内。
  旋即徐润便回到树荫之下看着护卫们处理着妖兽尸块。与一旁的张若明闲谈了起来。大约一个多时辰后,便见方德带着护卫们乘着小舟往岸边。
  待众人兴冲冲的回到岸上后,才发现小舟内带着不少的东西,有鱼蟹贝类,还有一只硕大的砗磲,足足有三尺左右。
  见徐润在注视着舟内的东西,还不待徐润发问,方德便欣喜的开口道:“启禀领主,我们在水下发现了大量的灵鱼灵蟹还有这些灵贝。甚至,我们还发现了一个砗磲群,最大的能有一丈方圆,密密麻麻的躺在水底。”
  徐润边听着方德的话边看着砗磲,而后开口道:“按理说,砗磲内应该会有珍珠的吧?”见方德点头说是后,当即吩咐护卫将砗磲搬到岸上,而后打开。
  然而砗磲却禁闭双壳,护卫们十名护卫用尽全力之下才堪堪将其打开。
  众人的目光当即被砗磲吸引过去,只见三枚大小不一的乳白色珍珠安静的躺在其中,同时还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徐润取出其中最大的那颗几乎如同拳头大小的珍珠,仔细的摩挲着。而后便感觉一股温和的灵力自珍珠内向自己涌来。一旁的方德及护卫们自然也能感受得到。
  “这珍珠竟然有灵力流转。”
  “应该是水属灵力才会如此的温和。”
  “废话,这些砗磲在水底泡了不知道多少年当然是水属灵力了。”
  ……
  试着将灵力引入体内,想要知道珍珠的灵力足够支持仙关境的自己吸纳多久,然而一炷香的功夫过去,珍珠表面的光晕也只是稍稍有些黯淡。
  “方先生,立刻安排护卫在此驻扎,以后就负责打捞砗磲,记住,取珠的时候不要伤到砗磲,取完再放回原处,对了,以后这里就叫做砗磲滩吧。”徐润对着方德下令道。
  而方德在感受到珍珠内的灵力后便知晓了这些砗磲的重要性。
  不由感慨:“这才来鬲山多久,便有这么多的收获,全新的灵穴,蕴含灵力的砗磲及珍珠,还有那么多的灵性资源……”
  想到这里,方德的内心一片火热,当即大声回应道:“在下必不辜负领主大人所托!”
  说完便转过身去,开始在护卫中,挑选着留守在砗磲滩的护卫们。
  然而在徐润众人却没有发现,在率水对岸,有一双眼睛正注视着此处的一举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