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紫电幻影之血雨江湖 > 第六章 决定

第六章 决定


  “师……”黎江喊出一半,便被女子用飞针打昏。
  宝茗大惊,“你这是做什么?”
  白衣女子转身对宝茗说道,“我们师姐妹的事情,与旁人无干,大师与这孩子同来,也当同去!”
  宝茗点点头,正要抱起黎江。
  任娇娇道,“宝茗大师!留下那个孩子!方能走!”
  龙世海手中铁铲铁锅已随时蓄势待发。
  宝茗道,“这是为何?”
  任娇娇道,“他方才巧嘴滑舌欺我夫妇二人嘴拙,此气不消,我二人还有何脸面行走江湖?”
  宝茗道,“你要怎样方肯罢休?”
  任娇娇道,“留下他的右臂,好叫江湖人知道我们夫妇二人的厉害!我师姐和那个孩子,我们暂不追究!怎么样?一条胳膊换两个人的性命,宝茗禅师!纵然你今日救走那个孩子和我师姐,你以后想要杀我师姐可就难上加难了!”
  见宝茗并不言语,任娇娇继续说道,“既然这个孩子与你并无关系,你何必为了一个小孩子,得罪我二人,再者说了,我们二人以后有的是机会杀这个孩子!你们佛家既然救人,可是仍被杀,还不如别救!既然这个孩子已经晕过去,砍下一条胳膊,大家都好办!”
  白衣女子用手按着胸口,轻轻咳着,“宝茗大师,出家人慈悲为怀,怎可做这等事情?你带他走!我今日就是死在这里,也要杀了这个叛徒!”
  宝茗犹豫了,他当日在春熙坟前发誓,此生定要亲手杀了两个人,血祭春熙,一个是他的授业恩师,一个是眼前这个女子,可他自恃有道之人,绝不肯趁机杀人,可此人若死了,他又该如何向春熙说这事?
  宝茗走到黎江面前,转过头问二人,“你们为什么要他的右臂?”
  任娇娇道,“我刚才说了,这是这小子顶嘴的代价!”
  宝茗转头看看躺在地上的黎江,心道,死的那些人断的都是右臂,可见她们所争的是右臂,可这少年右臂上究竟有什么东西,值得她们如此大动干戈?此事既因我而起,也定当由我来做个了断。
  龙世海走上前,“和尚,我家夫人与你将此事利害都已说明,你若是打,我二人奉陪到底,你若是走人就割下这小子的右臂,你们就可以走吧!”
  宝茗飞身跳出,半蹲拉开,左弓右箭,左拳半握在前力道凌厉,右手成掌护在心间以应万变。
  “小心了!”
  “除了青龙寺的龙象波若功,我还没有什么怕的!”龙世海将铁铲在铁锅中一刬,发出震耳的声响,同时挥舞着铁锅铁铲朝宝茗走去。
  龙世海右手挥铲如刀,左手持锅似盾,雄赳赳走到宝茗面前。点头方罢,龙世海手中的铁锅脱手而出,飞向宝茗腰部,与此同时,手中铁铲好似在手中舞开,刺向宝茗下盘,同时左手成拳,暗以刚力砸向宝茗面盘。
  只见宝茗左手划圈为掌,扶住铁锅锅柄,顺势一拨,不想锅柄竟然是活的,他的借力打力反倒未曾起作用。他右手下按,向外拨开龙世海的铁铲,同时侧身躲过龙世海的刚力拳,却觉颈部一疼。
  “柔拳!”
  原来拳法本以青龙寺为尊,分刚力拳与柔拳。
  刚力拳怪力非凡,可断骨伤筋,而这柔拳虽不及刚力拳力道足,却侧重手法变化。龙世海将这刚柔拳劲儿收发自如,更能在之前单拳之上再进一步,化作刚柔拳,柔中有刚,刚中有柔,打法更是变化多端。
  方才宝茗见龙世海是刚力拳,对于龙世海的拳劲儿颇为惊讶,正要以空躲实,万万想不到龙世海已经达到刚柔并济的阶段,重重挨了一拳,还来不及赞叹,右腕便钻心似的疼。
  三五招过后,宝茗左右腕均已青肿。
  宝茗心知这龙世海是等着自己认输,可青龙寺的拳法竟然比不过一个外人,宝茗一时之间来了气,暗中运气。
  龙世海眼见宝茗运气,不敢大意,举起铁锅向宝茗天灵盖一招“力劈华山”,这力劈华山乃是刀法中极为常见的一招,刀法中若是一劈不中便再无机会,但是两人现在近身,又是铁锅,宝茗是躲无可躲。
  同时龙世海另一手铁铲刬向宝茗左腿膝部,他这招是声东击西,只要宝茗左腿后撤,想要挡住铁锅,因右臂发力不及,必须出左臂,就会因左身力道不足,不能抗拒铁锅,强行左身发力就会右身不稳,此事铁铲借力滑向宝茗右腿。
  却见宝茗并不躲闪,反倒是以柔拳捏住龙世海拿铲子的手向右撤步,同时挥出左拳打向铁锅。
  只听砰砰两声连响,龙世海手中铁锅铁铲双双掉落在地,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龙世海忙忙退后,被任娇娇上前扶住,龙世海道,“你这莫不是龙象波若功?不,不可能,你没理由会龙象波若功!”
  宝茗当即收拳回撤,仍旧是出拳姿势。
  任娇娇道,“世海,你先退下,让我来领教一下他的龙象波若功!”
  龙世海忙忙退下,“娇娇!千万当心!”
  “嗯!”
  “宝茗大师,这菜刀有剧毒!”白衣女子刚才就是吃了菜刀的亏,因她有玉女门的解毒药,才不至于送命,但内力现在已经没有多少。
  任娇娇双眉紧蹙,右手飞出那把厚重的菜刀,同时左手飞出两个瓷碟。
  两个瓷碟反射着白光,原来任娇娇手中的碟子并非瓷碟,而是两个制造特殊的水晶碟,因构造特殊,所以在太阳底下显得异常刺眼。想必之下,那把菜刀便显得一般,实则,这把菜刀浸有剧毒,遇血杀人。
  方才她与师姐相斗时,并未出这两个水晶碟,见到龙世海被打伤,也顾不得许多。
  宝茗与龙世海交手时,就已经受了伤,虽然任娇娇的暗器一般,但是这耀眼的碟子,刺的他睁不开眼。
  宝茗只得闭上眼,以耳代目,忙忙躲开。
  “不愧是青龙寺的得到高僧!入定的功夫如此之快!不知这招你可接的了?”任娇娇收回碟子菜刀后,与前次一样,仍旧像宝茗丢去。
  宝茗却觉声音有些怪异。
  原来这任娇娇的水晶碟上有小孔,平日里并不取下,此时小孔都想一只只口哨一般,发出声音,用以干扰以耳代目的高手。
  这下宝茗没了法子,眼见两只碟子、菜刀分别打向宝茗颈部、腰部、下阴三处,宝茗飞身躲开菜刀,宝茗只觉左脚一疼,同时听到任娇娇又发出碟子菜刀。
  “大师小心!”
  宝茗只听九道劲道飞来,再就是九声微弱的碰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