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神界天书 > 第五百六十五章 故人

第五百六十五章 故人

    “你你你,你真把那玩意吃了?!”
  
      张浪瞪大了眼睛,他虽然猜到用储物袋精对付湮灭魔树有奇效,但没想到如此的简单。
  
      “唔……我吃不掉,我只是把它变小了。”
  
      储物袋精憨憨的摇了摇头,随即又把湮灭魔树与萧缥缈吐了出来。
  
      砰!砰!
  
      湮灭魔术与萧缥缈同时坠地,摔在一块陨石上面。
  
      此时的湮灭魔树已经变成了棵不足三寸的小树苗。
  
      而萧缥缈同样如此,变成一个还没有掌心大的三寸小人,就像个死人般呆滞在那里,看样子还没缓过劲来。
  
      “卧槽……你简直是个神物啊!”
  
      张浪大喜过望,恨不得捧起储物袋精亲上一口。
  
      萧乞倒是没有像张浪那般欣喜,他依然皱着眉头,凝重道:“别急着高兴,这只饕餮幼灵虽然厉害,但它的洪荒之力同样无法毁掉湮灭魔树。”
  
      张浪无奈的收起喜色,转头问道:“那你说我们该如何是好?”
  
      “我们要尽快把它带上神坛,找到那个拥有极兵之力的人,否则此树迟早成为祸患。”萧乞肃然道。
  
      “呃……怎么去神坛?我才仅仅成了两次圣而已……”张浪尴尬道。
  
      “这苍茫宇宙中的圣者不计其数,但他们只能通过一次次成圣来寻找神之气息,来触摸成神的门槛。”
  
      萧乞瞥了一眼萧缥缈,语重心长的对张浪道:“但我们不一样,我们有神格。”
  
      “只要我们愿意,随时可以登上神坛。”萧乞道。
  
      “什么?!”
  
      张浪怔了一下,难以置信道:“所以,你随时都可以成神?!”
  
      “不。”
  
      萧乞淡淡一笑,道:“只是可以登上神坛罢了。”
  
      “那不就等同于成神么?”张浪疑惑。
  
      “这苍茫宇宙**有八枚神格,只有他们全部聚集在一起,才能开启神界的大门。”萧乞道。
  
      “所以,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六人拥有神格?”张浪惊问道。
  
      “没错,我说的那个拥有极兵之力的修者便是其中之一。”
  
      萧乞目露追忆道:“据我所知,他所拥有的神界天书叫做兵器谱。”
  
      “兵器谱、妖魔谱、功法谱……”
  
      张浪怔了一下,若有所思道:“这些神格是不是分别代表着一种传承?”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萧乞点头,笑道:“拥有神格的修者,都是命运的宠儿。”
  
      “命运的宠儿?”
  
      张浪苦笑着摇了摇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但最终,张浪喉结滚动了一下,还是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萧乞若有所思的看向张浪,他的目光深邃,似乎看透了张浪的内心所想。
  
      “好了,我们先把最后一件事做了吧。”
  
      张浪的眼神黯淡了一下,他不再与萧乞交谈,而是转头看向那变成三寸小人的萧缥缈。
  
      “嗯。”
  
      萧乞点头,他也随着张浪的目光望了过去。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萧缥缈慌了,他拼命运转圣力,想变回原来的模样。
  
      可惜,方才萧缥缈已经将十之**的圣力献祭给了湮灭魔树,何况他已经与萧乞、张浪两人连番厮杀了许久,此时再也没有多余的力量了。
  
      萧乞没有搭理萧缥缈,面无表情的暴起一掌打向萧缥缈。
  
      这一掌蕴含了萧乞所有的力量,能打碎一颗远古恒星。
  
      砰!
  
      一掌之下,巨大的bàozhà声响起,似有成百上千个圣者同时自爆,连萧乞都被炸飞了。
  
      轰!
  
      整片星海颤了一下,有蘑菇云腾腾升起,惊动半个宇宙。
  
      小半个时辰后,浓郁的蘑菇云才渐渐消散,露出漂浮在宇宙中的一团血雾,与萧缥缈死不瞑目的尸体。
  
      萧缥缈成圣数百次,体内囤积的圣力十分庞大,连死亡的威势都强的惊人。
  
      可惜,萧缥缈终究不敌萧乞,被萧乞的狂暴一掌打成了死尸。
  
      唰!
  
      萧乞挥了挥手,掀起一股宇宙飓风,吹散了血雾,卷起萧缥缈的尸体坠向宇宙深处。
  
      终于,萧缥缈这个修行了近万年,凭一己之力摸到神界门槛的修者,最后将生命葬送在了萧乞与张浪的手中。
  
      可惜,是非成败转头空,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记得萧缥缈。
  
      “好了,现在所有的事情已经办完,我们要尽快带着湮灭魔树登上神坛。”
  
      萧乞转头看向张浪,目光深邃而浩瀚。
  
      “储物袋精,把魔树吞了。”
  
      张浪怅然若失的回过头,吩咐储物袋精把湮灭魔树吞了下去。
  
      “唔,萧乞,你带着储物袋精去神坛上找那个拥有极兵之力的强者吧,我还有些事,就不陪你了。”
  
      张浪捧着储物袋精放在萧乞手中。
  
      他回头看向缥缈仙界,眼神中包含了太多复杂的情绪。
  
      “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去?”萧乞问道。
  
      “就算真的登上了神坛,谁又知道还能不能回来。”
  
      张浪摇了摇头,喃喃道:“我在缥缈仙界里有太多割舍不下的东西,我不想就这样离开。”
  
      “你真的不想成神吗?”萧乞问道。
  
      “说实话,我想。”
  
      张浪苦笑了一下,道:“但,我不敢成神,我怕去了神界就再也回不来了。”
  
      “你可以带着缥缈仙界一起去。”
  
      萧乞忽然笑了起来,他看向储物袋精,对张浪道:“你虽然无法再将缥缈仙界放在识海中,但是它却可以!”
  
      “嗯?”
  
      张浪顿时目露异色,他顺着萧乞的目光望去,心里生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对啊!
  
      既然这只储物袋精能吞掉湮灭魔树,为何不让它试一试吞掉缥缈仙界?!
  
      “快,储物袋精,你试试能不能吞掉缥缈仙界,而且还要把它完好无损的吐出来!”张浪饱含期待道。
  
      “唔,我试试……”
  
      储物袋精顺从的张开袋口,再度释放出磅礴的吞噬之力。
  
      砰!砰!
  
      缥缈仙界剧烈晃动了起来,竟然真有被储物袋精吞掉的迹象。
  
      “厉害!再加把劲,你可以的!”
  
      张浪大喜过望,连忙竖起大拇指为储物袋精鼓劲。
  
      “好!”
  
      储物袋精顿时更卖力了,袋口越张越大,最后仿佛变成了一片包罗万象的星海!
  
      轰!
  
      几息后,缥缈仙界当真被储物袋精吸了进去。
  
      随后,储物袋精猛的变小,张开袋口轻轻一吐,缥缈仙界顿时又完好无损的掉了出来,稳稳的落在宇宙之中。
  
      “嘶……”
  
      张浪倒吸一口凉气,对储物袋精越来越佩服了。
  
      别的储物袋能装物,极少数的储物袋能装人。
  
      而此时的这只“储物袋”却能装下一整颗星辰!
  
      若不是张浪亲眼所见,他是万万不敢相信的,可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也由不得张浪不信。
  
      “怎么样?现在可以陪我一起去神坛了吗?”萧乞淡淡一笑。
  
      “咳咳……”
  
      张浪清咳两声,随后挠了挠头,道:“还是不行,因为我现在没有成神的心情。”
  
      “又怎么了?”
  
      萧乞神色渐渐古怪了起来,他在张浪身上看到了一股醋意,仿佛缥缈仙界有哪个女子让张浪非常郁闷。
  
      “不关你事!总之你等我便是,七天后我与你一起登上神坛!”
  
      话音未落,张浪“嗖”的一下钻进了缥缈仙界,霎时间没了踪影。
  
      “这小子真是麻烦……”
  
      萧乞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随后大手一挥,抓起储物袋精与张浪一起飞回了缥缈仙界。
  
      既然张浪说七天后再走,那萧乞就干脆陪张浪在缥缈仙界待上七天好了。
  
      毕竟,萧乞对于林清浅也十分想念,此时前去厮守几天也是件好事。
  
      唰!
  
      一道流星划过,这片星海渐渐趋于宁静,只剩下些许余波还在轻微的扩散,诉说着方才此处经历了一场何等惨烈的大战。
  
      苍茫宇宙,浩瀚无垠。
  
      ……
  
      缥缈仙界。
  
      悠悠白云之下,村野生活平静而又淡雅。
  
      张浪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静静的站在田埂之上。
  
      前方,一个赤膊大汉晒得汗流浃背,他身边陪着个美貌女子,那女子正目不转睛的望着大汉,眼中温柔不言而喻。
  
      几息后,赤膊大汉无意间一个转身,余光瞥到了不远处的张浪。
  
      “喂!”
  
      赤膊大汉拿起肩膀上的毛巾擦了擦汗水,面色不善道:“你站在俺家菜地里干嘛呢?小心莫要踩坏了种子!”
  
      美貌女子被大汉的声音惊醒,下意识扭头看来。
  
      张浪贵为世界之主,虽然敛尽了气息,却还是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威压。
  
      何况他的修为早已超脱了这方天地,即使练的一身境界返璞归真,却依然异于常人。
  
      “屠歌……”张浪神思恍惚道。
  
      “你来干什么?”
  
      夏侯屠歌秀眉微蹙,不过她很快就释然了,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看张浪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老朋友似的。
  
      “我……很多年没见过你了,所以……所以想来看看你。”
  
      张浪突然紧张了起来,他不知多少年没有像今天这样紧张过了。
  
      “嗯哼,如你所见,我过的很好。”
  
      夏侯屠歌笑吟吟的转过身去,她十分自然的接过赤膊大汉手中的毛巾,含情脉脉的为赤膊大汉擦拭脸上的汗水。
  
      赤膊大汉疑惑的看了张浪一眼,问夏侯屠歌道:“媳妇,你认识他?”
  
      “嗯,他是我的一位故人。”
  
      夏侯屠歌轻轻点头,淡然而又从容。
  
      “媳……媳妇?!”
  
      张浪脸色“唰”的一下白了下来,他难以置信的看向赤膊大汉与夏侯屠歌,仿佛听到了晴天霹雳一样,不可思议的怔了半晌。
  
      夏侯屠歌怎么会……怎么会嫁人了?
  
      而且,还是嫁给了这样的一个人?!
  
      “喂,你小子喊谁媳妇呢!我不管你是谁,总之尽早离开我家菜地!”
  
      赤膊大汉皱起了眉头,他不知怎的,总觉得张浪给他带来了一股“危机感”。
  
      心中想着,赤膊大汉不由自主的搂紧了夏侯屠歌,生怕媳妇被张浪抢走。
  
      “哎呀,你不许生气!”
  
      夏侯屠歌莞尔一笑,她抓住赤膊大汉的粗糙大手,将头靠在赤膊大汉的胸口,柔声道:“既然你不喜欢我这位故人,那我便不理他好了。”
  
      “呃……”
  
      赤膊大汉愣了一下,随即尴尬的挠了挠头,红着脸解释道:“俺也不是不喜欢他,就是觉得这小子心术不正,怕他对你起了歹意……”
  
      “好好好,那我们就都不理他,让他自己在那里傻站着好了。”
  
      夏侯屠歌笑着站起身来,继续为赤膊大汉擦拭汗水,再也没有看张浪一眼。
  
      天上白云悠悠,田间景色怡人。
  
      赤膊大汉与夏侯屠歌甜蜜的笑语声落入张浪耳中,令张浪久久不能释怀。
  
      半晌后,张浪终于回过了神,苍白的嘴角扯起一抹牵强的笑容,拱手道:“既然如此,那在下便祝两位幸福,希望……”
  
      “滚!没听见俺媳妇都说了不理你了吗?滚啊!”赤膊大汉板着脸呵斥道。
  
      “你说什么?!”
  
      张浪神情骤然一变,看向赤膊大汉的眼神冰冷,其中带着抹淡淡的杀意。
  
      “我说……”
  
      赤膊大汉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当即怔在了那里,没敢把剩下的话说完。
  
      “我夫君让你滚,没听清楚么?”
  
      夏侯屠歌的神色也冷了下来,面若寒霜的看向张浪,厉声道:“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否则我就算拼了这条性命,也要让你吃些苦头!”
  
      “怎么,你要和我拼命?”
  
      张浪怔了一下,随后忽然脸色苍白的笑了起来。
  
      他眼中的杀意褪去了,剩下的只有古怪的笑容,就像听到了这世上最荒唐的笑话。
  
      曾经口口声声要嫁给他的那个女人,如今却要和他拼命?!
  
      哈哈哈,这要是让萧乞听到,恐怕能让萧乞那厮笑他一辈子!
  
      “绝不能让萧乞知道此事,嗯……绝不能!”
  
      “打死也不能告诉萧乞!”
  
      “对,就这样!”
  
      张浪小声嘟囔着。
  
      他转身离开,走的潇洒自然,仿佛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可是刚迈出三步,张浪眼角突然流出两行泪水,每滴泪珠都充满了与夏侯屠歌的一幕幕回忆。
  
      可惜,这些泪水滴滴点点的掉在地上,再也找寻不到了。
  
      风轻云淡,张浪渐行渐远。
  
      赤膊大汉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他恨恨的盯着张浪的背影,对夏侯屠歌道:“媳妇,以后莫要再招惹这种人,他可真像个臭要饭的!”
  
      “哈哈,他本来就是个可怜的乞丐。”
  
      夏侯屠歌每根睫毛上都带着笑意,她温柔的收好毛巾,轻轻靠在赤膊大汉的肩膀上。
  
      静静的,她沉浸在这份安稳的幸福之中。
  
      想必对于夏侯屠歌来说,这便是最好的生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