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卖艺仙人 > 吸血鬼酒吧

吸血鬼酒吧


  男女聚集在一处,晃动着腰肢。
  从高处的音响传出的摇滚乐,昏暗的灯光,这是个夜晚主宰着的地方。
  而张凡,拿着红酒杯,装着可乐,一步一步走向了吧台。
  这么多的屁股,我该看哪个,张凡暗自在脑袋里想着,蹭上了吧台旁的圆椅。
  他只是不停地晃着可乐。
  “这里怎么样。”
  耳边传来了年轻女人细细的声音。
  张凡转过头,是个穿着西装的女人,正看着张凡。
  头发随意得披散在两肩,能看出一些折痕,可能是下班后来这里的办公室女性。
  张凡笑了笑,说道:“地方是很好的,只是我不喜欢这里的味道。”
  那女的移开视线,似乎在想着些什么,张凡注意到了她手里的红酒,他的鼻子很好用,所以他不太喜欢这个味道。
  过了一会,她嘴角微翘,说道:“既然觉得是好地方,又怎么会不喜欢这里的味道。它们是一起的不是么。”
  张凡摇摇头,接着说:“味道也分很多种,我讨厌其中一种。”
  “那是什么味道?”女人好奇地看着张凡。
  “放纵的味道。”张凡说完一口把可乐罐了下去。
  “这里的人可都很守规矩。”
  “在你们看来可能是那样,可是在我看来,你的酒,他们的酒,都透露着放纵的味道。”
  “为什么,就因为这些酒和你们喝的酒不一样么。”
  张凡沉默了几秒才说道:“可能是,但我也说不好。其实我本来也不需要说的多好,我只要做就行了。”
  张凡说完站了起来,酒杯里什么也不剩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整个酒吧里只剩下了音乐的声音。
  没有细碎的聊天声音,也没有酒杯碰撞的声音,甚至没有鞋子与地板碰撞的声音。
  就一个酒吧而言,它现在是极安静的。
  年轻女人有些紧张的站了起来,她似乎是想上前两步,但又有些犹豫不决。
  她终于还是站在原地开口了:“其实你该知道,没什么不一样的,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和我们做朋友。”接着她顿了一会,“外面的那些,都是选择离开这里不再回来的,他们有选择的自由。”
  这次张凡使劲地摇头,他坚定的说道:“不一样的。”
  “你知道农夫与蛇的故事么,”似乎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听到,他刻意说的大声了一些,他知道这样做所有的人都能听到,因为他们都是吸血鬼,听力很好,“农夫救了蛇,却被蛇咬死了。”
  他沉思了两秒接着说到:“你们不是蛇,我也不是农夫。可是这世上有的是人,他们是农夫。我能听到他们痛苦的哀嚎。”
  说到这里,他皱了一下眉头。
  “我或者将此当作警醒自己的故事,遇到蛇一锄头打死,或者,遇到蛇就跑。但这都建立在我能跑,我能杀,可其他人呢……还有,你们呢,你们不是蛇,是比普通人强大无数倍的吸血鬼。对普通人来说,安全的距离是多少,是远离这个酒吧么,还是远离这个城市,他们甚至连作出选择的余地都没有,因为他们不知道你们在哪。如果我说,你们是农夫,我是蛇呢,你们愿意救我么。既然你们没有选择远离。”
  说完,他环视四周,一双双眼睛,妖异的红光,一颗颗獠牙,鲜血的味道。
  “我可是条毒蛇。”
  在气流的包裹下,张凡的眼睛呈现出病态的红色,他的声音不大,但所有人都听见了。
  场面陷入僵局,直至一个人将它打破。
  “放你妈的屁。”
  张凡转头看去,这是个魁梧的男性,个子足有两米,一身的肌肉令他多了一份凶悍之气。
  他的名字不重要,他只是被人推了一把而已。那个推他的人是酒吧的老板,城里最古老的吸血鬼。
  老板的代号叫南瓜,没人知道他的真名,也或许这就是他的真名。
  他总是板着张脸,现在也不例外,他就混在人群里。
  “哦?你要来试试?”张凡对着肌肉男人说道。
  肌肉男人的瞳孔微缩,他显得不是那么坚决。但他终究还是没有退后,这也许会是个令他后悔相当一阵子的决定。
  肌肉男人往人群中扫了一眼,随后似乎是有了底气一般,他对着张凡吼道:“去你妈的农夫与蛇。”
  说着他一下子冲了上来,当然,张凡完全可以在他动手前就把他撂倒,不过这没必要。
  本以为是个一根筋的肌肉男,没想到他还有些战术,只见他佯装用身躯撞向张凡,实在用他的右肩掩盖左手的动作。
  是一把手枪,张凡不认识枪,因为枪对他来说并没有用。
  开玩笑的,这种时候装深沉也没有用了。与普通人不同,张凡中枪之后有可能,耳鸣,然后晕过去。
  他很讨厌耳鸣。那就像是夏天没有水喝,冬天没有衣服一般,想想就令人作呕的感觉。
  在千钧一发之际,或者也并没有那么紧急,总之,张凡先是慢悠悠得夺过枪,他状态好的时候对时间非常的敏感,不会出现之前那样如来神掌砸歪了的情况。
  随后将枪口对着肌肉男人,啪!好吧,他没有开枪,他只是嫌弃身边的气流撞了一下肌肉男。
  随着一声巨响,肌肉男嵌在了天花板上。
  而在周围的人眼里,似乎只是眨了下眼,那个全身泛着气流的男人手上就多了把枪。
  还没来得及再眨一次眼,肌肉男就不见了,即使他们都是的动态视力远超常人也没能捕捉到太多的信息。
  没错,唯一捕捉到整个过程的,在场的就只有那个,帅气的张凡了。
  很可惜,南瓜老板也只是看到了一小部分。
  可这并不妨碍他对张凡的实力有一个人认知。
  在公园的吸血鬼死之后,南瓜就去看了现场。
  他承认张凡可能是个力气大,跑得快,还会放出远程攻击的强者。但这并没有超出他的认知,其实一个人再怎么强,可既然他的强是有迹可寻的,那就不是太可怕了。
  跑得很快,那就别和他比跑的速度就行了。力气很大,别和他扭打在一起就行了。会放出远程攻击,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在那么多人面前他又能注意到几个呢。
  所以,他之前暗中命令肌肉男上前,实则是想暗中偷袭,吸血鬼和人,谁跟你玩堂堂正正的哦。
  可现在他现在他错了,张凡,确实是个无迹可循的男人。
  于是他的大脑擅自就作出了决定。
  “妙啊,凡哥,不愧是当世最强的龙隐,人如其名,实力非凡。”南瓜早就调查过了,暗中维护秩序的龙隐成员,这就是张凡的真实身份。从名字到下面的大小,事无巨细,这就是南瓜活了那么久真正的凭借。
  而我们的张凡,面对一个突然从人群中钻出来的光头,他下意识的就想把他踹高高。而在自己的身份被揭穿后,他严肃地说道:“你说的对,我确实是我们组织里最强的,那些个大叔哪有我厉害。”
  没错,他现在还是个无名之辈,他也确实很在意这个事情。
  场面再一次陷入僵局。
  “500米,我们出城五百米。”
  “10公里。”
  “好,凡哥英明,讨个吉利,10公里。”虽然不知道讨的是什么吉利。
  现场没有反对的声音,吸血鬼们总是很聪明,也很想活命。
  出了这个城,张凡就不负责了。
  没有人血,他们还能吸土龙啊,狐妖啊很多选择的嘛。
  再说了,其实他们还可以吸自己种族的血啊,自我循环咯。
  虽然这给人一种在吃屎的感觉。
  这次的事件就这么随便的解决了。
  张凡也认识了一个新朋友,活了两千岁的南瓜。